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韩寒跳梁正当时 乌坎被过分解读]
石三生
·致山东高级人民检察院、法院的公开信
·时代周刊为什么会选择韩寒?
·跋扈的方舟子与妾一般的深广电
·赵长天语焉不详 方韩战各怀鬼胎
·方方思维很方 洪晃挺韩荒唐
·雷锋同志心猿意马 日记喻军队国家化
·麦田恼羞成怒 韩寒杀气腾腾
·奥巴马挺南周 南周挺韩寒与转基因
·奥巴马挺南周 南周挺韩寒与转基因
·比大熊猫更珍贵的。。。
·当代五君子
·他搅乱了时局又隐没入尘埃
·我比你还要脏
·美国人为何也瞎掺乎刑诉法修正案?
·我们都被门夹了一下
·纽约时报佯攻恶法 秘密拘捕悄然通过
·缝肛与江姐及其他
·洋垃圾与洋文化
·特务手段管控社会 薄熙来害人终害己
·薄熙来唱红遭免 中国作协应检讨
·初笑薄瓜瓜 二叹薄熙来
·二笑薄瓜瓜 三叹薄熙来
·三笑薄瓜瓜 四叹薄熙来
·给艾未未的债主普及一点常识与法律
·四笑薄瓜瓜 五叹薄熙来
·新华网重大改版 高层动态失踪中
·解读时事之看天下谁主苍生
·司法部愚蠢 亵渎了法律侮辱了党
·左右皆混蛋 薄熙来末路的始作俑者
·捅破杨澜国籍的窗户纸
·写在余杰去国后的多余话
·方滨兴与秦始皇 防民防贼两长城
·孔庆东巧言献媚 韩三骗因祸得福
·孔庆东到底被包养了没?
·给流年不利的公知刘晓原律师指一招
·孔庆东与韩寒是两条不太一样的狗
·毛左派正向右看 伪公知何时蜕皮
·中国民主没有左右只有欺骗
·驳雷达先生对民主思潮的误判谬读
·艾未未不想出国背后的隐情
·再谈艾未未不想出国背后的隐情
·艾未未或偷漏税行政复议被驳回
·艾未未借钱缴税根本就是骗局
·中国第一真骂与世界第一奸骂
·韩寒与薄熙来有个约会
·韩寒与铁凝及莫言:谁懂政治?
·韩寒与铁凝及莫言:谁懂政治?
·一批美国:自由奖无自由 茅于轼应知羞
·二批美国:愚蠢的时代 荒唐的外交
·二批美国:愚蠢的时代 荒唐的外交
·我检讨:批茅于轼错了!
·韩寒是条狗与茅于轼老东西
·四月的乌有正知羞韩寒茅于轼当有耻
·毛左派偃旗息鼓 顾晓军趁火打劫
·两个中国天才韩寒与薄瓜瓜
·强烈推荐韩寒角逐诺贝尔奥斯卡奖
·撑起稻草人韩寒的骆驼们之鄢烈山篇
·对骗子情有独钟的新中国
·韩寒与余杰,是坏与更坏的区别
·韩寒与余杰,是坏与更坏的区别
·韩寒与余杰,是坏与更坏的区别
·韩寒与余杰,是坏与更坏的区别
·美国《time》糗大了:韩寒是专制的帮凶
·破译韩寒与顾晓军的政治隐喻
·互联网也唱红打黑 顾晓军欲决战韩寒
·牛津大学与薄熙来有一腿
·李承鹏忙演戏 资中筠是看客
·艾未未急如律 刘晓原试反水
·华西都市报造谣与政法委的活埋名单
·特赦天下
·中国正在进步
·只谈韩寒
·“三个代表”与《三重门》
·别倒驴的韩粉与毛左思维
·别倒驴的韩粉与毛左思维
·于建嵘暗讥GFW 韩寒咬出XXX
·江泽民现身星巴克与新浪给鸡拜年
·赵普抢了薄熙来的风头?
·孔庆东迷途知返 “三个代表”是扯淡
·赵普效应与薄谷开来事件
·韩寒的靠山是他?
·江泽民救过胡耀邦吗?
·薄瓜瓜的声明是文革作风
·小消失的城市与断代的《江泽民传》
·陈光诚已死?
·美国政府已成骗子的托儿
·陈光诚提三条要挟温家宝
·陈光诚大逃亡证实瞎子也会飞
·陈光诚进美使馆 奥巴马仍被驴牵
·陈光诚瞎子妙算想救谁?
·美国政府为何炒作陈光诚
·陈光诚做过人体器官移植?
·中国三大假货:薄瓜瓜、韩寒、陈光诚
·一时疏忽,黑了一个网站
·陈光诚为何想亲吻克林顿?
·美国政府抛弃陈光诚的原因
·陈光诚为何又想逃离中国?
·一个牧师与一个瞎子合谋的骗局
·一个牧师
·揭开陈光诚临沂计生事件维权的骗局
·指导奥巴马正确解读评估报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寒跳梁正当时 乌坎被过分解读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任何时候,或者说是新中国以来,你都要相信党的舆论喉舌的正确性。当八项主义像块破抹布一样被毛泽东扔掉;当胡锦涛主席在入世十年后,特别强调国家文化的安全性。当“食、色,性也。”这样不分朝代、阶级被国人普遍认可的共同价值观纷纷登堂入室,食品安全、扫黄打非先后成为了当今维稳的重要议题,并显而易见地越稳越乱。当蒙牛们采用了央视所谓的堪称国际先进的检测手段都抵挡不住大陆的奶牛不惜以三聚氰胺、黄曲霉素这些剧毒物质为食、不把国人毒死不罢休的大无畏的革命勇气。文化维稳这一杀手锏在钱云会案、动车案小试牛刀并大功告捷后,终于修成正果成为了六中全会的主旨。养兵千日用兵一时,韩寒们已经没有了再蛰伏下去的理由,只是还需要一个契机走向前台。。。。。。
   


   在乌坎案如火如荼、被政府当局渲染成内外势力勾结依旧无法平息之时,当“村民自治”这一六十二年来的首次破冰很可能会给国人某种不可名状的希望;当同属潮汕的海门以更大的规模与政府抗争;当有更多的潮汕后生、学子们蠢蠢欲动。韩寒的《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三部曲横空问世,无疑是消解乌坎危机继续扩散的良剂妙药。当大多数的人们都在将视线转移到韩寒这三部曲的文字里东寻西觅、口水翻飞时,预示着一招花样翻新却不稀奇的“打拐救乞”再次获得了成功。韩寒同学连简单的数学常识都不懂(他用三亿官亲替换成了人民。却不知这3亿相对于13亿来说,依旧只是个零头、绝对的少数。),却要妄谈什么革命、民主,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共产党是靠革命、民主起家的老手,说深谙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都快百岁了的老党竟然要听一个毛头小子来指点迷津显然是笑话。
   
   此时,环球时报再次绽露出它的智慧。在《韩寒博文,网络舆论的一次回摆》中,开篇便盛赞韩文的“暴力革命我们都不愿意发生,完美民主不可能在中国实现。”以及中共有了“八千万党员,三亿亲属关系,它已经不能简单的被认为是一个党派或者阶层了”、“它就是人民本身,人民就是体制本身。”为难得的大实话。随后,又不无得意地指出:“广东对乌坎村事件的民主处理过程,尤其增加了舆论对未来的希望。大概不能说乌坎事件的转机,与韩寒博客态度的“异动”毫无联系。其实中国很多事情都是拐弯抹角彼此关联的,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其实不是。中国的改革越坚决,民生的实质进步幅度越大,它能牵动的舆论回摆就越多。那样,不是韩寒,就会有别的文化名人公开站出来,说与互联网上煽情和煽动相反的话。”世人都看到了,乌坎事件,和啥民主处理过程风马牛不相及。如果偏要扯上一点儿关系的话,应该说是广东当局对一桩民主诉求事件采取了与往不同的处理方式。正如同警察抓了一个小偷,我们只能说是警察对小偷的盗窃行为进行了处理。而不能说成是警察对小偷进行了盗窃。
   
   曾几何时,指鹿为马、倒颠黑白般的行为还被认为是国史中令人不齿的污垢。当艾未未、陈光诚之流的成功也被认为是中国崛起的受益者时。我们不能不看到赵高们的理论真可谓是与时俱进,从来就不会被埋没进历史的垃圾堆。是啊,这是多么似曾相识的理论!石三生从机关下海幸不被淹死,略有些成功后,周围不知有多少人说过如此的论调,认为没有那心胸狭窄的领导们相逼,就不会有某的成功。这真可谓是狗屁理论中的极致。当作恶被认为是推动文明的燃料,我们不得不悲哀地承认温家宝总理喜欢挂在嘴上的多难兴邦是多么富有哲理。这让我想起描述黑帮们时惯常的一句口头禅:老子打你骂你凌辱你,那是看得起你。世人都看到了韩信因胯下之辱成就一代彪炳青史的王侯。可有谁会知道:世间到底还有多少人因不堪凌辱,从此一蹶不振、穷困潦倒?又有谁知道:还有多少人因不堪凌辱,一怒之下铤而走险,以至于走向万劫不复的深渊?你看那汇聚首都的成千上万的访民,不都是因不堪当地政府的凌辱,才进京告御状的吗?《环球时报》的施恶成就别人的理论,是否会让人想起《西游记》中那些本事强大的妖精?各路大仙为了成就唐三藏的西天取经,神为地制造了九九八十一难。神仙们可以闲极无聊,做些绝对不会造成啥无可挽回的后果的手脚。难道全心全意的共产党人也是无所事事,一定要不断地做一些惊世骇俗,甚至是致人死地的勾当才能证明自己是伟大正确的吗?
   
   钱云会案终于成为了一个可以供浙江省副省长笑谈的普交事故。乌坎事件在汪洋书记一手软一手硬的软硬兼施下也注定了会成为历史。广东还是那个广东,乌坎绝不会成为又一个三元里,乌坎村民当初就期待中央包青天显灵。一旦目的达到,不会有啥启示预见中国未来。任顾晓军先生妙笔生花,写破了天,依旧不会有可供国人借鉴的奥妙。说白了,乌坎不过是另一个庄河,万人祈求和千人下跪,除了人数的多寡,不会有质的区别。或许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在《环球时报》中看到:薛锦波死也是崛起的受益者。乌坎村民能争回自己的土地,同样也是因为中国的崛起,中国不崛起,连广东都只配做中央政府发配囚犯、充军的蛮荒之地,更不要说一个小小的乌坎了。
   
   乌坎事件最热闹时,看到过诸如乌坎自治昭示了没有共产党,人民的生活会更幸福之类的混帐话。说此类评价混帐,因为国人三千年的历史早已经证明:没有共产党的社会除了封建就是殖民地。桀纣秦隋、民不聊生的所有朝代,那都是因为没有共产党。
   
   《环球时报》说的很对,此时,韩寒不出头,还会有别的文化名人站出来,“说与互联网上煽情与煽动相反的话”。你可以说是时势造就了韩寒,也可以说是韩寒正在造就时势。有人认为中国的命运托付于一个职业司机身上很危险。我不这么认为,因为韩寒不是一个专业的司机,他是一个赌徒,每一次赛事,赌的都是他将会在不可预见的危险和曲折中侥幸战胜对手。专业的司机,从来不会冒险放弃大路走小路。这就像河上有桥可走的时候,没有人会下到深不可测的激流中摸石头过河一样。
(2011/12/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