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韩寒跳梁正当时 乌坎被过分解读]
石三生
·向高级动物鲁山老泉致敬
·顾晓军创立了新哲学,中国大脑敢挑战谷歌智能吗?
·中国将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正在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人的悲哀
·申纪兰代表的智能超越了阿凡狗
·顾晓军思想远播阿拉伯世界
·从两会代表的马桶式思维说开去
·我与叙利亚执政党成了好朋友
·给“一带一路”泼点冷水
·天上真的会掉馅饼
·高级动物在行动
·因推荐“公正第一” 石三生下场堪忧
·请问生意场大人:该如何谈生意?
·大脑革命影响谷歌 阿凡狗戏弄聂卫平
·生意场的生意经与顾晓军民主奖
·石三生影响着索罗斯和聂卫平
·当执政党不在乎被冒充
·因小气,蔡英文正在丧失先机
·报告!我要吃敬酒
·刘刚才赞顾晓军,温云超就疯了
·冒充之恶与北风之毒
·不讲公正第一,岳阳法官下口咬
·顾晓军思想是人类社会的航标灯
·华东师大或有难言之隐
·人民日报敢不敢与顾晓军一辩?
·刘刚道歉,顾晓军主义再增辉
·温云超何时得的健忘症?
·与刘刚先生商榷
·方舟子出马,山东疫苗案将软着陆
·人民日报只敢叫阵,不敢较真
·人民日报认怂,让马克思主义蒙羞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
·向清华大学校长推荐“大脑革命”
·看李悔之如何为山东疫苗案灭火
·与“朝阳群众”、“华侨”说说精神病
·顾晓军与刘刚及其他
·马云投资夭折 刘刚大战北风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二)
·刘刚大战北风,急坏了吕柏林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三)
·请国务院收回成命
·“英雄所恨略同”与朝阳群众爱的癫狂
·刘刚给世界出了个大难题
·跟着李悔之、贺卫方学扯淡
·刘刚义比关公 北风不知好歹
·“造谣”是种特权----兼感谢海外精英
·顾晓军不计前嫌 温云超忘恩负义
·跟着贺卫方教授学扯淡
·教教青年们跟贺卫方教授掐架
·政治家的肾与聂树斌案及其他(一)
·调侃贺卫方,温云超受不了
·聂树斌案凶多吉少
·政治家的肾与聂树斌案及其他(二)
·向诺贝尔和平奖推荐顾晓军、刘刚、蔡英文
·从高瑜、马永田抗强拆看伪维权的本质
·青年网的愚蠢等于凤凰姐的无知
·政治与生存---兼答刘刚先生
·政治与生存---兼答东野长峥先生
·政治与生存---再答东野长峥先生
·桃园三结义与煮酒论英雄
·桃园三结义与煮酒论英雄(二)
·当局为何鼓励网络恐怖?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三)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四)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五)
·从巴拿马运河到北京如家女子遇袭
·北京两个“弱女子”的维权
·阴谋总会得逞,邪恶常占据上风
·治本无期,何不先解决下民众疾苦?
·顾晓军与东野长峥
·发改委野心勃勃 教育部乱弹琵琶
·郎咸平终于成了郭美美
·最无辜的昏官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
·在中国,网络作家还不如个乞丐
·台湾的电信诈骗犯为何钟情大陆?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二)
·龙应台的落后与愚昧举世罕见
·中央“下大气力”抓信访,能否“零容忍”?
·火星都能去,为何“依法治国”这么难?
·龙应台的愚昧与龙粉的愚蠢很匹配
·龙应台的“自卑”与陈小鲁的“感觉良好”
·杨恒均的裙子与龙应台的胡子
·习总的讲话给谁听?
·阎连科是一条别有用心的“丧家犬”
·鸟治时代
·鸟治时代
·劳动也创造噩梦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宪法?
·霍金是扯淡、还是故弄玄虚?
·霍金走红与魏则西之死
·从总理引喻失当说开去
·霍金或欺世盗名
·霍金或欺世盗名(二)
·从马彩云到雷洋,昌平之事动静大
·人大硕士雷洋真的嫖娼了吗?
·财新网与媒体掐架,郑州血案有真相吗?
·雷洋案只能糊涂了事
·政治、维权、欺骗(一)
·向天下人求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寒跳梁正当时 乌坎被过分解读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任何时候,或者说是新中国以来,你都要相信党的舆论喉舌的正确性。当八项主义像块破抹布一样被毛泽东扔掉;当胡锦涛主席在入世十年后,特别强调国家文化的安全性。当“食、色,性也。”这样不分朝代、阶级被国人普遍认可的共同价值观纷纷登堂入室,食品安全、扫黄打非先后成为了当今维稳的重要议题,并显而易见地越稳越乱。当蒙牛们采用了央视所谓的堪称国际先进的检测手段都抵挡不住大陆的奶牛不惜以三聚氰胺、黄曲霉素这些剧毒物质为食、不把国人毒死不罢休的大无畏的革命勇气。文化维稳这一杀手锏在钱云会案、动车案小试牛刀并大功告捷后,终于修成正果成为了六中全会的主旨。养兵千日用兵一时,韩寒们已经没有了再蛰伏下去的理由,只是还需要一个契机走向前台。。。。。。
   


   在乌坎案如火如荼、被政府当局渲染成内外势力勾结依旧无法平息之时,当“村民自治”这一六十二年来的首次破冰很可能会给国人某种不可名状的希望;当同属潮汕的海门以更大的规模与政府抗争;当有更多的潮汕后生、学子们蠢蠢欲动。韩寒的《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三部曲横空问世,无疑是消解乌坎危机继续扩散的良剂妙药。当大多数的人们都在将视线转移到韩寒这三部曲的文字里东寻西觅、口水翻飞时,预示着一招花样翻新却不稀奇的“打拐救乞”再次获得了成功。韩寒同学连简单的数学常识都不懂(他用三亿官亲替换成了人民。却不知这3亿相对于13亿来说,依旧只是个零头、绝对的少数。),却要妄谈什么革命、民主,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共产党是靠革命、民主起家的老手,说深谙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都快百岁了的老党竟然要听一个毛头小子来指点迷津显然是笑话。
   
   此时,环球时报再次绽露出它的智慧。在《韩寒博文,网络舆论的一次回摆》中,开篇便盛赞韩文的“暴力革命我们都不愿意发生,完美民主不可能在中国实现。”以及中共有了“八千万党员,三亿亲属关系,它已经不能简单的被认为是一个党派或者阶层了”、“它就是人民本身,人民就是体制本身。”为难得的大实话。随后,又不无得意地指出:“广东对乌坎村事件的民主处理过程,尤其增加了舆论对未来的希望。大概不能说乌坎事件的转机,与韩寒博客态度的“异动”毫无联系。其实中国很多事情都是拐弯抹角彼此关联的,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其实不是。中国的改革越坚决,民生的实质进步幅度越大,它能牵动的舆论回摆就越多。那样,不是韩寒,就会有别的文化名人公开站出来,说与互联网上煽情和煽动相反的话。”世人都看到了,乌坎事件,和啥民主处理过程风马牛不相及。如果偏要扯上一点儿关系的话,应该说是广东当局对一桩民主诉求事件采取了与往不同的处理方式。正如同警察抓了一个小偷,我们只能说是警察对小偷的盗窃行为进行了处理。而不能说成是警察对小偷进行了盗窃。
   
   曾几何时,指鹿为马、倒颠黑白般的行为还被认为是国史中令人不齿的污垢。当艾未未、陈光诚之流的成功也被认为是中国崛起的受益者时。我们不能不看到赵高们的理论真可谓是与时俱进,从来就不会被埋没进历史的垃圾堆。是啊,这是多么似曾相识的理论!石三生从机关下海幸不被淹死,略有些成功后,周围不知有多少人说过如此的论调,认为没有那心胸狭窄的领导们相逼,就不会有某的成功。这真可谓是狗屁理论中的极致。当作恶被认为是推动文明的燃料,我们不得不悲哀地承认温家宝总理喜欢挂在嘴上的多难兴邦是多么富有哲理。这让我想起描述黑帮们时惯常的一句口头禅:老子打你骂你凌辱你,那是看得起你。世人都看到了韩信因胯下之辱成就一代彪炳青史的王侯。可有谁会知道:世间到底还有多少人因不堪凌辱,从此一蹶不振、穷困潦倒?又有谁知道:还有多少人因不堪凌辱,一怒之下铤而走险,以至于走向万劫不复的深渊?你看那汇聚首都的成千上万的访民,不都是因不堪当地政府的凌辱,才进京告御状的吗?《环球时报》的施恶成就别人的理论,是否会让人想起《西游记》中那些本事强大的妖精?各路大仙为了成就唐三藏的西天取经,神为地制造了九九八十一难。神仙们可以闲极无聊,做些绝对不会造成啥无可挽回的后果的手脚。难道全心全意的共产党人也是无所事事,一定要不断地做一些惊世骇俗,甚至是致人死地的勾当才能证明自己是伟大正确的吗?
   
   钱云会案终于成为了一个可以供浙江省副省长笑谈的普交事故。乌坎事件在汪洋书记一手软一手硬的软硬兼施下也注定了会成为历史。广东还是那个广东,乌坎绝不会成为又一个三元里,乌坎村民当初就期待中央包青天显灵。一旦目的达到,不会有啥启示预见中国未来。任顾晓军先生妙笔生花,写破了天,依旧不会有可供国人借鉴的奥妙。说白了,乌坎不过是另一个庄河,万人祈求和千人下跪,除了人数的多寡,不会有质的区别。或许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在《环球时报》中看到:薛锦波死也是崛起的受益者。乌坎村民能争回自己的土地,同样也是因为中国的崛起,中国不崛起,连广东都只配做中央政府发配囚犯、充军的蛮荒之地,更不要说一个小小的乌坎了。
   
   乌坎事件最热闹时,看到过诸如乌坎自治昭示了没有共产党,人民的生活会更幸福之类的混帐话。说此类评价混帐,因为国人三千年的历史早已经证明:没有共产党的社会除了封建就是殖民地。桀纣秦隋、民不聊生的所有朝代,那都是因为没有共产党。
   
   《环球时报》说的很对,此时,韩寒不出头,还会有别的文化名人站出来,“说与互联网上煽情与煽动相反的话”。你可以说是时势造就了韩寒,也可以说是韩寒正在造就时势。有人认为中国的命运托付于一个职业司机身上很危险。我不这么认为,因为韩寒不是一个专业的司机,他是一个赌徒,每一次赛事,赌的都是他将会在不可预见的危险和曲折中侥幸战胜对手。专业的司机,从来不会冒险放弃大路走小路。这就像河上有桥可走的时候,没有人会下到深不可测的激流中摸石头过河一样。
(2011/12/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