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不懂鲁迅韩寒艾未未 难明顾晓军东野长峥]
石三生
·北京两个“弱女子”的维权
·阴谋总会得逞,邪恶常占据上风
·治本无期,何不先解决下民众疾苦?
·顾晓军与东野长峥
·发改委野心勃勃 教育部乱弹琵琶
·郎咸平终于成了郭美美
·最无辜的昏官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
·在中国,网络作家还不如个乞丐
·台湾的电信诈骗犯为何钟情大陆?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二)
·龙应台的落后与愚昧举世罕见
·中央“下大气力”抓信访,能否“零容忍”?
·火星都能去,为何“依法治国”这么难?
·龙应台的愚昧与龙粉的愚蠢很匹配
·龙应台的“自卑”与陈小鲁的“感觉良好”
·杨恒均的裙子与龙应台的胡子
·习总的讲话给谁听?
·阎连科是一条别有用心的“丧家犬”
·鸟治时代
·鸟治时代
·劳动也创造噩梦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宪法?
·霍金是扯淡、还是故弄玄虚?
·霍金走红与魏则西之死
·从总理引喻失当说开去
·霍金或欺世盗名
·霍金或欺世盗名(二)
·从马彩云到雷洋,昌平之事动静大
·人大硕士雷洋真的嫖娼了吗?
·财新网与媒体掐架,郑州血案有真相吗?
·雷洋案只能糊涂了事
·政治、维权、欺骗(一)
·向天下人求助
·从习总玉言到现实的距离
·蔡英文固执己见 “九二共识”尴尬谢幕
·习总的“六个必须”缺了什么?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
·法治的昏聩登峰造极
·雷洋案----一次伪民意的自我救赎秀
·副省长被打应该是杜撰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二)
·雷洋案的“程序正义”只能是意淫
·是“偷鸡腿”还是偷民心?
·从“偷鸡腿”到中国的人权
·安康副市长到底是咋死的?
·安康副市长真是个清官?
·再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广西律师被扯破裤子的破绽
·安康副市长的“移民”算腐败吗?
·郑永年的谬论(一)
·又是一个“穷”死的县委书记?
·新常态,无常理
·胡长官一个暑假如何赚100多?
·呼格母亲梦太多 聂树斌案难公正
·同是自杀,两副市长命运两重天
·“你懂的”与“抢孩子”
·现身说法话聂树斌的签名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二)
·聂树斌案涉及的官到底有多大?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三)
·怎一个乱字了得
·众筹十万,再批周小平
·618,不只是京东们的救命稻草
·聂树斌案与乌坎事件
·“网友告政府”就是一笑话
·高考与诺贝尔奖
·且慢吹嘘聂树案再审
·《求是》副总编为何求死?
·人民日报对“反腐败”自信的离谱
·《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可信吗?
·造谣,是一种教科书式的美德
·三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四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五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六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三类人”与“国家保护动物”
·七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中国的法治:一边鞠躬;一边作孽
·南海仲裁案,德国鬼子出了个馊主意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
·第二巡回法庭为何不扫门前雪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二)
·连上帝都感到意外的巧合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三)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四)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五)
·城头变幻难解百姓之苦
·令人窒息的理想
·也谈“刘刚改了密电码”
·“四亿九”祭
·“四亿九”之后
·推荐顾晓军、刘刚、郭文贵联袂角逐诺贝尔奖
·请王岐山书记主持公正
·后周永康时代
·等于零的人生
·再谈“刘志军倒下无所谓”
·这些年,那些事
·借海航十个亿,与郭文贵对赌
·小鸟与郭文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懂鲁迅韩寒艾未未 难明顾晓军东野长峥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浅薄的见识中,以为在这纷纷扰扰的网络世界,真正懂自己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顾晓军,另一个是党。当然,党不是人。他是神,是一个千方百计要为了千万年以后的中国人谋幸福的神;他是一部机器,一部操纵这国家命运,上管天、下管地,唯独不管中间民怨的机器。如果把党除外,这网络世界,真正懂得石三生的,恐怕只有顾晓军一个老东西了。国人自古便有人生得一知己,就足以得意乃至于死而无憾。可石三生自从得了这两知己,可以说是霉运连连,遗憾之念不只是会出现在夜不能寐时,就连吃饭、走路都要时常的引出一两声叹息了。
   


   之所以没把总是力挺自己的东野长峥先生引为知己。除不想把霉头指向先生外,还有一个十分自负却又说不出的苦衷:长铮先生将石三生的时评列为当今中国前十。而在自己心底,却将自己冒昧地排列到了韩寒之上。道理很简单,据说世上懂鲁迅的只有两个半人。两个半人加在一起,也只好有一个人而已。而懂石三生的,党就算是半人半神,也算是有一个另加半人。如此,石某不是已经在鲁迅之上了吗?我知道:东野长峥先生是极为佩服鲁迅和韩寒的。称韩寒尽得鲁迅曲笔之遗风。不知先生有没有琢磨一下:说韩寒会得啥曲笔,倒是有可能,他的啥独唱的封面不就是用啥遮住了会阴部被怀疑是疾讽党中央吗?可您说鲁迅在一个可以言论自由、随便办报出刊物的时代,玩儿的哪门子曲笔呢?鲁老头在《纪念刘和珍》一文中,说什么“墨写的谎言,决掩不住血写的事实”。让人们都知道了民国最黑暗的一天。若革命便是流血牺牲,以区区一个不知有啥举张的刘和珍之死,换来段祺瑞的辞职和内阁解散。敢问中国历史上,还有比这更便宜的事儿吗?鲁迅若有良知,为何不告诉人们段祺瑞当众长跪、从此吃斋念佛呢?如此开明、敢于担当的领袖和政府竟然被一场抗议推翻,能不令吾等后人叹息?只凭此,就可知鲁迅不过是喜欢逞笔头之好恶,常罔顾事实的一个文人。当然,我们或许不能怪老人家,他大概做梦也想不到,他的文学在其死后还能影响中国半个多世纪至今才衰。
   
   敢于这么无耻又冒昧地将自己整到第一的高位,还来自于党的重视。试问在当今网络上,还有那一个博客作者能被党如此看重:几乎每一篇文章都会遭到不同程度的封杀。不管是巧合还是什么,博客中国、法天下、包括一国两制那一制的明镜都先后被黑,博客中国肚大能容,号称聚集天下思想,花乱时的大整肃,好像只有石三生被彻底删除了档案。法天下也不叫法天下了,叫啥雅典学园,感觉越来越像一个生活八卦网。那明镜被黑若说和石三生无关,为何会独独将自己那篇文章一起黑掉呢?最好笑那个河南煤监局的网站,只因自己作文引用了他们公开的一些数据,就自己把网站关张数月。当然,你可以说这都仅仅是巧合而已。巧合的还不仅仅如此,还有自己给杨恒均洋博士发了第一封Email,两小时后他就宣布自己失踪;给德国之声第一次发Email谈境外势力应该如何对大陆颁奖,艾未未随即就在机场被抓。当然、当然,大家可以说这些统统都是巧合,巧的是恰好都被自己遇到或不幸言中了而已。
   
   自己是如此自负,又怎么肯屈居于东野长峥先生排列的前十之内、出韩寒左右之外呢?连伟大的党并美国时代都默认:写杂文或者是韩寒第一,写时评却只唯石三生是瞻而已。你再看那谷歌点COM,石三生啥也不说的时候,搜索记录多半在几万到几十万之间晃荡。只要一发文,就只有八九千条纪录了。世人皆有的本事,是越写网络记录就越多,就跟人活的时间越长,排泄的粪便就越多是一个道理。那个有石三生的本事,可以让世界第一大搜索引擎都神经错乱、乾坤倒转?
   
   写到此,估计连最聪明的读者都糊涂了,石三生你这是在写啥呢?标题罗列名人一大串,文中怎么尽是显摆自己的破事儿啊。读者果然有如此发现,就对了。自从被秘密审讯,自己就发现党和清皇室一样最擅长断章取义。既如此,自己就很想能改变一下最喜欢直笔论事的风格。学韩寒一样云山雾罩,将自己的观点隐藏起来,藏的人不知鬼不觉。如此一来,就难免邯郸学步、东施效颦。心有千言,落笔却常常写着写着就连自己都不知道东西南北了。
   
   或者,有人以为石三生是在耍滑头,不敢得罪标题党中的诸位大仙,左右讨巧。如此说,也不能说没道理。鲁迅是个死人,说啥相信也轮不到他老人家再发言;那韩寒、艾未未却非同小可,一个是美帝国公认的思想家,一个是当今的青年领袖。若是在前清,他们可都堪称圣人。而圣人是只供来仰慕,不能非议的;那顾晓军和东野长峥二位倒无所谓,他们既然都号称自己是民主人士,想必是准备好了让人可以随意说三道四的。如此说,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艾未未称韩寒是旧时代的掘墓人。而韩寒在这个世界末日将要来临的圣诞节前夕,已经公开著《请不要天真地相信革命》一文,否定了自己掘墓人的角色。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看来传说中的末日即将到来的时候,也会让青年领袖彻底崩溃、原形毕露。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思想家艾未未看走眼已是不争的事实。东野长峥先生认为艾未未是有思想的。石三生却以为:所谓的思想,总是不能在一朝一夕形成,更不能支离破碎不成系统。艾未未先是把王朔看走眼,后又乱给韩寒戴高帽。就算他是真的有思想,也只能说这种思想很不稳定、很不成熟。他若成为当今的一面旗帜,最大的好处就是会害人。最直接的,就是因为啥不三不四的裸体倒逼裸官,将声援他的上海律师李天天又送回了新疆。他的对天安门竖中指,他的一户八奶。给我的感觉,就像中古世纪的盎蛊,以为往一个木头人身上吐口痰、扎根针,就可以让对方自绝。所不同的,只是一个是用所谓的行为艺术展现,一个是暗地里捣鬼诅咒而已。把自己脱光了声援艾未未的李天天最有意思,不但敢称党为共匪。还想当然地以为自己被上海国宝骗回新疆,是因为害怕她声援乌坎事件。国宝好像没有限制她发文,反正都是在网络上,要是真想声援,在上海和新疆不都一样?即使要脱光了发个照片支持乌坎。非得在上海脱才有力量?总不会是她只有在上海的家中才有灵感,一离开上海就脱离了红尘苦海?难道新疆是个世外桃源吗?若说声援艾未未就该被驱逐,相信最有资格被赶出家门的,应该是顾晓军。李天天凭一脱加一臆想中的声援乌坎,就惨遭驱逐,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不可理喻。
   
   俗话说人以群分、物以类聚。东野长峥先生是自己极为郑重的,这并不仅仅是因为他曾经在自己最落魄的时候敢仗义执言。他的《顾晓军:邀宠不成就撒娇---也说顾晓军邪炒韩寒艾未未》一文,给我的感觉,更像是情绪之作。在韩寒的圣诞前夕发表谈革命一文之后,相信长铮先生也会有了自己新的判断。韩寒能否在中国文学史上占有一席之地,鄙以为今就做断言为时尚早。三千年的中国文化史,文学作品多如牛毛,真正推动了历史走向文明进程的,可谓鲜有少见。中国文化自有皇帝以来必得依附于权力才能生存的先天软骨,后天吃再多的药进补都无济于事。建安七子的陈琳以一篇《为袁绍檄豫州文》名垂国史,他兵败被擒还肯为阿蛮尽忠,足以证明其为人之无士气,作文则外强中干、胡说八道,实在是有辱斯文。而四大名著之一的《三国演义》堪称中国文学史上的巅峰之作,罗贯中极尽褒刘贬曹之能事,让后人以为公道不是在人心,而是在他的笔中。那刘备明明是裹挟了新野民众以为挡箭牌,罗贯中却说什么是民众感恩戴德,自愿誓死跟随刘豫州。国人自古便有故土难离的情结,若非诸葛匹夫欲阻挡曹操大军苦无妙计,不得不以阴招火烧新野,百姓何至于要抛家舍业?这和当今的强拆有何区别?刘备果然是爱民如子,何忍骗百姓背井离乡?据说日本人最喜欢三国,当初侵略中国时动辄火烧村屯,焉知不是受了诸葛亮的启发?那曹操本是个踏坏了百姓麦田都要割发谢罪的明君,新野百姓却奸佞不分、认贼作父,真是让后人笑掉了大腿。宋徽宗笔墨一绝,亦做了亡国之君、千古罪人;陈叔宝词曲名极一时,只好做了后人的笑料。似这般啥青史红史亡国史的,就算韩寒占据了一席之地,又能如何?
   
   谨作此文,不敢有劝东野长峥先生之意,更不敢胡乱诽谤当今钦定的名士、洋大人推崇的思想家。管窥之言,原本只为一家陋见,说出来,且供吾辈众愚民们一乐吧?
(2011/12/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