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不懂鲁迅韩寒艾未未 难明顾晓军东野长峥]
石三生
·陈光诚或成菲佣
·李克强与陈光诚接踵访欧有感
·顾晓军与陈光诚PK诺贝尔和平奖
·老子是个伪君子
·俞可平终于找到了替罪羊
·东北六月三把火
·顾晓军或成诺贝尔和平奖大赢家
·南非的良心与中国的骗子
·谁伪造了陈水总的微博?
·当局或借厦门纵火案诱导新型犯罪
·厦门日报越俎代庖向死人宣战
·从延安城管到革命圣地
·奥巴马或特赦棱镜泄密者
·愚蠢的美国泄密者斯诺登
·前谷歌副总裁李开复为何乱弹琴?
·中美英接踵上演间谍闹剧
·斯诺登与陈光诚
·再谈斯诺登与陈光诚
·四谈斯诺登与陈光诚
·五谈斯诺登与陈光诚
·六谈斯诺登与陈光诚
·聂树斌与王书金谁是真凶?
·时评家石三生的遭遇
·聂树斌与王书金谁是真凶?(五)
·曾成杰死刑之谜(二)
·他们和他们及谁与谁
·曾成杰死刑之谜(三)
·红歌将军与气功大师
·陈副省长的戾气与奸诈
·愚蠢的问题 难产的答案
·你的祖先是猴子吗?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二)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三)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四)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五)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六)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七)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八)
·孟建柱主管政法委 依法治国仍空谈
·作孽与漂白
·作孽与漂白(一)
·作孽与漂白(二)
·作孽与漂白(三)
·作孽与漂白(四)
·作孽与漂白(五)
·作孽与漂白(六)
·新快报丢骨头又丢人
·新快报丢了骨头救了市
·爆炸与维稳
·变态
·时与局
·时与局(二)
·漫谈“布道者”贺卫方
·别了,骆家辉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
·看任志强与央视互咬有感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二)
·国家安监局拿习总开涮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三)
·李嘉诚属“既得利益”怎成“笑谈”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四)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五)
·李嘉诚真的高尚吗?
·被李嘉诚炒红的张子强
·农业大丰收的神话将破灭
·偃旗息鼓的"十连增"
·李嘉诚与张子强
·李嘉诚与张子强(二)
·李嘉诚与张子强(三)
·李嘉诚与张子强(四)
·为愚蠢的湖南益阳当局支招
·李嘉诚与张子强(五)
·李嘉诚与张子强(六)
·李嘉诚与张子强(七)
·“转基因”转的到底是什么?
·陈光标和他的钱干净吗?
·央行为何纵容陈光标不法
·陈光标敢再说一次“绝不食言”吗?
·习总吃包子不是作秀胜似作秀
·看不懂的河南连霍高速大桥垮塌事故
·国税局为何纵容陈光标?
·“中国首善”渐露马脚
·陈光标的“中国首善”罩着多少阴霾?
·陈光标何不兑现承诺、破财消灾?
·缺德的“全国道德模范”
·问习总:“决不允许”已经发生该怎办?
·中美合演的人权闹剧
·一塌糊涂的青岛管道爆炸事故报告
·国务院难得糊涂 中石化瞒天过海
·就“11•22”事故致李克强总理的公开信
·中国或已掌握“海水变石油”核心技术
·许志永被判刑只会成笑柄
·骆家辉指鹿为马 许志永此地无银
·美国政府的愚蠢举世罕见
·欺世盗名的“新公民运动”
·声援许志永的“法学院五学者”很愚蠢
·挪威议员为何推袁隆平角逐诺奖
·被蒙蔽的诺贝尔奖
·那些诺贝尔和平奖的角逐者们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懂鲁迅韩寒艾未未 难明顾晓军东野长峥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浅薄的见识中,以为在这纷纷扰扰的网络世界,真正懂自己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顾晓军,另一个是党。当然,党不是人。他是神,是一个千方百计要为了千万年以后的中国人谋幸福的神;他是一部机器,一部操纵这国家命运,上管天、下管地,唯独不管中间民怨的机器。如果把党除外,这网络世界,真正懂得石三生的,恐怕只有顾晓军一个老东西了。国人自古便有人生得一知己,就足以得意乃至于死而无憾。可石三生自从得了这两知己,可以说是霉运连连,遗憾之念不只是会出现在夜不能寐时,就连吃饭、走路都要时常的引出一两声叹息了。
   


   之所以没把总是力挺自己的东野长峥先生引为知己。除不想把霉头指向先生外,还有一个十分自负却又说不出的苦衷:长铮先生将石三生的时评列为当今中国前十。而在自己心底,却将自己冒昧地排列到了韩寒之上。道理很简单,据说世上懂鲁迅的只有两个半人。两个半人加在一起,也只好有一个人而已。而懂石三生的,党就算是半人半神,也算是有一个另加半人。如此,石某不是已经在鲁迅之上了吗?我知道:东野长峥先生是极为佩服鲁迅和韩寒的。称韩寒尽得鲁迅曲笔之遗风。不知先生有没有琢磨一下:说韩寒会得啥曲笔,倒是有可能,他的啥独唱的封面不就是用啥遮住了会阴部被怀疑是疾讽党中央吗?可您说鲁迅在一个可以言论自由、随便办报出刊物的时代,玩儿的哪门子曲笔呢?鲁老头在《纪念刘和珍》一文中,说什么“墨写的谎言,决掩不住血写的事实”。让人们都知道了民国最黑暗的一天。若革命便是流血牺牲,以区区一个不知有啥举张的刘和珍之死,换来段祺瑞的辞职和内阁解散。敢问中国历史上,还有比这更便宜的事儿吗?鲁迅若有良知,为何不告诉人们段祺瑞当众长跪、从此吃斋念佛呢?如此开明、敢于担当的领袖和政府竟然被一场抗议推翻,能不令吾等后人叹息?只凭此,就可知鲁迅不过是喜欢逞笔头之好恶,常罔顾事实的一个文人。当然,我们或许不能怪老人家,他大概做梦也想不到,他的文学在其死后还能影响中国半个多世纪至今才衰。
   
   敢于这么无耻又冒昧地将自己整到第一的高位,还来自于党的重视。试问在当今网络上,还有那一个博客作者能被党如此看重:几乎每一篇文章都会遭到不同程度的封杀。不管是巧合还是什么,博客中国、法天下、包括一国两制那一制的明镜都先后被黑,博客中国肚大能容,号称聚集天下思想,花乱时的大整肃,好像只有石三生被彻底删除了档案。法天下也不叫法天下了,叫啥雅典学园,感觉越来越像一个生活八卦网。那明镜被黑若说和石三生无关,为何会独独将自己那篇文章一起黑掉呢?最好笑那个河南煤监局的网站,只因自己作文引用了他们公开的一些数据,就自己把网站关张数月。当然,你可以说这都仅仅是巧合而已。巧合的还不仅仅如此,还有自己给杨恒均洋博士发了第一封Email,两小时后他就宣布自己失踪;给德国之声第一次发Email谈境外势力应该如何对大陆颁奖,艾未未随即就在机场被抓。当然、当然,大家可以说这些统统都是巧合,巧的是恰好都被自己遇到或不幸言中了而已。
   
   自己是如此自负,又怎么肯屈居于东野长峥先生排列的前十之内、出韩寒左右之外呢?连伟大的党并美国时代都默认:写杂文或者是韩寒第一,写时评却只唯石三生是瞻而已。你再看那谷歌点COM,石三生啥也不说的时候,搜索记录多半在几万到几十万之间晃荡。只要一发文,就只有八九千条纪录了。世人皆有的本事,是越写网络记录就越多,就跟人活的时间越长,排泄的粪便就越多是一个道理。那个有石三生的本事,可以让世界第一大搜索引擎都神经错乱、乾坤倒转?
   
   写到此,估计连最聪明的读者都糊涂了,石三生你这是在写啥呢?标题罗列名人一大串,文中怎么尽是显摆自己的破事儿啊。读者果然有如此发现,就对了。自从被秘密审讯,自己就发现党和清皇室一样最擅长断章取义。既如此,自己就很想能改变一下最喜欢直笔论事的风格。学韩寒一样云山雾罩,将自己的观点隐藏起来,藏的人不知鬼不觉。如此一来,就难免邯郸学步、东施效颦。心有千言,落笔却常常写着写着就连自己都不知道东西南北了。
   
   或者,有人以为石三生是在耍滑头,不敢得罪标题党中的诸位大仙,左右讨巧。如此说,也不能说没道理。鲁迅是个死人,说啥相信也轮不到他老人家再发言;那韩寒、艾未未却非同小可,一个是美帝国公认的思想家,一个是当今的青年领袖。若是在前清,他们可都堪称圣人。而圣人是只供来仰慕,不能非议的;那顾晓军和东野长峥二位倒无所谓,他们既然都号称自己是民主人士,想必是准备好了让人可以随意说三道四的。如此说,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艾未未称韩寒是旧时代的掘墓人。而韩寒在这个世界末日将要来临的圣诞节前夕,已经公开著《请不要天真地相信革命》一文,否定了自己掘墓人的角色。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看来传说中的末日即将到来的时候,也会让青年领袖彻底崩溃、原形毕露。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思想家艾未未看走眼已是不争的事实。东野长峥先生认为艾未未是有思想的。石三生却以为:所谓的思想,总是不能在一朝一夕形成,更不能支离破碎不成系统。艾未未先是把王朔看走眼,后又乱给韩寒戴高帽。就算他是真的有思想,也只能说这种思想很不稳定、很不成熟。他若成为当今的一面旗帜,最大的好处就是会害人。最直接的,就是因为啥不三不四的裸体倒逼裸官,将声援他的上海律师李天天又送回了新疆。他的对天安门竖中指,他的一户八奶。给我的感觉,就像中古世纪的盎蛊,以为往一个木头人身上吐口痰、扎根针,就可以让对方自绝。所不同的,只是一个是用所谓的行为艺术展现,一个是暗地里捣鬼诅咒而已。把自己脱光了声援艾未未的李天天最有意思,不但敢称党为共匪。还想当然地以为自己被上海国宝骗回新疆,是因为害怕她声援乌坎事件。国宝好像没有限制她发文,反正都是在网络上,要是真想声援,在上海和新疆不都一样?即使要脱光了发个照片支持乌坎。非得在上海脱才有力量?总不会是她只有在上海的家中才有灵感,一离开上海就脱离了红尘苦海?难道新疆是个世外桃源吗?若说声援艾未未就该被驱逐,相信最有资格被赶出家门的,应该是顾晓军。李天天凭一脱加一臆想中的声援乌坎,就惨遭驱逐,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不可理喻。
   
   俗话说人以群分、物以类聚。东野长峥先生是自己极为郑重的,这并不仅仅是因为他曾经在自己最落魄的时候敢仗义执言。他的《顾晓军:邀宠不成就撒娇---也说顾晓军邪炒韩寒艾未未》一文,给我的感觉,更像是情绪之作。在韩寒的圣诞前夕发表谈革命一文之后,相信长铮先生也会有了自己新的判断。韩寒能否在中国文学史上占有一席之地,鄙以为今就做断言为时尚早。三千年的中国文化史,文学作品多如牛毛,真正推动了历史走向文明进程的,可谓鲜有少见。中国文化自有皇帝以来必得依附于权力才能生存的先天软骨,后天吃再多的药进补都无济于事。建安七子的陈琳以一篇《为袁绍檄豫州文》名垂国史,他兵败被擒还肯为阿蛮尽忠,足以证明其为人之无士气,作文则外强中干、胡说八道,实在是有辱斯文。而四大名著之一的《三国演义》堪称中国文学史上的巅峰之作,罗贯中极尽褒刘贬曹之能事,让后人以为公道不是在人心,而是在他的笔中。那刘备明明是裹挟了新野民众以为挡箭牌,罗贯中却说什么是民众感恩戴德,自愿誓死跟随刘豫州。国人自古便有故土难离的情结,若非诸葛匹夫欲阻挡曹操大军苦无妙计,不得不以阴招火烧新野,百姓何至于要抛家舍业?这和当今的强拆有何区别?刘备果然是爱民如子,何忍骗百姓背井离乡?据说日本人最喜欢三国,当初侵略中国时动辄火烧村屯,焉知不是受了诸葛亮的启发?那曹操本是个踏坏了百姓麦田都要割发谢罪的明君,新野百姓却奸佞不分、认贼作父,真是让后人笑掉了大腿。宋徽宗笔墨一绝,亦做了亡国之君、千古罪人;陈叔宝词曲名极一时,只好做了后人的笑料。似这般啥青史红史亡国史的,就算韩寒占据了一席之地,又能如何?
   
   谨作此文,不敢有劝东野长峥先生之意,更不敢胡乱诽谤当今钦定的名士、洋大人推崇的思想家。管窥之言,原本只为一家陋见,说出来,且供吾辈众愚民们一乐吧?
(2011/12/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