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陆丰秋后算帐 汪洋左右为难]
石三生
·刘翔委员倒下钱云会站起来
·刘延东昨挺刘翔 谷开来今日受审
·刘翔誓返奥运会 谷开来来日方长
·一坨屎演绎的政治博弈
·公审薄谷开来之后的秘密
·薄熙来遇贼则兴 张德江剿匪有方
·刘翔与抢劫犯周克华的神秘微笑
·炎黄春秋突发奇文赵紫阳秘书说春秋
·苏湘渝声东击西 周克华束手送死
·重庆警方击毙周克华正走向娱乐化
·警方今天的神勇须归功于昨日的无能
·艾未未的行为艺术与薄熙来的人体标本
·重庆演戏累死狗 中国银行忙打劫
·王立军或已被审 哈根斯去向成谜
·温家宝走马浙江省张德江佯攻歌乐山
·中国毛左与日本右翼及钓鱼岛
·媒体预先得知周克华将被击毙
·重庆用疑似周克华没死的方式辟谣
·张德江再封歌乐山 周克华生死两茫茫
·谷开来判而不死 周克华亡后始乱
·陈子河造谣成名周克华死成闹剧
·周克华阴魂不散谷开来精神错乱
·薄谷开来到底检举了谁?
·北大也患有精神障碍?
·周永康主管政法委五年断不了一个案
·苏湘渝联袂庆功 周克华死成传奇
·薄谷开来检举立功的时间奥秘
·是权谋还是漂白无名氏《听爷爷讲故事赏析》
·酒驾的中国快感至上
·中纪委沉默不语北大丑闻化乌有
·王牌军的妙计与现实
·都是反革命习近平与顾晓军竟天上地下
·我将与十八大共进退
·杨达才是个好局长 邹恒甫是个准无赖
·安监局话音才落攀枝花矿难来袭
·顾晓军分身有术 石三生笔惊四方
·魂系北大 梦消清华
·我无耻我下流我将领导中国
·等不及了
·我呆我傻我征服了世界
·三代表诅咒我生孩子没屁股
·阳光卫视与杨澜竟如此下流
·时局变幻党叵测 顾粉团蒙冤难雪
·党不该诱骗善良的人“犯罪”
·感谢中宣部制止了我的犯罪企图
·陈平福案假戏真唱为哪般
·陈光福颠覆案的破腚
·致诺贝尔奖评委的公开信
·党没有思想不是人民的错
·人们为何都热爱骗子
·颜昌海骑驴找驴不知自己是汉奸
·陈平福罪有应得 颜昌海徒有虚名
·顾晓军主义哲学中的“封建”思想
·左右都是一家人颜昌海窝斗孔孙
·Open letter to jury Nobel Prize
·致诺贝尔奖评委会的第二封信
·致诺贝尔奖评委会的第三封信
·Caused the third letter of the Nobel Peace Prize Jury
·可怜颜粉百多万更无一个是男儿
·保钓与爱国及转基因与女特工
·韩寒与狗及艾未未与李承鹏
·韩寒与狗及艾未未与李承鹏
·顾晓军归隐 焦国标登场
·致山东高级人民法院的公开信
·诺贝尔奖及其它
·致诺贝尔奖评委会的第四封信
·致山东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公开信
·诺贝尔与文学及其他
·让我们一起对着世界喊:噢...公正!
·感谢韩寒;一个不够!
·从李庄漏罪案到诺贝尔奖得主
·为什么公正是第一价值观
·中国人猜中了莫言获诺贝尔奖
·致瑞典国王的公开信
·致瑞典国王的第二封信
·Open letter to the King of Sweden
·致瑞典国王的第三封信
·莫言与顾晓军的差距
·瑞典国王的特使回访石三生
·致瑞典国王的第四封信
·论《打倒诺贝尔奖》
·诺贝尔文学奖的堕落与和平奖的无奈
·陈瞎子明修栈道 莫言偷袭诺贝尔
·诺奖丑闻缠身 莫言臭名远扬
·致瑞典国王的第五封信
·感谢顾晓军先生及热爱公正的人们
·公正始来 漫天雪飞
·马悦然为何爆料山东文化干部行贿
·致《外交政策》:顾晓军才是当之无愧的思想家
·马悦然与瑞典文学院很可能涉嫌诈骗
·致外交政策:“公正是第一价值观”领先全球
·致外交政策:思想家需要前瞻更须影响力
·莫言获奖橙子虚 顾晓军拒不领情
·To “Foreign Policy”: Gu Xiaojun is worthy and Fully deserve thinkers
·致外交政策:“公正是第一价值观”是普世价值
·To Foreign Policy: “the public impartiality is the first values” is
·马悦然唯利是图 文学奖难免龌龊
·致外交政策:请全球思想家激辩"普世价值"
·为何马悦然与诺评委主席嘴中尽是谎言
·To Foreign Policy: Please caused global thinkers heated debate "univer
·石三生与潍坊市政府争讼案之终结篇--国家赔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丰秋后算帐 汪洋左右为难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有一次,在火车上与对坐闲聊,他是一个/八/九/广场镇压活动的参与者,很喜欢大声的一个退役军人。我问:“如果当年的事件重演,你还会开枪吗?”他毫不迟疑地回答:“为什么不?我看到电视里战友们被虐待惨死的画面时,肺都气炸了!”再问:“如果那里有你的兄弟姊妹,或者是你的儿女,你又会如何?”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和十来岁的女儿,沉默了。。。。。。
   


   /八/九/年,那时的自己也和那军人是同龄人,我们都还是别人的儿子。二十年过去,中国还是这个中国,党也还是那个党。当我们都成了别人的父亲以后,才发现:即使真相真的摆在你面前的时候,不论多么血性的汉子,依旧会犹疑。那三十八军军长之所以临阵抗命,不就是因为有传说他的两个儿子也在广场上?顾晓军先生说现在时的公正和良知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此说固然没错,可是否还有一些人性的良知是恒久的呢?
   
   发生在乌坎村的维权事件,在打砸抢分子薛锦波被执政当局认证为猝死后,事态的发展估计早已超出了陆丰当局的想象。随着钱云会、莫日根们惹起的骚乱得到有效的平息,各级政府不分东西南北,都仿佛发现了战无不胜的孙子宝典。有了强大的GDP做后台,当维稳到了不惜一切代价的时候,原本就多如蝼蚁的国人性命,真的是到了草芥不如的地步。那薛锦波不是不可以心脏猝死,人生自古都得死不是?死就死了吧,又不是打死又不是药死的,为什么政府们总是对一具尸体如此着迷呢?入土为安乃是古来就有的道理。霸占人家财产、抢夺人家妻女、甚至搞得人家家破人亡的事情,在中国的文明史上从来都算不上什么新鲜事。可这珍藏着人家的尸体不还,实在是太亘古少闻了!更何况还是一个犯罪分子的尸体呢?那薛家要、那乌坎村村民要,给他们就是了。何至于为了一个死人,将一桩普普通通、全国每年都不知有多少万起的维权事件,演变成惊动海内外的大事件呢?
   
   想来此时,连一向以开明自诩的汪洋书记,也会大感头痛了吧?如此僵持下去,何时是个头呢?国人的宿命,固然注定了会悲剧不断重演。只是今非昔比,党的希望,原本是等国人都富裕起来以后再兑现民主承诺,套用的大概是水到渠成的道理。如今广东早已是富可敌国,一个小小的乌坎村都能耗资半亿建公园。这样的富裕都等不来民主的希望,温总理所谓的现代化之后民主就会到来难道是空话?广东都依然看不到民主的希望,那些老少边穷的地区若想民主,岂不是要等到猴年马月。真是搞不懂我党,既然已经发明了一国可以两制的好办法,为什么不发扬光大,让那些先富裕起来了的地区,率先实行民主宪政呢?
   
   如果会知道造成今天的后果,陆丰当局还会秋后算帐吗?既然要秋后跟村民算帐,为什么当初还要答应村民的要求、还要双规啥书记以及叫停碧桂园那说是子虚乌有的项目呢?这边,汪洋书记批准民工讨薪游行;那边,陆丰当局就将上访维权的村民逮捕治罪以至于一命呜呼。党的方针政策是否有点太随意了?在一个号称已经基本健全了的社会主义法治时代,政府动辄就玩这毫无信义可言、翻脸不认账的手段,别说于法根本不靠谱儿,此等手段,就连梁山好汉们也不屑为吧?
   
   就乌坎事件,石三生注意到一个很值得玩味的巧合:12月11日,舆论以为是背道而驰的汪洋与薄熙来二位书记在首都北京签署了《重庆•广东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意图建立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共同构建合作与发展新格局;同一天,薛锦波病危送医院宣布不治身亡。更为有意思的是,《联合早报》随后就爆出薄熙来书记华丽转身大谈民主与法治。依照公开的资料,显然是博书记有意步汪洋的后尘。那陆丰当局翻脸就秋后算帐,是否就是汪洋书记学习重庆唱红打黑的结果呢?
   
   要结束此文的时候,背后传来央视沉痛的播报声,说北朝鲜人民的伟大领袖已经于17日因在百忙中心脏病突发不幸猝死。不知这是否可以成为陆丰当局驳斥乌坎村民的一个有力佐证:人家金太阳二代贵为一国皇帝,都会突然猝死。一个小小的薛锦波怎么就不会因同样的病情死亡?就如同那浙江的钱云会一样,既然注定了要死。不论是普交死还是谋杀死,对死者来说,又有什么区别呢?可怜的国人,有几个死后还能狂赚一百多万的?
   
   但愿汪洋书记的幸福广东不仅仅是一句口号。如果乌坎一万多人拼了性命也阻挡不住汪书记左转的步伐。世人能做的,恐怕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悲剧再次重演了。
(2011/12/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