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毛澤東是怎樣當叛徒、爬狗洞的?]
独往独来
·张洞生:只有民主法治,民众才有权作‘分蛋糕’的主人,而不致仅当‘作蛋糕
·对中央党校尹保云教授的采访(摘要)
·毛泽东的政治特色
·王力雄:除了自焚,还能做什么?一年来16起藏人僧侣自焚
·台湾大选日 “幸亏中国有个台湾”微博走红
·余杰:揭露中共暴政,奔向自由世界――我的去国声明
·刘长海—敲丧钟的英雄
·真实的赫鲁晓夫
·张洞生:任何时候,中产阶级(中间阶层)才是发展生产力和推动社会进步、转
·毛情人自白录/金钟
·陈有西:法治中国:变革时代的法律秩序
·江氏访俄签定卖国条约之谜
·钱理群 :张木生令吾担忧
·张洞生:中美今后10年之间的激烈冲突、较量的前景和结局
·铁流:是巧合,还是胡锦涛向“改革开放”亮剑?
·张洞生:18大政治局常委抢位战掀起新浪潮,好戏或许还在后头
·严家祺傅国涌余英时荆楚:中国向何处去?
·中共反人民的疯狂暴力镇压与人民反中共的暴力革命
·大学生抗议官方在校园处决犯人(附图)
·阮铭,时鉴对远华案一书的序言
·张洞生:中共高层某领导的讲话证实了余杰揭露中共‘要活埋200精英的话’并
·侯工:贪官盛行将会天下大乱
·张洞生:幸亏有个美国,才使世界免遭‘一党专政’的共产党奴隶
·戴建业:谁抽去了中国人的脊梁?
·张洞生:对王立军进出美国成都领事馆事件后果的拙见
·刘瑜:美国的“四项基本原则”
·维梁的博客: 要活埋余杰的原来是他们
·刘亚洲:毛刘周
·忘记毛时代的罪恶就是背叛
·王立军被精神病、薄熙来没有末日、习近平日子难过、汪洋胡锦涛得利、
·张洞生:王立军被精神病、薄熙来没有末日、习近平日子难过、、、
·雅尼克:中国是否正在走向法西斯主义?
·朱忠康:反右五十五周年,应该给右派补赔!
·为他们立碑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张洞生:我对中共如何进行改革提一个最简单易行的先行倡议(新)
· 彭博财经:中国的富豪代表们让美国的议员们相形见绌
·张洞生:天朝最近重提‘改革’是否为了缓和民怨,在给民众‘画饼充饥’?
·杜君立:作为历史终结者的蒋经国
·曹思源:“六个不搞”毫无道理
·周素子:百歲學者周有光談政治
·张洞生:为什么中共会定性王立军事件为‘孤立事件’和‘间歇性精神病发作’
·别提弱智的阴谋论
·趙駿河:中國精神
·钱学森郭沫若马寅初梁漱溟
·贫农寇学书 为何“扇了毛泽东三个耳光”?
·张洞生:中共权贵搞特权、贪污腐败、当裸官卖国、搞世袭制,却要人民爱国、
·陈行之:掩映在历史深处的个人动机
·陈 昭:打开中共党史迷宫的三把钥匙
·张洞生:为什么走投无路的中共哀求与普京结盟反美,甘当俄罗斯的喽啰?
·严演:太子党三千伏兵归顺习近平
·铁流探望辛子陵纪实
·曾节明: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
·章天亮:薄熙来案何时演变成谋反风暴?
·张洞生:胡温现在向反改革顽固势力所作的坚决斗争,结局尚难预料。
·港媒:刘源公开叫板军中三巨头
·王立军揭发的薄镇压法轮功的那些残忍指示和做法,
·张洞生:中共急迫地想要与普京结盟,却热脸贴上了普京的冷屁股
·吕加平:“关于江的 “二奸二假”和政治诈骗问题与要求调查的呼吁
·分析人士:胡锦涛为何既不政改又不反腐
·奥巴马胡锦涛去年会白宫,今年会首尔
·闫桂勋: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文字狱
·曹思源:政改路径: 国家宪政与党内民主
·冉帝令:越南要建美国式国家
·政治辛子陵:体制改革是为了管住官员而不是为了管住百姓
·杨恒均:你所不知道的香港
·张洞生:西南王下课了,与中共是否实质上启动政治改革是两回事
·辛子陵:-政改兴邦 脱苏入美 ,致中共十八大新领导人
·“弱势”经济学家胡星斗
·震撼!!!王净文: 高智晟是两派生死争斗的焦点。
·张洞生:中共疯狂地反美,只能加速其崩溃倒台
·宋美龄之死 颠覆中共抗日谎言
·张洞生:紧急呼吁胡温习李,抓紧天赐良机,解散中共,实行全面政改,救中国
·中国人震惊:郎咸平曝光惊人秘密
·曾节明樵夫:胡温是两种人
·流沙河:中国人在全世界唯一最好的朋友是美国人
·资中筠:新中国60年文场士风怪现状
·被毛泽东杀害的几个青年才俊例子
·大家都应支持温家宝总理!
·中国精英是怎么样被毛泽东毁灭的?【1】
·中国精英是如何被毛泽东毁灭的?【2】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3】
·张洞生:王对王、胡温习李对江曾周薄的大戏上演了,如何收场?对18大影响?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4】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5】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6】【7】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8】【8】【10】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完。【11】
·张洞生:醒醒吧,美国!别再被中共的双簧糊弄了!
·张洞生:新矛盾论:矛盾律的科学依据和结构类型【往15--1】**
·张洞生:老子《道德经》,孔子《易经八卦》与矛盾律【往15--2】**
·张洞生:《北京日报》极左文革余孽的无知、无耻是在给中共帮倒忙
·江河水:中南海为政法委擦屁股——江胡斗中的“红色孝子工程”
·张洞生:谈谈对“人性”的一些看法【往15--3】**
·张洞生:赵普的「半部論語治天下」给我们的启示【15--4】**
·樵夫:内幕人士揭秘:温家宝“家族贪污腐败”传言的来龙去脉
·郑 义:个人在历史偶然中的作用薄熙来事件随感
·张洞生:迫使中共放弃‘一党专政’,走向‘民主宪政,依法治国’过程中的一
·张洞生:孔子与亚里士多德都极其维护“中庸之道” 【往15--5】**
·温家宝爆大银行是江父子钱袋
·张洞生:新社会发展观:社会生产力的主要动力形态的改变导致生产关系的质变
·张洞生:新社会发展观《1》: 生产关系质变的决定因素【往15--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澤東是怎樣當叛徒、爬狗洞的?)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吳先生說︰“按照陳佑華的歷史罪惡,處理起來,伸縮性很大,多則判二十年、無期,中則十五年、十年,輕則五年,輕重的關鍵,在于解放後的表現,特別是被捕 後的坦白程度。從政策上說,凡是判處十五年以上的反革命罪,要沒收財產,如果只判五年徒刑,財產可以不沒收。事到如今,只能盡量爭取從輕處理,爭取不沒收 財產,就算萬幸了。”
   
   我一听,最輕也要判處五年徒刑,心里涼了半截兒。陳老已經年過花甲,享福慣了,五年牢獄生活,他能不能平安度過,恐怕都很難說。但事情也暫時只能商量到這里為止。
   
   談完了陳老的事情,我忽然想起吳師母和樊夫人說的話來,就問樊崧甫有什麼十萬火急的大事,既不去上班,也不會見任何客人。樊崧甫還沒回答,吳先生卻一本正 經地說︰“這事兒與你不相干。你自己的事兒加上陳家的事情,就夠你忙一陣子的了,跟你沒關系的事情,你還是別操那麼多心的好。”
   
   我踫了一鼻子灰,白了吳先生一眼,有點兒不高興。樊崧甫覺察到了,笑了笑說︰“你別怪一峰說話不客氣,實在是這事情非比一般,保密程度,已經超過了國家一級……”
   
   “那麼是世界級絕密颁@俊蔽液岵逡瘓洹/p>
   
   “不妨可以這麼說吧!”他點了點頭。“即便不是世界級絕密,至少也是國家級保密事件。我估計,這件事情,至少三十年之內,是不會公開的。”他沉默了半晌,突然問︰“你听說過毛澤東被捕的事情麼?”
   
   我笑了起來︰“毛澤東一九二七年曾經被捕,被判了死刑,就在押赴刑場的半路上,他用事先準備好的大洋賄賂了行刑劊子手,買回來一條性命。這件事情,即便不是人人皆知,至少已經不屬于保密的範疇,有什麼可以大驚小怪的?”
   
   他神色嚴肅地表白︰“我說的是他當了中華甦維埃主席以後的事情;也就是蔣介石圍剿江西甦區以後。”
   
   我一愣︰“五次圍剿以後,中央紅軍就開始了兩萬五千里長征,特別是遵義會議以後,他成了中共紅軍的總頭目,怎麼可能被捕?被誰逮捕了?”
   
   吴 先生急忙用眼色阻止,樊崧甫分明看见,却管自说下去:“当然是我啰,要不然,我们两个何至于天天为这事儿绞脑汁儿伤脑筋?”回过头去,又对吴山先生说: “我是故意说给他知道的。咱们两个,第一是都老了,第二是都有可能为这件事儿卷进去,有一个第三者知道,不见得是坏事儿。我对阿庆还是信得过的。万一咱们 俩为这事儿掉了脑袋,至少也还有一个人知道是死在谁的手上嘛。”
   
   我睜大了眼楮︰“有這麼嚴重?”
   
   他慢慢地說︰“這種事兒,說嚴重就嚴重,說不嚴重就不嚴重。你害怕了?”
   
   我連忙說︰“我才不怕哩!一個人一生只能死一回,我不是已經死過一回了麼?”
   
   “那我就臨死再拉一個墊背的吧。簡單地說,就是半個月以前,一輛汽車在我家門口停下,進來兩個高級軍官,拿著中央軍委的介紹信,沒有通過任何部門,直接來 找我,開口就問我當年在江西圍剿中央甦區,是不是逮捕過毛澤東。一句話把我悶在那里,半天說不出話來。這事兒,我以為世界上只有我和毛澤東兩個人知道,是 我們倆人之間的絕對秘密,沒想到突然有人來問起我這件事情,既然我沒說過,可見毛澤東已經把這件事情說出來了。那麼,他的目的是什麼,今天來找我,又是為 了什麼?是要找我算這一筆老賬?還是要我給他證明這一段歷史?我琢磨了很長時間,最後狠了狠心,點頭說是有這麼回事兒。他們兩個也不多說,只叫我把這一段 往事如實寫出來,他們過一個月再來取。我把一峰找來商量對策,他的意見是︰既然毛澤東自己把這件事情說出來了,我這里就沒有必要再給他保密。是福不是禍, 是禍躲不過。對策只有一條,那就是一切照實寫,絕不杜撰。寫出來了,這是一段歷史。他要殺人滅口,也只好听他的高興了。難的是︰事隔二十多年,具體細節, 要仔細回憶,怎樣措辭,要慎重斟酌。這半個多月來,我是閉門謝客,天天在家里冥思苦想,想一點兒,寫一點兒,一峰是天天來給我整理,字斟句酌,比他從前當 大法官寫判決書不知難多少。你不見我們兩個,眼楮都 了進去,人都瘦了一圈兒了麼?”
   
   我仔細看看,他們兩個,果然面容都消瘦了許多。
   
   接著,他就把當年怎麼逮住了毛澤東,毛澤東又怎麼用他的三寸不爛之舌說服了樊崧甫,最終拿他當老百姓發給路費放了的故事簡要地說了一遍。看起來,樊崧甫比 宋希濂聰明。宋希濂逮住了瞿秋白,打電報通知了蔣介石,結果失去了主動權,蔣介石下令槍決,宋希濂只得照辦。樊崧甫和蔣介石面和心不和,辦事留一手,像逮 住了毛澤東這樣的大事,也秘不上報,而且賣了個人情,給自己留了一條後路。難怪上海一解放,陳毅市長就指名召見他,像他這樣血債累累的人,也給安排了工 作,而且有許多兼職還是身份很顯赫的。要是他當年也和宋希濂一樣,一逮住了毛澤東,就喜不自勝,趕緊打電報通知蔣介石,那整個政治局面就會發生根本的變 化︰毛澤東永遠也到不了陝北,中國革命的勝利也可能要推遲若干年,上海解放之後,樊崧甫也就別想再活了。
   
   最後,他問我對這件事情的看法,問我是福還是禍。我考慮了半天,結論是福。因為逮捕毛澤東,是樊崧甫的手下,釋放毛澤東,卻是樊崧甫本人,評論起來,這是 對共產黨有功,而不是有罪。事實上解放以後毛澤東也是報恩,而不是治罪。如果毛澤東要殺人滅口,上海一解放,根據樊崧甫三次圍剿甦區、殺人如麻這一條,早 就可以把他槍斃了,何必要等到四五年以後?
   
   我的看法得到吳先生的贊同。但是樊崧甫卻說︰“盡管毛澤東這個人江湖氣很重,當年我們倆也有過君子協定,不過搞政治的人最善變,從來不講‘信義’二字的, 何況此一時也,彼一時也,就拿上海市房地產部門來說,所安置的八個統戰對象,當時不是全宣布‘既往不咎’麼?現在怎麼逮走了七個只剩下我一個?怎見得不會 連鍋端?如果毛澤東要恩將仇報,借此為由殺了我,也只得由他。我實際上已經是俎上肉、階下囚了,還能有什麼辦法?”
   
   “所以你今天要把這一特級絕密事件告訴我,意思是萬一你們被殺,也好有個人知道是為什麼被殺的,是麼?”
   
   他點點頭︰“但願這是我的過慮。如果我安然無事,你可要絕對保密呀。”
   
   “多少年?”
   
   “他們說,三十之內,不許提起。我已經六十多歲,也許他們算定我活不到九十多歲吧。”
   
   “好,那麼咱們也一言為定,三十年之內,我絕不向任何人提起,三十年之後,要說的話,就向全世界公開,好麼?”
   
   樊公也笑了起來︰“但願你能活到三十年以後吧!”
   
   節自陳鴻年、吳越著長篇紀實回憶錄《九死還魂草》
   
   解密︰“四人幫”中有三個是叛徒
   
   李 喬
   
   “文革”時大抓“叛徒”,無數冤獄遍于國中。劉少奇被誣為“大叛徒”,薄一波等61人被誣為“叛徒集團”,瞿秋白也被掘墳揪出,誣為“叛徒”,連“無產階 級司令部”里的周恩來也因“伍豪事件”險被誣為叛徒。可誰又能想得到,當時正大紅大紫、領導著大抓“叛徒”的陳伯達、江青、張春橋三人才恰恰是真正的叛徒 呢?
   
   一直到特別法庭審判林、江兩個反革命集團,我也不知道這個歷史真相。只是略知一點江青的情況 。因為特別法庭的審判,並未涉及這三個人的叛徒問題。我是 近 年來讀了幾本關于“文革”史的書,才確切了解這三人是叛徒的,同時也知道了他們為什麼雖是叛徒卻仍然能身居高位,大抓“叛徒”。
   
   還是抄幾段書來看吧。
   
   關于陳伯達是叛徒,劉少奇的兒子劉源在《忠直坦蕩昭日月》一文中寫道︰
   
   1983年2月10日,我去看望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叔叔,他談起一件事︰我知道陳伯達立了自首書,我向組織反映了,就是向少奇同志反映的。當時還有彭真同志 在場,你父親就當面問陳伯達,說︰“你對黨必須誠實,說清有沒有。”陳伯達不承認,少奇同志就相信了。我與少奇同志說,不能這樣就算完了。你父親說,伯達 年輕,工作積極,又能寫,他不承認就算了。(《你所不知道的劉少奇》,河南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77頁) 
   
   這段話還有這樣一個腳注︰
   
   《陳伯達遺稿》,香港天地圖書有限公司1998年版,陳承認自己未經任何組織批準,寫自首書出獄。
   
   劉源看望的那位老同志顯然是很了解陳伯達自首叛變的情況的,他向劉少奇做了匯報,並建議應徹底查清,但少奇同志受了陳伯達的蒙騙,相信了陳伯達。從腳注看,陳伯達晚年在文稿中承認了自己是有自首變節問題的。
   
   陳伯達自首變節的具體情況是怎樣的?還要抄一段書︰
   
   陳伯達被捕後,就投降叛變了。據國民黨天津市公安局特務總隊隊長、審理王通00陳伯達)案件的主要負責人解方說︰“王通這個人很熊,一問就供”。“他供認 了 組織關系,供認了他是黨員,主要是在文化教育界進行宣傳工作”。“我們就利用他的弱點,讓他充當了‘臥底’時候的‘眼線’,叫他在現場指認了”。“他印證 了許蘭芝、史連甲等人的組織身份和活動情況”……1932年2月陳伯達出獄時,向敵人辦了手續,在改過書上蓋了指印。(周國全、郭德宏《動亂中的陳伯 達》,安徽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2頁) 
   
   陳伯達不僅自首,還充當鷹犬,指認其他共產黨員,幫助敵人破獲共產黨組織。他是一個地道的叛徒,與甫志高同類。
   
   關于江青、張春橋是叛徒,多種書上有記述。這里引兩種書。
   
   (1974年)在周恩來到長沙之前,慣于投機的陰謀家康生,突然到醫院看望周恩來,向他談了江青、張春橋的政治歷史問題。後來,康生又把王海容、唐聞生找 到釣魚台8號樓,向他們談了江青、張春橋的政治歷史問題。康生說︰“張春橋是叛徒。江青曾經給我看過張春橋的檔案。”接著,康生又說︰“江青也是叛徒。三 十年代在上海被捕過,叛變自首。”康生並且一再責備自己,過去對江青使用不當,不應利用她做情報工作,不應在延安派她在黨校、魯藝學習。康生還幾次高喊︰ “江青是叛徒”“江青是叛徒!”(紀希晨《史無前例的年代——一位人民日報老記者的筆記》,人民日報出版社2001年版,第656頁) 
   
   康生與江青、張春橋在整人、亂國上本是一伙人,此時為了各自的利益已勢同水火。康生的揭發之舉,肯定是出于一己之私,屬投機行為,但由于他身居高位,長期 管情報,管審干,又與江青有淵源甚深的特殊關系,所以對江青、張春橋的歷史情況了如指掌,因此,他的揭發,應該是準確無誤的。他向兩個最重要的人物做了揭 發,一是周恩來,一是毛澤東通過王海容、唐聞生 ,目的顯然是為了徹底搞掉江、張二人。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