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严家伟:毛派份子逆流而动 阻挡不了中国民主转型的进程]
独往独来
·张洞生:中共2012年3次‘翻盘’的权斗闹剧后,18大和习近平将何去何从?
·余杰:苏共既已灭亡,中共岂能独存?
·张洞生:胡侃‘特色社会主义’何时了?中共‘特色’淫魔知多少?
·樵夫:温家宝要求调查:如果贪污愿意接受公审!温家宝要求调查:如果贪污愿
·张洞生:中共18大和习近平敢放‘快速有效收拾人心’的3把火吗?中共18大和
·朱忠康:大饥荒与荒淫无耻
·苏明:中共垮台的一切条件已具备
·朱忠康余杰:乇与日本战犯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肖磊:我所知道的“特殊案件”
·李鹏家族被爆撤离中国 向国外洗钱时暴露
·揭秘中共近年高级间谍
·张洞生:18大‘胜利’闭幕,谁‘胜利’了?中共的垂死挣扎和习近平的出路
·罗瑞卿女儿罗点点回忆录揭秘中南海的权力游戏
·邵正祥:毛泽东的12种身份
·史海:中共不敢公开的宋美龄的信
·王毅:文革中人性的扭曲和残酷行为超出人类素质最低标准
·夏明:厚黑党国现形记
·李锐:我看民主群星的陨落
·徐恩曾:揭秘中共党员是怎样叛变的
·陈少文:89年天安门毛像污损案真相
·曹长青:中国人所不了解的李登辉
·张洞生:18大新官上任要放4把虚火,能挽救中共奔向黑暗的地狱?
·易中天:走进顾准----中华脊梁
·王思想家:南京大屠杀从来不是国耻
·熊培云:世界离独裁只有五天
·吴洪森:周恩来之谜
·“第一批中国官员财产公示”网络疯传
·路志高:1946 八路军的骗术与毒招
·侃侃俺的中国
·张洞生编辑:数目字使人惊醒,暴露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和必然走向崩溃灭亡
·张洞生:对‘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的质疑
·彭博社:8大家族是资本主义权贵
·网报中国2012年中国人渣排行榜和10大禁文
·张洞生:对中国民主转型过程中的问题的几点拙见
·沙叶新编剧:江青和她的丈夫们
·吴洪森:中央党校解答周恩来之谜
·朱忠康:文革血仇谎言的造假运动
·胡星斗:毛泽东真相
·张洞生:面对重重危机不可救药的中共,习近平‘亡党兴邦’才是正路
·刘悦声:《温家宝全传》摘要
·常艳: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
·习近平。温家宝
·太子党们!
·陈伯达儿子评论中共60年
·2013年中国流年不利,1.5月连遭6次大耳光打击,正加速走向崩溃
·鹰派罗援将军上微博,被网友揭底脱库,露出一屁股臭屎
·张洞生:不认可俞可平的‘突变是一个民族的灾难’的说法
·钱伟长交信事件
·千家驹:追随中共的报应
·凌峰:习近平军权:银样蜡枪头?
·方忠謀被兒子出賣而死
·实现“不流血”政治转型的中华伟人
·某大人的‘强军富国梦’与访俄的自取其辱
·何清涟: 《人民论坛》调查摧毁了北京的制度自信
·中共应急小组绝密报告泄露 全面应对政权大崩溃
·朱忠康:红色公主们
·资中筠:‘以史为鉴’的不同出发点--人民和朝廷哪个是目的?
·余杰:习近平
·中国网络观察:习总、金三与洗澡
·张洞生:张三一言:对‘让党内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的否定看法
·何清涟等:9号文件、7不准讲与社会绝望
·万里:中共要兑现宪政承诺
·习近平内部讲话曝光 批‘宪政’是引蛇出洞
·素颜格格:请不要和我谈祖国
·郎咸平在清华大学的演讲
·资中筠: 革新中国传统历史观
·柯云路:毛8次接见红卫兵
·许志永:你自信什么?
·习近平炮轰改革派和伍凡评论
·李伟东:从毛泽东到习近平
·辛浩年:中共在抗日战争中做了什么?
·罕见的历史资料:中共‘筹款须知’
·普京和梅德韦杰夫是怎样清算史达林的
·王康铁流: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杨天石在北大演讲评蒋介石
·【批毛2】。古镜:千古一魔
·【批毛3】以老毛为首的叛徒团伙
·普京的讲话还真一针见血直击中共命门了
·【批毛4】朱忠康:大饥荒与毛的荒淫无耻
·岑超南: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
·【批毛6】丁抒:人祸
·中共向普世价值挑战,和平演变美国的阴谋不会得逞
·【批毛8】文革红8月纪实。250万人逃港
·张洞生:对习大大要把薄苍蝇和周老虎关进笼子扬起来的感想
·【批毛9】老毛与中共‘宁赠友邦无与家奴’的卖国远超满清
·【批毛10】《延安日记》证实毛共假抗日真,卖国
·【批毛11】朱忠康余杰:毛是最大卖国贼
·独家录音:薄熙来自曝江泽民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批毛12】。甘当儿子党的卖国自供状
·张洞生:习近平卸下面具,亮相证明无愧是中共‘黑社会’的正牌老大
·【批毛13】毛远新处死“反革命”张志新真相
·沙叶新惊世反腐檄文:“腐败”文化
·【批毛15】毛泽东宠妃泄性丑闻绝密 就是一个大妓院
·【批毛16】卢弘:毛与一对姊妹花
·【批毛17】杨开慧留下亲笔证词:毛是双料流氓==政治流氓+生活流氓----
·【批毛18】茅于轼指毛泽东奸污好多妇女 中南海为何干瞪眼?
·【批毛19】外面大饥荒 毛性欲变本加厉
·【批毛20】贺子珍死后 新华社悼词曝光毛泽东荒淫
·张洞生:习搞毛体邓用,只能‘加速送党进鬼门’
·铁流阿三士等:毛泽东思想的血腥
·【批毛24】铁流:刘雪庵的悲催人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严家伟:毛派份子逆流而动 阻挡不了中国民主转型的进程

毛派份子逆流而动
   
   阻挡不了中国民主转型的进程
   
   严家伟

   
   
   
   中国有句俗话“人不要脸,百事可为”,尤其是小人得志张狂时表现得更为淋漓尽致。所以毛泽东在1949年眼看龙椅已争到手了,便扯下曾经用过的“反对蒋介石一党独裁”的遮羞布,得意忘形地说,你们说我独裁,说对了,可惜还说得不够。就是这种无耻则无畏的“经典范例”。2011年11月7日下午,—向因人品低俗被人戏称为北大“叫兽”的孔庆东先生在其微博中称:“一分钟前,《南方人物周刊》电话骚扰要采访我,态度很和气,语言很阴险。孔和尚斩钉截铁答复了一个排比句:去你妈的!滚你妈的!操你妈的!”这便是—时热传于网上的“三妈的”事件。这种耍完流氓后还自我炫耀,也堪称人不要脸无耻无畏的典型。
   
   孔庆东一身痞子气,张口乱骂人,这是人尽皆知的。但他毕竟不是疯子,还在靠教书混饭吃,所以也不可能一说要采访他便用下流话乱骂。因此他在微博中也称对方 “语言很阴险”。究竟是什么“阴险”的语言呢?他没说。为何不说呢?显然有难言之隐,或者说不好意思说。据一位在南方报系工作的朋友透露,〈南方人物周刊〉记者事前按作业流程,发了一个采访提纲给孔庆东,孔庆东一看这提纲,只差点没把肺气炸,若当时记者在面前,按这“叫兽”的痞气以拳脚相向也都完全可能。不妨看看主要的几点,真的很有趣:
   
    “您一直称自己是孔子第73代直系传人。在一些著作和文章中对孔子和儒家文化都非常尊崇。我们还记得,在文革中红卫兵挖了孔家的祖坟,砸了孔林;1972年全国又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批林批孔运动。请问您对红卫兵挖孔家祖坟和文革期间的批林批孔运动有何评价?”
   
   “您曾经在第一视频讲过:有的人很崇拜美国,人家美国还不要你呢,因为你不是你美国爷爷X出来的。有读者问,孔教授一直很推崇朝鲜,那么按孔教授的逻辑推理,可否这样说:你崇拜朝鲜,人家朝鲜还不要你呢,因为你不是你金爷爷X出来的。有的读者还给你起了个绰号,叫金三孔。您对此有何感想?”
   
   “当前分配不公矛盾突出。文革中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与企业职工一样按工龄领取退休金。现在公务员和学校等事业单位退休金远远高于企业职工。请问孔教授,这种退休金双轨制合理吗?您是否可以从自己做起,坚持文革时的做法,将来退休的时候拿跟企业职工一样的退休金?”
   
   “文革时期号召大家要有反潮流精神,不怕坐牢,不怕离婚,不怕杀头。您一直呼唤再来一次文革,但为什么没有向您的同事聂元梓学习,贴出再来一次文革的第一张大字报?”
   
    还有—些,就不——举了。虽然抄得麻烦,但读者大概可以明白,孔“叫兽”实在是被人家“逼”到了“墙角”,只好来个“困兽犹斗”而破口大骂了。请读者别误会,我不是在为孔庆东骂人开脱。孔庆东—向挺毛泽东,赞文革,捧北韩。可是他说的是一套,做的又是一套。这种人格分裂,欺人自欺的做派,哪经得起记者这样以事实为依据,以道理为准则的提问?孔庆东被问得丑态毕露,事实明摆着,又否认不了,他又要尊毛、捧文革,又要自称是孔子的后代以抬高身价。殊不知毛搞文革却将“孔老二”鞭尸砸烂。这就使得孔庆东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陷于两难的境地,更无法自圆其说,所以他称记者“语言很阴险”。所谓“阴险”就是打在了孔叫兽最敏感的痛处,于是除了耍流氓,耍无赖,用下流话作挡箭牌外还有什么办法?其实不但孔庆东如此,—切毛派份子,从狂热提倡“唱红歌”的“封疆大吏”到 “乌有之乡”的拜鬼教徒们都是这号人格分裂的“双面人”,都是这种“婊子”、“牌坊”两手抓,两样都想要的角色。他们宣扬毛思想,红色经典,赞扬无产阶级革命与社会主义,却费尽心机也要把自己的子女“推入”资本主义的“火坑”,天下哪去找这么狠心的父母?他们口口声声反对修正主义腐败政府,自已却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腐败政府提供的各种特权、福利、优惠,过着比资产阶级还资产阶级的生活。他们长年住在北京,看着潮水般涌入京师的上访冤民,目睹访民遭受的打压迫害,按毛主义的理论,这些受腐败政府之害的民众,都是他们的“阶级兄弟”,可是他们中谁出来为那么多上访冤民说过半句公道话?因此他们口中的什么毛泽东思想,社会主义除了作他们自己争名夺利的旗帜、工具外,还能有什么别的意义。所以这伙人实际都是一帮政治骗子,孔庆东只是这帮骗子中更彻头彻尾的流氓化与无赖化了的—个小丑而已。
   
    然而孔庆东这次的高级国骂,却引发了不同的解读。郑酋午先生在一篇题为《由北大“三妈的”教授被支持想到实施民主化的新方式》(载《爱思想网.天益评论.天益时评》2011-11-15 http://www.aisixiang.com/。)一文中认为孔庆东的流氓行为,在中国大陆还得到了“广泛的支持”。其根据是说香港《凤凰网》的民调显示,支持孔庆东的有506,248人支持,反对的只有266,427人。官方《新华网》的民调在11日15.30时,支持的有136,320人,反对的6,278人。全国最大的社区媒体《中华网》、官方《人民网》虽未作民调,但评论中九成以上的网民是支持孔教授的。
   
    其实稍加分析就可发现,这些所谓的“民调”是根本不可信的。所谓《新华网》、《人民网》是地地道道的官网、党网。香港的《凤凰网》只不过是新华网的香港分网而已。—言以蔽之都是官媒体,而非民间媒体。体现的根本不是民意,而是“官意”。南方报系是官方(特别是中宣部)恨之入骨的眼中钉。孔叫兽的下流谩骂,虽然官方不便公开支持,但却是假皱眉头,喜在心头。因此这些被中宣部直接或间接控制的官媒体,能不支持孔叫兽?所谓多少多少人支持,一是他们控制的“水军”、“五毛”大量“灌水”;二是“官造数字”要多少,有多少。这在中国早已不是秘密。什么重要的统计数字GDP,CPI都可“数”由“官”造,何况一“民调”数字乎?至于官方新华网、人民网的评论都是要经过人家“管理员”审查才能发出的。笔者就亲自去体会过,人家不认可的,根本不能发出。因此所谓“九成以上的网民是支持孔教授的”,只不过是“管理员”与五毛们的“舆论导向”而已。这样的假民意,真官意只能说明孔庆东虽在某些方面不尽如“官意”,但从根本上讲他仍是“党家”的人,更确切地讲是党的一条狗。主人可能对狗有某些不满,但狗咬自己的“仇人”时,肯定要支持狗。
   
    然而郑酋午先生却由此而认为民主化后,“民主制度能不能保持?会不会象历史上那样又被颠覆?从现在我国毛主义人士的情况来看,完全有可能”。笔者以为这是根本不可能的。郑先生认为中国所谓的毛主义人士“人数不会少于六、七亿”是毫无根据的,是被某些假象迷惑产生的错觉。中国是—个在公开场合大多数人都在说假话互相欺骗的社会。如前所述那些毛派份子根本就没有什么主义信仰,只不过拉起一张死虎皮作大旗来为自己装点门面以谋名利而已。这样的人只是一小撮失意的政客和一些在“改革开放”中没有成为大赢家而不服输的野心家及其帮凶、帮闲的文人墨客。这些人在中国顶多不过几百万人。但他们却因官方一向封锁历史真相而靠欺世骗人而存在。所以中国—旦实现民主转型,毛泽东暴政真相大白于天下,他们不但成不了气候,甚至失去了生存的根基。而另外还有—批乌合之众可以叫作“毛粉丝”。他们一般年龄较小多在四十岁以下。他们懂事时毛已死、文革已经过去。毛泽东暴政的恐怖血腥由于官方封锁真相他们大抵不知道,却实实在在地领受到当今权贵利益集团造成的各种不公与黑暗。外加—些道听途说,便误以为毛年代是“公平”、“廉洁”的,于是被人愚弄。这些人可能上亿但却不是什么“主义人士”,更不具备什么坚定的信仰。一旦中国民主转型成功,官方不再封锁真相,毛泽东暴政年代的血腥恐怖大量“解密”,这些人立马就会觉醒。至于还有一批人,则可以称为“假毛粉”。他们对当今的腐败黑暗极为不满,但在抗争中却多次尝到“维稳”拳头的历害。于是便把“毛虎皮”拿来作自己的“挡箭牌”如北京访民在陶然亭公园举毛像、唱红歌为其举行抗议示威作掩护,西安等地也有类似情况。这些“假毛粉”在中国人数众多,但他们根本就不信奉什么“毛主义”,只是将“毛主义”顺手抓来当一件“防弹背心”穿,当一面盾牌使。中国—旦民主转型成功,他们立刻就会将这“背心”、“盾牌”丢到茅厕里去,而决不会去跟着“毛主义人士”走的。所以什么“六、七亿的毛主义人士”完全是被假象迷惑而产生的幻觉。
   
    而郑酋午先生在该文中甚至认为,“在中国实现民主转型后,不能立马实行一人一票的选举制,这需要一个十年八年的过程。经过学校教育、民主化训练、全社会宣传启蒙,民众的大多数对民主、自由、法治、人权和仁义的这些普世价值认同之后,才能实行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在过渡阶段只能实行教育程度(大学程度)和财产(年交税一万以上)两项限制”。对郑先生的这番高论实在不敢苟同。这实际上就是某些人早就说过的“民主虽好,但中国国情特殊,民众素质低,一搞民主就要乱”的翻版而已。特别是那两项“限制”(大学程度与年交税一万元以上)更是与民主的本义南辕北辙。是向十九世纪倒退。请问中国人的受教育程度难道还不如阿富汗,尼泊尔,伊拉克?人家都可进行—人—票的普选,我们还要倒退回—百多年前去吗?而且有了大学程度的人也不—定就有素质,就认同民主。余秋雨,王兆山,司马南,更不要说孔庆东,哪一个不是大学程度?哪—个对民主的认知比普通人高?他们能与并无大学程度的陈光诚相比吗?而那官员们、富翁们靠权力拿的、花钱买的大学文凭,在当今中国更多如过江之鲫,这类“教育程度”只能证明其人品极差。至于年纳税一万元才有选举权,这种充满铜臭味的东西就更不必多说了。笔者只想指出一点就够了:那些搞假冒伪劣,坑蒙拐骗的奸商,年纳税十万也不在话下,这与民主素质有什么关系?
   
    无可讳言,毛泽东的阴魂尚未消散,一些毛派份子在中国还有一定的影响,也可暂时蒙蔽、愚弄—些人。但他们的这一切都只是寄生在这个独裁专制的“大树”之上。并以此为靠山而横行。并无什么真正的群众基础。现在的中国民众已不是毛年代的愚氓了。毛派份子想愚弄、“运动”民众,民众则借力使力,打扮成“毛粉丝”以此向当局叫板进行维权。双方在互相愚弄,互相利用。一旦专制之“树”一倒,社会向民主转型,则“毛粉丝”们将立即作鸟兽散。毛派份子则成了无源之水,无皮之毛,根本阻挡不了中国的民主进程,更不可能颠覆中国的民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