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张洞生:请不要对中共使乌坎骚乱暂时软着陆抱过大的幻想]
独往独来
·张洞生:如果习随胡规,走强化‘一党专政’的老路,18大将成为末世王朝
·中外共识:中共政权面临瓦解
·铁流:毛泽东就是“文革”的元凶,“浩劫”的首恶,必须清算
·张洞生:忠党爱毛的胡锦涛在北戴河会议上失势后,对18大形势的一点预测
·刘静:偌大中国可有如此高官夫妇?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中共淫官
·赵楚:薄熙来倒台背后的妻子、客卿与走狗 等等
·张洞生:‘从保钓反日闹剧’的迷雾中看中共高层江胡习3大派的权斗
·《林豆豆口述》:揭示毛泽东时代绞肉机本质
·开放杂志:习近平与胡锦涛摊牌冷战 耍脾气不想做接班人
·独家:薄熙来案与习近平背伤真相(上)
·张洞生:中共2012年3次‘翻盘’的权斗闹剧后,18大和习近平将何去何从?
·余杰:苏共既已灭亡,中共岂能独存?
·张洞生:胡侃‘特色社会主义’何时了?中共‘特色’淫魔知多少?
·樵夫:温家宝要求调查:如果贪污愿意接受公审!温家宝要求调查:如果贪污愿
·张洞生:中共18大和习近平敢放‘快速有效收拾人心’的3把火吗?中共18大和
·朱忠康:大饥荒与荒淫无耻
·苏明:中共垮台的一切条件已具备
·朱忠康余杰:乇与日本战犯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肖磊:我所知道的“特殊案件”
·李鹏家族被爆撤离中国 向国外洗钱时暴露
·揭秘中共近年高级间谍
·张洞生:18大‘胜利’闭幕,谁‘胜利’了?中共的垂死挣扎和习近平的出路
·罗瑞卿女儿罗点点回忆录揭秘中南海的权力游戏
·邵正祥:毛泽东的12种身份
·史海:中共不敢公开的宋美龄的信
·王毅:文革中人性的扭曲和残酷行为超出人类素质最低标准
·夏明:厚黑党国现形记
·李锐:我看民主群星的陨落
·徐恩曾:揭秘中共党员是怎样叛变的
·陈少文:89年天安门毛像污损案真相
·曹长青:中国人所不了解的李登辉
·张洞生:18大新官上任要放4把虚火,能挽救中共奔向黑暗的地狱?
·易中天:走进顾准----中华脊梁
·王思想家:南京大屠杀从来不是国耻
·熊培云:世界离独裁只有五天
·吴洪森:周恩来之谜
·“第一批中国官员财产公示”网络疯传
·路志高:1946 八路军的骗术与毒招
·侃侃俺的中国
·张洞生编辑:数目字使人惊醒,暴露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和必然走向崩溃灭亡
·张洞生:对‘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的质疑
·彭博社:8大家族是资本主义权贵
·网报中国2012年中国人渣排行榜和10大禁文
·张洞生:对中国民主转型过程中的问题的几点拙见
·沙叶新编剧:江青和她的丈夫们
·吴洪森:中央党校解答周恩来之谜
·朱忠康:文革血仇谎言的造假运动
·胡星斗:毛泽东真相
·张洞生:面对重重危机不可救药的中共,习近平‘亡党兴邦’才是正路
·刘悦声:《温家宝全传》摘要
·常艳: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
·习近平。温家宝
·太子党们!
·陈伯达儿子评论中共60年
·2013年中国流年不利,1.5月连遭6次大耳光打击,正加速走向崩溃
·鹰派罗援将军上微博,被网友揭底脱库,露出一屁股臭屎
·张洞生:不认可俞可平的‘突变是一个民族的灾难’的说法
·钱伟长交信事件
·千家驹:追随中共的报应
·凌峰:习近平军权:银样蜡枪头?
·方忠謀被兒子出賣而死
·实现“不流血”政治转型的中华伟人
·某大人的‘强军富国梦’与访俄的自取其辱
·何清涟: 《人民论坛》调查摧毁了北京的制度自信
·中共应急小组绝密报告泄露 全面应对政权大崩溃
·朱忠康:红色公主们
·资中筠:‘以史为鉴’的不同出发点--人民和朝廷哪个是目的?
·余杰:习近平
·中国网络观察:习总、金三与洗澡
·张洞生:张三一言:对‘让党内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的否定看法
·何清涟等:9号文件、7不准讲与社会绝望
·万里:中共要兑现宪政承诺
·习近平内部讲话曝光 批‘宪政’是引蛇出洞
·素颜格格:请不要和我谈祖国
·郎咸平在清华大学的演讲
·资中筠: 革新中国传统历史观
·柯云路:毛8次接见红卫兵
·许志永:你自信什么?
·习近平炮轰改革派和伍凡评论
·李伟东:从毛泽东到习近平
·辛浩年:中共在抗日战争中做了什么?
·罕见的历史资料:中共‘筹款须知’
·普京和梅德韦杰夫是怎样清算史达林的
·王康铁流: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杨天石在北大演讲评蒋介石
·【批毛2】。古镜:千古一魔
·【批毛3】以老毛为首的叛徒团伙
·普京的讲话还真一针见血直击中共命门了
·【批毛4】朱忠康:大饥荒与毛的荒淫无耻
·岑超南: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
·【批毛6】丁抒:人祸
·中共向普世价值挑战,和平演变美国的阴谋不会得逞
·【批毛8】文革红8月纪实。250万人逃港
·张洞生:对习大大要把薄苍蝇和周老虎关进笼子扬起来的感想
·【批毛9】老毛与中共‘宁赠友邦无与家奴’的卖国远超满清
·【批毛10】《延安日记》证实毛共假抗日真,卖国
·【批毛11】朱忠康余杰:毛是最大卖国贼
·独家录音:薄熙来自曝江泽民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批毛12】。甘当儿子党的卖国自供状
·张洞生:习近平卸下面具,亮相证明无愧是中共‘黑社会’的正牌老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洞生:请不要对中共使乌坎骚乱暂时软着陆抱过大的幻想

请不要对中共使乌坎骚乱暂时软着陆抱过大的幻想
    张 洞 生 12.27.2011
   
   【前言】。烏坎事件,是2011年9月21─22日开始發生在廣東省汕尾市所屬陸豐市的一宗群眾運動。事件起因是由于乌坎村村委会在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将一块集体土地卖给了准备兴建滨海新区的碧桂园开发商,并且得到开放商补偿款七亿多元。但是,官员只给村民每户 500 多元,其余的全部被村委会私吞,当地村民屡次上访无果。在9月22日陸豐東海街道烏坎村有三四千人圍攻陸豐市政府大樓與派出所,不久獲政府敷衍答覆,問題沒有實質解決。烏坎村之後再爆發多次示威,警民發生激烈打鬥。烏坎村的村民在12月9日起每天在村內戲台前集會示威,且在遊行通往陸豐政府大樓時與警方爆發衝突。
   汕尾市政府12月9日公開把烏坎村民的申訴定性為「(事件與)在境外的某些機構、勢力和媒體與烏坎村事件確實有一定關系,把一個村的問題炒得沸沸揚揚,無限放大」。但村民表示這只是簡單的土地問題訴求。另當天中午,村民薛錦波等五人被刑事拘留, 其中薛錦波在被關押了三天後死亡。官方驗屍結果與薛之家人探視後認定的情況大相徑庭,這兩件事情激起村民情緒而把事件激化。

   近十多年来,中共上下对任何不同意见都习惯性上纲上线处理,中共当局通过与民夺利,收割经济成果,变得财大气粗后又多了个“花钱买稳定”的新招。在“稳定压倒一切”的意识指引下,贪官污吏们就形成了颇具当朝特色的“两个凡是”理论:“凡是用钱能摆平的就是人民内部矛盾,凡是用钱摆不平的就是敌我矛盾。”
   据说,为解决乌坎骚乱,中共中央在12月18日专门召开了一个闭门会议。因为这是一次高规格闭门会议,各常委对乌坎骚乱和广东省委的态度如何还不得而知。胡锦涛等听取了广东方面的工作汇报,同意了广东省委对事件做出的定性,并做出了妥善解决乌坎骚乱的决议。依据这次会议精神,12月19日,广东就成立了以副书记朱明国为组长的工作组和村民自选的理事会沟通,由汪洋坐镇广州指挥。外围层面,调动了驻粤两个集团军各一部兵力机动策应。 在乌坎村的事件处理过程中,12月20号,朱明国副书记带领省委工作组进驻,提出处理事件的五个原则;第一是民意为重,第二叫群众为先,第三是以人为本,第四是阳光透明,第五是法律唯上。使得事件出现了很大的转折。朱明国同意村民三大要求,包括:一、承诺释放被捕村民;二、归还离奇死亡的村代表薛锦波遗体;三、朱明国首次承认,一度被定性为非法组织的乌坎临时理事会是合法村组织。新华社发文谈乌坎事件:‘维权才能hold住维稳。’乌坎骚乱的暂时平息,不独对汪洋本人,对中共和民众都有某些标杆意义。这是中共建政 62 年来,首个由官方承认的维权民选村组织。
   
   
   【一】。中共派工作组处理乌坎事件,而不是由检察院和法院正式处理和判决,这种作法的本身就是反民主法制的,有什么值得欢呼和赞扬的呢?中共自从建国后,一切的冤假错案和迫害镇压几乎都是由工作组或专案组造成的,这使得中共高层可以不负任何被法律追究的责任。毛迫害死刘少奇彭德怀没有法律责任,迫害上百万右派及其家属,没有任何一个人负有法律责任。可见,用工作组处理乌坎事件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免除任何官员的法律责任。这是中共高层惯用的忽悠民众和法律的手法。
    工作组的处理意见和结论,如果不符合高层领导的意图,在工作组离开后,是起不了什么作用的。这是中共一贯的做法。例如刘少奇主导的四清运动的‘前十条’和文革前的工作组,后来不仅都被老毛彻底推翻,还被扣上反动路线的罪名。
   有人说,《“乌坎事件”不仅以不屈不挠的村民抗争,伸张了正义,维护了权益,而且唤醒了统治者的良知,照亮了中国未来 的道路(?---作者问):汪洋的“广东模式”猛烈地击碎了薄熙来“重庆模式”,尽管有“孔叫兽”,洗岩之流的恶意颠倒黑白,但每一个人都从鲜活的抗争场景里,看到了政治改革的必要性和急迫性,也对温家宝,汪洋的改革派寄予厚望,也许中国不需要太过激烈的社会动荡,就能自上而下地开始一场变革,官民互动是成功的关键和希望所在。(真能意淫----作者注)》
   我觉得,上述的说法和结论未免太过于夸大和乐观了。是他们自己在意淫,还是故意在喊‘吾皇英明’?君不见中共近日就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分别判处四川、贵州民运人士陈卫、陈西(又名陈友才)9年及10年徒刑。
    为什么工作组派一位省委副书记朱明国,而不是派汪洋亲自出马?重庆以前处理出租车司机闹事,薄熙来就亲自出马处理。因为薄熙来可以实现他承诺的处理结果。如果汪洋亲自出马处理,就只能代表执行中央的决策。现在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决策可能就是暂时缓和平息骚乱。因此,只能派一个说话可以不必负责任的朱明国去。等工作组一撤回,朱明国一调到外省或中央,其一切承诺可以都是浮云。
   
   【二】。乌坎村事件,不是孤立事件,是地方官员政商勾结、官员公检法勾结,官官相护,一起贪污、暴力镇压、掠夺民众,造成官逼民反的典型事件,在全国各地是普遍存在的。说穿了,像中共这样一个权贵世袭制的‘一党专政’党,如果想它在致命的重大的危机尚未出现前,就实行广泛有效地反对贪腐,保护民众的合法权益,不就是要它实行民主和政治体制改革吗?要想一个小小的乌坎事件,就能使中共自上而下地开始一场变革,这不是太天真了吗?
      乌坎村事件还远没有结束。透过这个事件经历3个月的反反复复的全过程,不难看出如下几个问题。
    1*。朱明国表示,“如果早一点解决这些诉求,用得着闹这么大的事吗?” 问题是在3个月的时间里,谁在阻止事件的合理合法的解决?谁在背后支持汕尾市政府12月9日公開把烏坎村民申訴定性為;‘(事件與)在境外的某些機構、勢力和媒體與烏坎村事件確實有一定關系’?谁有能力调动武警围村?可见,这3个月里,实际上的以汪洋为首维权改革派和以周永康为首的维稳镇压派的互相观望、等待、暗中较劲的过程。最后在2011. 12.18的中共高层会议上,周永康等江派无可奈何地同意了汪洋的维护民众权益的解决办法,使乌坎骚乱暂时得到平息。
    2*。汕尾市政府曾声言要严惩集会组织者。汪洋在3个月的时间里无法按照自己的意图处理烏坎村事件,表明周永康等江派势力在高层政治局常委会里势力很强大,他们才是当权派,没有他们的点头同意,汪洋甚至于胡温都被捆绑得缩手缩脚,动弹不得。
    3*。这次烏坎村骚乱的暂时平息多半只是作为个案来敷衍处理的。所谓具有指标的意义实在是夸大其词。中共从毛邓起直到现在,有哪个当权者(派)会承认自己的错误而改正的呢?这是中共的传家宝和惯性思维。毛邓如此,江胡亦如此。三聚氰胺案的最后是枪毙了2个农民,许多在死亡线上的儿童和父母得不到任何赔赏,就是前车之鉴。
    4*。无疑这次暂时平息乌坎骚乱是汪洋和胡温打了一个胜仗。胡锦涛本可借此事件作最后的一搏,扩大民众维权和党内民主,在历史上留点政绩和功名。他本可借会议决议作一番指示,夺取维护社会公正的话语权。然而,他却畏首畏尾,怕与江派顽固派切割,甘当扶不起的阿斗!维权人士陈西立马被重判囚十年,就是顽固权贵强硬派的示威动作。
    5*。现在气息奄奄的老j又活动频繁了。一会给某书作序,以太上皇自居,要求领导干部学外语。12.20日又给金正日送花圈,以表示他的存在,鼓舞其马仔们的士气。
   
   【三】。乌坎事件可能的后续发展。如果中共真要作到以人为本、代表和维护民众的根本利益,就应依法,即用法院判决的办法,合理地彻底解决乌坎村的问题,即1*;归还征用的土地;2*。惩办打死薛锦波的凶手;3*。惩办贪腐官员;4*。惩办将事件定性升级为与‘境外的某些機構、勢力和媒體有確實一定關系’的官员;5*。承认村民自选村委会的永久合法性;6*。不搞秋后算账。
   现在中共各级官员不仅集体贪污腐化、官商勾结,而且法西斯化、黑社会化,他们根本不可能彻底解决上述问题。但乌坎事件已经吸引了全球全国人的眼球,所以中共也不能不有所表示。下面来分析一下中共对上述问题可能如何解决。
   1*。因为开发商还没有建楼,所以乌坎收回土地大概没有问题。其实乌坎村民所争的,可能主要不是收回土地,而是官员们贪污了7亿,却只给每家只发500元。现在一闹,不建楼了,倒霉的就只能是开发商了,官员谁会承认收了钱呢?
   2*。惩办打死薛锦波的凶手问题,可能会大事化小处理,请看朱明国已表示,‘尽管薛锦波生前有犯罪嫌疑,但其猝然离世令人痛心。’这已经为打手们减罪脱罪埋下了伏笔。最多给打手们记过调职,政府给薛锦波家一点钱而已。大概不会有人受刑事处分。公安官员都是政府的维稳力量,不能打击他们的积极性,这是中共过去的方针和一贯的政策。公安早就说过,‘打死人至少15年内没事’。
   3*。关于惩办贪腐官员,为了维护中共的‘伟光正’,也不会查实,自找麻烦。最大可能是给某官员以失职警告的不痛不痒处分。
   4*。惩办将事件定性升级下令警察围村、切断乌坎对外通信联系、污指事件背后有境外敌对势力操纵的官员等,这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最多将有关官员调职,甚至暗中勉励和给好处,鼓励他们以后别怕事。
   5*。承认村民自选村委会的永久合法性,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但会暂时睁支眼闭只眼地允许自选村委会的暂时存在。以后会以逐渐分化瓦解收买恐吓一些有民望的闹事的带头人,给他们升官发财,用财色给他们利诱下圈套,很容易就会将他们摆平了。
   6*。秋后算账绝对是中共的传家宝。只要中共政权不倒,它是不会容许外人对它的权力分一杯羹的。毛邓江均如此,胡锦涛是因为手中没有多少权力,所以只能狠狠地拿刘晓波艾未未等出气。以老j为首的权贵当权派绝对不会因为小小的乌坎事件而放下屠刀,他们只是暂时的忍一下这口气而已。毛邓对各自上百万人的天安门群众动乱都不手软,现在江胡们尚远未到达那种地步,他们还大权在握,手中有强大的军队、公检法、武警、城管队、特务、金钱,他们会因一个小小的乌坎事件就幡然悔悟、改恶从善?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不信。
   
   【三】。分析和结论。
   1*。乌坎村动乱获得暂时平息。朱明国承认一度被定性为非法组织的村民自选的临时理事会合法,这是中共建政62年来,首个由官方承认的维权民选村组织,并获准管制乌坎村长达3个月以上(表明是暂时的---作者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