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何方:应为社会主义正名 ]
独往独来
·宋美龄生平简介(三,完)
·宋美龄生平简介(二)
·杨光:习近平的基因决定论与血统主义价值观
·杨光:金家父子的“艺术天才”与习近平的“文艺座谈会”
·前大连尸体工厂员工曝恐怖内幕
· 章小舟:解析专制极权特务统治
·张洞生:吃共产党饭的梁振英,却敢于砸一下共产党的锅
·杨宁:吉鸿昌李大钊要骗中国人到何时?
·重磅内幕 秦城监狱中共最高层的娇妻 美女们惨遭蹂躏
·张洞生:习大10.15召开文艺座谈会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在文革中遭活摘器官强奸致死的美女们
·RFA独家鲍彤:漫谈被毛邓摧毁了的孔子学说
·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学习习近平讲话座谈会纪要
·五丘:“红歌”作者【唐璧光】的泣血人生 与毛泽东的“三项历史记录”
·【九评之一】评共产党是什么
·【九评之二】评中国共产党是怎样起家的
·【横河评论】象牙走私和高铁折戟
·【九评之三】评中国共产党的暴政
·【九评之四】评共产党是反宇宙的力量
·【九评之五】评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
·【九评之六】评中国共产党破坏民族文化
·【九评之七】:评中国共产党的杀人历史
·【九评之八】:评中国共产党的邪教本质
·李富春林伯渠率部 英领事被斩首夫人被27人轮奸 蒋介石发通缉令
·朱忠康:从石成钢到芮成钢
·【九评之九】:评中国共产党的流氓本性
·57反右是中国大灾难的开始
·余杰:阻挡民主如同风中吐痰
·邓晓芒:幸好我们还在,不然就死无对证了
·彭德怀留下的惊天秘密: 毛岸英牺牲真相
·高鹏飞:给毛粪的一封信
·池步洲:密码界天才奇勋
·前所未有!官媒曝光“红二代”将领超长名单
·余英时:从中国史的观点看毛泽东的历史位置.
·作为习近平的远方亲戚,再顶着巨大的生命风险告诉大家实情
·当今中国45个荒谬的现象
·斯大林情妇回忆录:苏共高层的淫乱与残暴
·老庚:习近平与李克强解不开的“死结”
·中国最危险的十类富人 刘晓庆居第四
·劉曉
·丁小明:中国共产党的百年演变
·我喻培耘:敬重王,但对现行反腐败运动已无任何兴趣
·李洪恩:谁是中国最大的敌人?
·苏联送来的潘多拉魔盒
·张洞生:中共拿孔子当救命稻草在全世界招摇撞骗,能救中共吗?
·从孙海英看中共对民众洗脑的归宿
·[转贴]不仅仅是眼泪:夹边沟记事
·张洞生 :将毛邓江胡们的巨额稿费当做‘党国机密’的恶规必须废除
·“反美斗士”司马南突然移民美国:网友很气愤
·批毛远甚彭德怀 庐山会议另一封万言书
·胡星斗:触目惊心的特权政治!
·东方历史评论|窃国者普京
·最新中国贪腐10亿以上的官员排名
·郑然:习近平确实是最合适的选择。中共不死,权斗不已。
·格丘山:林彪与他对中国的贡献
·张洞生编辑: 中共派网特来海外中文媒体里耍流氓暴露了中共邪恶无耻的嘴脸
·非理性毛泽东:文革和他的情欲妄想及潜意识
·农民为何穷,头上压着十八座山
·张洞生:习大帝国际流氓痞子厚黑外交的面面观
·慕容雪村:把野兽关进笼子
·2015的习大帝,经济下滑,权斗激烈,难得喜洋洋
·尘封的悲壮——1946中苏血战外蒙古 史料揭秘
· 二0一四年中国维稳与人权报告
·“光复委”举行新闻发布会公布大陆“革命党”
·斯大林操刀分割中国领土外蒙古
·纽约时报:中国两会,富豪云集
·张洞生 :用事实揭露中共罪行和谎言比讲理更易唤醒民众,倒逼中共转型或倒台
·张千帆:评张维为的《中国震撼》
·上官云珠之子曝母亲自杀细节 及全家悲惨遭遇(图)
·数学大师丘成桐:中国的科技至少要倒退20年
·周平:我们燃烧了自己,却没照亮世界
·访华33次 李光耀认定习近平是“笑面虎”
·张洞生 :周永康案变(反党)暗示习近平‘反腐权斗’在党内‘严重受挫’
·昭明:「口言善,身行恶」,到底谁是国妖,徐才厚还是习近平?
·这样的革命有何意义? ——读《柴山保往事》有感
·一個只會回頭找出路的國家是沒有未來的
·曹长青:尼日利亚大选令中国人羞愧
·非毛化的起源:四千老干部历数毛泽东罪行(图)
·习近平新极权逼退渐进改良 中国思想界高度分裂
· 昭明: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
·张洞生:马恩列斯《从量变质变规律》是过时的陈腐教条=
·陈维健:习近平判高瑜 也判了自己的政治死刑
·要求承認台灣屬于中國,加拿大五點答复令北京傻眼
·中国第一座大饥荒纪念碑 —— 《粮食关纪念碑》导演胡杰访谈录
·迟厚泽:“敦厚长者”刘伯承揭发林彪令世人无奈
·争鸣杂志:习近平未必逃得过亡党噩梦
·黄宗英、章含之、王光美的故事
·一剑飘尘:中国向何处去?
·朱忠康:铁骨铮铮的老人写了一首“臭老九”自嘲诗
·楓苑夢客:侃侃王岐山
·向忠发供词曝光中共早年不堪入目黑历史
·审视邓胡赵!--一家之言
·周有光:中國必須告別專制。中國不適合民主?這等於說中國人不適合吃西餐一
·極重要的歷史真相:毛澤
·昭明:习近平的四个背叛 ,论政治伦理学在中共权力斗争中的微妙且深远的影
·灵 光:美日联手主导世界的可能性——析安倍的美国国会演讲
·香港出版新书《郭選年 著:共產風雲錄》
·张博树:夭折的中国党内民主派“零九宣言”
·曹长青推荐:安兰德:什么是美国价值
·稀缺的险种“政治险”,昭明:论习近平家族与万达王健林的政商互动关系
·于建嵘给中央领导提10个“不要”,震惊了习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何方:应为社会主义正名

2011年12月26日 01:54 AM
   何方:应为社会主义正名
   
   采访者: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马国川
   1991年12月26日,也就是在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宣布辞职的第二天,苏联最高苏维埃通过最后一项决议,宣布苏联停止存在。自此,苏联正式解体,一个曾经傲视世界的超级大国彻底消亡。

   和平静的俄罗斯不同,在苏联解体20周年之际,中国社会各界围绕苏联解体发生了激烈争论。其原因,就是因为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是从苏联学习来的。就像105岁的中国学者周有光先生所说的,今天的中国“略作修正,未脱窠臼”。
   “苏联垮台不是因为外来敌对势力的武装侵略或和平演变而垮台的”,国务院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前副总干事何方先生坦率地说,“苏联共产党和苏联政权是被人民抛弃的。”
   今年89岁高龄的何方先生,上世纪五十年代曾经担任中国驻苏联大使馆研究室主任,在张闻天大使领导下在苏联工作了五年。八十年代后期到九十年代,他在国务院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从事国际问题研究,苏联是关注的重点,又曾任中苏和中俄友协副会长,先后多次访问过苏联和后来的俄罗斯,对于苏联解体既有近距离观察,也有深入的思考。
   何方先生没有孤立地看待苏联解体,而是将其放在国际社会主义运动的背景下来审视。在他看来,“民主社会主义国家探索的道路是基本正确的,共产党领导下的斯大林模式则是错误的和失败的。这就是二十世纪作为人类社会历史重大特点的社会主义运动已经做出的结论。”
   何方先生呼吁,按客观标准为社会主义正名,“恢复有史以来人民心目中的社会主义名誉。”
   苏维埃政权被人民抛弃
   马国川:20世纪历史波谲云诡,其中苏联解体是一个震惊全世界的重大历史事件。在苏联解体20周年之际,各界人士都在热议和反思:为什么一个曾经与美国比肩的超级大国竟然一夕崩溃?您对这个问题有何思考?
   何方:1990年4月我曾经率中苏友好协会代表团访问苏联,回来后就在政协小组上断言“苏联气数己尽”,受到一些同事的批评和质疑。1991年3月,我再次访苏,亲眼看到苏联开始崩溃。当时社会秩序极度混乱,我们作为苏联科学院的客人有时竟然一天吃不到饭,只得晚饭时混到一个学校师生队伍中排队领取一大勺菜饭。
   苏联为什么会解体?俄罗斯共产党主席久加诺夫归纳的最好,根本原因是由于苏联共产党及其领袖对经济、政治和意识形态实行三个绝对垄断。结果是,经济没有搞上去,还和美国进行军备竞赛;政治上专制恐怖、完全脱离群众,意识形态僵化,使社会处于窒息状态。
   马国川:苏联共产党一再声称代表人民利益,为什么会蜕变成为一个垄断权力的专制政党呢?
   何方:这和列宁的建党学说有关。列宁的建党学说比较显著的特点是:一党专政、不讲民主、高度集权、绝对服从、铁的纪律、严格保密、依靠暴力、忽视人权等。这种政党一时和在一定条件下确实有战斗力,所以能够用“十月革命”(政变)取得政权。后来斯大林和苏共也正是依靠这些才建立起两个超级大国之一的苏联,并保持了七十年的存在。
   可是,在这样的政党领导下,不但离马克思设想的“自由人联合体”越来越远,还导致经济落后。据西方几个权威机构联合调查,苏联解体前的1989年,国民生产总值只有5120亿美元,不到美国的十分之一。俄罗斯官方也承认,苏联的粮食产量直到垮台时也没有超过沙俄时的最高水平。另外,苏联的政治独裁、专制程度和滥杀无辜却大大超过沙俄,文化也长期凋敝,所以共产党领导和苏维埃政权终被人民抛弃。
   马国川:其实,苏联存在的七十多年也有很多成绩,例如,实现了工业化,取得了卫国战争的胜利,打败了希特勒等。因此,现在国内一些人士坚持认为,并非苏共本身有问题,而是由于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背叛了苏共,搞垮了苏联。
   何方:一两个人就能够搞垮一个超级大国?这是典型的“英雄史观”,并不符合历史唯物主义。据我所见所闻,苏联人民就不这样看。他们认为,沙俄经济在一战前,无论总体还是人均,还都处于欧洲前列,落后的是技术和制度。只是“十月革命”后,列宁、斯大林创建了苏联模式,违背人类历史发展的两大潮流——经济市场化和政治民主化,才使苏联走向落后。例如立陶宛、爱沙尼亚、拉脱维亚三国,二战前的经济水平不低于瑞典、芬兰等邻国,地理条件还优越些,但加入苏联后很快就落后了。1980年当瑞典、芬兰人均产值已达一万五千美元左右时,它们只不过四千美元左右,还是苏联各共和国中最高的。至于自由、平等、民主等就更谈不上了。这不值得深思吗?
   在苏联解体期间,我有一次去了列宁格勒,那里正酝酿投票改名问题。我曾问到坚决主张改名的一位二战中卫城英雄,为什么要恢复旧名。他以沙皇时物质文化生活在欧洲的地位和后来的苏联相比,无限伤感地认为“十月革命”搞错了,说二月革命后多么自由呀,要是此后只着重于实行民主、发展经济,俄国现在决不会处在全欧洲平均水平之下的落后地位。
   “民主社会主义国家探索的道路是基本正确的”
   马国川:在您看来,苏联走的是一条历史歧途,苏联共产党的垮台和苏联的解体都是必然的。
   何方:是的。我们还可以把苏联解体放在国际社会主义运动的背景下来考察。国际社会主义运动兴起于十九世纪,在二十世纪共产党执政的、号称社会主义的国家并非只有苏联一家。但是这些国家都学习苏联模式,经济上消灭私有制、实行单一的公有制、计划经济,国内商品短缺,对外闭关自守;政治上坚持一党专政和党管一切,实行高度集权的一元化领导体制的人治和个人崇拜,民主限于形式,实际上不讲自由、平等、人权、公正;意识形态上实行一党垄断和严格管制,禁止思想信仰、新闻出版、集会结社等自由,暗箱作业,思想僵化,不容说理,禁止争鸣。因此,这些国家普遍经济不发达,社会不成熟,政权不稳定,时间一长,就难以为继,非垮台不可。
   马国川:事实上,在苏联解体之前,东欧各国的共产党已经纷纷下台。
   何方:苏联和东欧各国的共产党不是因为外来敌对势力的武装侵略或和平演变而垮台,而是在同资本主义和民主社会主义国家的和平竞赛中自行崩溃的。
   以往的宣传把民主社会主义称为“修正主义”,实际上,它同样是一种社会主义实践。1919年国际社会主义运动彻底分裂后,主要分成两大流派,一是宣布实行社会民主主义的第二国际和各国工党、社会民主党,一是宣布实行共产主义的第三国际和各国共产党。双方都承认信仰马克思主义,开头时还都自封“正统”,但却互不承认,势不两立。在二战之前,社会民主党已经在瑞典、芬兰等北欧执政。二战后,工党、社会党长期在英国、法国、德国、荷兰、奥地利等国家执政。这就使不但北欧,而且整个西欧也都成了民主社会主义。
   马国川:那么,民主社会主义的主要内容是什么?实践的结果怎么样?
   何方:1951年,“法兰克福会议”通过的宣言提出,“民主社会主义的目标和任务”是“扩大民主,把权力交给人民”,“使自由人能以平等地位在社会中共同工作”。民主社会主义的原则是“自由、平等、博爱、民主”,经济上实行混合所有制和有国家适当调节的市场经济,建立体现平等原则和博爱精神的社会福利制度,允许意识形态多元化,上层领导和广大群众对马克思主义或者原来就不信仰或者已经迅速淡化。
   民主社会主义国家和共产党执政的国家,是二十世纪两种社会主义模式在进行竞赛和比较。实践检验的结果是,民主社会主义取得程度不同的胜利和成功。以瑞典、芬兰为例,这两个国家在二十世纪初还是欧洲最落后的国家,而且气候条件恶劣,但到20世纪70年代,它们的富裕程度已名列欧洲前茅,真正做到了经济繁荣、政治民主、自由充分、福利完备、社会稳定,消灭了等级制和特权,总理、部长在工作时间配用专车的不到五人,首相或总理的家庭也不配备服务人员。更没有工资的“含金量”差别极大和什么正部长级的副部长、以及医疗、住房、用车等分类的“正部级待遇”、“副部待遇”这些怪名堂。基本上消灭了三大差别,做到了普遍富裕。
   无论按文明和现代化的哪条标准衡量,共产党领导的国家都大大落后于民主社会主义国家。这决不能以起点低、底子薄为借口,看一下南北朝鲜的差距就行了。所以两相比较和衡量,民主社会主义国家探索的道路是基本正确的,共产党领导下的斯大林模式则是错误的和失败的。这就是二十世纪作为人类社会历史重大特点的社会主义运动已经做出的结论。
   “苏联东欧的变化是历史发展的进步”
   马国川:对于苏联东欧的变化,至今在国内激烈争论。一些人士认为,这是社会主义事业的挫折和历史的倒退。
   何方:坦率地说,我不同意这种观点。苏联东欧原来的社会制度算不得是社会主义,后来的变化倒是历史发展的进步,因为它结束了阻碍社会前进的经济模式、专制体制和思想禁锢。而且事实上,这些国家的人民也是基本上认同这一看法的,否则他们也很容易再和平演变回去,只要选举那些持过去共产党观点的人再执政就行了。这也不是空口宣传哪个制度优越性大的问题,而是完全可以由实践逐步证明的问题。这些国家变化的时间并不长,但绝大多数已开始显示出比变化前要优越,不但建立了较前民主一些的制度,经济发展也快了许多,而且原有的社会保障制度大多得到保留,不少国家还有所充实和增加。俄国经济从1999年开始起飞,年均增长6%,到2006年经济总量增加了70%,但人均实际收入却大大超过这个增量。最近,俄罗斯正式获准成为世贸组织新成员,这将有助于俄罗斯进一步融入世界经济一体化进程,为俄经济健康稳定发展提供助力。
   2010年1月,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在国务委员会会议上发表讲话说,“我们的人民既然选择了自己道路,就绝不会再回到原苏联时期的政治体制。我们将拥有一个现代的政治体制,这个政治体制要建立在可遇见的未来的基础之上。”他还说,“不会回到原苏联时期,不完全是因为经济关系,俄罗斯国内没有一个人愿意再回到原来的政治体制中去,我们正在沿着自己选择的道路向前走。”
   马国川:现在苏联确实有些人怀念苏联,怎么解释这种现象呢?另外,在最近的国家杜马选举中,俄罗斯共产党被认为是最大赢家,得票率近20%,而四年前它的得票率仅在11%左右。
   何方:许多人留恋过去也很自然,但多是老年人,全民大多数并不要求重新回到过去。许多人怀念苏联的大国地位,一些老年人则留恋苏联时期某些更为平均的社会福利政策。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