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中国没有“贵族”,只有“暴发户”]
独往独来
·【批毛18】茅于轼指毛泽东奸污好多妇女 中南海为何干瞪眼?
·【批毛19】外面大饥荒 毛性欲变本加厉
·【批毛20】贺子珍死后 新华社悼词曝光毛泽东荒淫
·张洞生:习搞毛体邓用,只能‘加速送党进鬼门’
·铁流阿三士等:毛泽东思想的血腥
·【批毛24】铁流:刘雪庵的悲催人士
·【批毛25】从毛暴君如何对刘周林看毛暴政
·【批毛27】傅纪辉,张洞生,曾伯炎:整杀知识分子毁中华文化是毛共的传家宝
·【批毛28】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一)
·【批毛29】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二)
·【批毛30】张戎:毛泽东鲜我人知的故事(三)
·【批毛31】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四)
·尚秋:再揭中共对海外渗透
·【批毛32】张戎L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五)
·【批毛33】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六)
·鲍彤 :三中全会与习仲勋100年纪念
·【批毛34】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七。完)
·朱忠康编辑:对薄熙来案说透
·张洞生:揭露新老独裁者的谎言欺骗及其残暴罪行以唤醒民众
·【批毛36】祝世华:从冤案探索真实的毛泽东(一)
·张洞生:评刘亚洲上将效忠当今圣上的投名状
·张洞生:对中共高层内斗大戏应‘坐山观虎斗’
·【批毛40】祝世平:从冤案看毛的本质(六)
·【批毛42】祝世华:从冤案看毛泽东本质(七)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1)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2)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批毛45】祝世华:从历史冤案看毛的本质(十完)
·张洞生 :侃侃三中全会后的政治形势和走向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5)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 (一)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二)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三)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6)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7)
·【批毛46】朱忠康编辑:百家评述毛泽东
·习梦撕人:(8完)“习胖”学“金胖”,“强军”仿“先军”
·张洞生:中共建立‘东海防空识别区’是打错了算盘, 得不偿失
·【批毛50】大陆出书披露封存近半世纪丑闻 史学界哗然
·张洞生:恶魔周永康是邪恶的共产党制度制造的正宗产品
·中国国情最新数据分析
·郭选年诗词集(二):第五篇 倡廉反腐;第六篇 亲友 先贤
·【批毛53】笑死人不偿命--解放前的党报
·张洞生:中共统治奴役中国和世界人民的骗人的‘中国复兴美梦’必定会被粉粹
·【批毛55】刘家驹:我经历的朝鲜战争
·张洞生 :习主上‘庆丰包子铺’是想托‘喜庆丰收包得龙子’的吉言
·张洞生:世界反‘活摘人体器官’大风暴来临,中共加紧准备对日美战争
·世人被蒙在鼓里的中朝关系
·司马璐:我所认识的毛泽东
· 刘少奇主持“朱德批判会”耐人寻味的众生百态
·张洞生:北朝鲜,西朝鲜,谁更流氓谁怕谁?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三)
·张洞生:习总红卫兵外交天下无敌,中共46国大使狠批安倍晋三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八,完)“复兴”辩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上)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下)
·王沐明:真实的毛岸英原来如此
·潘汉年被打入死牢:封存毛与汪精卫往来历史
·毛选里被删掉的最不敢见人的“经典”语录
·回忆毛泽东 赫鲁晓夫
·习大为了集权、反腐、改革应对危机,必须废了恶魔金三,作为突破口
·周恩来一句话 印尼几十万华侨被屠杀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一)
·中國大陸最火的猛帖--懷念蔣介石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二)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三)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四,完)
·李嘉法 郭选年 :红辣椒诗词集(一)
·李嘉法 郭选年 :红辣椒诗词集(四,完)
·张洞生:习大为治雾霾出奇招,制造‘空气罐头’
·俄国在中国制造过多少“克里米亚....
·中国畸形社会造就了赵本山——揭秘赵本山令人难想象的奢侈豪华生活
·严家祺: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吴闻:无耻的〝文胆〞 猥琐的〝智囊〞――中共御用文人害惨了习近平
·张洞生:习大在欧洲公开吹嘘‘中共特色社会主义’是打肿脸充胖子
·蒋经国:亡中国者,终为俄罗斯
·中国恶邻俄罗斯
·铁流:毛泽东最后向隅而泣的凄楚日子
·原公安厅长揭秘:三年大饥荒为何没有出现大规模动乱
·总参“731”在行动:揭秘刁爱青焚尸案
·张洞生: 对当朝启动政治改革抱幻想不是时候
·苏联大饥荒——红朝大饥荒“模板”,苏联崩溃
·铁流:他亲自处决了自己的父亲
·习大继承中共60多年的反人类反人民反文明的暴政是在自走绝路
·郭选年著:共产风云录--长篇章回小说连载(序--第三回)
·郭选年著:共产风云录--长篇章回小说连载(第20回--第29回)
·张洞生:唤起民众的觉醒与抗争,才能迫使中共改革转型或倒台
·张洞生:是谁在‘挂羊头卖狗肉’?是谁在搞‘历史虚无主义’?
·辛灏年:揭弥天大谎 中共是怎样发动内战、打败国民党的?
·张洞生: 挑衅越南是狂妄的红卫兵掌权者们冒险主义的一次大失败
·郭选年著:共产风云录--长篇章回小说连载(第121回--第126回)完
·轰动世界而中国人却不知道的事件
·中共不能说的秘密(一)
·中共不能说的秘密(二)
·司马璐:《斗争十八年》
·夏 小 强:在铁的事实面前,你还骂m国吗?
·邓小平曾试图将赵紫阳整成〝特务〞
·张洞生:关于‘民主能不能输出’问题的几点拙见:
·丁玲——一个不靠谱文艺女青年瞎折腾的一生
·张洞生:政治局讨论‘赦免贪官’, 老朽愿为习大出‘赦免贪官’的正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没有“贵族”,只有“暴发户”

中国没有“贵族”,只有“暴发户”
   
   近日,《人民日报》发文批城市贵族化倾向:求新求大不顾百姓生活。文章援引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许光建的话说,“在一些公共服务行业,存在着两种不同性质的‘贵族化’倾向。一种类型是基本合理的‘贵族化’倾向,就是由社会力量兴办的教育或私立的医疗单位提供的较高档次的服务。这种类型的服务,服务的对象主要是那些高收入家庭或群体,很大程度上具有私人物品性质。另一种类型是不合理的“贵族化”倾向,就是由政府举办的教育或医院提供的高档次的服务。”立意当然是好的,但概念搞错了。因为在当今中国,根本没有什么所谓“贵族”。
   何为贵族?贵者,高贵也;族者,人群也;贵族,高贵之人群。何为贵?德高者之谓也。在中国的传统社会里,贵族不仅仅是一个社会阶层、一种身份,其更是一种精神气度的象征,所谓贵族精神或精神贵族即是指此。有钱的,不一定是贵族,叫富人;当官的也不一定是贵族,叫官家;腐败王侯子弟更不是贵族,叫纨绔;真正的贵族虽然享受着一定的物质财富(有时也会贫困交加),但他们却是社会道义的担当者,也是人类道德的实践者。他们会用生命来践守一个诺言,会为一个信念而不惜生命。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在其五千年的时空变幻里,涌现了无数可歌可泣、可颂可敬的英雄豪杰与志士仁人,他们大仁大勇、大慈大义的生命轨迹汇聚成了一股浩荡的正义洪流,横贯青史!留给后人无尽的生命启迪,也印证着这个民族曾经的高贵与超脱。从黄帝时代的高逸到民国初期的遗儒,在这些先贤汇聚成的群英谱里,贵族无疑是他们的主体;历史在他们的脚下延伸,也在他们的身上展现了中华文化的深度与高度。一部《世说新语》即记载了当时贵族的行止与气度,也是传统社会里贵族精神的生动写照,他们崇德、包溶、优雅、放逸、向道,也不忘吟诗抚琴、秉烛夜游;笑傲山水、放浪形骸,生命在他们的身上展现出诗一般的格调!即使是面临死亡,嵇康还要索琴一弹,在这里冷酷与从容、审美与权欲、死亡与永恒相互交织,琴音化作一道闪光,永嵌在历史的画卷中。如果说行为也是一种艺术,这就是行为艺术的最高境界。

   贵族并非天生,虽然有一定的遗传因素,但主要在于后天的教育与环境的熏陶。如果说西方社会的教育是一种公民教育的话,那中国传统的儒家教育则完全是一种贵族教育,其本质是把人教成一个修己利人、齐家济天下的君子,视道义为人生的最高准则,穷则独善、达则兼济。汉代黄巾贼四处虏掠,一日至大儒郑玄之乡,贼人闻名皆卷旗而去,一县得保。一群乱世之贼犹不伤士人及其乡里,可见儒家教化之功。
   但当马列幽灵吸附在每个国人的精神世界时,华夏民族的巨劫已然来临。曾经的贵族不屈者被杀,变节者苟活,带走了刚毅与忠贞,也带走了优雅与从容。在血与火的疯狂里,在刺刀与大喇叭的淫威下,国人们恐惧、颤栗以至于匍匐在地,再也难以挺起炎黄子孙的脊梁。在这片土地上站起来的是一群流氓、地痞与恶棍结成的人渣集团。茫茫神州,一片萧瑟;跪族丛生,全民一色;中国走进了走狗与绵羊共同欢唱的时代,历史跌入文明的谷底。
   当然,马列也借教育之名进行浩大的全民洗脑工程(奴化教育),成功地把国人训化为只会爬着与跪着生活的精神残障者,马列文化成了国人唯一精神“食粮”,贵族一词也随之歧变。在教科书里,贵族成了罪恶的阶级,他们残酷、虚伪、贪婪、愚蠢、堕落;人们只要看到贵族二字,就条件反射似的厌恶和憎恨。
   但自从1980年代开始,国门打开,中国人看到了外部精彩的世界,又迅速的抛弃了曾经以贫穷为光荣的臭脚布,溶入到逐利的大潮之中,贵族又成了人们向往目标。但在他们的心目中,贵族的内涵早已荡然无存,对贵族的理解仅仅是有钱而又有特权罢了。贵族学校也如雨后春笋般在各地兴起,但除了让那些投机的商人猛赚一笔外,大多了了收场,培养了一大群只会斗富比阔的现代纨绔。如今大陆传媒中,贵族被滥用。靠搜刮民脂民膏、出卖国家资源、抢劫全民资产而暴富的官僚子弟,居然被形容成“红色贵族”,其子弟被称为“贵族子弟”。官二代飙车撞死女大学生后狂嚷:“我爸是李刚”,就是时下“贵族”的典型标本!
   真正的贵族,离当下的中国实至少已远离了60年。人们只有从老一辈的回忆文字里找到他们的踪迹。一位生活在民国时代的老人,给后人讲述了中国最近的贵族。他说,他上的成都一所省立中学与教会中学,不少同学是官吏家庭,别说炫耀门第,就是行为缺了礼义也受同学非议,穿着突破学生应有的简朴,当时流行的阿飞裤与双层胶底皮鞋都穿不进这种有读书风气的学校。学生若要留个大包头,学校的学生自治会的同学也会以维护校风与校誉来干涉,甚至见女生而调笑者,也有学生自治会的同学来警告。在这种风气下,那些骄矜的官家子弟,都耻于说出自已门第。四川省教育厅长任觉五的儿子与他睡上下床位,穿同样的麻制服,直到分手离校,班上只少数几人知道他是教育厅长的儿子。那时学校的普罗风气流行,平等意识占上风。能一个人办一张壁报,或白话或古文或英文,敢把随感与时评从学校评到社会,从教师评到社会官府,同学们便翘起拇指赞你是才俊,便受到尊敬。谁去炫耀他爸是什么官,不仅被耻笑是弱智,甚至受到蔑视与孤立。他说,民国的官吏,与红朝官吏出身有天壤之别。前者有出自簪缨之第、诗礼之家、书香之门,即便非文官的武官也知书识理,甚至很有学问。他介绍,名记者曹聚仁采访军旅,作客江西临川,被邀请向军官讲哲学。在王安石与陆九渊故乡,他生怕说出破锭,去说较了解北宋张载的《西铭》;然而第二天驻军的参谋长竟向军官大讲很少人了解的《东铭》,令曹聚仁惊愕不已。抗战胜利,他老家县城公园塑起一座“抗日将士纪念碑”由黄浦四期出身的团长手书,那一手魏碑的书法,今日文官中也不多见。年长他几岁的同学陶在亷出身名门,祖父是北京图书馆长,父亲是民国空军中将,在国难当头他即与川军将领杨森三子杨汉渝投笔从戎,去印缅抗日;胜利后再入金陵大学且去英国学畜牧。这才是贵族。
   他还目睹过国共两党四川省委负责人黄季陆与李井泉的二代。当时黄季陆任省党部主委兼四川大学校长,他女儿黄乃华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就在华西坝仁济护士学校学护士。李井泉坐镇成都,周末他在省委办舞会通知我们青年团机关去参加实是要女干部陪舞。舞池撒了滑粉,李井泉不到l0岁的儿子便在池中纵情打闹撒野,老子便娇惯儿子胡闹,使舞会一直搁浅,要让这小公子玩尽兴了,才开始舞会。且这种新贵子弟是不进普通学校,要有一定级别的子弟才能进的贵族学校,叫八一小学。他们的特权意识从幼就培养了。听其谈话是:你爸坐个吉普算什么?我爸坐的雪弗莱与道奇!红朝的官二代,不仅在恢复满清八旗子弟的幽灵,也在重建那种特权。他发现民国官吏家庭子弟,民粹意识盛过富贵意识,平民观念盛过特权观念。在川军将领的那些子弟中虽有花花公子花花小姐,却很难神气与阔气于主流社会。抗日战死于河南的川军将领李家钰之子与他中学同学,后来是文质彬彬的川大历史系教授。他认为,两朝官二代的子弟如此大的区别,追溯起来脉络与因果十分清晰:马列之官多出身草莽与江湖,民国之官则出身士绅或书香门庭;这官的品质与人格便是宵壤之别了。而民国还沿袭千年科举取仕那一套严格制度,由考试院与铨叙部这些资格审核籂选人才。红朝是入党做官、造反做官、紧跟权力做官,乃至今日贿赂做官。
   民国的社会是私有制,产权明确给人安身立命的独立性和尊严。红朝破坏私有产权,以公有制方便公务人。在这公有制且代管一切公产中,当然就形成权力通吃。这种由垄断一切资源所形成的霸权社会,只有霸族,没有贵族。
   如此社会制度和不受监督的权力,还拚命抵制民众政治制度改革的要求,又怎么可能产生贵族?!
   据美国政府统计,中国高级官员的儿子辈74.5%拥有美国绿卡或公民身份,孙子辈有美国公民身份达到91%或以上。也就是说,他们在身份上早已经是美国人了。早前,国务院新闻办筹拍的《中国国家形象片:人物篇》在美国纽约时报广场大型电子显示屏上播出,大量网民便质疑为何片中许多人都持有美国绿卡或是外国籍,此次官员后代多拥有绿卡消息再出更引起许多民众反感。不少网民认为,中国高官纷纷将后代转移到国外,是为了更好的转移灰色收入。此前就有消息指出,中国很多高官的家人都在中国大型企业、公司任职,而中国的大多数亿万富翁都是高官的家人。中国的高官不仅让后代们持有“双国籍”,将官二代派到国外“镀金”,还利用权力,让他们在国内大肆吸金。中国很多高官的家人都在中国大型企业、公司任职,而中国的大多数亿万富翁都是高官的家人。据北京科技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赵晓在《中国大陆财产过亿富豪91%是高干子弟》一文中表示:截至2008年3月底,内地私人拥有财产(不包括在境外、外国财产)超过5,000万以上的有27,310人,超过1亿元以上的有3,220人。超过1亿元以上者,有2,932人是高干子女,他们拥有资产20,450余亿元。这些高干子女的资产来源,主要是依靠家庭背景的权力下的非法所得和合法外衣下的非法所得。然而,这些中国的“霸族”即使到了西方,也不可能成为贵族。这不仅是其从小
   的教育基因所决定,而且也为西方的社会制度所决定。因为国情不同,体制不同,父母子女的关系不同,价值观不同。西方是一个法制民主都比较完善的社会,官员是在选区由选民选举产生,又有严格的权限规定和独立的监察机构,基本上没有产生“李刚们”以及“李刚儿子们”的土壤和温床,民风朴实,个人自立,思想独立。很少年轻人愿意借助父母的力量和影响,说“我爸是谁”在那里绝对是一种耻辱和笑话。同样,也不会有官员为自己子女设计和安排将来,而且民选官员实际上也并没有太多工作以外的权力和影响力。
   而在中国马列文化的土壤里,只会长出一群社会怪胎。他们没钱时会做顺民或暴徒,有钱时就会花天酒地、炫富享乐,或为富不仁、助纣为虐,实是一群精神侏儒;所谓的精英阶层只不过是一群技术官僚、文化帮闲或政治帮凶,传统的贵族品质似一个遥远的梦幻,与他们有如霄壤之隔。比如《红楼梦》再版重拍,剧组为培养演员的贵族气质,还特意租了六星级的酒店让这些演员包住,这就是现在所谓的一些文化精英对贵族的理解。在这种文化和道德氛围里,没有什么贵族,只有一群跪在权力脚下小心乞食的奸商、艺奴、帮闲,一群精神的破落户,一群可怜的跪族。诚如《人民日报》文章所说,“城市越来越漂亮,但不少人的生存、发展空间却越来越狭窄。有些城市提出发展高端产业,限制小饭店、小商店等低端产业发展。人们担心,这样的发展,会使普通群众的生活更加不方便,也使普通群众的谋生空间更加狭小。偌大的城市,可以摆下无数高楼大厦,却难摆下一些菜摊”;中国的所谓“贵族化”,即是这些。中国“贵族”的概念,几乎成了“炫富”和“欺民”的代名词。这那里是什么贵族?分明是暴发户和霸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