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西藏不相信眼泪]
藏人主张
·「西藏獨立」何時在中文出現?
·西藏的悲剧在香港重新上演
·一代枭雄平措汪杰逝世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增补)
·中共铁手伸向藏区新学派
东赛诗谣
·老板娘——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1 )
·赛跑——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2)
·夏季澳洲——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3)
·风摇醒了海
·无界——致想我的人。
·山下随笔
·紧箍咒———邀诗人井蛙同题。
·起飞
·回信——致拉妹
·挑战沉默—— 写在《骚动的喜玛拉雅》推荐连载。
·蓝山
·零八头饰
·面对太平洋
·穿行澳洲牧场
·今天是你的生日
·零点钟声
·印北梁山
·致嫂子
·穿行澳洲牧场
·地球村
·夜游德里
·思绪在地铁
· 闲逛酒吧
·今夜无诗
·梦见哈达
·我在这样想
·印北梁山(旧文重发)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谍海扫描
·间谍的五大基本功
·新华社记者是中共特工吗?
·中共在海外“特务机构”开始一一浮出水面
·中国间谍活动辞典将面世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共间谍组织无孔不入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藏不相信眼泪

张朴:西藏不相信眼泪——读李江琳的《1959,拉萨!》
   
   1
   一本书,如果能使你拿起就放不下;一本书,如果能让你反复向朋友们推荐;一本书,如果能改变你一向坚守的观点。这本书必定非同寻常。
   

   
   《1959,拉萨!》,就是这样一本书。
   
   
   2
   多次与李江琳讨论西藏,记忆犹新的,是她提到1950年1月毛泽东发给中共中央的电报:西藏人口虽不多,但国际地位极重要,我们必须占领。好一个“必须”,毛泽东无意中承认了1949年以前,西藏事实上已经独立。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女人。那些高谈自古以来,西藏就是中国一部分的人,为何不:睁眼,翘指,翻几页史书?
   
   
   一千五百年前,藏人建立起强大的吐蕃国。以远征印度著名的国王松赞干布,曾直接侵入唐朝本土,迫使唐太宗献出文成公主求和。唐肃宗时期,吐蕃已占领唐朝大片土地,面对安史之乱的肃宗,不得不答应每年向吐蕃进贡五万匹丝绸,以求停战。七年之后,唐代宗反悔,吐蕃震怒,攻入长安,代宗出逃,吐蕃立金城公主兄弟为唐朝皇帝。藏人的这段英雄凯旋史,怎么就被那些崇拜帝王的中共写手们忽略了?
   
   
   1207年,在成吉思汗大军的压迫下,西藏成为蒙古帝国的一部分。七十二年之后,整个中国步了后尘。在元世祖忽必烈统治下,藏人八思巴被尊为帝师,而汉人的地位等而下之,受尽歧视。至今有不少汉人忘了祖上做亡国奴的悲惨,唠叨什么:西藏从元朝起就属于我们的。莫非,汉人成了成吉思汗的子孙?如果按亡国的先后顺序,以及与蒙古人的亲疏关系,藏人是不是更有理由说:中国曾是我们的一部分?
   
   
   当中国与西藏摆脱蒙古人的统治独立后,前者建立了明朝,后者出现了割据。两者之间的联系,很少。虽有不同教派的西藏喇嘛访问中国,史料也记载了皇帝对喇嘛们说的客套话,但没有任何证据显示明朝对西藏行使过主权。五世达赖与当时的主要政治对手藏巴汉,曾各自派出使者,不远万里去满洲拜见大清帝国皇太极,谁把汉家的明朝皇帝放眼里了?
   
   
   3
   大清帝国征服中国时,搬入北京还不到一年的顺治皇帝,就向五世达赖发出邀请。顺治的父亲皇太宗,也曾遣使者去见达赖喇嘛。顺治皇帝甚至提出要亲自到边界“拜见相迎”,后终因战乱而作罢。
   
   
   五世达赖会见顺治皇帝,有必要大书一笔。此行不仅显示了西藏作为一个国家的影响力,而且表明了达赖喇嘛的独立统治者身份。中共的写手们把五世达赖会见顺治皇帝,贬低为:以臣服地位觐见皇帝。试问:天下可曾有过这样的皇帝,为见屈服称臣的人,要跑到几千里之外去迎接?
   
   
   五世达赖1652年初从拉萨去北京,三千随从,浩浩荡荡。顺治皇帝派皇亲国戚沿途迎送。接近北京时,欢迎队伍愈发精彩,数千人手持兵器、华盖、飞幡、宝幢,在鼓乐齐鸣中恭候。顺治皇帝不仅出城二十里外相迎,而且耗资九万两白银专门为五世达赖修建了一座金碧辉煌、如同仙境一般的行宫。
   
   
   顺治皇帝是虔诚的藏传佛教徒,据说曾一度想放弃皇位出家。但他急着要见达赖喇嘛,不惜斥巨资大献殷勤,其中政治原因更多于宗教。据清史载,当时的蒙古诸国,一直在跟清军作战,而征服中国的战争还没结束,不堪重负的清廷有求于达赖喇嘛。由于宗教的联系,达赖喇嘛在蒙古人中地位极高。大清皇帝意欲通过达赖喇嘛从中调停,化解满蒙之间的紧张关系。
   
   
   五世达赖做到了:1667年代表蒙古诸国,与大清帝国划定双方边界。1673年吴三桂举兵反抗大清帝国,无论是康熙,还是吴三桂,都派人前往拉萨求援,达赖喇嘛的答复是:如果派遣勇猛的蒙古厄鲁特铁骑,会对你们双方都不利。这番话,尽显一国之尊的能力、气度。
   
   
   在藏人历史上,五世达赖堪称最杰出的政教领袖之一。他借助蒙古人的力量清除政治对手,统一全藏。派军队收复西藏的康区(现今四川、云南的一部分)。修建雄伟的布达拉宫。顺治皇帝把 “西天大善”的尊号赠给他,实至名归。
   
   
   4
   十八世纪初,西藏的地位出现转折。
   
   
   1705年,蒙古和硕特国末代国王拉藏汗夺得西藏统治权,废黜并害死六世达赖,让自己的儿子取而代之。康熙皇帝站到了拉藏汗一边,派钦差到拉萨帮助拉藏汗巩固统治。随后又承认了假达赖。作为回报,拉藏汗开始向大清帝国进贡。尽管拉藏汗不是藏人,但他以西藏统治者身份进贡,等于把西藏的地位降为属国。
   
   
   1717年,蒙古准噶尔国以恢复合法达赖喇嘛为名,派兵攻占西藏,杀死拉藏汗,囚禁假达赖。同时又烧杀掳掠。康熙皇帝乘机出兵,于1720年赶走了准噶尔。此时被藏人拥戴的七世达赖藏身于西藏安多。康熙下令让军队护送他去拉萨。藏人视清军为救星,沿途载歌载舞,踊跃欢迎。就这样,大清帝国在西藏站住了脚。
   
   
   康熙的将领们废除了原有的大权独揽的第司职位,改设四名政务官(噶伦)共同管理西藏。还留下一支军队驻扎。在康熙看来,对西藏的征服已经完成。他在上谕中说:今大兵得藏,边外诸番悉心向化,三藏、阿里之地,俱入版图。
   
   
   从雍正到乾隆,为经营西藏,皇帝们不仅多次用兵,平息内乱,镇压反抗,击退尼泊尔对西藏的入侵。还搞了诸多措施,如派遣驻藏大臣,分割西藏领土,重申达赖喇嘛的政教领袖地位,两次颁布“藏内善后章程”,其中规定对达赖喇嘛等重要活佛的转世认定,须采取金瓶掣签的方式。嘉庆、道光年间修订的“大清一统志”以及绘制的世界地图,西藏均被划入大清帝国的版图。
   
   
   但这一切,并不能表明,西藏已成为大清帝国的一部分。
   
   
   5
   1782年,英国外交家托尔纳进入西藏,他在报告中称:藏人经常避免承认完全附属于大清皇帝。即使是中共的写手们,在谈论大清帝国对蒙古、新疆的统治时,振振有辞:设立了多少边防站;从上至下的行政系统如何完整;委任了哪些官吏去管理。可一说到西藏,就空洞无词了。这也难怪:社会制度是藏人的,政府是藏人的,官吏是藏人的,货币是藏人的,税收是藏人的,边防是藏人的,海关是藏人的。跟大清帝国一毛钱关系也没有。
   
   
   被视作控制西藏主要手段之一的“金瓶掣签”,形同虚设。首次实行应在1808年,从确定九世达赖开始。然而,直到1877年确定十三世达赖,几乎都是藏人定谁是谁,大部分没搞金瓶掣签,搞过的也只是走过场。
   
   
   代表皇帝管理西藏的驻藏大臣,多数时间里有名无实。大权掌握在西藏政府摄政或达赖喇嘛手里。在西方传教士眼里,驻藏大臣只是皇帝派来监督藏人行动的大使。到十九世纪后半叶,连这点功能也消失殆尽。英国人在北京拿到前往拉萨的护照,藏人不予理睬。英国与大清帝国签订的西藏商务协定,因为没有藏人的同意而成一纸空文。
   
   
   晚清朝廷意识到西藏正离它而去,从1906到1910年,大规模调动军队入藏,宣布取消达赖喇嘛称号,派遣更多的行政官员去拉萨,直至接管西藏政府。用驻藏帮办大臣张荫棠的话:整顿西藏非收回政权不可,欲收回政权非用兵不可。只是,为时已晚。
   
   
   如果不是辛亥革命爆发,的确有可能,清政府会把西藏变成像新疆一样的行省。1912年大清帝国土崩瓦解,为藏人铺就了一条通向完全独立的道路。
   
   
   6
   1910年流亡印度的十三世达赖在写给清政府代表的信中,把大清帝国与西藏的关系称为“供施关系”。也即:施主与僧人的关系。由于这是一种宗教性的表述,难以解释国家、主权、内政、外交等政治领域的复杂现象。其实不妨应用西方政治辞典,结合两者之间的演变过程,大清帝国与西藏的关系完全可以定义为:宗主国与附属国。
   
   
   宗主国垮台,附属国走向独立,西藏已拥有作为国家的一切要素。1913年,十三世达赖回到拉萨,发表著名的“水牛年宣言”,其中提到:西藏是一个独立自由的佛教国家。民国总统袁世凯提出要恢复达赖喇嘛的称号,十三世达赖表示不需要,他告诉袁世凯:我是西藏政教的最高统治者。
   
   
   执政二十年,十三世达赖对内推行新政,办邮政、开电厂,发展医疗教育。对外搞平衡外交,特别是在中英两国之间周旋。这期间,中国在西藏连常驻代表都没有。十三世达赖圆寂后,民国政府找了个吊唁的借口,派代表去拉萨,想说服西藏政府归顺中国,最终一无所获。1940年举行十四世达赖坐床大典时,在场的民国政府代表也就相当于现在的贵宾角色。后来虽有了个驻藏办事处,但既无权力也没影响力。两名在中国的美国军官要入藏考察,得绕道印度向西藏政府申请。而蒋介石想修一条穿越西藏的中印公路,也被藏人断然拒绝。中共的写手们至今喋喋不休,把当年民国政府与西藏政府的关系,硬说成是中央与地方。除了编造谎言,可曾拿出半点像样的证据来?
   
   
   7
   1913年初,十三世达赖的“侍读堪布”德尔智与外蒙古签订《蒙藏协定》,宣布:蒙古、西藏均已脱离满清之羁绊,与中国分离,自成两国。
   
   
   然后的命运,竟有如此不同!蒙古独立时,蒋介石没脾气,毛泽东肉麻支持。而面对事实上已经独立的西藏,不仅蒋介石几次威胁要武力侵藏,毛泽东更是强行占领,血腥镇压反抗。
   
   
   1950年中共军队入藏前夕,毛泽东在接受蒙古驻华大使呈递国书时,祝贺蒙古“早已脱离了中国的反动统治”。真是虚伪到极点:西藏不是更早就脱离了吗?蒙古靠着强大的苏联作后盾,没人敢惹。缺乏保护伞的西藏,只能任强权宰割。
   
   
   回首历史,每当西藏执政者面临大麻烦,几乎都要请求外部力量来帮助解决。蒙古人、满人、汉人、英国人,都伸出过援手。1910年十三世达赖在印度会见英国总督时,曾呼吁英国政府出面干预,以迫使清军撤出西藏。随后多年,西藏政府多次依靠英国的帮助,度过危机。但英国无力提供保护伞,正如英国当时的驻藏外交官黎吉生所说:西藏幅员辽阔,高山寒冷,荒无人烟,又缺乏交通运输,英国人根本不敢承担这个责任。
   
   
   藏人也没做任何努力寻找保护伞,尽管生死攸关。甚至连争取国际社会承认西藏地位这样的事,也不去做。从北洋军阀政府、国民党政府到中共,一再声称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可当时的整个国际社会从来没听见藏人抗议过。把自己封闭起来过日子的结果是:中共军队入侵时,西藏政府去联合国求救,大多数国家对西藏不是所知甚少,就是缺乏同情。十四世达赖后来向印度求援,尼赫鲁总理说他无能为力,因为:从未有人正式承认过西藏独立。
   
   
   在弱肉强食的国际环境里,西藏政教合一体制的弱点更为致命:由于行政从属于宗教的需要,政治上必然趋于保守,灭改革于萌芽,对外关上大门。孤立于世界之外,得过且过,错失良机,直至大难临头。尤其让我感慨的,当年带头阻止联合国讨论中共入侵西藏的国家,竟是西藏最重要的支持者:英国和印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