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共污蔑藏僧焚身—“放火人喊得比救火人高”]
藏人主张
(中)
·嘉央諾布:用更廣闊的視野看待自焚
·为何藏人不敢苟同地方自治?
·解决西部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死结的唯一出路
·美國議員羅何巴克致洛桑僧格總理
·西藏復國—太多的血淚、白骨和苦難為之獻祭的深情
·讓「自由亞洲電台」得自由!
·保護袞頓,RFA得自由
·青海数千藏人师生连署要求中共停止汉化政策
·美议员为阿沛事件再次致信外交委员会
·羅何巴克致眾議院撥款委員會羅杰斯主席
(下)
·藏區土鼠年和平革命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因言获罪的新学派作家上诉状被曝光
·寻找班禅喇嘛转世灵童
·历史赋予我们的重任:独立!
·网上流传藏人焚身抗议者的遗嘱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平汪入狱(连载21)
·平汪单独囚禁(连载22)
·平汪立誓沉默(连载23)
·平汪出狱(连载24)
·平汪再次陷入新的斗争(连载25)
·平汪争取少数民族权益(连载26)
·平汪传记的尾声
·
·《平汪同 志与旅外藏胞的談話紀要》
·八十年代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時對有關民族方面的 几点意见
·回憶扎喜旺徐同志
·平汪致中共中央领导的四封信
·平汪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的信(附录六)
《殺佛》導讀
·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
·《殺佛》導讀
·读者谈《杀佛》
·《杀佛》新书发布会以及作者声明
·出版社关于《殺佛》發表會新聞稿
·今日的西藏 就是明日的台湾
·嘉仁波切揭露中共指定班禅喇嘛「金瓶掣弧钩笪
·敬邀《殺佛》一書之佐證演讲会
·西藏之声关于《杀佛》专访袁教授
·西藏是否台湾的一面镜子
·因《殺佛》誠品被「服貿」了
·《殺佛》選登之一
·流亡者的懇託
·《殺佛》作者台立法院召開記者會
·十世班禅大师蒙难25周年
· 班禅大师最后的讲话
·胡锦涛、胡春华的“投名状”
·善心匿名人士購《殺佛》寄送全台各宗教寺廟共萬餘冊
·回忆监狱里的十世班禅大师(转载)
·《七萬言書》引發《殺佛》
国际新格局已启动
·美国战略重心转亚太对台湾的影响
·中国在东亚陷入全面战略被动
·美国正在重返亚太地区
·后金正日时期朝鲜何去何从?
·中国为何怕政改
·中共內鬥加劇看中共面臨解體
·《中国联邦革命党》组建《网络特别行动委员会》的公告
·蒙古国否认中国各朝控制过蒙古
·伍凡評川普對華政策大幅度轉變
·曹长青先生谈法国新总统
·印度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
论理论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的网络发行预告
·改良,还是革命
·《中国民主大革命政治行动纲要》
·中国联邦革命党成立公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污蔑藏僧焚身—“放火人喊得比救火人高”

【时事访谈】安乐业:中共污蔑藏僧焚身—“放火人喊得比救火人高”
   
   2011年11月30日 星期三 节目长度:14分27秒 下载mp3(16k) | (128k)
   
   

   各位听众,您好! 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时事访谈】节目,我是静汝。
   
   最近中共《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了一篇题为“也谈四川藏区年轻僧人自焚事件”的文章。文章说自焚是一种极端的自杀行为,是宗教极端主义。文章指藏僧的自焚受到境外达赖喇嘛的声援和支持,并指责达赖喇嘛及境外势力打着保护西藏传统文化和维护藏传佛教宗教自由的旗号,在国内西藏和其他藏区制造了多起骚乱闹事事件。本台记者就此采访了旅居澳洲的著名西藏问题专安乐业先生。安乐业先生笔名东赛、马尔尼,是藏汉双语诗人,曾供职于国际声援西藏运动驻达兰萨拉研究员。下面就请听本台记者对安乐业先生的采访报道。
   
   记者:安乐业先生, 您好!对于《人民日报》海外版的这篇文章,请问您是怎么看的?
   
   安乐业:我也看到了。这是一篇署名文章,作者是华子。虽然中国有许多这个名字的人,但是,这个华子应该是毕华女士。据权威文章披露:毕华原来是统战部涉藏政策的骨干。大约五十中旬的毕华,天津南开大学毕业,是1990年代在保守派强人朱晓明的调教之下,走上了升官之道。她以笔名“华子”在中国官方媒体上写过几篇有关歪曲西藏问题的评论文章。但自2002年北京开始与达兰萨拉进行了对话后,中共就把毕华与朱晓明两人调离了统战部。毕华成为北京藏学研究中心的副总干事。大约三年前,她又被调回统战部,还升了官,成为统战部众多部门里负责西藏事务的局长。
   
   这些单位是中国官僚用来夸大,甚至公然捏造所谓“达赖集团”与西方反华阴谋刻意制造中国动乱的证据的工具。此现象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并陷入恶性循环之中。这些机构需要夸大、捏造外在敌人的威胁,以合理化自己庞大的经费预算,以表现自己在捍卫中国社会稳定的重要角色。
   
   尽管这种角色明显地造成族群关系紧张,并且伤害了中国的国际形象。我们可以确定,全世界就只有这群人可以面不改色地告诉你:西藏最近所发生的抗议,都是达赖喇嘛的所为。而让这些虚构的故事变成听起来具有可信度的就是他们的利益所在。为了证明他们的“正确性”,他们不只摧毁别人,他们自己有时候也不小心掉入自己设计出来的这个机器的陷阱。
   
   两年前,据香港媒体的报道,因为她的工作电脑被黑客入侵,并导致关于西藏的机密文件被盗走,令中共西藏工作内情外泄。事件“震惊中共高层”,连胡锦涛都下令彻查此事。如此就江泽民时期的红人毕华被留党查看和去职,这正是自我偏执与妄想害了自己。当时,熟悉毕华的人说,其实,迷恋金钱和权力导致的结果,因此,现在她冒出来就意味着带罪立功,所以,她的言论中除了如何去洗清自己错误的计谋之外,不可能有客观公正的论述。
   
   记者:文章说,对于最近发生的藏僧自焚事件,国内藏传佛教界人士既惋惜年轻僧人的鲁莽行为造成的恶果,又对这种行为可能对藏传佛教的声名和未来发展产生的消极影响表示极度担忧。请问您是怎么看这种说法的?
   
   安乐业:一方面,不仅在国内藏传佛教界人士惋惜年轻生命的终结,国际藏传佛教界也在惋惜年轻生命的终结,但是,惋惜的角度不同,国内藏传佛教界站在中共的立场说话,他们不敢提出迫使焚身抗议的中共对藏政策,国际藏传佛教界却审视效果以及珍惜生命的角度说话,却提出了这方面的因素。另一方面,“焚身供佛”是佛教界自古接受并传播的一种行为,我从中国学者处了解到在中国历史上燃指供佛、焚身供佛或舍身供佛也屡见不鲜。那是信佛者或修佛者向世人展示其信心或神通的一种方式。五台山从元朝起在寿宁寺首传藏传佛教,该庙原名王子焚身寺,是北齐文宣帝在三王子焚身供佛后为他修建的。高僧虚云和尚(1840-1959)在58岁时曾前往宁波育王寺,拜佛舍利,燃指供佛,超度慈母。可是在中共极权专制下成长起来的人多半失去了获知民族文化和民族英雄的机会。
   
   现今此一行为经藏人跨越了“焚身挽救自由”的高度。这里除了焚身生命终结对向世人呼吁挽救他人的自由之外没有害人的举措,很可能对现实中国民主化产生积极有效的影响。中共不愿意看到的就是这个。其实,藏传佛教界人士中有两个不同的类型,一类站在被压迫者立场上寻求自由,也是多数;另一类踩在被压迫者帮助压迫者说话,是一种对佛教的侮辱,也是损害佛教名声的开始,真正为佛教着想的人,不会帮助压迫者说话,而且,会去想办法转变压迫者的行为。
   
   记者:文章还说,令人惊讶的是,流亡在国外的达赖喇嘛和一些海外藏人社团组织对事件的反应不仅速度惊人,且相当极端。他们在第一时间发布自焚事件的现场照片。还对自焚者开出了具体的补偿价码,自焚去世者40万卢比,伤者30万卢比。请问您是否了解这件事的真相?
   
   安乐业:当我看完华子的文章后,就印度那边打过电话,我知道的组织中没有所谓“对自焚者开出了具体的补偿价码”的事情,包括境外格登寺。他们说,托信息时代的福,确实及时收到了每一个震撼人心的信息。既然收到了信息,就对外公开是义不容辞的补救措施。
   当然,从藏人的风俗习惯上看,只要你家死了人,就有钱的送钱,有酥油的送酥油,有茶的送茶,甚至送布条等等,为的是安慰家人,去帮助做佛事超度亡灵。大家可能记得去年的青海玉树地震,当时,也许很多人已经领略到了藏人的慷慨和奉献精神。
   
   不过,华子女士向大家披露所谓“补偿价码”的时候,我们不得不思考另一层内容,也就是她用海外组织向殉道者补偿的借口,向当局提供孤立和打压殉道者家人的依据。同时,向世人曲解藏人殉道者的自愿壮举。这就应验了一个谚语,“放火人喊得比救火人高”,已经达到了淋漓尽致的境界。
   
   记者:文章还说,一向以主张“非暴力”自诩的达赖喇嘛,在印度达兰萨拉主持“特殊法会”带头参与绝食活动,对自焚行为进行支持和声援。请问您是怎么认为的?
   
   安乐业:这个问题应该从两个层面去看:
   一, 当年连佛祖都赞美过的一种行为,现今已经升华为“焚身为他人求自由”的境界时,除了准备向超越佛祖的人以外,恐怕没有人轻易去敢于否定,因为,这是佛教普遍奉为“利他行为”的一部分,又是除了给人震撼之外,没有留下任何对他人不利的痕迹,所以,震撼意味着想唤醒世人的良知和要求换回自由的呼吁。
   
   二, 达赖喇嘛的确主持了“祈愿亡灵超度法会”,也参与了“斋戒活动”,不是“绝食”活动。只要对宗教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斋戒”行为在很多宗教中都有,作为信仰的准则,以准节日反省自身,或教导信徒节制食欲,进求更高层次的生活。显然不能把“绝食”和“斋戒”等同起来看待。古中国的斋戒分为两种,即上至帝王,下至平民百姓都在祭祀前斋戒;另一种是宗教斋戒。同时,“超度亡灵”是每一个佛教徒向往的渴求,尤其是得到达赖喇嘛的“祈愿超度”视为至宝。这不分民族,又不分肤色。据知情人士透露,连赵紫阳也生前托人求过达赖喇嘛为他去世后进行超度。华子又表演了一番对宗教教文化一窍不通的独舞,也就表露了具有中共特色的舞艺。
   
   记者:文章还提到,年轻僧人在实施自焚行为之前,都高呼“西藏自由”、“西藏独立”等口号,这明显是一种政治的诉求。请问您认为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喊出这样的口号?说明什么?
   
   安乐业:华子女士只说了一半,又歪曲了其中一个口号。我可以补充另一半口号,就是“允许达赖喇嘛回家”。她为何面对“允许达赖喇嘛回家”的口号时,躲躲藏藏呢?其实,当年共军占领西藏是国际共产主义扩张战略的一部分,又后来逼迫达赖喇嘛领导的西藏政府流亡是“反右运动”登峰造极的产物,因此,中共面对这位“前副委员长”回家,就遇到了要嘛彻底平反“反右运动受害者”,要嘛坚持毛泽东的正确性问题。如果动摇了毛泽东定为所谓“三分错误,七分功劳”的结论,等于动摇了中共政府统治中国的合法性。
   
   华子又歪曲了一个口号,她称之为“西藏独立”,其实藏人喊的是“西藏复国”,连“十七条协议”都承认“西藏回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祖国大家庭”,从而可以看到西藏没有回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祖国大家庭之前是个独立的国家,因此,藏人面对中共政府的高压政策,剥夺和破坏家园,践踏尊严等促使藏人念起自己需要复国的必要,也就是说想离开中共政府,摆脱压迫,行使属于自由人的意志和向往,也包括信仰。所以,西藏不是在喊想要自己以前没有的东西,而是在喊想恢复自己以前拥有的东西。这就是真相,藏汉之间需要交流真相。
   
   记者:文章还提到四川省佛教协会副会长甲登活佛发表评论称,要警惕有人把藏传佛教引向宗教极端主义。请问您是怎么认为的?
   
   安乐业:这个问题应该在佛教对现实政治影响中去考察,否则,只见炊烟,不见村庄。
   
   佛教源自印度,过去比较倾向于维持现状,也不太介入现实纷争。但是,到了当代,因南越政府迫害佛教徒和中共政府毁灭一切“旧思想”的面前,两位大师先后进行了焚身抗议,以殉道挽救佛教。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开始,西藏佛教徒抗议中共政府的压迫,寻求整个民族命运摆脱欺压凌辱的境地,承前启后地一直延续到今天,现在逼迫进入焚身抗议的新阶段,殉道带来的震撼又一次敲打着世人的良知和捍卫自由的决心。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法轮大法遇到了空前的劫难,甚至中共政府不惜挖去大法弟子器官的恶名,向世界展示了让人难以相信的丑态和镇压老百姓的威力,可是,法轮大法弟子不屈的精神不仅给人们带来了希望,而且,《九评共产党》彻底击碎了共产党的神话。
   
   二十一世纪,缅甸和尚抗议军政府的浪潮,引起了全球瞩目。缅甸的异议僧侣组织全缅青年僧侣联盟对抗军政府取得了初步的胜利,而且,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季得到了缅甸佛教高层的支持。正在往良性的渠道运行。
   
   话说回来,虽然现在佛教徒在亚洲政治版图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但是,至今还没有步入极端主义道路,自我牺牲来唤醒他人的良知和杀害无辜百姓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因此,前面说过,这些活佛除了替压迫者说话以外,根本就说不出口事件本身的起因以及对策。
   
   各位听众, 今天的【时事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我是静汝,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文字稿根据录音整理,以上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