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共產中國─不是你理解的中國]
藏人主张
东赛特评
·举世瞩目的学懂(东)事件
·评“噶玛巴卷入印媒间谍指称”
·台湾唤回国魂的一座桥梁
·中共金钱奖励藏僧还俗目的
·藏僧频繁自焚的深层原因
·中共污蔑藏僧焚身—“放火人喊得比救火人高”
·简析“自焚浪潮使西藏流亡政府陷入困境”
·浅论非战场的正当防卫权
·评“温家宝对藏人燃身抗议的表态”
·试析中共的垂死挣扎—兼答“七问达赖喇嘛”
·《看中国》关于自焚专访安乐业
·追踪探讨藏人频频自焚始因
·评阿沛.晋美被解雇的闹剧
·自决权是藏人的护身符
·安乐业谈其研究自焚新书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
·藏人解讀香港爭取真普選
·從「駐京西藏活佛」看中藏關係
·中印互動中的西藏問題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
·探讨藏人敢于自焚抗议的精神渊源
·西藏的出路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焚身抗議與全藏共識
·《杀佛》作者驳斥嘉乐顿珠先生企图否定中共谋杀十世班禅大師的声明
·亚洲水争夺战恐怕无可避免
·从达兰萨拉困局反观民进党基层盲动
·從保護一位「農奴」到失蹤一群書商
·「西藏獨立」何時在中文出現?
·西藏的悲剧在香港重新上演
·一代枭雄平措汪杰逝世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增补)
·中共铁手伸向藏区新学派
·中共命名「西藏農奴制度」真相
东赛诗谣
·老板娘——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1 )
·赛跑——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2)
·夏季澳洲——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3)
·风摇醒了海
·无界——致想我的人。
·山下随笔
·紧箍咒———邀诗人井蛙同题。
·起飞
·回信——致拉妹
·挑战沉默—— 写在《骚动的喜玛拉雅》推荐连载。
·蓝山
·零八头饰
·面对太平洋
·穿行澳洲牧场
·今天是你的生日
·零点钟声
·印北梁山
·致嫂子
·穿行澳洲牧场
·地球村
·夜游德里
·思绪在地铁
· 闲逛酒吧
·今夜无诗
·梦见哈达
·我在这样想
·印北梁山(旧文重发)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產中國─不是你理解的中國

第一章 共產中國──不是你理解的中國
   
   
   一、中國已經亡國
    ——中共暴政是東方皇權的繼承者,還是西方極權文化的現代復活

   
   美國知名學者亨廷頓斷言,當代歷史的主題是東西方文化的衝突。但是,亨廷頓錯了。
   迄文藝復興至今的全部歷史,都在表述一個基本事實:率先從科學理性中獲得巨大物質能量的西方文化迅速崛起,並主宰人類的精神命運,與此同時,東方文化一潰千裡,逐漸邊緣化,甚至趨於滅絕。所以,當代時代精神的主宰者是西方文化;構成當代文化衝突主題的,也不是東西方文化的衝突——東方文化還沒有從歷史失敗中復甦,根本沒有能力成為時代衝突的主題。當代文化衝突的核心是西方文化的自我矛盾,自我否定,即西方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文化傳統,同西方極權主義文化傳統之間的矛盾。前者的當代政治表現是自由世界各國;後者的當代政治經典表現,便是中共暴政。
   人類的歷史本質上是自然史之上的意志史。因此,考察任何人類歷史的進程,都要以精神價值作為基本尺度,才能準確理解歷史邏輯的本質。如果以上述理念為基點進行考察,就不難發現,中共暴政本質上與中國文化無關,也不是曾經綿延數千年的中國皇權文化的繼承者;中共暴政在文化的意義上是徹頭徹尾的外來政權,它的全部精神價值體系都是西方的。無謂余言之不確,請看事實之如左:
   中共的哲學基礎,即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前者是古希臘的唯物論和詭辯論雜交之果,後者則與黑格爾的宿命邏輯學直接有關;中共政治學的核心理論,即階級論中,可以明顯看到柏拉圖的《理想國》的等級論的幽靈;中共稱共產黨員是最先進群體的理論,與歐洲中世紀教士階層對自己神聖地位的定位有異曲同工之妙;中共的政治經濟理論則是對英國古典經濟學的改造;中共的共產主義理想不過是西方《烏托邦》理想的精緻化。甚至中共入黨宣誓的儀式也完全是西方文化式的。
   中共政權的憲法序言中規定,占人類五分之一的中國人,都必須接受一個德國猶太人的主義,即馬克思主義的指導。這意味著中共要用國家暴力維護馬克思主義的絕對真理的地位,意味著中國人不僅是中共的政治奴隸,也是德國人馬克思的精神奴隸;意味著馬克思主義被中共奉為中國的國教、國學;意味著精神信仰與鐵血強權結成同盟的歐洲中世紀神權政治在東方的復活。
   中共政權從建政之日起,就開始用國家恐怖主義,迫使中國人接受馬克思主義的絕對精神統治。中共政權以反馬克思主義的罪名,對追求精神自由的中國人實施一次又一次思想整肅和政治迫害,而每一次思想整肅和政治迫害的鋒芒,不僅指向西方的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理念,更指向中國傳統文化精神。中共政權在精神上完全是外來政權,它對中國半個世紀以上的極權專制,是中國文化遭受前所未有的摧殘並趨於滅絕的過程,是中國淪為馬克思主義的政治和文化殖民地的過程。在文化的意義上中國早已亡國;那是比國土淪喪更可悲的滅亡。因為,滅亡的是中國的文化精神,是中國的國魂。而全體中國人既是中共暴政的政治奴隸,也是精神亡國奴。
   中共政權在摧殘中國文化精神之後,又為中國文化的屍骸塗脂抹粉,企圖用這具無魂的行屍走肉引發的謊言效應,扮演中國民族利益代言人的角色,為其對中國實施馬克思主義精神殖民統治,增加合法性。但是,血寫的歷史早已確認,中共暴政是中國歷史上罪惡最為深重的賣國賊集團。因為,它背叛了中國人文化的祖國,摧毀了中國人精神的家園和心靈的故鄉。
   中共政權沒有資格代表中國。中共暴政是犯有大規模屠殺人民罪、奴役人民罪、剝奪人民基本人權罪、文化和肉體的民族滅絕罪等不可饒恕的反人類罪的罪犯集團——約八千萬中國人在中共統治下非正常死亡;中共暴政是人類有史以來規模最龐大的貪污受賄的犯罪集團——幾千萬貪官污吏構成中國普通民眾沉重至極的經濟負擔;中共暴政是實行警察統治的政治黑手黨——暴政可以允許人的道德在物慾中徹底腐爛,卻絕不允許人們擁有政治選擇權和思想言論的自由權。
   擴張是極權的天性。獲得巨大經濟能量的中共暴政已經重新建立起全球擴張的自信。踏碎台灣的自由民主制度是中共暴政的擴張必須邁出的一步。中共暴政的擴張與千年之前的十字軍東征遵循的是同樣的精神邏輯,即消滅一切思想的異端,用唯一的絕對真理統治人類的心靈。不同之處只在於,十字軍東征的發起者是教皇和教士階層,中共暴政擴張的發起者是中共黨魁和中共官僚階層;十字軍的旗幟上書寫的是天主教的箴言,中共暴政的旗幟上書寫的則是共產主義的理想。
   我之所以首先揭示中共暴政的本質,是爲了告訴世界和台灣,對自由的威脅究竟來自何方。準確理解威脅的來源,恰是戰勝命運的前提。
   希望對中共暴政本質的揭示,有助於立志衛護台灣的自由與尊嚴的台灣人認知下述事實:對台灣的自由與尊嚴造成威脅的,不是中國文化,也不是中國大陸的十數億普通民眾,因為,中國文化精神早被中共暴政摧殘殆盡,趨於滅絕,根本不可能威脅任何人;中國大陸民眾處於中共政治奴隸的地位,政治奴隸連自己命運都無權決定,更沒有能力對其它人造成政治威脅。台灣的大劫難之源,乃是中共暴政。中共暴政不僅不代表中國文化精神,也沒有資格代表中國人。原因在於,中共權貴雖然長著中國人的面孔,但他們的靈魂卻屬於那個早已化為枯骨腐肉的德國猶太人馬克思;中共暴政雖然竊據中國之名,但它的文化價值的主體卻源自西方中世紀的極權主義文化傳統。
   在自由的立場上,中國大陸民眾、中國文化同台灣的利益是一致的。擺脫中共暴政的政治奴隸的地位,擺脫馬克思主義的精神殖民地地位,依據精神多元化的原則,重建文化的祖國——這是中國大陸下一個歷史時期的命運主題。抵抗並戰勝中共暴政吞併台灣、控制進而消滅台灣自由民主制度的政治陰謀——這是台灣下一個歷史時期命運的主題。
   願一切熱愛自由的人們,以自由之名,同仇敵愾,共同書寫抗爭極權暴政的史詩。
   
   
   二、中共經濟改革
    ——並非自由資本主義的勝利
   
   現實常在誤解中運行,真相往往只會呈現於歷史的回顧中。但是,爲了應對危機,必須及時走出誤解的迷霧,逼近地注視真相。
   近二十年來,對中國只有隔靴搔癢式理解的「漢學家」們和「中國問題專家」們,用喋喋不休的學術論證,散布一個巨大的謊言:經濟改革使中共走上自由資本主義市場經濟之路。更可悲之處在於,這個謊言相當程度上成為國際社會判斷中共暴政發展趨勢的依據。
   其實,只要稍具政治法律常識,就不會得出與上述謊言一致的結論。自由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不可缺少法律基礎之一,是法律主體間在法律權利上的一律平等;平等的法律權利構成自由資本主義市場競爭的公正性的前提。然而,中共暴政之下,不可能存在真實的法律權利的平等。
   法律並不具有當然的應該被遵守的權威。早在數千年前,睿智的亞裡士多德就對法律作出良法和惡法的區別。唯有良法才有利於全體國民利益,從而應當被遵守。依據現代法的精神,良法必須以「主權在民」原則為靈魂,必須通過有效立法程序保證其體現全體公民的利益。中共暴政實施一黨獨裁的專制政治,用國家恐怖主義性質的暴力剝奪人民的政治選擇權,從而也就剝奪了法律體現人民利益的可能性。中共以暴力對國家權力的壟斷決定了,中共暴政之法必然是中共權貴階層意志與利益的法律形式,因而是專制惡法。一切專制惡法都有共同的天性,即肯定特權,否定法律權利的平等。所以,在中共暴政之下,根本不存在實行自由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法律前提——法律主體的平等的法律權利。
   中共二十餘年的所謂經濟改革,最後形成的是一個經濟體制的怪胎。對這個怪胎,可以稱之為權力貴族市場經濟。其主要特徵在於,以腐敗的國家權力為軸心,以權錢交易為潤滑劑,通過市場運作,使社會財富以瘋狂的速度,流入中共權貴階層和依附於權貴的奸商惡賈的錢袋。
   由腐敗的專制權力操控的市場經濟顯然與公平競爭無關。在這種經濟體制怪胎下的競爭,根本上表現為向腐敗權力獻賄爭寵的能力競爭,以及不同權力掌控者之間的利益的競爭。但是,中共暴政的非正義的經濟體制卻湧現出巨大的經濟能量。這種情況主要產生於下述三個原因:
   據中共民政部高級官員透露,至二○○五年止,中國的實際人口為十五億三千萬。中共官方公開宣傳的中國人口數量至今還是十三億餘人。中共不願公布真實的數字,既是為證明其計劃生育的國策取得了偉大成就,也是為避免中國真實的人口數量引起世界的恐慌。
   中共民政部的一份保密的調查報告稱,中國的十五億三千萬人中,十二億五千萬生活在農村;其中五億左右的人口為「多餘勞動力」,即有限的農村耕地無法容納的勞動力。這個龐大的悲劇性族群構成了中國「農民工」的概念。中共權貴市場體制的經濟奇蹟,就是建立在對遍布中國城鄉大地的數億「農民工」奴工般的勞作進行冷血剝奪的機制之上。
   中世紀般的勞動條件、極長的勞動時間、每天不到1.5美元的工資、沒有任何社會醫療保障和退休養老保障、大量女工和童工的非人道使用等等,這些人類歷史上最黑暗時期才會存在的現象,都以中國「農民工」的名義,出現在標榜人權的當代。由於中共暴政的憲法剝奪了罷工權和組織獨立工會的權利,「農民工」雖然有數億之眾,卻無法以集體的力量和受到法律確認的權利保護自己的利益;在與腐敗的權力勾結在一起的強勢的資本面前,個體的「農民工」只能是被任意欺凌的弱者。「農民工」像野草一樣活著和死去,從他們奴工般的勞動中湧現的被剝奪的超額價值,築成中共權貴和奸商惡賈的天堂和中共經濟奇蹟的基石。
   中共權貴市場體制產生巨大經濟能量的另一個原因,在於對自然資源的毀滅性開發利用。
   八九年中共用數十萬大軍占領自己的首都,大規模屠殺自己的同胞,使其反人類的兇殘本性裸露在陽光之下;中共暴政的政治道德基礎徹底崩潰。中共官僚集團試圖通過高速發展經濟,重建執政的道德基礎。這種以極權體制的政治利益為基本出發點的經濟發展戰略,必然是急功近利的、自私的,也必然以對自然資源的毀滅性開發利用,作為不可避免的後果。
   據二○○七年國土資源當局向中共政治局提交的一份內部參閱的調查報告所載,由於礦藏的大規模開發和草場的過渡放牧,內蒙古從錫林郭勒盟往西至伊克昭盟和阿拉善盟的沙漠化趨勢將加速發展,長城以北在未來十年內將成為世界上最大的沙漠地區;黃河重度污染,下游斷流時間將在每年平均兩個半月的基數上逐年增加;長江河水系的生態平衡可能在十年之內崩潰;除青藏高原外,中國百分之六十九的湖泊均深度污染,已經變成魚蝦不能生存的死湖;除拉薩外,中國所有大中城市的空氣污染指數與十年前相比,都有不同程度升高;渤海沿岸五海裡以內百分之七十的水面已經變成死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