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人生一頁]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行政低能兒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蝦球傳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人生隨筆﹕對兒童說不
·香港日記(87)
·港事隨筆:梁振英大勢不妙
·港事隨筆:及早補救
·港事隨筆:冷處理
·港事隨筆:驅梁運動
·香港日記(88)
·港事隨筆:自取其辱
·戴帽
·香港日記(89)
·人生的兩頭
·遊江西
·遊江西
·香港日記(90)-公德
·1
·關於梁振英的(1)
·關於梁振英的(2)
·港事隨筆:別了,張德江!
·關於梁振英的(3)
·關於梁振英的(4)
·香港日記(91)
·香港日記(92)
·港事隨筆:民建聯再中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一頁

   至於我,兩年前也親歷一件怪事,曾經令我非常迷惑。
   這事發生在我美國的家中。
   這是一棟三層的房子,在一個山上。
   這裡環境十分僻靜,人跡稀少。有時,整天也不見一個人。只間中有一兩輛車經過。
   我家裡只有我和妻子兩人。


   有時妻子回了香港,便只得我一個人住。
   
   在屋內,我最經常活動的場所是書房。
   我的書房陳設簡單。
   開門(滑門)對著一排窗戶。
   進門兩邊是牆壁。一邊靠牆擺書架,另一邊靠牆擺寫字檯。
   我工作時,背向外面。
   這是我最不喜歡的座位方式,因為這種方式在我聚精會神工作時,後面發生什麼事,
   我不知道。
   
   一般說,如果有選擇的話,我喜歡靠牆而坐,這樣我可以看到前面。
   但因為電腦需要靠牆取電,同時因為在自己家裡,不會人來人往,我便算了。
   雖然我曾給妻子在我後面突然叫我或和我說話,而好幾次被嚇了一跳。
   
   正是在這個環境下,有一個下午,光天白日,我埋頭做電腦工作,後面突然響起了
   「瓜瓜瓜瓜」幾聲。
   
   這聲音非常清楚,就像在背後發出。我急忙回頭一看,什麼也沒有。
   那時屋內只有我一人,我太太回到香港去了。
   我走出書房,看看有什麼會發出聲音的東西。沒有。
   我推開窗戶,外面是我的後山,看看有沒有人。沒有。
   這聲音不是中文,也不是英文。我希望是除草的菲律賓工人在工作。但也沒有人。
   而且,這聲音太接近,不像在外面傳過來。
   
   我自問我的聽覺仍然十分靈敏。
   汽車從遠方駛來,我聽得非常清楚。而且還可說出它是由左面駛來,還是由右面駛來。經過測驗,屢試不爽。
   
   這是不是我的幻覺?
   我曾經和一個精神分裂康復者談過話。她說患病期間,她是聽到有人對她說話的,而且非常清楚,也可分辯是男是女。
   
   假設是我的幻覺,聲音來自我內心,那便很難求證。
   但我不大相信。我好端端一個人,怎麼會有幻覺。
   但假設聲音是實有的話,那便要多一個人聽到,才能證實。可惜那時只有我一個人在屋內。
   
   不過,無論如何,內心總有點害怕。
   於是,從這時開始,我晚上睡的時候開著燈。
   並且把睡房門嚴密關上。
   
   我照常在書房工作,只是不時向後面瞧一下。
   這樣「相安無事」過了半年,當我的緊張開始鬆弛的時候,一天下午當我對著電腦聚精會神工作時,後面又響起了「瓜瓜瓜瓜」幾聲。
   
   這聲音很清楚,也很響亮,嚇了我一跳。
   這聲音跟上次不同的是,它有高低音,而上次的是無變化的平音。
   我上下左右、屋內屋外徹底檢查一番,可是一點線索也沒有。
   當時妻子出了外面購物,否則我可向她求證,這是不是我的幻聽。
   
   老實說,再經此次後,心真是有點發毛。
   難道真是靈界有異物來找我﹖
   
   這書房是我一天花許多時間的地方。我似乎仍然要在這裡工作。
   不過,我要改改我書房的擺設。
   我把書桌移到面對入門的位置,讓自己背靠窗戶而坐。
   這樣我便不怕後面會走出一個人來。
   
   妻子回來的時候,問我為什麼改動傢私,我告以這樣光線較佳。
   我不想這不能解釋的怪異引起她的恐慌。
   
   就這樣,我仍然在書房工作,只是不時左瞧右盼。
   這頗影響我工作時的精神集中。
   但這個「怪聲」問題時常憋在我心裡,不論是在家內還是家外。
   如果在家內的話,更好像多了一重威脅。
   因為怪聲接連出現兩次,雖然相隔半年,但對我來說,始終是很實在的事。
   
   這樣過了好幾個月,最後竟然無意給我揭開謎底。
   我因為有事要回香港,並且會居住一段長時期。
   同時也嘗試賣屋。(此事和「怪聲」絕無關係)
   因為這個緣故,我需要執拾屋宇。
   經紀建議清理書房,以使其看起來較寬闊。
   我於是把書搬到車房去,並移走書架。
   
   我的書架上有一些雜物和玩具,包括一個玩具琴和毛娃娃。
   我把它們拿下來。
   突然,「瓜瓜瓜瓜」,那個毛娃娃發出聲來。
   聲音和我第二次聽到的一模一樣。
   我啞然失笑,一年來困擾我的「怪異」原來和這有關。
   
   雖然有些問題仍然不能解答﹕
   為什麼它無故發出聲音﹖(它是要按捺肚部才發出聲音的)
   為什麼它第一次的聲音和第二次的聲音有所不同﹖
   如果它的機件壞了,為什麼它不連續發出聲音?
   但我十分肯定,這和鬼怪沒有什麼關係。
   這個和我開玩笑的毛娃娃,我沒有把它砸爛,也沒有拋棄在垃圾桶裡。
   而是把它放好,「供奉」起來,作為紀念。
   
   尾聲﹕
   
   經過這次經驗,再結合其他個人的經驗,我敢說﹕
   所有戶內和戶外不明來歷的聲音,其實都可以解釋的。
   一時解釋不到,是找不出源頭,和怪異沒有關係。
   另一方面,我人生已走到盡頭,
   如果真有靈異的話,我渴望接觸一下,
   這或許對我的下一個世界有所啟示。
   
   原發表日期:2011年12月31日
   

此文于2016年08月1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