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稻草计划
[主页]->[新会员区]->[稻草计划]->[ 8964:血色烙印!]
稻草计划
·猫眼看人凌霜:人权高于主权
· 共匪黑手伸进泰国华人中学
·共匪胜我一局
· 当老师,小赢共匪一局!
·共匪"改革开放",婊子"贞节牌坊"! (一)
· 老师!你不怕死吗?
· 父亲泉下有知,请原谅儿不孝!
·反抗起义、军事政变随时随地可以发生!
·共匪谋杀---- 再一次失败!
·共匪为什么杀我?
· 共匪谋杀同谋---韩国仁川机场
· 共匪谋杀同谋---韩国仁川机场
· 共匪谋杀同谋---韩国仁川机场
· 拍卖共匪杀人证据---不想追究泰国人责任
· 曼谷机场--共匪谋杀同谋
· 小心共匪生化武器----缅烟杀器
· 台湾风云与两个姓王的先生
· 台湾风云与两个姓王的先生
· 共匪黑榜-----狗肺屠夫周强
·借美国"钟馗", 斩共匪恶鬼!
·共匪又胜一局,我已经没有钱吃饭!
·台湾国立中正大学被共匪收买!
· 共匪\中正大学\张明光狼狈为奸
· 灭 匪 建 国 行 动 准 则 (稻草小组)
· 消灭共贪党行 动 准 则
· 泰国北部中文老师被谋杀!
· 马志杰被强行赶出净心小学
·絕地反擊 共fei---请求泰国朋友帮助
·掌握、破获共匪间谍网,请跟我来!
·稻草小组任务(第一阶段)
·稻草小组任务(第二阶段)
· 稻草小组任务 (第三阶段)
·稻草小组任务 (第四阶段)
· 稻草小组须无所不在,创造条件一举彻底摧毁共贪党统治集团
· 消灭共产党,各自为战
·共匪大谷地谋杀,马志杰再中毒!
· 共匪曼谷毒杀,马志杰突现老年痴呆症状!
·马志杰再一次被逼入绝地
·共匪在难民署门外攻击马志杰
·共匪收购了难民署,马志杰天天睡马路!
·第八天
·第八天
·第九天
·难民署第十天
·难民署第十一天
·难民署抗议第十二天
·住难民署门外抗议第十四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五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六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七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八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十九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十九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一天
·马志杰抗议曼谷难民署官员勾结共匪谋杀第二十二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三天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四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五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六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八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九天
·一半天我可能出事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30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31天
·英雄非我所求,邓小平不屑为伍
·抗议谋杀33天
·抗议谋杀34天
·抗议谋杀35天
·抗议谋杀36天,马志杰老年痴呆症症状越发严重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38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38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39天,共匪派佤邦杀追到曼谷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0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1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2天
·抗议谋杀43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4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5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6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6天
·晚上找我的任何人都可能是杀手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7天
·抗议曼谷联合国难民署勾结中国共产党间谍谋杀第48天
·抗议曼谷联合国难民署勾结中国共产党间谍谋杀第48天
·抗议曼谷联合国难民署勾结中国共产党间谍谋杀第48天
·抗议曼谷联合国难民署勾结中国共产党间谍谋杀第48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9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50天
·抗议联合国谋生第51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52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53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53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55天
·抗议联合国难民署谋杀第56天
·共匪真无耻
·抗议联合国谋杀57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58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59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60天
·杀马志杰,千载难逢的机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8964:血色烙印!

    8964:血色烙印!(一、天安门洗礼)
   
    88年机缘巧合我获得了参加全国成人高考的机会(每年每县团干部限定两个参加考试指标,差二十天考试时某乡团委书记放弃指标),也意外地考上了河北青年管理干部学院政治学系(河北省团校,属成人大专)。也许是上天倦顾,让我有幸参与了那场伟大的运动。以后的二十多年,我所有的骄傲与所有的失败无不深深打着8964的烙印。有朋友调侃我:你小子别把自己当英雄,老背着8964包袱不放。而我始终以为8964是我的十字架,是我心中一个血色烙印!他让我忘不掉、放不下、抹不去!
    89年下半年河北省委“双清”办公室先后三个联合调查组对我审查期间曾经写过数万字的回忆录,我自豪地公开给宿舍同学们朗读征求修改意见。因为当时政治环境非常紧张(我的信件都被偷拆了),结果是全宿舍一致表决要求我销毁“罪证”。虽然心中恋恋不舍,但还是在宿舍里用铁簸簯一把火烧了精光。实在可惜,恐怕我再不可能写出那样满腔悲愤、那样激情万丈的文字了!
   


    一、 天安门洗礼
   
    最初北京刚刚开始游行、绝食抗议时,我们只是满怀同情地静静的、默默的注视着。虽然我们痛恨腐败、向往民主,更赞赏北京同学们无私无畏的抗争,但认为自己是成人,游行抗议是小孩们的激情专利。然而长时间的关注与思考让我们安静的心情开始随着天安门的一举一动活跃躁动起来,进而全身心地不顾一切地投身到那场伟大的运动中。
    89年5月初,我们一行数人在没有请假的情况下来到天安门广场声援北京大学生。我记得好像有同学把我们学校的校旗也插到了天安门广场,后来据说天安门清场时被发现也成为我们的罪证之一。因为全国几十万大学生参与声援抗议活动,天安门广场24小时人潮涌动。当时北京高自联广播讲每天参加游行的各界人士有数百万之众,我发现许多小学生在广场上不知疲倦地抄写诗词文章。我们白天除了有时到天安门广场周围小饭馆改善一下伙食,其余时间都在广场倾听各种激情澎湃的讲演、阅读抄写各种诗词文章、积极参加各种抗议活动。当时北京人民捐助了足够的水、面包、方便面、鸡蛋、火腿肠等,我们也常常能吃到冰棍、雪糕。而每天晚上都合衣半躺(人太多,没地方伸腿)在广场的某个角落里,我比较喜欢纪念碑南边的地方。
    那些天我们最兴奋的是声援、抗议、支持的队伍日益荘大,当看到外地声援队伍来到、看到赵忠祥等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高举标语声援、看到大量身穿军装与警服的战士游行队伍都让我们激动不已、高声欢呼。有个年轻的学者关于民主法制的讲演让我一生难忘,那是我所听到最鼓舞人心的讲演。我只记得他把毛衣披在身上,人也长的风流倜傥。我还记得有个女大学教授抗议李鹏流氓政府下令镇压大学生爱国运动,并当场剃光头发,我一直默默地陪她流泪。我记得有条标语非常有意思:声援大学生,小偷罢偷了。 我对诗词不感兴趣,但阅读了大量的揭露共产党、邓小平匪帮腐败罪行以及宣传民主法制概念的文章,其中记忆深刻的是邓朴方康华公司的滔天罪行和“革命家谱代代传”,回到石家庄时我居然能背诵大部分内容(我记忆力向来不好)。
    5月19日李鹏代表邓小平污蔑我们是“动乱”后,天安门广场空气骤然紧张起来。我感觉同学们有茫然无措,也有混乱害怕,更多的是悲愤和抗争。然后北京高自联宣布广场组织二十万大学生绝食抗议,广播客观地说明了未来将极其危险,并且要求大家志愿参加。当时我确信留下来一定是九死一生,自己确实也犹豫过。真不知道是英雄情怀或是热血沸腾,终于还是抱着为正义而死死得其所信念留在了警戒线内。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想为了公平正义而牺牲自己,这让我一生都感到荣耀和自豪。绝食开始后我感觉天安门的管理有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便想给高自联提点改进意见,但努力了大半夜也没有见到他们。
    5月20日凌晨,高自联宣布停止绝食。并且现场宣布成立敢死队。我记得郭凯民同学高举着一把长刀情绪激动的高喊:誓死保卫同学、誓死保卫天安门。我知道此举一定授人以柄,邓小平正等着哪。也许是急火攻心,我不顾一切地站到了广场中间,不计后果地大声批评了郭凯民与高自联的指挥失误。我说:邓小平、李鹏的坦克、机枪正找借口杀我们哪,你给他们送个充足理由。人家是机枪、坦克武装到牙齿,你一把破刀只能送死。我讲:我当过兵,知道战士们的心理。我强烈建议改名成立感化队,组织女同学到路口给部队战士做感化、劝阻工作。希望他们拒绝执行镇压命令,最好掉转枪口。当时高自联的一个女同学走到我身边劝了我几句(可能是柴玲),希望我讲话注意团结。可惜大多数同学却并不认同我的观点,甚至许多人高喊下去下去、滚下去滚下去!当时我很难过也愤愤不平,这客观上也拉远了我与他们之间的距离。
    5月某日(想不起日期)我随着某个队伍去堵了一次军车,地点记不清了,只记得路过北京火车站。我记得开始战士们与大学生、堵路民众和睦相处,抗议群众还把捐助的水和食物送给战士们吃。我也爬在车上与战士们聊天,告诉他们我曾经在新疆服兵役。我还和几个战士讲:违抗命令大不了是个处分,可是人死了不能复活。可惜的是我只能做到如此了!
    5月某日 我已经没钱到小饭馆改善伙食了,于是回到石家庄(乡财政每月5日前把工资寄到学校)。
   
    现在回想起天安门广场充满了高尚和正义的气氛,她像一个生产民主法制、公平正义的磁场磁化了其中的每一个人;她更是一个洗涤心灵的熔炉,净化、提升了身在其中的所有灵魂。她让数百万人经历了脱胎换骨的教育,共产党几十年的欺骗宣传亦难敌其万一。总结我人生近五十载所受的所有教育,只有互联网可与之匹敌。
   
    马志杰于曼谷
(2011/12/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