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作家黄金秋出狱:对过去不悔,对未来憧憬]
陈泱潮文集
·陈泱潮和张国堂论争的焦点是什么?
·假耶稣张国堂要求别人做圣贤,自己做流氓
·你张国堂到底是耶稣再来,还是一支鸵鸟?
·义人不会为了个人的官位名利放弃原则丧失原则
·假耶稣张国堂疯狂诋毁和诬蔑前辈到底为什么?
·假耶稣狼心狗肺的自我暴露
·斥假耶稣张国堂诬蔑《特权论》是“极左”等几则短评
·质问邪灵耶西别附体的假耶稣!
·什么人才会跟随邪灵附体的假耶稣张国堂?
·铁杖辖管假耶稣张国堂:【唯一真神】上帝的特质和本体不容亵渎
·陈泱潮与假耶稣的论争焦点(二则)
●對假耶穌張國堂的最後論定
·痛斥政治流氓潑皮張國堂!
·檔案解密之日,就是假耶穌原形畢露之日!
·上帝所喜爱的人鞭抽假上帝张国堂(三则)
·今日对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问题应持的正确态度
·无神论文化特务张国堂蛇蝎心肠与无知丑态的自我暴露
·郭国汀先生对中共三自教会豢养的文化特务张国堂的质疑
·所谓“张国堂学说”是彻头彻尾自相矛盾的酱缸谬论特务文化
·認清以“反共”面目出現的戰略特務和文化特務的真面目!
·教訓世上最邪惡最無恥的假貨——文化特務張國堂!
·到底誰是天赋救世大使命者?誰是爭名奪利淺薄無恥之徒?
·《特權論》的歷史地位和張國堂為什么瘋狂詆毀《特權論》
·假耶穌張國堂已經原形畢露,不值得再浪費我寶貴的筆墨
·对伪儒假先知张国堂的新批判/曾节明
·假耶穌再次露出了中共文化特務欺世盜名的馬腳
·假耶穌張國堂不擇手段爭名奪利的邪惡的可恥盤算
·假耶穌張國堂力圖用信仰問題抹煞和替换政治問題的邪惡用心
·假耶穌張國堂是一個十足的投機分子卑鄙野心家
·警惕中共豢养的文化特务张国堂的反动性
·打着“反共”旗号的拙劣政客的拙劣表演!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
轄管/牧養列國者捍衛造物主惟一真神信仰之戰鬥4:
●与反對繼承、更新、發展、升華聖經的新法利赛人的争战
·善本:陈泱潮关于宗教论坛争战的总结和声明——兼谈我为什么要回击小溪对我的攻击?
·基督教新法利赛人必须认真研读、认真查经、认真思考
●宗教论坛结缘记
·就余王排挤郭飞雄事件和【假耶稣】的出现,致中国基督教友
·一还掌:老对手……请看《圣灵福音6·所罗门王转世》
·二还掌:陈泱潮不能不再度质问宗教□□小溪先生
·陈泱潮2006年6月【宗教论坛结缘记】帖文总览
·复小溪公开信:建议你最好不要再背鼓上门找捶打了
·反对【小字号宗教裁判所】突围战首战告捷
·陈泱潮:天字第一号
·哈哈!撤销【小字号宗教裁判所】才是宗教论坛正常化的唯一道路
·上帝賜给了他的仆人教训邪恶的刺棍和铁杖……
·劝你切切不要以为这是戏言!
·事实胜于雄辩:究竟是谁在对谁进行人身攻击?
·哀其不幸,怒其睡梦中都在想当妃子成群的中国皇帝!
·陈泱潮宣布在博讯宗教论坛安营扎寨
·检验是否真正敬畏神的契机和表现
·陈泱潮是“造神搞政治”吗?
·哈哈!这里 上帝所呼唤的“我儿”,到底是谁?
·小溪才具仅只中下,却毫无谦卑心性……希望您引以为戒!
·铁证如山,看最后谁才是真正的狡辩者!
·《圣经》里明确记载着转世轮回,而且是以耶稣和所罗门王为例……
·先说后应更能呼招世人回归主怀!
·以在下所居住的丹麦为例(外一首)
·这才是真正符合佛祖释迦牟尼本意的佛教的正信!
·一切荣耀归于 上帝(西方基督教为何已经式微是否与违背此理有关?)
·奇怪,刚才输入bzh,本欲打出斑竹,却跳出来霸主!
·请教思童兄:如何解释这一现象——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一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二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三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四(2张图)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五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六
·陈泱潮回应小溪的诬蔑
·小溪先生,请朝前看
·7月6日~10日余帖目录
·陈泱潮问宗坛斑竹:为何删除我的这篇跟贴文章及其跟贴
·请问小溪先生:删除【尊神为大】的文章,是什么性质的事情?
·您们两位是真正的认识问题,而不是本质问题
·我的立场,不是否定“三位一体”,而是一如《圣灵福音》所说
·蛙老弟请看《圣灵福音》第60、61两章
·弥勒另一名号:【无能胜】与今日中国所当必有的精神领袖
·希望你能够有所进步,不要失却宗教论坛结缘的机会!(外二篇)
●揭穿宗教极端分子黑恶势力
·真理使恶人畏惧,但是,真理绝对不会被恶人扼杀得了!
·昨日被删的:恳请先生和诸位网友赐教,也欢迎小溪先生批评指正。谢谢!
·《圣灵福音》与震惊全球的SARS瘟疫事件之间的逻辑关系
·“本体、本原、本质”——真空妙有,注定三位于一个肉体的荒谬
·陈泱潮复贾风:在中国人中传播基督教真谛所面临的严重拦阻
·事实上到底是谁挑起事端、“掉转枪口,对准弟兄”?
·难道只许你们把别人打成“异端”,不允许别人申辩?
·回复思童代表小溪心虚理亏色厉内荏的警告
·奉劝小溪思童,休要把博讯宗教论坛搞成你们横行霸道的天下
·证据何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请你们对你们自己和你们的手下一帮人也照此办理!
·你打着基督徒的旗号,使我主蒙羞!
·正告以化名躲在暗处放暗箭的所谓“中华正国皇帝”胡德斌
·你这叫什么证据?难道动辄把弟兄姊妹诬蔑为“异端”、处于火刑致死的宗教偏执狂极端分子批评不得?
·历史会记住你们今天所犯的罪!
·请问:宗教论坛该不该删除重要的宗教论文《告全球基督徒书》?
·强烈抗议删除贾风先生的《敬告宗坛各位网友》一文!
·再告胡德斌:鲜明的对照
·骄傲而又富有心计的人哪,你当听劝诫
·极端教派专制主义批判之一:耶稣死于极端教派专制主义之手
·你一边极其残暴地坚持删除我回应你的文章,一边大谈和我商榷!并且居然如此毫不脸红!
·极端教派专制主义批判之二:在历史和现实中罪恶累累
·以“污染环境的词语”为名,来败坏老夫文章的声誉!这是在做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作家黄金秋出狱:对过去不悔,对未来憧憬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2月15日 转载)
   
    黄金秋更多文章请看黄金秋专栏
    (博讯 boxun.com)
    自由亚洲电台2011-12-14报导


   
    八年前被中国政府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的中国作家、笔名清水君的黄金秋于10月20号已经提前获释。在狱中八年受尽折磨和虐待的黄金秋被捕前曾在网上发表许多针砭时弊的政论文章,呼吁中国政府结束一党专制,进行政治改革。当时正在海外留学的黄金秋于2003年初在网上发起成立“中华爱国民主党”,并毅然回国以实际行动推动中国改革。出狱后的黄金秋如何反思自己的过去,如何计划自己的未来?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星期三为此对黄金秋德进行了专访。
   
    黄金秋:“我是10月号才出来的。”
    记者:“那为什么等到现在才对外公布你出狱的消息呢?
   
    黄金秋:“因为出来前专案组的个别官员给我姐姐传达了一些话,说出来之后不要和外面的接触。接触的话就把我再抓进去。绝对不会让我再出来。我家里人受到很大压力之后都在劝我,包括一些朋友都劝我低调一些。然后我想自己在很多方面不了解情况,要多学习一下。”
   
    记者:“那你知道中华爱国民主党是你在网上创立的,你本身也是一个多产的作家,那么现在出狱以后你打算做些什么呢?”
   
    黄金秋:“其实这个问题我也一直在思考,一直在想,前一段可能大家也不知道一个事情,就是说当时出国的时候政府给的护照上写的是出家的。但是被捕的时候在判决书上打我是无业。所以想自己不管做什么事情第一要凭良心去做,第二个要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坦白讲我力所能及的事情可能还是在文化上还有在文学上还有在出版上。过去出国之前在国内的报刊社做编辑记者很多年。但是我还有一个切身的困难。第一我出来到目前为止都没有身份证,属于一个没有低保、没有医保的一个黑户。第二个是在服刑的时候,当时在05年初的时候被投入监狱,被个别领导送到精神病院,后来被送到严管队去受到虐待。受到个别领导不人道的对待之后被当时的刑事犯,也包括个别警官造成两条腿的腿伤和韧带损伤创伤性关节炎这些后遗症。现在出来之后腿还需要治疗,但是目前我没有能力去手术。同时在这两个困难的同时第三个我还是希望自己做文化方面的一些项目,能够被各方都接受的和对社会有所贡献的创业的一个项目。目前这也是在着手筹备。目前暂时就是这些想法。
   
    记者:“你说做文化方面的工作,一旦安顿好一旦立足之后,你还继续从事你以前所从事的事业吗?”
   
    黄金秋:“你是指民主党这个事情吗?(对。)我父亲已经73岁,我母亲75岁。我想至少不希望我的父母不要为我担更多的心吧。而且那么多年一直不管是在监狱也好国外也好南方也好一直没能在父母身边。 现在刚回来不管怎么样我希望我的父母能够安安心心地过一段平静的生活吧。从我自己本人的内心意愿来讲,我也没有政治方面的愿望。换句话讲,我自己从来不是一个有政治野心的人。如果你们报道我的话我的话我个人不希望有政治标签或者是有政治色彩的一些东西。当初之所以组织这个党是因为以这个名义发表我对国家的很多建议,用这种形式希望引起各方面的重视。”
   
    记者:“那你对你以前所组建的中华爱国民主党这件事情你现在感到后悔呢还是认为值得做呢?”
   
    黄金秋:“没有觉得这个事情有什么后悔或者不后悔,因为我从开始写文章就一直在提建议,一直在写很多文章希望国家进步、社会进步。那么现在也不适宜用这样的方式。推动社会进步或者是做贡献有很多种选择。如果当时提出的很多东西哪怕是它已经把你抓进去,它还是受了你的一些影响,或者说至少受到你的某种压力它也做了现实的进步的话,那么我觉得就没什么要后悔。但是我们有时候也要反思,有时候做事情怎么能够把动机和效果结合得更好一点?”
   
    记者:“那黄先生最后想问一下你现在还有你今后的一些打算和对你以前所做的事情的一些回顾和反思。你在此想对迄今一直关注你的人、对整个社会说点什么呢?”
   
    黄金秋:“我曾经在里面8年多了,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我们这个社会会有各方面的问题?
    我思考的结果和半年前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还是我们社会的整个制度出现了问题、监督上出现了问题。所以这个社会首先需要一个能够建立监督的这样一个制度。那么怎么样建立监督的制度呢?我想最好的方式就是实行民主。”
   
    记者:“那你对中国政治和经济两方面发展的前景持什么样的看法和态度?”
   
    黄金秋:“社会在这8年多进步得非常快。”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Modified on 2011/12/15) (博讯 boxun.com)
(2011/12/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