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经典文章:辛亥革命的逻辑起点/姜福祯]
陈泱潮文集
·无邦国胡说集团已经失去民心军心党心
·真正推行和落实财政预算决算公开化的关键和标志
·要立体地推动民主革命
·“三公”数字说明中国不进行民主化改革,中共确实只有死路一条
·网络时代政务不能不日益公开
●关于“唱红打黑”
·“文革”的性质到底是什么?请读《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
·中共“唱红打黑”东施效颦重演“文革”,死路一条!
·重庆“唱红打黑” 是共产党内权力斗争、愚民手段
·念奴娇·胡拉灯黑暗难久长
·当局正在制造新的6.4
·网民猛评胡锦涛下达全面控制社会的指令
·三峡大坝是中共狂妄无知祸国殃民的象征
●当前应当鼎力支持温家宝
·陈泱潮推特102-110:时不我待,温家宝要敢拼才能赢
·当前应当鼎力支持温家宝积极推动政改
·温家宝频频发出尊重普世价值政改呼声的积极意义
· 温家宝反复高调呼吁政改本身就是推动政改的实际行动
·岂可无视袁世凯隆裕太后蒋经国的历史作用?
·堂堂总理被党棍禁声,是所谓共和国的悲哀和不幸
·中共以党纪要温家宝禁声是其面临分崩离析土崩瓦解的徵兆
·美国事实上已经向中共专制独裁反动政权宣战
·中共网络政策的邪恶性和反动性
·互联网是中共专制独裁暴政的掘墓人
·温家宝应该旗帜鲜明毅然公开宣布退出共产党
·掌握先手掌握主动权,胜利属于善战者!
·温家宝一旦任期内被失踪,中共立马完蛋!
·中共与美国的不共戴天在于根本价值观的严重对立!
·军政党公务员受未来民主中国依重的条件
·对梁光烈刘亚洲等有眼光的军队将领的希望
●劝导胡锦涛转变观念书
·体制内有无建立民主同盟的可能?
·胡锦涛面临上天入地的选择
·坚持专制独裁,无异于选择自杀
·中共抗拒民主潮流势必灭亡
·爆炸声不断响彻在党政部门的启示:赶紧改弦易辙吧!
·使古老中国永远获得青春活力的革命
·应当尽人事而从天命
·胡锦涛转变观念第一要
·新闻界的可喜现象和政法系统彻底腐烂的确凿证据
·世间事往往不是办不到,而是想不到
·胡锦涛应珍惜历史机遇
·胡锦涛须深思:天予不取获罪于天
·如何和平转型?
·当前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与维稳发展的不二法门
·中共莫要“晴干不肯去,只待雨淋头”
·跟共产党走与领共产党走,在本质上有原则区别
·中国未来上、中、下三个前途
·要全方位立体地推动中国民主革命!
·当代中共国民主革命的本质定义
·历史和现实都证明了中共有可变性
·反对促进中共和平变革的努力是愚蠢的
·当下就打倒中共好,还是引导中共从良好?
·民主化和平转型是上策
·谁说佛不善,谁不欢迎佛?
·中共国天翻地覆巨变在即
·官逼民反,民心思变,从良莫迟延
·《特权论》作者陈尔晋劝导胡锦涛率中共从良书
●谁反对军队国家化,谁就是人民公敌
·以唱红闹戏抗拒民主化潮流是徒劳的
·温家宝就是应当这样勇往直前、再接再厉!
·中共要避免成为革命对象,只有主动变
·李继耐唯上唯利唯官,丧心病狂兜售军队私有化毒药
·军队党有化的反动性和对国家的危害
·所谓“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十足的违宪言行
·中国人民有权依法起诉军贼民敌李继耐!
·为什么要向国际法庭起诉共军总政治部主任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军贼Ⅰ?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军贼Ⅱ?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军贼Ⅲ?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民敌Ⅰ?
·为什么说坚持党指挥枪的李继耐是民敌Ⅱ?
·党军就是匪军:中共两次对中国的全面大抢劫依仗的就是党指挥枪
·千万不要为表面上的经济繁荣所迷惑!
·一切坚持军队党有化土匪化的人都是人民公敌
·呼吁欧美国家疏离坚持中国军队党有化土匪化的人
·反对军队国家化罪恶滔天
·呼吁全军将士以《军方研讨会文》为指南,积极成就军队国家化
·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的希望在中国军人身上
·当今中共确如温家宝所说:不搞政改只有死路一条
·共军“人民军队”的性质已经发生了根本性变化
·军队国家化是历史赋予中国军人的神圣使命
·坚持党指挥枪是中国百病祸殃
·军人的觉醒是促进中国民主化的最重要因素
●万万不可搞什么“小军委”“大战略区”
·推动民主化改革,严防军阀割据战乱(1)
·2.历史也必将证明吾今日预言的准确性
·3. 当前中国社会的客观现实:横遭二度抢劫,民心社会危如累卵
·4.和平时期沿用军区设置本已荒谬
·5.现在搞东、西、南、北、中战略区,更是荒谬绝伦
·6.传统帝王文化的严重影响,注定中国绝不能搞新的封建藩镇
·7.中共国四分五裂的魔咒
·8.尽快实行新五权民主宪政改革是中国免于四分五裂军阀割据战乱的唯一良方
· 9.陈尔晋(陈泱潮)一生致力于救世救心三件大事
·希望之声电台广播陳泱潮:陳水扁案是給中共貪官的警告
·10.中共获得永生之路抑或是遭逢短命之途的分野点
·11、陈尔晋(陈泱潮)的被扼杀,实属整个中华民族的悲哀和不幸
·12、结束语
·陈泱潮致中共17届4中全会公开信提要一
·陈泱潮致中共17届4中全会公开信提要二
·陈泱潮致中共17届4中全会公开信提要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经典文章:辛亥革命的逻辑起点/姜福祯


姜先生此论堪称是还原辛亥革命历史真相的经典之作!

   
   姜福祯
   
    辛亥革命的起点不是孙中山和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也不是孙、黄发动的十次武装起义。


   
    辛亥革命的逻辑起点是清朝政府的预备立宪,预备立宪不是横空出世,其内驱力是戊戌变法,外驱力是八国联军攻陷北京。内忧外患咄咄逼人,在救亡图存的时代剧变面前,清朝政府审时度势还是选择了走向宪政的道路,这一历史事实的脉络应该是明晰的。
   
    无论如何预备立宪表明大清帝国的政治体制改革正式启动,皇权一统天下的局面将被打破。没有预备立宪,没有皇族内阁,没有各省谘议局,没有1911年的四次国会运动,武昌首义很可能是一个孤立的事件。
   
    比照预备立宪,顺便说一句,辛亥革命百年已过,改革开放32年已过,试问,中共真的启动过政治体制改革吗?
   
    在这样历史背景里的孙中山,不能不把革命的首要目的确立为是排满,排满是革命党的前提,共和是排满的顺带结果。而此时清廷的革新派的主要目的也不能不是君主立宪,君主立宪是“救亡图存”的前提。虽然都是宪政,但排满存满迥然不同,武昌首义之后排满的可能性大增,“恢复中华”的民族倾向相当强烈,这是同盟会能凝聚各路精英快速发展壮大的主要原因,也是武昌首义之后朝野纷纷响应的根本原因。
   
    首义之后,体制外革命的难题(数次武装起义失败)和体制内存满保皇的难题(大清帝国江山永固)相互纠结,在这个时刻都得到了释放,体制内的君主立宪派立即分化,张骞、唐绍仪稍事犹豫,就从君主立宪的立场上转到了民主立宪的立场,当时的情况是各省谘议局无不以张骞为领袖。张骞的奔走呼号对促成各省脱清作用巨大不可估量;而唐绍仪暗度陈仓全然不遵守满清政府和袁世凯的君主立宪前提下的议和条件,一屁股坐在了民主立宪的立场上,瞬间消弭了南北立场的对立,把兵戎相见的可能性降到了最低点,其历史作用也不亚于数个都督的反正。更有袁世凯意在共和假打真谈,多有妥协,而南北各种政治力量都聚集在“惜阴堂”主赵凤昌的身边共商共和大计,赵凤昌谙熟共和之道,并且谋略过人,折冲樽俎为南北政治力量的枢纽,终于促成了南北议和的具体成果,成为新生民国的“助产婆”。
   
    这个成果是──满清皇帝逊位,袁世凯当选大总统,唐绍仪为内阁总理。我以为这才真正是辛亥革命的实际成果。
   
    我以为辛亥革命应该清晰地划分为五个阶段。
   
    一是武昌首义。这个阶段由与同盟会有历史渊源的文学会和共进会组织进行,可实际上组织失败,主要领导者都被捕或者逃亡。此后有大头兵熊秉坤组织起事,一个偶然事件导致开枪,一个低级军官吴兆麟运筹帷幄,指挥得当,侥幸成功。如果没有保路运动牵扯军力,如果没有都督瑞澄不战而逃,如果没有黎元洪出来主持大局,首义也会夭折。吴兆麟以少胜多,出奇制胜,将一场无名流血暴乱,转化为以排满为目的的兵乱,再由黎元洪出来主事将兵变规模化成为将一场具有正确革命诉求的军事行动,稍后赵凤昌引入共和理念将革命诉求正义化,所以首义是准确的表达,因为其后各省独立和起义才发展为全国事件。
   
    二是各省独立和起义。各省谘议局和军事首领都督虽然各有自己的算盘,对清政府的亲疏关系各不一样,但是共和这个事情朝廷也在搞,至于排满这件事情总是一个民族心结,所以只要大势所趋,在南方各省不是一个艰难地选择。在这种情况下,南方各省的起义没有经过血战。有的省份革命党甚至觉得过于温和就和大清的都督搅合成了一家,有点不过瘾,于是故意用杆子打掉都督府的几片瓦片,也就象征着革命了。
   
    三是南北议和。这是最重要的阶段。是社稷利益、人民福祉高于朝廷,高于袁世凯个人利益的一个象征。朝廷给南北议和开出的基本条件起初是君主立宪,可是朝廷的谈判代表唐绍仪留学美国深受美国民主制度的熏染,他忠君思想实在有限,他不仅自行超越了议和权限,也没有明确抵制孙中山的临时政府,对此袁世凯十分恼火,逼退唐绍仪之后,自己直接与南方代表伍廷芳接洽重要事宜,南北商洽的结果是南京政府只是过度,大总统非袁世凯莫属,虚位以待,直至袁世凯发力将清朝逼退。
   
    四是清朝政府逊位。这个结果,来之不易。袁世凯不想做一个曹操、董卓式的人物,不想搞宫廷政变一举夺取天下,采取的是太极柔术,其中需要多种策略应对皇亲贵戚,由于和战两个选项他都不敢公开否决,特别是应对良弼等宗人党并不容易,在他本人险被革命党炸死和良弼被袁世凯假手革命党炸死之后,袁世凯终于完成了他的“逼宫”大业。
   
    五是袁世凯为总统,唐绍仪为总理的共和政府成立。清帝退位,共和即成,剩下的事情是南方政府兑现诺言,南北商定如何共和的问题,也就是如何划分权力,成立一个有代表性的政府的问题。袁世凯大总统,黎元洪副总统的地位无法动摇,焦点就在于内阁总理,袁世凯难以接受黄兴等革命党的人,革命党也不愿意总统和内阁都被袁世凯控制。共和国难产之际,有赖于赵凤昌超人的智慧,他主张让唐绍仪火速加入同盟会,出任内阁总理,这样一个袁世凯和同盟会都可以接受的历史奇迹就诞生了。名义上内阁的权力还是在同盟会手里,可实际上唐绍仪已经超然于南北两派之上。
   
    孙中山在南北议和未决,清帝退位未决,是战是和未决,武昌政府没有实际退出历史舞台的情况下莅位的临时大总统显然不具法律意义和全局意义,只是一个虚拟的共和政府。
   
    事实如此,此情此景怎么应该把辛亥革命的果实独自归于孙中山领导和孙中山所有呢?革命起于武昌止于武昌,怎么可以说袁世凯窃取了辛亥革命的果实呢?果实并不在手,又怎么可以说孙中山软弱、妥协拱手相让辛亥革命的果实呢?
   
    由于孙中山提倡武装革命,提倡“新三民主义”,由于同盟会是国民党的前身,由于蒋介石是继承了孙中山大部分政治遗产,所以孙中山成为国共两党的共同神话,辛亥革命的历史全貌被遮蔽,辛亥革命的历史阶段被割裂,袁世凯和辛亥革命中的重要历史人物和不同政治力量被贬损,以致清末预备立宪和北洋政府的宪政历史都被全盘否定,一个罢黜众家,独尊孙文的语境盘桓至今,即使海内外民运人士纪念辛亥百年言论也难以脱其窠臼。
   
    结论孙中山没有实际领导辛亥革命,也没有领导武昌起义,孙中山只是名义上领导了辛亥革命中的同盟会和革命党,只是一个精神教父。孙中山自始至终是一个实用主义和机会主义者。正因为此,仅仅在共和国成立的次年他放弃法律途径解决宋案,以袁世凯杀害宋教仁的“莫须有”罪名发动了“二次革命”,此后蒋介石以“国民革命”(北伐战争)的名义推翻了北洋政府三权分立的共和制度,建立了一个党国一体的专制体制,1949年建立的中华民国依旧是一个党国专制体制,虽然经过30多年的改革,与民主共和却是渐行渐远。再说当年排满与否,何时排满,只是个时间问题。没有辛亥革命也会有其他运动方式排满,抛开排满,一场辛亥共和革命还剩下了什么?尘封的历史需要揩拭,覆盖的真相需要还原,神话的人物需要袪魅。我以为这才是纪念辛亥百年的迫切任务。
   
   
   (2011-12-05于咫尺居)〔原载《民主中国》2011-12-13;http://minzhuzhongguo.org/〕
(2011/12/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