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乌坎村代表了中国民主运动的方向]
陈维健文集
·境外媒体自由采访背后的故事
·“物权法”还是“掠夺法”
·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阿扁的一个呼吁二个作法
·诛连九族卷土重来
·专制指挥民主的中西关系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的补充
·泯灭英雄的时代
·“国际歌”的声音又在中国大地响起
·熔化血躯的钢水背后的国企改制
·不许调戏妇女到不许包养情人
·渔阳鼙鼓动地来
·封殺沉默偷渡不了「六四」屠殺的罪責
·陳維健:太湖美美在太湖水
·陳維健:「不要奧運要人權」農民的心聲
·陳維健:中原「黑窯」誰之罪
·陳維健:黑窯事件將成為中國人性復甦的起點
·陳維健:中國一個討薪被打被殺的黑社會
·五十年血淚澆心史不能忘記
·迷倒眾生的達賴喇嘛---記達賴喇嘛2007年6月訪問紐西蘭
·陈维健:佛罗伦萨永不殒落的人性光辉
·
·冲破黑暗人权圣火在雅典燃燃升起
·法国媒体追踪“不要奥运要人权”
·携万人签名潘晴前往国际大赦总部
· 东京日本人权活动家将全力支持"人权圣火"
·亚太人权基金会07年度颁奖典礼在悉尼纽省议会大厦举行
·悉尼海德公园呈现中国民众的苦难呈现中共暴政的罪恶
·中国海外民运人士与国际大赦澳洲分部成员座谈交流
·澳洲绿党党魁布朗与中国海外异见人士座谈
·人权圣火到达第一站柏林在奥林匹克广场升起
·“柏林墙”在澳洲悉尼筑起
·陈维健:为感觉而杀人的罪犯
·雅典的冬雪
·为腐败引咎辞职的日相安倍
·高智晟的泣血呼吁
·担负民众苦难的缅甸僧侣
·十月里的无法无天
·天使云来满江红
·中共指定接班人还要延续多久
·政治青春永驻的陈方安生
·布里斯班之夜与邱教授话说两岸
·继承奥运神圣休战传统停止一切镇压
·人权圣火传递到布里斯本潘晴接受主流媒体采访
·人权圣火抵达澳洲首站悉尼
·墨尔本人权圣火天降奇兵 球星陈凯闪亮登场
·在自由道路上奔跑的勇士-记球星陈凯的历史性起点
·继承奥运神圣休战传统停止一切镇压
·澳洲新总理陆克文的中国情结
·巴东山崩地裂中共不寒而栗
·温家宝总理被骗还是温总理骗世界
·一个学者之死与一个社会的死亡
·说真话溶解中共谎言政权
·为了明天的坚持
·岁未新年的绯闻和凶残
·人权圣火传抵纽西兰总理海伦 克拉克致信祝愿
·面对中共 高举火炬 宣誓正义 呼唤良知
·新年曙光中手球名将闵跃高举圣火呼唤良知
·2008年文章
·台湾老百姓说了算
·雅典橄榄树下
·北京奥运与访民的对决
·冰雪逼年关 血煤重开采
·雪灾不是战争 民工不是敌人
·我是你们这个制度的掘墓人
·布什閉眼說瞎話
·潘晴、陈维健:在中央台接受采访说奥运谈民主(图)
·从马谢辩论会看台湾的民主
·莫道绿岛无英儿 要使神兽返人间(图)
·中共囊括罗马教廷颁布的七项新罪
·拉萨血案中共还世界的一个惊奇
·马英九胜选改变了中国的政治生态
·西藏一个民族的生存与死亡
·就西藏问题给中国留学生的一封信
·种族主义的反手掌
·中共对西藏的屠杀唤醒了西方社会的良知
·达赖喇嘛是汉藏和平的庇护神
·西方重遭义和团 四海翻起五星旗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与社区散记(一)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二)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三)(图)
·中藏会谈历史经验和机会
·蓝天绿地泛红潮,豪车尽插五星旗
·从中藏会谈看奥运临近的中国形势
·从缅甸风灾看人权与主权的关系
·天灾加人祸 天变道亦变
·主权阴影笼罩下的救灾
·马英九宣誓就任中华民国总统感怀
·中共当局必须向人民讲清四川地震真相
·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震灾之丑莫过于余秋雨含泪阻灾民
·只盼冤魂化厉鬼 看奥运万鬼齐哭
·揪住范跑跑放走了党跑跑
·胡锦涛为奥运卖国求荣
·人间天堂纽西兰成为犯罪天堂
·瓮县官逼民反 奥运年中国已处火山口
·警为刀俎民为鱼肉 杨佳杀警成英雄
·中共为奥运已疯狂
·穆加贝的暴政和中共的国际政治
·奥运在即中国维权抗暴风云激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乌坎村代表了中国民主运动的方向

   乌坎村代表了中国民主运动的方向
   “我们感动天,感动地,但愿感动高层政府。让故乡的土地得以完整,用我们的呼喊涂改天空的颜色”。这是乌坎村人维权抗暴,争取民主自由的豪 言壮语。
   乌坎村是广东石碣湾的一个村庄,在2011年的年尾,人们的视线一下子集中到了这里,即使金正日暴毙这样重大的新闻,都没有让人们的视线须臾离开。自从12 月11 日凌晨,乌坎村被 军警包围以来,西方与香港媒体就开始跟踪报导,就连世界一隅的纽西兰主流媒体连续几天,乌坎村都被放在报导的首位,毫无疑问乌坎村人的抗争已经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有多达一百多名记者云集乌坎,这些记者通过各种途径,甚至从海 上划着小舟偷渡进入。从记者发自乌坎村的报导,村庄每天都在广场集会,抗议村政府领导倒卖土地,贪脏枉法,营私舞弊,党支书记薛昌竟然在位长达30多年,堪与独裁者卡扎菲统治利比亚42年比肩。村代表说这三十多年,乌坎村只有三个字“黑、黑、黑”。抗议中村民打出了“还人权,反贪渎,反独裁”的口号。为被当局抓捕迫害致死的村代表薛锦波,设灵堂举行公祭。薛锦波是乌坎村的大英雄,他的死使乌坎村的抗争达到了一个高潮。
   乌坎村所呈现出来的政治形势,是整个中国政治的交着点,虽然乌坎村处在大兵压境的包围之中,虽然村自选 代表抓捕以致折磨之死,虽然军警图谋偷袭村庄,抓捕更多的自选 代表,虽然军警在镇压村民的抗争中使用了催泪弹与高压水笼,但始终还不敢真枪实弹地向村民射击。当局不敢开枪,不是不想开枪。开枪故真能够迅速解决问题,让乌坎村重回共产党的手里,但是当局无法估量开枪的政治风险与后果。从中国社会目前的政治脆弱来看,开枪有可能导致整 个政权的崩溃。在网络时代的今天,乌坎村已不再是一个被封闭的山村,而是放到在世界聚焦镜下的,任何一个情景图像只稍在几分钟后即可传遍世界。乌坎村与香港只有一水之隔,当年大批的乌坎村民偷渡到港 后,乌坎这个小地方与那个大地方就有了血肉相连,生死与共的关系,香港的自由,香港的民主,他们耳濡目染,他们不能再容忍专制的黑暗,他们要投向民主的光明。乌坎村在与专制独裁的地方政权抗争中,建立起自己的民主组织“理事会”,自己管理自己,成为中国首个民主独立的行政区。这是一个有着血缘关系的家庭,组织成一个政治实体,这个实体有47个姓氏共1万3千人,各个宗族按人口多寡,各自推出1至5名候选人。100多名候选人相互投票,最后选出13名村代表,由杨色茂担任临时理事长。它是中国除台湾以外第一个真正由选举产生的权力机构。虽然这个权力机构还不被当局承认,但不被当局承认有什么关系,只要它代表着全体村民的心声,代表着正确的方向 。当年安徽小岗村分田到户,也是冒着被政府打成资本主义反攻倒算的危险进行的。18户村民摁了血手印,签生了死约,最后被政府认可,从而拉开了中国农村经济改革的序幕。今天的乌坎村与当年的小岗村一样,正以他们的勇敢,他们的智慧拉开中国农村政治改革的序幕。 所不同的是这个序幕不是秘密的,是公开的,大张旗鼓的,与政府谈判,与军警对峙,在全球媒体的镜头之下进行的。毫无疑问,乌坎村所做的一切代表着中国民主运动的方向。一如乌坎村人以诗一般的语言,表达出的渴望:“让夕阳的血红染遍大地/让夜的星星异常闪亮/让我们期待那一刻/凯旋的歌声会响彻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乌坎村的抗争,让当局意识到这是一次不同寻常群体事件,他面对着是一个非常成熟的政治团体:这是一个环抱民主理念一万三千多人的社会,这是一个男女老少齐上阵的群体,他们有理、有节、有序、有智慧、有策略的,又有现代网络技术的“正规军团”,它与香港相连,有国际社会关注,并非用昔日的手段可以对付。对此,汕尾市委书记郑雁雄,以流氓式的语言说了大实话:“做干部不容易,手段一天比一天少”,政府权力一天比一天小,手段一天比一天少,责任一天比一天大,老百姓一天比一天胃口高,一天比一天聪明,一天比一天难管。你以為请武警不用钱吗?,羊毛出在羊身上”。“对干没有好下场,怎麼收场?”接受境外媒体报道是“借外力打自己兄弟”,“有问题不找政府,找几个烂媒体”。这些讲话表明当局既恼羞成怒,又束手无策。乌坎村的抗争告诉中共当局这样一个事实,靠混蒙拐骗,已经无法面对越来越多的维权抗暴运动,无法面对中国人民对民主自由的渴望。中共当局唯一的出路,就是象当年对待小岗村一样,顺应民意,以乌坎村的民主为范本,开启中国的政治改革。


   乌坎村的抗争,已取得阶段性的胜利,当局解除了包围,表示村民的主要诉求是合理的,并“双规”了村霸老书记,老村长,但仍然以威胁的手段警告村民的带头人林祖恋、杨色茂如果仍顽固不化,继续煽动村民与政府对抗,为境外敌对势力利用,必当追究。但是村民们依然不为分化所动,不为威胁所惧,不达目的决不罢休,表示将抬棺抗议。在最后的关头,广东省委出面,以妥协的姿态与村民代表谈判,省委副书记朱明国与村民代表林祖恋达成协议,基本上达到了村民的要求,交还薛锦波遗体,释放三名代表,承认理事委村代表的地位,并安排五家著名的国际传媒机构代表亲验薛锦波尸体,乌坎村抗争之此暂告一个段落。在乌坎村的榜样之下,广东的维权抗暴迅速蔓延,龙頭村,汕头,白塔鎮,汐南鎮,海门鎮,甲东鎮,濠江,先城鎮,两英鎮,司马鎮,中山等地海门抗暴民众多达十万人,并一度占领了市政府。面对蜂涌而来的群体抗暴,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得过且过,已经难以维续,中共当局到了必须审时度势,痛下政治改革的决心的时候了,对此,我们拭目以待,但不论中共态度如何,正如乌坎村人所说:
   黎明的曙光就要穿透夜的静谧
   夜不再等候 血继续燃烧
   我们看见希望的轮廓
   我们在虔诚的祈祷
   冬天到了
   春天还会远吗?
(2011/12/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