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乌坎村代表了中国民主运动的方向]
陈维健文集
·与“环球时报”谈艾未未得奖
·与“环球时报”谈美国游客救人与小悦悦被轧事件
·“不要向我开枪”的教训是“不要向人民开枪
·中共黑社会式的统治是最大的恐怖主义
·郎教授说中国制造业完了让我们一起哭泣
·狼终于来了!中国楼市全面崩盘
·当艾未未的债主一场了不得的公民抗争运动
·唱不完的歌“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
·燃烧的西藏燃烧的自由
·希拉莉、昂山素姬两个女人的拥抱对中国民主的启示
·“还人权、反独裁”天顶雷公天下海陆丰
·金正日之死、中共哀伤、人民欢庆
·乌坎村代表了中国民主运动的方向
·Last shopping最后一次购物
·2012文章
·曙光在前头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台湾大选吓煞共产党羡煞老百姓
· 台湾大选中共赔了夫人又折兵
· “活埋”中共图穷匕首见
·“不合作”走出西藏的困境
·乌坎的选举朱虞夫的诗----中国是时候了
·王立军拉响了中共爆炸的引信
·一首即兴诗 七年有期刑
·习近平访美老调老规矩
·中共二代抢劫民财 土匪的儿子还是土匪
·中共谈政改:“下面呢?下面没有了”
· 胡锦涛是制造西藏问题的罪恶魁首
·温家宝最后一课:薄熙来下台与恶法出台
·胡锦涛的“形左实右”路线导致了薄熙 来事件
·平反“六四”真诚忏悔 走出政治改革第一步
·改革何不从中共分左右两党开始
·揭毛批毛是改革不可跨越的前提
·八十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到胡耀 邦墓祭奠为那般
·奚落嘲笑如何诋毁得了方励之与政治流亡人士
·胡温打薄复活了文革的政治模式
·打薄熙来的性质正在起着严重的变化
·薄熙来的刑事罪与毒胶囊的危害生命罪
·到底有多少个党中央?
·温总理十三亿人在等待着你回答陈光诚
·陈光诚事件以美国价值解决 中共的无奈与恼怒
·若大一个中国容 不下一个盲人
·薄熙来“翻案”石破天惊中国政情扑朔迷离
·“人民日报”论改革前后两重天
·周永康不倒 国难未已改革断无希望
·孔子学院一场海外文化闹剧
·“六四”不平反只有推翻共产党
·宽恕不能代替惩罚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
·“薄王事件”使中国的政治不进反退
·刘洋飞天升太空冯建梅胎儿被逼堕地
· 让生命的河流入中国人的心窝
·墨尔本大会产生的墨尔本模式
·中国与俄罗斯结盟是自寻死路/
·大雨冲了北京城只因城官好面子
·北京水灾罢捐是对政府的一次信任公投
·启东事件的启示
201208/chenwj/2|恭友(一分钟小说)|1|2012年08月06日
201208/chenwj/3|恭友(一分钟小说)|1|2012年08月06日
·辽宁罢市挑战政府“黑打”
·看谷案审判可以了知“十八大”
·砸自己财产的“反日”抗议示威
·缅甸新闻开禁与中国媒体人抑郁身亡
·柴静演讲援藏女教师那只记录西藏30年的箱子
·香港反“洗脑”与中国送子女出国留学
·中日钓鱼岛冲突激化与习近平躲猫猫玩失踪
·中日之战文明的较量我们已经输了
·是谁让“反日”成为对同胞的暴行
·薄熙来所犯的罪是中共利益集团的共罪/陈维健
·大变局的前夜中共“十八大”何去何从?
·莫言为刘晓波一言抵得十万金/陈维健
·看中共为西哈努克送终“十八大”不必期待
·以温家财产曝光为契机全面公布中共要员家族财产
·“十八大”坚决不改 宁愿等死 绝不找死
·“吃饱了没事干”既是习的文化特色更是习的政治路线
·曼久嘎追拉(Majnu Ka Tilla)的祈祷声
·习近平正在延续中共的罪恶历史
·习近平以意淫方式推行民族复兴
·2013年文章
·新年伊始习李南北两记杀威棒/陈维健
·从南周事件展望未来之中国
·不得不说的纽西兰圣诞大餐华人之丑闻
·把权力关进笼子首先是把民众从笼子里解放出来
·灰霾从老天爷讨债 看欠债总是要还的
·天 哭地哀的访民“春晚”
·养虎成患朝鲜核爆中国无可奈何
·尼泊尔:从藏人的庇护所到受难营
·从台湾“二二八”想到“六四”
·“两会”已成“万年国会”
·小李新婚奇遇记
·左派右派齐声唱“社会主义制度就是好”
·死猪投江与死猪不怕开水烫
·中国梦何处梦 藏人自焚汉人也自焚
·习近平访俄中国恋苏旧情复发
·中国政治逆转回走毛的路线
·中美联合干掉金家政权正当时机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罪恶与三位第一夫人
·波士顿爆炸彰显中国反美失败
·没有真相的新疆巴楚县恐怖事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乌坎村代表了中国民主运动的方向

   乌坎村代表了中国民主运动的方向
   “我们感动天,感动地,但愿感动高层政府。让故乡的土地得以完整,用我们的呼喊涂改天空的颜色”。这是乌坎村人维权抗暴,争取民主自由的豪 言壮语。
   乌坎村是广东石碣湾的一个村庄,在2011年的年尾,人们的视线一下子集中到了这里,即使金正日暴毙这样重大的新闻,都没有让人们的视线须臾离开。自从12 月11 日凌晨,乌坎村被 军警包围以来,西方与香港媒体就开始跟踪报导,就连世界一隅的纽西兰主流媒体连续几天,乌坎村都被放在报导的首位,毫无疑问乌坎村人的抗争已经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有多达一百多名记者云集乌坎,这些记者通过各种途径,甚至从海 上划着小舟偷渡进入。从记者发自乌坎村的报导,村庄每天都在广场集会,抗议村政府领导倒卖土地,贪脏枉法,营私舞弊,党支书记薛昌竟然在位长达30多年,堪与独裁者卡扎菲统治利比亚42年比肩。村代表说这三十多年,乌坎村只有三个字“黑、黑、黑”。抗议中村民打出了“还人权,反贪渎,反独裁”的口号。为被当局抓捕迫害致死的村代表薛锦波,设灵堂举行公祭。薛锦波是乌坎村的大英雄,他的死使乌坎村的抗争达到了一个高潮。
   乌坎村所呈现出来的政治形势,是整个中国政治的交着点,虽然乌坎村处在大兵压境的包围之中,虽然村自选 代表抓捕以致折磨之死,虽然军警图谋偷袭村庄,抓捕更多的自选 代表,虽然军警在镇压村民的抗争中使用了催泪弹与高压水笼,但始终还不敢真枪实弹地向村民射击。当局不敢开枪,不是不想开枪。开枪故真能够迅速解决问题,让乌坎村重回共产党的手里,但是当局无法估量开枪的政治风险与后果。从中国社会目前的政治脆弱来看,开枪有可能导致整 个政权的崩溃。在网络时代的今天,乌坎村已不再是一个被封闭的山村,而是放到在世界聚焦镜下的,任何一个情景图像只稍在几分钟后即可传遍世界。乌坎村与香港只有一水之隔,当年大批的乌坎村民偷渡到港 后,乌坎这个小地方与那个大地方就有了血肉相连,生死与共的关系,香港的自由,香港的民主,他们耳濡目染,他们不能再容忍专制的黑暗,他们要投向民主的光明。乌坎村在与专制独裁的地方政权抗争中,建立起自己的民主组织“理事会”,自己管理自己,成为中国首个民主独立的行政区。这是一个有着血缘关系的家庭,组织成一个政治实体,这个实体有47个姓氏共1万3千人,各个宗族按人口多寡,各自推出1至5名候选人。100多名候选人相互投票,最后选出13名村代表,由杨色茂担任临时理事长。它是中国除台湾以外第一个真正由选举产生的权力机构。虽然这个权力机构还不被当局承认,但不被当局承认有什么关系,只要它代表着全体村民的心声,代表着正确的方向 。当年安徽小岗村分田到户,也是冒着被政府打成资本主义反攻倒算的危险进行的。18户村民摁了血手印,签生了死约,最后被政府认可,从而拉开了中国农村经济改革的序幕。今天的乌坎村与当年的小岗村一样,正以他们的勇敢,他们的智慧拉开中国农村政治改革的序幕。 所不同的是这个序幕不是秘密的,是公开的,大张旗鼓的,与政府谈判,与军警对峙,在全球媒体的镜头之下进行的。毫无疑问,乌坎村所做的一切代表着中国民主运动的方向。一如乌坎村人以诗一般的语言,表达出的渴望:“让夕阳的血红染遍大地/让夜的星星异常闪亮/让我们期待那一刻/凯旋的歌声会响彻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乌坎村的抗争,让当局意识到这是一次不同寻常群体事件,他面对着是一个非常成熟的政治团体:这是一个环抱民主理念一万三千多人的社会,这是一个男女老少齐上阵的群体,他们有理、有节、有序、有智慧、有策略的,又有现代网络技术的“正规军团”,它与香港相连,有国际社会关注,并非用昔日的手段可以对付。对此,汕尾市委书记郑雁雄,以流氓式的语言说了大实话:“做干部不容易,手段一天比一天少”,政府权力一天比一天小,手段一天比一天少,责任一天比一天大,老百姓一天比一天胃口高,一天比一天聪明,一天比一天难管。你以為请武警不用钱吗?,羊毛出在羊身上”。“对干没有好下场,怎麼收场?”接受境外媒体报道是“借外力打自己兄弟”,“有问题不找政府,找几个烂媒体”。这些讲话表明当局既恼羞成怒,又束手无策。乌坎村的抗争告诉中共当局这样一个事实,靠混蒙拐骗,已经无法面对越来越多的维权抗暴运动,无法面对中国人民对民主自由的渴望。中共当局唯一的出路,就是象当年对待小岗村一样,顺应民意,以乌坎村的民主为范本,开启中国的政治改革。


   乌坎村的抗争,已取得阶段性的胜利,当局解除了包围,表示村民的主要诉求是合理的,并“双规”了村霸老书记,老村长,但仍然以威胁的手段警告村民的带头人林祖恋、杨色茂如果仍顽固不化,继续煽动村民与政府对抗,为境外敌对势力利用,必当追究。但是村民们依然不为分化所动,不为威胁所惧,不达目的决不罢休,表示将抬棺抗议。在最后的关头,广东省委出面,以妥协的姿态与村民代表谈判,省委副书记朱明国与村民代表林祖恋达成协议,基本上达到了村民的要求,交还薛锦波遗体,释放三名代表,承认理事委村代表的地位,并安排五家著名的国际传媒机构代表亲验薛锦波尸体,乌坎村抗争之此暂告一个段落。在乌坎村的榜样之下,广东的维权抗暴迅速蔓延,龙頭村,汕头,白塔鎮,汐南鎮,海门鎮,甲东鎮,濠江,先城鎮,两英鎮,司马鎮,中山等地海门抗暴民众多达十万人,并一度占领了市政府。面对蜂涌而来的群体抗暴,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得过且过,已经难以维续,中共当局到了必须审时度势,痛下政治改革的决心的时候了,对此,我们拭目以待,但不论中共态度如何,正如乌坎村人所说:
   黎明的曙光就要穿透夜的静谧
   夜不再等候 血继续燃烧
   我们看见希望的轮廓
   我们在虔诚的祈祷
   冬天到了
   春天还会远吗?
(2011/12/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