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湖南岳阳网友盐巴因倡导游行被失踪(图)]
蔡楚作品选编
·无题
·致燕子
· 题 S 君骨灰盒
·依据 
·爱与愿
·
·透明的翅膀
·游萤
·铜像--『蓉美香』前
·
·我是一朵野花
·象池夜月
·我的忧伤
·我守着
·人的权利
·礼拜堂内
·转移
·古隆中
·M像速写
·古长城
·荒凉
·岁月
·星空
·致岸
·黄色的悲哀
·微笑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答明辉兄
·再答明辉兄
·献给『野草之路』
·怀 想
·别 梦 成 灰
·致 大 海——流星的歌
·追寻的灿烂——《邓垦诗选》读后——
·珍惜 ——园中野草渐离离、、、、、、
·结伴同行——赠茉莉、正明及笔友们
·漂 泊
·淺析中國的大話文化
·勇敢是信念和智慧的果实
· 寂 寞 ──戲贈某君
·給 北 風
·仲夏夢語
·嗩 吶
·黃色的悲哀
·題照_____夢斷香銷四十年、、、、、、
·悼彭总
·枪杆子下面
·題S君骨灰盒追記
·油油飯
·Lake Tahoe
·一生的愧疚------獻給吳爺爺的亡
·二 姨 婆
·五姨媽
·祭日
·自己的歌
·思念
·祖坟
·咏 荷 —— 答罗清和兄
·纽约问答
·日用品斷想
·等待
·全臺灣至少有一萬個人在用力寫詩的回應
·獨生子
·媽媽.我沒有紅領巾
·遥祭鲁连
·鳥語在說些什麼?
·"独生子"的对话
·不能失去自我
·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夢訪魯連居
·夜讀薛濤
·高湯:讀蔡楚詩「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明天
·哭吴祖光、李慎之二老
·听郭生《洋菊花》
·月夜思
·己卯新秋送天一兄返美兼贈《龍門陣》數冊四首 1998年----殷明辉
·读蔡楚《我的忧伤》的断想 --陈墨
·硯冰: 讀蔡楚“我的憂傷”
·我与《野草》结缘
·思念 ●蔡 楚
·母親
·一個僑胞的話
·广场夜
·孔形拱橋
·長城浮想
·怀 秋
·回答------致诗友
·怀 秋
·如果风起
·殷明辉:酬寄蔡楚
·君山二妃庙坟
·酒愁
·水 ---台湾喜菡网站值月人献辞
·秋意
·无慧: 一生的追寻—— 蔡楚的诗——野草诗歌赏析之三
·偎依-----答台灣詩人喜菡"相信文學的心焓强梢愿糁顿艘赖?
·铁窗-----献给刘荻
·心事
·独立笔会笔友给笔会主席刘宾雁先生的慰问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湖南岳阳网友盐巴因倡导游行被失踪(图)

   [日期:2011-12-06] 来源:参与 作者:大风 [字体:大 中 小]
   
   (参与2011年12月6日讯)本网获悉,湖南岳阳网友、民主人士“盐巴”(真名:周亚华),前不久因在网上发出“为了尽快推动中国的民主进程,明年举行三个月的大游行、学生大罢课、工人大罢工!”此后即失踪,目前确信已被当地警方控制,但是因无法联系到他的家人,此一态势无法确认。有网友希望岳阳附近跟周亚华联系密切的朋友尽快与其家人取得联系,从而确认目前的状况。
   
   湖南岳阳网友盐巴因倡导游行被失踪(图)


   
   
   周亚华长期活跃在网上,以《盐巴日记》的形式宣扬民主自由,有一定的知名度,是角马俱乐部中比较活跃的人士。他虽学历不高,但是文笔犀利,思维清晰。
   
   周亚华曾经在深圳工作,因受打压不得不离开深圳返回家乡湖南岳阳。在沉寂了一段时间后,社会的不公与黑暗再次唤起他内心的正义感,继续以《盐巴日记》为武器抨击时政!
   
   昨天下午14时16分,“盐巴”还在腾讯新闻论坛发出《我向马其顿捐儿子(盐巴日记 中国梦28)》(http://bbs.news.qq.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975663&page=1#pid11368555),这可能是他最后发出信息。但在他的个人页面显示的最新上线时间是今天(12月6日)10时18分。
   
   我向马其顿捐儿子(盐巴日记 中国梦28)
   
   闻说中国政府向马其顿捐校车,为友国人民谋福利,我很感动,受了启发,于是,痛下决心:向马其顿捐儿子。
   
   我虽只有一子;虽养儿可防老;虽已养育16年;但是:若马其顿人民接受,我可以再生再养;我老了可以不穿新衣;不喝好酒;每天有两个大红薯就足够;中国人民学过雷锋精神,能做到舍己为人。
   
   马其顿政府,你们接受我的请求吧。说实话,我也舍不得让自己的儿子去贵国,可昨晚一夜未眠,为孩子的前程忧心。
   
   我在想,中国政府搞捐助,是问过你们的:要多少钱?而你们,居然想到了要校车。没有理由不相信,一个把校车看得比金钱更重要的政府,是一个好政府!一个给孩子营造安全环境的国家,是一个好国家!
   
   回想儿子从小到大上过的几所学校,从湖南的乡村到广东的城市,从未坐过一次校车,辛酸。
   
   有一次,从乡村学校骑自行车回来,突然下起大雨,因路滑,他摔倒在地,回来满身污秽。
   
   还有一次,他回来说,有辆摩托车差点撞到他了,很害怕。
   
   还有一次,他的单车被偷走了,哭着回家。
   
   还有一次,在深圳坐公交车超过了,沿路走回学校。
   
   ……
   
   原以为,这是正常事,政府没钱,很困难,人民代表也没批准,不可能为孩子添校车吧。
   
   让我十分惊讶的是,当中国政府问马其顿政府需要什么?在你们列出的清单里,居然有校车这一项。我不知道,是谁想到要校车的,为什么会这样想呢?
   
   把孩子送给你们,我放心。虽然痛,但是,只要孩子幸福,再痛,也能忍。
   
   在把孩子送给你们之前,我有个心愿,那就是,能否劝中国政府,也为自己的学校添几台校车来,好让我们的孩子坐一回,免得去了你们马其顿,受到歧视,说他是连校车都没坐过中国人。
   
   如果中国政府不答应,那么,我请求你们,能否退还几台校车给我们,毕竟,我们未授权政府那样做,我们很不情愿,我们很不甘心。
   
   这些,只是愿望,如果你们做不到,我也不恨你们。但无论如何,请收下我儿,虽然我不是抛弃他,不是不想要了,可……,若他幸福,我又何必自私,何必留下养老呢?
   
   如果你们同意了,我会给孩子做工作,告诉他,马其顿是一个安全的国家,马其顿政府是一个伟大的政府。那里有校车,那里不强迫你信仰什么主义,那里老师不骗钱不报复孩子,那里政府把孩子当作祖国的宝贝,那里官员把孩子视为未来的脊梁。
   
   只要能接受,我定把劝慰工作做好,哪怕儿子依依不舍,哪怕他十步九回头,我会劝他努力做到:离开时,眼泪不要当面掉下来……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2011/12/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