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姜福祯:向共和致敬——辛亥革命本质上是一场共和革命]
蔡楚作品选编
·爸爸,您别哭……我能赚钱供自己上学【组图】
·东海一枭:希望之路在哪里?【组图】
·著名诗人流沙河夫妻与《野草》文友(图)
·《野草》编委会成员在鲁连灵堂悼念(图)
·底层、冤案录、上访村作家廖亦武(组图)
·从敢言少年到维权作家杨银波(组图)
·《不死的流亡者》(组图)
·刘晓波、赵达功等荣获第十届香港人权新闻奖(组图)
·野草之路(组图)
·王怡出席71届国际笔会大会返蓉汇报会(组图)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组图)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一)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二)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三)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剧本:撕裂长夜的闪电
·京新、新和成两药厂污染调查:新昌县委宣传科长的“威胁”和绍兴市长的拒绝采访(组图)
·首届林樟旺案北京研讨会照片一束 (图)
·独立作家笔会副会长谈刘晓波余杰被抓(图)
·春節,有人是這樣度過的、、.(组图)
·把我们赶尽杀绝算了!(图)
·5岁男孩被父亲绑在窗上3年(图)
· 孩子们注视着我们的国旗庄严升起……(组图)
·太石可能就是民主化的小岗(组图)
·太石村核实罢免签名现场(图片新闻组图)
·【特警袭击太石村,48人被关押】(图)
·重庆特钢工人维权事件(组图)
·郭飞雄被拘押在番禺看守所,呼吁关注郭飞雄先生安危(图)
·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被不明身份打手打伤照片(组图)
·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十二)小公务员之死(图)
·快讯:郭飞雄已被批捕,太石村民欲哭无泪(图)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悼念杨春光先生病逝公告(组图)
·重庆一破产国企老工人:市长峰会民怒歌(组图)
·下岗工人施晓渝被重庆警方带走,请大家密切关注(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举行"宪政与维权—自贡失地农民维权讨论会"(图)
·持续关注郭飞雄、施晓渝两位义士的安危!(图)
·在网络上声援重庆特钢工人维权的施晓渝先生已获释!(图)
·维权人士赵昕先生在四川被不明身份的人殴打(图)
·我已到《民主中国》任编辑,请各位投稿支持!(图)
·朱洪 (刘宾雁夫人):宾雁的遗愿(图)
·《二月画展》、乐加和油画《人》(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国际人权日演讲会图片新闻(组图)
·象刘宾雁那样生活—刘宾雁治丧委员会第七号公告(组图)
·郭飞雄:我已出狱(图)
·无慧:并非绝唱——《野草》93期(图)
·无慧:闲话《草堂三咏》( 野草诗评 之一 )(组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活动:文学与记忆——与余杰对话(组图)
·谭作人:大熊猫为谁打工?(图)
·警察暴力骚扰方舟教会的正常礼拜活动及相关评论(多图)
·余杰:谁是说真话的人?— 悼念刘宾雁先生(组图)
·台湾中央电台采访杨天水案(图)
· 康正果 :荒野之美(組圖)
·郭飞雄:重返太石村(图)
·关注郭飞雄被打伤事件,抗议这种野蛮的黑社会化的权利运作(图)
·杨茂东(郭飞雄):(新华门)和平请愿书(图)
·临沂野蛮计生事件及陈光诚照片(组图)
·陈墨:我的媚俗观——野性的证明(图)
·绘出中国人的精神地图— 汪建辉小说《中国地图》出版
·胡佳失踪第15天--组图:胡佳与曾金燕新婚照片(图)
·流沙河:满江红 贱躯卧疾反省(图)
·李建强律师答入狱的异议人士、独立作家法律救助问题(图)
·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胡访美前夕北京司法机关重新审查起诉赵岩(图)
·劳动节她们有节吗?现实中打工女孩的真实生活(组图)
·毕节法院宣布择日宣判李元龙案(多图)
·余杰:白宫“炉边会谈”背后的剑戟 (图)
·范亚峰博士被禁止出国参加与美国总统布什的会见(图)
·律师今晚再赴临沂,吁请关注陈光诚案!
·黄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邀请也不稳当 刘正有被押送回家(组图)
·著名西藏作家茨仁唯色的BLOG突然被关闭(图)
·温克坚:我的朋友昝爱宗(图)
·陈光诚被判刑,袁伟静处于非常大的风险中(图)
·曾金燕:笑料--李喜阁在看守所的经历(图)
·胡佳拍摄:高智晟律师一家照片(组图)
·刑事上诉状 / 陈光诚,李劲松律师 (图)
·快讯:胡佳、曾金燕危急中!(图)
·胡佳:据传郭飞雄被捕(图)
·被警察带离北京28天的赵昕昨日致电云南昭通家人(图)
·陈光诚案律师团提出137名证人二审时到庭作证(图)
·胡佳:9月30日中午12点郭飞雄被广州市公安局正式逮捕(图)
·胡佳:高智晟律师妻子耿和接到警方逮捕高智晟的口头通知(图)
·余杰被禁止出境无法访台,中共当局侵害公民权又有新招(图)
·殷明辉:七律二首 观蔡楚寄来手种杜鹃花照片(图)
·"他们像杀老鼠一样猎杀藏人"—罗马尼亚登山者的叙述/山子译(图)
·昝爱宗状告国家新闻总署吊销记者证(图)
·李劲松律师通报陈光诚案最新进展(图)
·曾金燕:拜见达赖喇嘛(图)
·李劲松律师已到沂南 陈光诚继续委托他作辩护人(图)
·陈光诚案11月20号在沂南县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开庭(图)
·蔡楚:呼吁沂南县警方立即释放滕彪博士(图)
·蔡楚:呼吁宁陵县公安局解除对李喜阁的监视居住决定(图)
·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关于高智晟案的情况通报(图)
·胡佳:高智晟律师遭到中国政府秘密审判(图)
·胡佳:高智晟律师案件可能在今天或近几天内开庭宣判(图)
·陈光诚: 永不放弃——我的上诉(图)
·李喜阁(HIV):痛苦的上北京(图)
·胡佳:高智晟律师全家被押解出京(图)
·陈光诚 李劲松:刑事上诉补充意见(图)
·胡佳:郭飞雄案件将要进入起诉程序(图)
·高耀洁:中国艾滋病感染的特色(图)
·又见抗艾第一人高耀洁:我现在日子真难过(图)
·章诒和:我的声明和态度(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姜福祯:向共和致敬——辛亥革命本质上是一场共和革命

   
   
   作者: 姜福祯
   
   辛亥革命本质上是一场共和革命。辛亥革命最重要的历史遗产是民主共和价值观不可抗拒、不可逆转地登上中国的政治舞台,从此中国告别了五千年帝王更替的皇权暴政,使得中国与现代世界的政治诉求同步。用“共和”为辛亥共和革命号脉,以回顾历史,向百年前共和志士和亚洲第一共和国致敬!


   
   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征文
   
   
   辛亥革命本质上是一场共和革命,是清朝预备立宪的思想延续,是由武昌首义引发,南北议和抉择,清王朝被袁世凯逼退结束的一次历史剧变。其后16年是国家政治制度现代化、民主化的一次历史实验。
   
   辛亥革命最重要的历史遗产是民主共和价值观不可抗拒、不可逆转地登上中国的政治舞台,从此中国告别了五千年帝王更替的皇权暴政,使得中国与现代世界的政治诉求同步。(注意,我说的仅仅是诉求)一切专制独裁势力从此不得不披上“民国”“共和国”的外衣。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己然大谬不然,奉天承运,人民诏曰却是可以任意招摇。从《钦定宪法》到《临时约法》,宪政启蒙和人民共和的理念已经深入人心,再经稍后的“五四运动”实际上思想解放和思想启蒙的任务已经完成,共和作为一种统治理性已经无法替代。
   
   本来在中国历史上改朝换代,不过是“城头变幻大王旗”,那么为什么推翻清王朝的辛亥革命具有无与伦比的伟大意义呢?原来三重历史剧变都在辛亥年遭遇了——王朝更替、民族革命、共和革命。
   
   孙中山为首的革命党,以“驱除鞑虏,恢复中华”,汉族夺回中国的统治权力为首要任务,汉满民族替易,依旧属于改朝换代的历史嬗变,尚不属于宪政文明的近代历史的范畴。历史的丰富性在于这个生不逢时的专制王朝不仅见识到西方诸国的强大,更遭遇到西方共和体制的碰撞,遭遇到体制内宪政派改良者和体制外宪政派革命者的双重压力,清王朝不得不启动带有宪政性质的改革,颁布《钦定宪法大纲》,并进一步成立皇族贵胄为核心的“内阁”。慈禧太后虽然亲手扼杀了“戊戌变法”不过寥寥几年之后,她也不得不适应历史潮流,全面启动限制皇权,消除封建专制的宪政改革。按说,坚冰已打破,前路也明确,体制内外各派都是在异口同声呼唤共和。体制内宪政改革与体制外革命党赛跑,就在这样的历史语境中依旧爆发了辛亥革命。这就引出了一个为什么的问题:是清王朝改革不彻底?是革命派激进热情?清朝政府宪政乍启,显然不会一蹴而就,还谈不到改革彻不彻底,实质问题是恢复中华,满清政府已经不可能继续留在权力中心,更不可能继续垄断权力,“皇族内阁”的冷遇已经说明了这一点。
   
   天要变,道也要变。革命派、北洋派、立宪派的逻辑起点都是共和。此时,只有以理论支撑的梁启超、杨度等君主立宪派尚有一定程度的保皇意识;张骞、唐绍仪、汤化龙等以实业利益为支撑的立宪派的选项既包括君主立宪也包括民主立宪,这就为此后的南北议和奠定了思想基础。当时袁世凯代表的是实用,功利的机会主义,他选择的是左右逢源,个人建功立业和社会最少动荡的两全之策;张謇、梁启超是步张之洞后尘而颇具影响力的立宪改革派,他们所希望的是渐进变革的道路;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以“革命党”自诩,并且多次发动武装起义,企图一劳永逸的解决民族问题,间或解决民主问题。渐进、激进、实用这三者之间其实有一个最大公约数:共和。渐进派中的多数人都是企图以君主立宪为突破口,激进派自然希望武装革命轰轰烈烈解决问题,机会主义稳健派则希望体制内外相互妥协,抓住甚至不惜制造机会迫使清朝逊位。
   
   有意思的是历史的发展神秘莫测,并不以任何一派的意志为转移。
   
   先看袁世凯为首的北洋派
   
   袁世凯是戊戌变法的参与者,是重要的立宪派官僚,他曾经被委以改革的重任,主张大刀阔斧的改革,被守旧官僚所痛恨和排挤,弃官赋闲。武昌起义之后被请出来收拾乱局。
   
   当时袁世凯本人经历了平叛乱(保满)——养革命(弃满)——妥协议和(同缔共和)——逼宫(和平退位)的几个心路历程,可以说除第一个阶段外,几乎都是被迅速发展的形势所造就。武昌首义本是一个局部事件,应该在清政府和袁世凯的可控范围内,但是南方各省的纷纷响应,已经使起义成为燎原之势,此时的袁世凯在攻克汉阳之后,没有一鼓作气攻克武汉三镇,这时的袁世凯与大清已是二心,随后放弃以“君主立宪”为议和前提,已经完全走在了民主共和的路上。袁世凯一直在审时度势,把握机会与革命党,立宪派、清廷内的主战派周旋,在“逼退”进展缓慢之时,不惜假手汪精卫调遣革命党炸死主战派首领良弼(这次是制造机会),使隆裕太后下决心迅速退位。
   
   再看孙中山为首革命派
   
   孙中山、黄兴一直调用各种资源,不遗余力地发动武装起义,但是每次都以失败收尾,无奈天意与人意悖违,革命形势一直都没有瓜熟蒂落。特别是清廷推行新政改革、预备立宪以来,已经缓解了体制内外的主要矛盾,让革命党的前景并不明朗。革命的道义资源大打折扣,这也就是革命党用炸弹伺候出国考察宪政的满清大臣的原因。广州起义之后,实际上孙、黄也几近绝望。孙中山一度向其他首领宣布解算同盟会,并且只身一人到美国打工去了。在此情况下宋教仁等人成立长江分会以便寻求新的发展机会。同盟会曾发生两次沸沸扬扬的“倒孙风潮”,若不是黄兴、刘揆一关键时刻和稀泥,孙先生早被罢免,同盟会也早就瓦解了。“倒孙风潮”削弱了党内团结,更削弱了孙中山的领导力。随后党内同志纷纷自立门户,焦达峰、孙武联络一批会党头目成立共进会,章太炎、陶成章重建光复会,就连孙中山本人也不再以壮大同盟会为念,发展同盟会新分会时改名为“中华革命党”。1910年6月孙中山对宋教仁说,“同盟会已取消矣,有力者尽可独树一帜”,其对同盟会的分裂似已漠然认之。1911年7月,宋教仁、陈其美、谭人凤在上海建立同盟会中部总会,虽仍以同盟会冠名,其实与同盟会和孙中山无关,实际上辛亥革命前夕,同盟会已近于完全解体。
   
   最后看看以梁启超、张骞等人为首的立宪派
   
   梁启超在辛亥革命次年,曾经这样表述当时的立场:“当去年九月以前,君主之存在,尚俨然为一种事实,而政治之败坏已达极点,于是忧国之士,对于政界前途发展之方法,分为二派:其一派则希望政治现象日趋腐败,俾君主府民怨而自速灭亡者;其一派则不忍生民之涂炭,思随事补救,以立宪一名词,套在满政府头上,使不得不设种种之法定民选机关,为民权之武器,得凭借以与一战。”可见预备立宪就是大清帝国自掘坟墓,君主立宪实际上是体制内立宪派不得不调用的一个道具,因为大清“俨然为一种事实”。在“俨然为一种事实”和“大清不可撼动”的两种事实之间满清贵族和立宪派进行过多次较力,进一步,退两步,放权——收权的拉锯战在谘议局和皇族权贵之间不断上演,最后上演的是“皇族内阁”。1909年到1911年之间,立宪派先后发动了四次国会请愿远动,参与的民众多达上百万人,影响之大可见一斑。
   
   在上述历史背景中,各派政治力量以武昌起义为杠杆共同发力,撬动帝制,扭转了乾坤。
   
   在帝制、革命、共和这三种语境中两种语境长期被主流历史模糊和边缘化,这是需要明辨的,遗憾的是诸多学者目前在这个问题上思维定势依然陈旧。看到龙应台女士最近的相关访谈,觉得言简意赅,一语中的。
   
   WSJ:1911年10月10日对于大中华区不同的地方都有什么意义呢?
   龙:“双十节”对北京来说从来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但是现在,它突然有了意义。事实上,对于中国来说,想要合理地诠释”双十“是非常尴尬的,甚至不当的。这是中华民国的国庆日,而中国方面完全不承认中华民国的地位。因此中国人就完全地聚焦在了革命本身。他们不得不在向辛亥革命致敬,和辛亥革命的结果是建立了共和这二者之间保持微妙的平衡……而这种平衡可不容易保持。”
   
   WSJ:“你认为今天的中国和清朝末期有多大的区别?
   龙:把过去六十年和清朝统治的最后十年的现实情况进行对比,这是一种倒退。当中有着巨大的鸿沟。当然,在过去十年中,中国有了巨大的变化。但是100年前已经有了上海股票交易所;你可以是铁路投资方的股东;人们有自己的私人房产;宪法也即将就位……如果你看看那时有多少政党的话,再和今天对比一下,那么现在退步了。”(来源《民主中国》龙应台:辛亥百年对中国来说尴尬的纪念)
   
   我撰写的几篇论述辛亥革命的文章侧重点不是当年那场革命是否必要,而在于共和这一普世价值的迫切必要性。因为历史不可以逆转,也不可以建立在预测的基础上。用“共和”为辛亥共和革命号脉,以回顾历史,向百年前共和志士和亚洲第一共和国致敬!
   
   2011年12月20日于咫尺居
   
(2011/12/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