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巩之言:2011年回顾:解放军士兵的枪口对准谁?——从解放军士兵枪击兰州副]
蔡楚作品选编
·转移
·古隆中
·M像速写
·古长城
·荒凉
·岁月
·星空
·致岸
·黄色的悲哀
·微笑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答明辉兄
·再答明辉兄
·献给『野草之路』
·怀 想
·别 梦 成 灰
·致 大 海——流星的歌
·追寻的灿烂——《邓垦诗选》读后——
·珍惜 ——园中野草渐离离、、、、、、
·结伴同行——赠茉莉、正明及笔友们
·漂 泊
·淺析中國的大話文化
·勇敢是信念和智慧的果实
· 寂 寞 ──戲贈某君
·給 北 風
·仲夏夢語
·嗩 吶
·黃色的悲哀
·題照_____夢斷香銷四十年、、、、、、
·悼彭总
·枪杆子下面
·題S君骨灰盒追記
·油油飯
·Lake Tahoe
·一生的愧疚------獻給吳爺爺的亡
·二 姨 婆
·五姨媽
·祭日
·自己的歌
·思念
·祖坟
·咏 荷 —— 答罗清和兄
·纽约问答
·日用品斷想
·等待
·全臺灣至少有一萬個人在用力寫詩的回應
·獨生子
·媽媽.我沒有紅領巾
·遥祭鲁连
·鳥語在說些什麼?
·"独生子"的对话
·不能失去自我
·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夢訪魯連居
·夜讀薛濤
·高湯:讀蔡楚詩「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明天
·哭吴祖光、李慎之二老
·听郭生《洋菊花》
·月夜思
·己卯新秋送天一兄返美兼贈《龍門陣》數冊四首 1998年----殷明辉
·读蔡楚《我的忧伤》的断想 --陈墨
·硯冰: 讀蔡楚“我的憂傷”
·我与《野草》结缘
·思念 ●蔡 楚
·母親
·一個僑胞的話
·广场夜
·孔形拱橋
·長城浮想
·怀 秋
·回答------致诗友
·怀 秋
·如果风起
·殷明辉:酬寄蔡楚
·君山二妃庙坟
·酒愁
·水 ---台湾喜菡网站值月人献辞
·秋意
·无慧: 一生的追寻—— 蔡楚的诗——野草诗歌赏析之三
·偎依-----答台灣詩人喜菡"相信文學的心焓强梢愿糁顿艘赖?
·铁窗-----献给刘荻
·心事
·独立笔会笔友给笔会主席刘宾雁先生的慰问信
·黄翔日命名及诗房子剪彩仪式上的英文发言稿
·Lake Tahoe
·我想她是舒卷的云
·别梦成灰(带图片)
·五姨妈(图)
·怀秋(带图片)
·偎依(带图片)
·邹洪复:诗歌写作的支点——读蔡楚先生诗歌作品随感
·赠洪复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诗《我的忧伤》(配图)
·人的权利(图)
·紫红的落寞(图)
·星空(图)
·你的小姑娘闭嘴不语(图)
·象池夜月(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巩之言:2011年回顾:解放军士兵的枪口对准谁?——从解放军士兵枪击兰州副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15/2011
   
   
   作者: 巩之言
   


   中共严防死守的是自身内部,严厉封锁有关解放军的任何负面消息,意图牢牢控制枪杆子,让军队接受党的绝对领导。至于互联网时代能否封锁住新闻,能否控制住底层士兵的思想和行为,恐怕是中共最不愿提及的,或许他们无暇顾及这些,只要能一时掩耳盗铃,就得过且过吧。
   
   
   转眼间2011年就要过去,各种突发事件接踵而至,触目惊心,当局把封锁视为第一要务,名义却是维护稳定。这一年,当局封锁最快的当数吉林驻军士兵携枪外逃事件,网络上也被删除得一干二净,但在境外却不一样,海外及港台媒体大量报导,四面开花,大陆网民只能通过翻墙一睹为快。其实,解放军军内一直做不得同一种声音,在中共建政后六十多年来,军中多次发生军人持枪表达不满事件,几乎都酿成恶性事件,当局所做的不外乎隐瞒真相,六十多年都在做同样一件事。
   
   封锁解放军士兵被击毙消息害怕影响军心
   
   11月9日至10日,吉林省驻军65331部队装甲团四名解放军士兵携枪外逃,后被击毙三人、击伤一人的消息,最初由微博网友率先传播,后人民网、财经网纷纷转发确认消息,但不到二十四小时就被一一删除干净。中共最核心的「党卫军」内部发生如此重大案情,中共决策层第一时间就是增派大量特警围追堵截,不能抓活的就下令一枪击毙,同时发动舆情机构严防消息外泄,因为他们担心军心不稳,影响军内稳定。案发后至今事过月余,没见到官方纸媒体发布一字此案的处理情况,也无一张围追堵截并开枪的照片外传,这说明中共严防枪杆子出事,更担心枪杆子掉转枪口,对准他们自己人。
   
   这四名年轻士兵隶属沈阳军区16军(中共政治局委员、军委副主席徐才厚曾出任16军政委),9日走出营房时没有请假,他们携带一支95式自动步枪和795发子弹,随后吉林一些地方的银行贴出印有四名士兵照片的紧急协查通告,要求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严防持枪抢劫。10日下午他们在辽宁抚顺一带的高速公路被特警发现,警方击毙三人,擒获一人,但不知死者和生者姓名情况。据网络媒体称这起军人集体脱队事件在解放军中较为罕见,官方《解放军报》却只字不提,等于此时没有发生。
   
   这四名士兵的基本情况是:林鹏汉,列兵,18岁,辽宁沈阳康平人,装甲团报话兵;李鑫鑫,列兵,18岁,湖南邵阳人,瞄准手;张新岩,列兵,19岁,黑龙江庆安人,瞄准手;杨帆,中士,24岁,辽宁抚顺人,炮修兵。微博消息称事发后这四名士兵的家属均失踪,媒体无法采访到他们的家人,据说他们携带枪支是为了中士杨帆家房屋遭遇强拆而「报仇」。10日下午他们在杨帆家乡抚顺一带高速公路被警方拦截,警方击毙三人,擒获一人。据说现场军警也有人员重伤。他们行程千余公里没杀害无辜,或许「报仇」之说比较靠谱。
   
   解放军士兵枪口击伤兰州副市长至今皆保密
   
   解放军士兵开枪杀自己人,历史上不乏这样的案例。五十九年前的1952年10月6日,即中共武装夺取政权刚满三年,甘肃省兰州市就发生一起解放军士兵掉转枪口对党政军人士开枪的惨剧,令中共高层震惊,并封锁消息,至今未见公开媒体解密案件详情。
   
   兰州市警卫部队隶属解放军公安部队,该部士兵张贵玉,1951年参军入伍,其后上司曾令他转业回家,但他不愿回家,并表示有生病等原因,后来也就没有转业。1952年10月5日,当兰州警卫部队移驻兰州市区中心制高点人民路南城楼警卫时,他也随队前往。10月6日上午九时,张贵玉正在城门楼上执勤,这是正是部队人员下去吃饭的时候,他站在三层楼上突然夺枪并开枪扫射,打死打伤解放军官兵及过往民众共二十二人,打伤的有兰州市副市长孙剑峰,打死的有迪化(今乌鲁木齐)贸易公司业务科科长何宪等。警卫部队听到枪声后围堵,张贵玉就放火烧楼,将三层楼全部和二层楼的一部份烧毁,并持枪准备突围时被击毙。这个事件也是当时解放军部队内部发生的最突出事件,一直没有公开报导,原因就是中共担心报道后会引起连锁反应,他们不但害怕解放军掉转枪口,更怕公众知道解放军内部的真实情况。此后,解放军内部丢失枪支弹药事件,全部秘而不宣,即使一些案件得以侦破,也一般不公开报导。
   
   1983年军警击毙「二王」秘闻
   
   此后,发生的涉枪并涉及解放军的恶劣事件就是轰动全国的持枪杀人潜逃的沈阳退伍军人王宗(王方)、王宗玮兄弟,被称为「二王」,1983年全国首次「严打」即起源于此。当年,公安部发出「文革」后第一个A级通缉令。1983年2月12日,即阴历年大年三十除夕夜,二王在沈阳军区空军医院小卖部偷窃被发现获抓,随后他们开枪,打死沈阳军区的政委周士民、孙维金、卢文成、何刘福山四人,重伤三人后潜逃,先后登上列车逃往湖南衡阳、湖北武汉一代,后后逃至江西,开枪打死江西武警总队参谋吴增兴,打伤江西武警总队班长甘象清,还有十多人被打伤。9月18日,二王被围追堵截的军警击毙在江西广昌县水南公社南坑老屋的山窝上,死后发现其携带的枪支是五四式手枪和子弹进百发,现金约万元,还有手榴弹、药品、军用地图等。公安部随后表彰了参战的江西省公安厅、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江西省总队、江西省军区、二十九军,福建参战的福建省公安听、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福建省总队、中国人民解放军福州军区参战部队。
   
   「严打」是邓小平1983年7月份在北戴河亲自对公安部长刘复之下令进行的,因为二王之后,6月初还发生卓长仁等人从沈阳劫持民航班机飞往南韩的恶性事件,当时邓小平对于党内对于从重从快的严打提出「还要打准」的意见强烈反对,他说没有准不准的问题,严打就是专政力量的「专政」。对于二王,公安部就在全国动用技术侦察手段,江苏省的公安机关还在8月份截获了二王写给驻扎在香港的台湾国民党特情机关密信,信中谈到二王曾在案发后写给香港两封信,请求香港指派任务,请予援助等,但这些信都被公安一一截获。据称二王中的王宗玮1980年从部队复员时私藏了大批子弹,行李中还夹带了五颗手榴弹,他们三只的手枪也是从沈阳大北监狱偷窃而来的。1983年8月开始的首次严打至当年年底,公安部称摧毁犯罪团伙七万余,逮捕涉案人数数以十万计,缴获枪支一万八千多支,子弹四十二万多发。有此可见,解放军或武装机关丢失枪支弹药已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只是因为官方不对外公开的结果。
   
   解放军连长「入京复仇」的惨剧缘何发生
   
   二王事件后,还有一名解放军连长开枪的恶性事件发生,而且是发生在北京中南海、长安街附近,死伤多人,媒体也一直封锁消息,其详情至今未见公布。
   
   事件发生在1994年9月21日,驻扎在北京东部通县(现通州区)的北京卫戍区3师12团中卫副连长田明建,用八一步枪(类AK47型),两百发子弹在部队操场上打死团政委等多人后,劫持汽车,打死多名民众,又来到天安门东侧不远的建国门外使馆区,大批军警围堵,双方开火,伊朗驻华大使馆政务秘书开车送孩子上学,不幸被打死,其四个孩子一死两伤,还有17名路过的公共汽车乘客和骑自行车上班的人被打死,打死打伤的多达几十人,最后田明建被特警阻击手击毙。据报导,田明建之所以持枪报复是因为其家在农村的妻子因怀二胎被计画生育部门强行堕胎,「丧子及其妻病危」的噩耗传来,使他一怒之下走上报复之路。事后,有关此案相关人是否被追究法律责任或人事撤免,都无从得知,官方对解放军内部事态一律保密,仿佛如今仍在战争状态。
   
   从兰州张贵玉、沈阳「二王」、北京田明建开枪杀人到吉林四名士兵外逃被击毙,都与解放军有关,而且除二王外都被封锁,这说明中共在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之际最怕解放军军心动摇。所谓维稳只是针对普通民众的,手无寸铁的民众也构不成对中国统治的威胁,真正构成威胁的恰恰是中共内部尤其军警等武装力量,比如解放军,解放军内若不稳定,中共就只有死路一条了。所以,中共严防死守的是自身内部,严厉封锁有关解放军的任何负面消息,要牢牢控制枪杆子,让军队接受党的绝对领导。至于互联网时代能否封锁住新闻,能否控制住底层士兵的思想和行为,恐怕是中共最不愿提及的,或许他们无暇顾及这些,只要能一时掩耳盗铃,就得过且过吧。
(2011/12/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