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小小自然村]
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路边的丁香
·艾鸽 沁园春 秋(贺第5届独立笔会)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轮下的呻吟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主小老婆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红卫兵纵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北大美才女
·艾鸽油画《美人逸》
·艾鸽诗歌《人啊 你在哪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5毛钱丧命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枯井里捞尸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孤魂亦可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铁倒双影
·艾鸽诗歌:神游秋霄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郊野留血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大荒漠天祭
·艾鸽油画《美人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小小自然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新婚破处夜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领导先走后
·艾鸽:百年荒诞与革命正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蹊跷车祸案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身未带发票
·转载:2011年文坛10大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香衿下深冤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第四胎女婴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子夜两点半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公务员轶事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名牌女发飙
·艾鸽《七律》辞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失踪的紫昕
·《沁园春》 岁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厌世女奇亡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花季女之终
·艾鸽词《卜算子》 咏梅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直播佳人绝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一张迷人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中国式奸杀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同居房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搭错出租车
·《诗评天下美女》封面和封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洞房花烛泪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女贼的羞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陌生人宣泄
·长篇小说《夜青春》:晚幕校园外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临时性强奸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玉体难自辩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雇人施暴案
·艾鸽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仪器的困惑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汽车后备箱
·艾鸽词《沁园春》早春
·长篇小说《流馨阁》封面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错生在人间
·艾鸽:八声甘州(悼方励之)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少女游街案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第二次文革屏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街头小景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夜聚钓鱼台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社会角落一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咸鱼闹翻身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超级文字狱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自发性抗暴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红歌手联盟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揪斗民主派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新图腾崇拜
·美国之音:全球部分华人签署宣言,要求平反六四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出版发行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迎战大文豪
·艾鸽照片一组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一章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二章
·艾鸽2012年9月25日留影巴黎戴高乐机场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三章
·图片:艾鸽在思考这个世界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四章
·长篇小说《情荒》封面
·习近平走向历史的台阶
·艾鸽诗歌《选择》
·艾鸽照片:阳光明媚
·艾鸽诗歌《路口》
·艾鸽照片:梦幻青春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活魂》封面
·自由日---献给世界人权日
·转载:前中青报总编徐祝庆向六四受迫害的记者编辑“道歉”
·艾鸽散文诗《自由 从周末开始》
·艾鸽词:沁园春·雪
·艾鸽词(满江红纪念赵紫阳)
·艾鸽词《八声甘州》悼念许良英
·长篇诡谲派小说《情荒》节选
·长篇小说《情荒》子夜出命案
·词:高阳台(悼念胡耀邦)
·诗歌《永不凋谢的瞬间》
·自由之母——为所有不能奔丧的民主人士的亲情而作
·纪念六四邮票部分稿样
·艾鸽诗歌《拥抱你 自由》---纪念六四24周年
·新版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封面
·夏天的雨雾(散文诗)
·艾鸽词《声声慢》题薄熙来案
·艾鸽诗歌《梦游夏夜》
·艾鸽与贝岭在巴黎畅谈文学与诗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小小自然村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小小自然村
   
   


   
    蒙蒙惆怅夜回睇,胭脂泪飘砌。很难预知下一个女鬼会是谁?波空已坠塌,人间遥远愁无际。
    今回我把魔笔停留在花名册里一个叫袁丽的芳名上,她也是见面血肉模糊,让人惨不忍睹。而她刚满16岁,就进到流馨阁里。悲哉?幸哉?她抬起稚气中包裹着憔悴的面容,揉着我带来的棉毯,看着我半天不说话,好象在问死神是不是收错人了,为什么会把她这么娇嫩的身躯也放在阴间?
    春毁乱红飞,泪眼伴滴尽。我也难受地半响无语。
   
    她原是个美丽的村姑,在一个小小的自然村里生活,而这自然村就如一个鱼缸,村民就是里面的鱼,村里的掌权人就是掠鱼人,逆来顺受你可以活着,若有不满,对不起,用鱼叉伺候。她就是这样被挑了出来。事由家园被当地野蛮拆迁,补助款又被村干部贪污掉,袁丽的父母开始上访时,袁丽才6岁。10年下来,父母几乎沦为乞丐,不但分文无收,还陪得气死了袁丽的爷爷奶奶!袁丽的父母不信就没有讨回公道的一天,继续上访。村干部曾威胁道:“老的陪进去了,是不是还准备把小的也陪进去?” 袁丽的父母是不敢相信他们会这样做。而这一天终于来到了。
   
    袁丽有一天在回家的路上,黄昏时分,天色黯淡,她没注意到路边跳出一个持刀的夺命少年,他把袁丽逼到偏僻处。袁丽悲凄地:“我惊奇地是:他既不劫色,也不劫财,拔出刀来,就要夺命!”
    袁丽几乎是用乞求的语气:“放过我吧,我没有惹你什么?”
    那夺命少年骄狂地:“你是没有惹我什么,可你家里人在老爷子的地盘上惹事了!我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5000块取一条腿,两万块取一条命!我也是在做生意呀!” 袁丽眼珠欲出:“放过我,我补偿你!” 夺命少年不屑地:“哼,我知道你们家已经没钱上访了!还是把穷鬼做到底吧!”他把刀对准了袁丽的胸口:“小妹,你白长那么漂亮了!”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一共捅了32刀,相当于16岁的少女的两倍年龄数。魔笔里浮现的杀人现场,那少年居然是那么专业,那么自然,那么淡定,好象在演出一幕话剧,丝毫不需考虑那女孩是否会真的死去。生存在暴力的文化染缸里,哪里能生长出文雅。
   
    袁丽用眸子询问我。她想知道那后来发生的事情。我不想隐瞒又不想再使她再度伤心。两难。袁丽死后,她父母报案已经一个多月,破案毫无进展。办案人竟然说:“女孩子长得太漂亮了,是自己惹的!” 是自己惹的!这已经是全部的答案。村官,就是村里的小皇帝,村里当初选皇帝后,这小皇帝就是永远的了。权力以种种方式世袭下去。袁丽类只能被赐死或赐活。
   
    有词为证:疏帘淡月
   
    愁乡孤处,有满眸凝泪,缘何长驻。
    人间难传家音,眼成红烛。
    残阳破梦都无随,就凭忆,漫嗟荣辱。
    一波春怨,万顷秋恨,填雪难足。
    多少不平心潮逐,身若金秀,瞬间颠覆。
    自古憾事万千重,但唯系、昭昭气骨。
    哪只杜鹃,嘀转星空,为汝倾吐。
   
    ----未完待续----
(2011/12/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