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郊野留血痕]
艾鸽文集
·帝台春------为“贞观王朝”的李世民而题
·秋雨朦胧
·女学生黄绢之死
·路过你的黄昏
·走近幽兰
·诗:会走路的植物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三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四
·诗歌艺术的殿堂
·合氏壁
·艾鸽在巴黎凯旋门
·诗歌我的心我爱你
·大海 我的柔怀
·照片艾鸽拥抱大海
·你与我
·漂浮的冰块
·诗歌《春痕》
·300名中学生之死
·我的心 你要去哪里流浪
·诗:等待金栗兰
·诗:风衣
·觅你
·巴黎画展
·巴黎画展照片之二
·巴黎画展照片之三
·挑战者1号
·以人的名义活着
·地球村公民
·诗歌:深秋浅黄
·习惯生存
·走向未来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郊野留血痕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郊野留血痕
   
   


   
    聚集着丘墟的湿雾,浩瀚的冤灰蒙蒙,这种使命性的采访使得我藐视一切障碍。可阴间果然是阴气太重,我的心阁也不得不承受巨大的压力。眼帘中的粉黛形形色色,三教九流都有,各个历史范畴又不尽相同。采访的难度之大不可想象。我除了特别知名的女性外,不知道下一个点到的会是谁?或许一见面,就令我毛发倒竖或目瞪口呆。我好想让流馨阁建到阳间,让更多的人了解宇宙间这可怖的一幕。我曾经问询过沓莎天使,而她回答说:“《流馨阁》一书若成功,就是建到阳间的流馨阁。”
   
   我不知道谁的经历最惨,茫茫冥冥,一片漆黑。唯美女来到眼前时,才因她的眸子发出光亮。那光芒是流动的,而阴霾是静止的。古代皇帝点阳间后宫的三千美女,是为了自己的荒淫无耻,我此时点阴间的300美女,是为了彰显历史。我随意点一个,她都是历史的见证人。魔笔犹豫了半天,点到一个叫李丽的女孩,这名字太普通了,不过,她来到我身边时,还是让我惊诧不已。一个浑身血浮肉绽的女性。我觉得穷尽世间的语言,也难以描述流馨阁的悲凄。我含泪嚅动嘴唇:“没有最惨的,只有更惨的。” 李丽欣然接受采访,她有声无气地叙述着她的经历。
   
   那是一个黄昏的蒙蒙细雨天,17岁的她走在一个郊野的公路上,突然,听到背后有汽车临近的刺耳声响,因李丽走的是路边,根本就没有想过会有车子来撞她。就在她觉得声音不对,回头观望时,好像是醉夫驾驶似的,一辆宝马瞬间撞在她身上,身体弹出一米多远。撞人后,那车夫酒醒了一些,下来查看了一下李丽的伤势,当时李丽是腰下身被压碾,上身及头部还清醒,就向作揖,请她快送自己去医院。那人不过二十来岁,穿着一身名牌。他见附近没什么人,就跳上驾驶室迅速倒车,故意从李丽的身上重复碾压过去,然后,又往前开。再次瞄准李丽的脖颈碾压过去。约一分钟,他已经完成了对一个活者的最后封口。李丽死不瞑目地:“他是谁?他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胆子?谁给了他无法无天的权力?”
   
   类似的案子我在阳间也有所耳闻。我凝视着这个可怜的女孩,急忙通过魔笔调研她的信息,而信息反馈非常令人失望。那个男子是一个典型的权二代兼富二代,他获得一个世袭的官位后,别人先后送了三辆车给他,其中就有肇事的这辆宝马。出事那天,他眼见李丽被撞后未死,担心被留下活口,就丧心病狂地反复碾压了数次,直至李丽身亡。此案由于缺乏证人,肇事者逃之夭夭,扑朔迷离,至今未彻底破案。李丽不解地:“可魔笔不都知道结果了?”我长叹一声:“我所知道的都会写进《流馨阁》里,历史终会发出一声巨响。”
   
   李丽走了,她似乎已经不抱太大的希望。看得出来,她的眸子里蕴涵着无尽的悲哀。我不知道什么样的话语才能使她瞑目。我久久地望着她袅然远去的背影,一种深度的忧虑袭上心头。
   有词为证: 南乡子
   
   暮落锁悲秋,愁人仍在馨阁楼。寻芳消息频添凄。愁愁,何时可汝让瞑眸。
   东陌西溪州,权贵享尽仆应酬。难禁离索草民踌。幽幽,往事何堪再回首。
   
   ----未完待续----
(2011/12/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