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铁倒双影]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心衣
·钓鱼岛之恋
·我的心别离开我
·冰人
·苏幕遮------为义和团运动而题
·春天的手臂
·浪淘沙
·长亭怨慢------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名主编李大同而题
·天香--为中国青年报名记者卢跃刚而题。
·高阳台--为因暴力拆迁而无家可归者而题
·忆秦娥--为高耀洁而题
·惜分飞-----为中国记者而题
·长篇散文诗《活灵》331-361
·满江红-----为南宋军事家岳飞而题。
·拥抱春天
·油画 幻云
·沁园春《雪》
·短篇小说《名妓》
·短篇小说《转让协议》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1)
·《山高皇帝远》(短篇小说)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二《后宫》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1上流一情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2上流一情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3上流一情妇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4扫黄大队长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5扫黄大队长0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6秘书闹自杀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7秘书闹自杀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8秘书闹自杀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铁倒双影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铁倒双影
   
   


   
    一个身体被压扁的女孩痉挛着走了过来,我大为震惊:“你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魔笔点到的舒琴,是一个19岁的正在恋爱中的女大学生,她低垂着眼脸:“我死时就这个样子!”这是一个标致的八零后女孩,长着娟秀的眉宇,两只眼睛好像天池里的荷叶,嘴唇好看地嚅动着,但脸上有很多血丝。她的故事骇人听闻!
   
    在一个天晴日丽的下午,舒琴在一个城市的地铁阳台上等车,就在地铁刚要进站还时车轮滚滚时,她竟然被一个陌生的男子拦腰抱住,跳下铁轨。真是秒杀芬芳。瞬间,那含苞欲放的青春,在铁轨下来不及挣扎,就香馨泯灭。
    舒琴揉揉泪眼:“当时我正在热恋中。男朋友在电话中最后说了一句:“我爱死你啦!”我正琢磨着这个“死”字不吉利,突然就死神降临!”
    我问道:“那男人说什么没有?”
    舒琴泪眼在转圈:“他什么话也没说,见地铁开了过来,抱紧我就跳了下去,因为是在地铁的头部,地铁还来不及未刹车,我与他都当场被车轮从身上碾压过去。”
    “真是太恐怖了!”我凝视着她。
    舒琴的泪水如瀑:“可他为什么非要抱着我跳下铁轨呢!”
   
    我通过魔笔得到他的信息。原来,这男人也是一个大学生。他原来准备与女友暑假回家结婚,后来突然得到父母来信,说家中的楼房被暴力拆迁了,去政府投诉,当地政府回答不知道被什么人拆迁的,他们不负责赔偿。女友得知后选择了背他而去。这个大男人,却觉得自己无力与社会上的恶势力抗争,便决定自杀。可他无勇气去面对现实,而对一个毫无防备的女孩子,做出了他“力所能及”的“报复社会”。
   
    我极度鄙视地:“常有一些人,自己遭受冤屈或暴力,不去找施暴人抗暴,却总喜欢拿无辜者来发泄。什么公共汽车爆炸案,什么超市爆炸案。还有这更奇的:竟然把素不相识的女孩拿来垫底,为一个懦夫寻找慰情。暴力与抗暴的根本区别,就在于是否伤害无辜。伤害无辜就会把好人也演变成歹徒。”
    舒琴悲悲戚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
    我略为沉思:“有的人在遭受不幸遭遇时,会产生一种变态心理。如鲁迅所言,中国人看见狼就变成羊,看见羊就变成狼。他们不敢去对权势者抗争,就只好找更弱者来殉葬。被一位智者言中:‘中国人想说爱你不容易。’”
   
    有词为证:《忆王孙》
    飘零叠嶂埋冤魂,秀枝摇曳皆血痕。是谁劫馨任香焚。
    落红尘,漠漠愁锁不忍闻。
   
    -----未完待续-----
(2011/12/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