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孤魂亦可泣]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孤魂亦可泣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孤魂亦可泣
   
   


   
    来往沧溟里,身如一叶舟,身边到处是冤情汹涌澎拜。今夜魔笔点到一个叫薛雪的自杀女孩,她来到我身边时,本来已经身心俱裂的她,短暂恢复了元气。奇怪地是,她属于那种天生丽质难自弃的人物,却选择了从校园的教学楼上纵身跳下,结束了18岁的短暂青春。薛雪长得肤肌赛雪,清眸如月,腰身婀娜,长辫飘逸。她显然是做好了被采访的准备,抬起凤眼:“我知道你会点到我的。”
    我已经能体会出她的心脉:“因为我死得太惨了!”唉,那是她不真正了解流馨阁。
   
   
    她的回忆就向一本少女日记,而她也是死于少女日记。她自女孩来月经起,由于害羞及无处倾吐内心的秘密,就开始写日记。日记中除了记述自己的学习外,还记述了自己的身体变化,及开始有性意识起的一些内心独白。包括对自己身体器官的描绘,及自我欣赏。不过,薛雪压根就没有想过把自己的私密日记拿给人看。可有一天,她下课后把日记本忘记遗留在课堂抽屉里了,又碰巧打扫卫生的人拾到,把她的日记本交给老师了。而这位老师也是个美女老师,可她的风头偏偏被薛雪盖住了。男同学们经常议论,说老师长得不如薛雪,老师耿耿于怀。
   
    薛雪在日记中有一段写了自己的身体与老师的身体的对比。记录了自己有一次游泳时,与老师共用换衣室。而她仔细观察过,描绘自己的玉体如何超越了女老师,“除了乳房不如她大,其它的每个部位都比她长得好。”特别由于这一段话,更挑起了老师的妒恨。第二天,老师把薛雪的少女日记,当着全班的面念了出来。但老师没有念这一段,却把她如何产生性意识和性幻想,及对班上某些男生的负面评价,完全念了出来。之后,女老师板着脸:“瞧,同学们。在我们班上,甚至在我们年级或许在我们学校,竟然出了一个最不要脸的女孩子!”在老师的挑唆下,有一个男生站了起来,质问姚侥: “你认为你美吗?我看你是班上最丑的女生!” 薛雪根本没想到:自己的私密日记会被老师拿来念给全班听。见全班男女生异样的眼神围绕着她,她在下课时率先冲出教室,仅冒出一句:“我要找回自己的清白!”不等大家反映过来,她已经从四楼上跳下,当场摔死在校园里。
   
    征得她的同意,我通过魔笔调研了她的私密日记,阅毕淡淡一笑:“完整的少女的性心理,性幻想,性意识。优点是心灵写真,缺点是过于直白。” 薛雪苦涩地:“我虽然写了少女日记,可我的初吻都还没有献出过!根本还不知道什么叫男人,就背负了那么多罪名,成了学校里最淫荡的女孩。”
    我发现她死时处在八十年代的改革开放初期,那时候,确实还比较封闭。一个女孩子,不过把心中所想写了出来,而那些东西,放在今天来看,不过是内心秘密而已,未经本人同意,外人并没有权利翻看她的笔记。于是,我眸子一动:“你是一个正常的人。”
    薛雪突然癫狂地抱住我:“难道我没有权利向往异性?……即便想做爱?”
   
    我惊诧地望着她,心中琢磨着她究竟是不是女鬼?
    她把嘴唇靠近我:“你是我唯一的机会,和最后能接触到的男人了,说实话,我来到阴间后就后悔了,我对神秘的性爱,有过那么美好的憧憬,我死也不甘心一辈子没体验过与男性的性爱!”
    我发现她象火焰一样逐级地在我身边燃烧了起来。我理解她的冲动,人是欲望动物和感情动物,如果两性之间被隔阂,是不可思议的事。而我却不能答应她。我告诉她:我和沓莎天使已经约法三章,即便我也快被她的欲火点燃,却必须熄灭。我要完成《流馨阁》一书,我不能与我的采访对象做爱。
    见我有心理障碍,薛雪不以为然:“沓莎天使不过是提醒你‘谨慎幽情’,并没有说你不能爱上女鬼!”她故意用手掐了一下自己的肉身:“有痛感!我此时此刻是人不是鬼,请相信我的肉体是真实的!”
   
    我发现她显然把在阴府里的所有苦闷与孤寂,都集中在一种欲望的寄托上,她越来越明确地表达出要实践鬼与人的苟合。她敢想,我却不敢做。眼望着她伸展出来的女性魅力,就要爬满我的身上,我急道:“有请沓莎天使裁决!”并用魔笔点了沓莎天使的名字。果然,沓莎天使浮现出来,她优雅地嚅动嘴唇:“小鸽子,我并不禁止你做什么。可如果仅仅是你们一见钟情,或出于对她的同情也吧,不管你们做什么,我可以装作没看见。可你想过没有,流馨阁中类似她这种从未与男人有过性爱的女孩子,恐怕占一半还多,比她更欲火强烈的大有人在,你如何满足?”我立刻明白了她的担忧,与多人做爱,自然成了一种淫乱。在薛雪的眼中,只有她一个,可在我的眼中,还有两百九十多美女等待着我去采访,我在阳间诗评过300美女,即便有仰慕之心,也刻意不与她们之间的任何人建立有性关系,那么,面对阴间的300美女,我也必须这样做,才能在阳间与阴间的各300美女中保持一种清流脱俗的超然形象。为了文化,我得舍去奢望。
   
    离开她的胸脯,只有50公分,此时却如二万五千里长征,比爬雪山过草地更艰辛,几回回就要晕死在冰天雪地里,几回回难以自拔大渡桥横。有一阵子,我甚至怀疑自己还能否活着走出大别山。她的肉体比冰雪更纯净,她的秋波似天池更清澈。她愿意给我,我理解加欣赏她,却无缘享受。可正因为无限妩媚萦绕着我,我每离开她一寸,就离开地球一尺。就这样坚忍着,坚忍着,把永远的遗憾留在了身后。把阴间与阳间美丽苟合错过。
   
    有词为证:醉花阴
    似芳心低诉凉透,暗香盈襟袖。
    如何衔接你,那双眼眸,波涌夜如昼。
   
    销魂无奈阴府后,少艾当初秀。
    只是难行缀,忍弃相偎,泪眼伴回首。
    ---未完待续---
(2011/12/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