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艾鸽:百年荒诞与革命正解]
艾鸽文集
·走向未来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艾鸽:百年荒诞与革命正解

   艾鸽:百年荒诞与革命正解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2月28日 来稿)
   
    思想必须走在历史的前面。
    法国思想家帕斯卡尔有一句名言:“人是一支有思想的芦苇。”


   
    科学是历史的有力的杠杆,是最高意义上的革命。
    人的解放,是社会学上的革命。
    真正意义上的革命是一种体制上的根本变革,封建体制的轮回一千次,也与革命无关。
    历史上是否发生了革命,不是由胜者说了算,而是看生产力是否真正获得了解放。也就是人的解放。资本主义把人从封建专制下解放了出来,因而是一场革命。而中国历史上的政权转移,是把人从这个皇帝的封建专制下,转移到另一个皇帝的封建专制下。秦始皇死了,秦始皇的体制并没有死。
   
    不要把古今中外历史上的暴力活动与革命相提并论。
    革命不是一种标签,可以贴在谁的脸上。盗用革命的名义,是盗用者的可耻与悲哀。革命,本佛教之术语,来自佛经。最早引用佛经的革命一词者是武则天,武则天把自己登基称帝这件事认为是革命。
    暴力是专制的代名词,暴力在本质上与革命无关。
    抗暴,唯有抗暴能催生民主体制革命。抗暴结束了希特勒的专制,也结束了齐奥塞斯库的专制。
    抗暴与暴力的根本区别,不在于是否使用武力,而在于是否伤害无辜。
    而抗暴是天经地义的,抗暴就是摧毁暴力统治的法理武器。
   
    有人问:美国革命,法国革命和英国革命都伴随着一些暴力与伤害无辜,又如何解释?
    总的说来,美国革命,法国革命和英国革命在历史上有进步意义,是资本主义革了封建主义的命。但由于缺乏思想和理论的标杆,伟大的事件也有它的阴暗面,我们不能否定光明面,也不能讴歌阴暗面,不能歌颂暴力与伤害无辜。(误伤是另一个概念)。民主派不能去背暴力的黑锅,即便在革命发生时,有人借机去强奸妓女,有一句名言说得好:“强奸妓女强奸罪成立。”
   
    抗暴者,是针对暴力者的维权行动。有人长期从精神上禁锢你,有人在强奸你,有人在打劫你,有人在毁灭你的家园,有人在掠夺你的财产,有人在侵吞你的土地。施暴者,可以是个人,也可以是团体,甚至希特勒可以以国家的名义。抗暴者,可以是个人,也可以是团体,甚至可以是全民。
    民主社会也会产生大魔头,而民主社会的根本好处就是人民有权随时更换领导人,即便是一大堆魔头,老百姓也有权挑选一个比较可爱的魔头。
   
    历史必须要寻找真理的支点,真理必须要寻找思想的支点,思想必须要寻找人性的支点。
    改写历史的过程中,发生了什么?革命或是改良,进步或是倒退,维系专制或是改变体制,不在于我们高喊了什么,而在于我们选择了什么,实践了什么。不是人民的素质太低,而是思想家的素质太低,人民要求自由民主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而中国的思想家们至今还在和殿上一样指责民众不配享受民主。马克斯· 韦伯:“一个国家之所以落后,往往不是由于其民众落后,而在于其精英落后。”革命是无法告别的,结束专制的革命迟早是要到来的,不论它是骤变的,还是逐渐的,以和平的还是抗暴的形式发生。我们无法找回历史,但我们可以改写历史。
    所有的荒诞都无法曲解真理。
   

此文于2011年12月2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