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领导先走后]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领导先走后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领导先走后
   
   


   
    见面时她几乎是被烧焦的情形。清秀无存,轮廓依然,嘴唇裂开,语句凄凄。
   
    那是一场焚烧了师生也焚烧了人性的大火。在克拉玛依市区以西8公里的成吉思汗山脚下,小西湖墓地的C区,每一方墓碑上都有一张照片,每一张照片上都有一张稚气未脱的脸,而同样的墓碑的下方镌刻着同样的时间——“一九九四年的十二月八号”。1994年12月8日的克拉玛依大火,323个生命随风而逝,其中包括284个中小学生的生命在瞬间凋零。16岁的中学生晶莹是其中最漂亮的一个女孩子,被沓莎天使收入了流馨阁。
   
    她叙述着,晶莹的泪水始终如瀑倒悬:“我的好多好多同学都死得很惨!多被烧成了焦炭!”
    噩梦般的时刻,“孩子们不要动,让领导先走!”这句话,导致了太多的乖乖学生葬身火场。事后,当事人否认说过这句话,但是杨柳、金素敏等在场的幸存者都证实,确实有个女领导说过这句话。晶莹忧伤地:“如果她没有说过这句话,满场的学生怎么可能面对大火,坐着不动,眼望着距离逃生门最远的领导们,一个个慢悠悠地撤离逃生门。甚至逃出后连西装都笔挺如初。”
   
    魔笔里提供的证据也显示:12月7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教委“义务教育与扫盲评估验收团”一行25人到克拉玛依市检查工作。12月8日16时,克拉玛依教委组织15所中、小学15个规范班和教师家长等769人在友谊馆为检查团进行文艺汇报演出。第二个节目《春暖童心》后,舞台纱幕上方一排光柱灯处有类似花炮般的火花向下飘落,开始,以为可以迅速扑灭,教委几个领导上去灭火,幕布被拉上。而舞台上的火引燃了挂在后幕作背景的多个呼拉圈,由于幕布的阻挡,迅速消耗的氧气使舞台区域内形成了一个高压区,幕布膨胀开来,形成巨大火势。学生们见状,迅速站立起来,准备逃生。时任新疆石油管理局教育培训中心党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况丽吼道:“同学们不要动,让领导先走!” 等学生陆续坐下的时候,领导席已经空了!当时领导坐在中间的前几排,在让学生坐下别动的时候,领导们慢慢地往两边散开,从过道慢慢往后走。接着,火势迅速蔓延,所有灯光瞬间熄灭。这场演出的报幕员、当时9岁的女孩周雅静在通道里,被一个领导用力推开她往前跑,而他竟然是演出前周雅静给他献鲜花的领导。“这里有危险,党员干部们我们先逃。”只能用这句话来形容当时的场景。虽不是所有的领导都有幸逃脱,但克拉玛依市官员26人无一人伤亡!最先一批逃生的人从后排的卷帘门逃出后,原本开着的卷帘门突然掉落下来,友谊馆顿时变成了一个烧砖瓦的火窑。克市八小的损失最为惨重,这些年龄最小的小学生坐在离逃生出口最为遥远的前排——领导席的左右两侧,其任务之一是向领导行礼献花,结果100多个孩子大多殒命。校长张莉和教师张艳的尸体被抬出来的时候,怀里都抱着孩子,分都分不开。培训中心党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况丽在熊熊的大火吞噬着数百名儿童生命的时候,没有指挥打开所有安全门和组织学生疏散,只顾自己逃生。她凭藉着对友谊馆地形的熟悉钻进了厕所,又凭着成年人的力气,把原本可塞三十人以上的厕所反锁顶上,任凭孩子们哭喊也绝不开门;事后她指着厕所门外地上一百多具学生尸体,恬不知耻的向记者炫耀自己的逃生知识丰富有多么了不起。
   
    晶莹泪眼朦胧:“我想知道他们那些先走的领导如何了?”我心情沉重地:“虽然事后有一些领导因玩忽职守被判了刑。可其中一些人的结局依然非常光明,先是另一位判刑的同级别的“领导”方天录到西安工作了一段时间,现已回到克拉玛依,和同案其他一些到了年龄的罪犯一样都退休了。也有一些被安排到外地工作的人,选择不再回克拉玛依。况丽后来又重新入了党,而她是经过战火考验过的,当上了一家保险公司克拉玛依分公司的总经理,成了大款。现在正准备朝着市里的更高职位迈进。有词为证:
    念奴娇
    小西湖墓,天垂低,断肠人在面别。
    忆得当年焚烧日,唯有乌纱升阶。
    冻寒又到,芳草摇曳,白骨如雪。
    人心向背,谁识秦城古月。
   
    孤寂死魂离宫,永无闭目,年年悲风切。
    寄语朝朝未来人,勿将历史泯灭。
    伤心千古,繁华宫中,幽火摇曳。
    无语凝噎,消磨多少和谐。
    ----未完待续----
(2011/12/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