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初次领略美国警察的阴暗面 ]
曾节明文集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不能把中国民主化寄望于经济危机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薄熙来的真面目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美国现行体制的弱点
·薄熙来的真面目
·曼谷的气候
·山海关
·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曾节明: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胡锦涛纵容毛左派的原因及前景
·胡锦涛是导致中国大倒退的罪魁祸首
·军队“清场”后,泰国总理的“眼睛”被人挖掉
·胡锦涛真是毛泽东主义者吗?
·胡锦涛为何推崇张居正?
·社会民主主义的困境和新思维
·中国“计生”政策的基础极端荒谬
·大幅倒退继续,中国社会悄然朝鲜化
·国内政治环境继续恶化:流亡工运、维权人士王嘉辉亲属遭国安骚扰
·中国足球队打不进世界杯的根本原因
·林大军评钟少武枪击案及巴黎治安问题
·德国队为什么能大胜阿根廷队?
·   英格兰队惨败分析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一)
·德国队半决赛失利分析
·迫害刘贤斌是对我们共同的威胁
·在泰异议人士发起“我是刘贤斌”接力抗议行动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二天纪实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三天纪实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之二)
·杀童事件凝聚着中国社会整体崩溃的血腥味
· My confusion before the Lord God
·My confusion before the Lord God
·Off the shore
·惜叹胡锦涛在陈玉莲案上的不作为
·奥巴马的教改方案落入中国式误区
·强烈谴责中共顽固当权派挺朝反美的危险举措
·就728大爆炸惨案告中共官员及全国人民书
·要求武警部队保持中立的声明
·八一声明: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要求武警部队保持中立的声明
·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八一声明: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当省政法委高官成为受害者的时候
·坚决支持广东人保卫粤语的自由文化运动
·杀童事件凝聚着中国社会整体崩溃的血腥味
·论满清入关战争的性质
·反对在美国组建伊斯兰学院
·中国强制“戒网”产业的兴旺反映出什么?
·最新政局观察
·肯定温总理,简驳“胡温演双簧”说
·温家宝数年来的开明言论决非作秀可以解释
·胡锦涛不是压制温家宝的顽固分子,谁是?
·胡锦涛不是压制温家宝的顽固分子,谁是?
·中国民运的捷径是朝野互动
·非暴力主张不等于改良主张:答徐水良先生、三妹女士
·独咒温家宝的奇特现象
·请问那些要清算“基层党委书记”的有关民运人士
·温家宝的政改发飙推动中南海急骤分化
·热烈祝贺刘晓波先生荣获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
·由民运中痛心疾首于刘晓波获诺奖现象想到
·驳“刘晓波获奖导致中国倒退”论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旅泰民运人士祝贺民运老兵孙树才八十七岁寿辰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一)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二)
·对江泽民、胡锦涛的总评
·效法叶利钦是江泽民的最佳出路
·十七届五中全会分析及前瞻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满清比中共容易立宪吗?再论满清性质
·断不能以血统论“正统”
·简论儒家短长
· 只有社民主义才能救中国
·只有社民主义才能救中国
·呼吁国人网上投票评议、罢免中共领导人
·愿你成为中国的昂山素姬——致庞晶的公开信
·对诺奖颁奖前后时局的观察和思考
·腐败和政权的关系——兼论民运的着力点
·从崇祯帝的失败看儒家理学的荒谬性
· 致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如何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
· 致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如何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
·中国只能采取共和制政体
·清亡百年感怀
·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
·最适合中国国情的政体:长任期总统制+大选总理制
·冷眼看日本:日本民族为何如此优秀?
·中共窃据中国大陆的三大外因
·埃及革命与中国“六四”运动的最重要区别
·试析苏东革命、埃及革命和八九民运
·就中国民主化前景问题与郭国汀先生商榷
· “计生”政策真是保护环境的需要吗?
·从曼谷到纽约(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初次领略美国警察的阴暗面

   
   
   初次领略美国警察的阴暗面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美国的中小城市,居住较分散、且建筑较为隔音,因此晚上一般很安静。但昨晚到今晨,某人停在楼下的一辆车,不知是电控门系统还是什么出了问题,车灯闪烁,喇叭每隔数分钟鸣一阵,吵了一夜,但就是不见车主出来料理。
   三番五次被噪音吵醒,凌晨时分,我终于忍无可忍,遂套上衣裤,离开温暖窝,硬着头皮下到近零度的寒夜中查找噪音源。发现肇事者是一辆黑色的道奇轿车,好些居民也早被吵醒,房里亮着灯光,有个白人老太打开窗户对我示意,说:那车不是他的,究竟怎么回事呀。
   于是打911报警,接警女士问明了我的地址和噪音源的车牌号码,告之:会尽快通知就近的警察前来处理,能协助吗?于是我就在现场等待,熟料二十分钟过去,脚都有些麻木了,看不到一辆警车的影子,寒夜中唯有那黑色道奇车轿车疯了般地闪烁鸣叫。
   走到附近街口去找警车,远远只看到一辆警车呼啸而过,便再也没有什么警车了。等了四十分钟再打911,接线员女士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没人来,对我等的事,她爱莫能助,因为她不能离开,言毕,还没等我回话,就BYE-BYE一声挂了电话。
   只有回去躺下。捱到天亮时,我找了一张纸条,用彩笔在上面写了一段英文,文字通知车主:他(她)的车响了一夜,请避免此情况再发生。下楼走近黑色道奇,蓦地发现其旁侧停了一辆福特警车,光头白人男警察把车窗褪开三指宽,没好气地问:“你是车主吗?”我说不是,他厉声说:“请你走开!我就是为这事来的。”我一个晚上没睡好,本来就心情不好,看到他这种态度未免有几分不快,但本着少惹是非的想法,我忍住不与其理论,把纸条用几粒米饭站在黑道奇的后盖上,抽身欲去。
   “Stop!”他怒吼一声说:“把纸拿走!”
   “为什么?这车吵了一夜,我不能通知一下车主吗?”我说。
   他霍地从车里钻了出来,向我逼来,手放在枪套上,阴狠狠地说:“Take away your fucking paper before I arrest you。”(意为:把你那狗操的纸条拿开,否则我逮捕你。)他的眼睛放射着灼人的威胁,我知道他是动真格的,那一刻,如果我下蹲或者把手伸进口袋,他绝对会向我开枪的。
   我只得把纸条拿开,同时我说:“请解释我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这种服务态度呢?别忘了你是纳税人的钱养活的。”
   “Shut up!(意为:闭嘴。)再啰嗦我就逮捕你,滚回你的家去。”他凶道。这穿着深蓝警服的家伙高鼻深目白肤,却长着墨西哥式方下巴和黑眼睛。他的气质和形貌,从内到外都翻涌着一个“暴”字。
   我唯有悻悻而去。
   这次事件令我震惊,也令我深思。我丝毫没有冒犯那个警察,他缘何粗暴于斯。如果这是一种执法习惯,那么他为什么敢有这样的习惯?这世界上头号民主国家为什么同样会产生这样的执法习惯?要知道,他执法之粗暴,比桂林市街上的交警倍有过之而无不及。
   深思之后我倾向于认为:这大概是种族歧视。因为我的居住地有许多有色人种的难民。今天美国的法律和制度都没有种族歧视,但是隐性的种族歧视(存身于个人的种族歧视)明显是存在的,这个警察之所以敢对我这样粗暴,无非是因为我们这些难民往往不知道投诉他而已。
   也许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警权的扩张,已经令美国的警察有了一种无所忌惮的特权优越感。也许,任何一个国家的警察,都具有与生俱来的这种
   生发于特权的粗暴基因。
   我不禁怀念起故居桂林市奇峰小筑的保安来,十年前,那些业委会聘请
   来的保安——那帮桂林荔浦来得小伙子们真的很好——他们积极接警服务、收货看人、每每帮业主送货上门...他们知道自己是我们聘来的,要想长久工作,就得胜过其他公司的保安。
   警察,其实就是物业公司的保安。可惜,现在即使连美国警察,也少有这种意识了,有的只是特权的张狂和骄傲。
   没有什么可荣耀的,权力,就是暴力;国家和政府,也是暴力。所以非得要“小政府,大社会”才行。老子的“无为而治”是真理。
   问题是,如果民主社会里的选民用选票选择大政府,那该怎么办呢?
   
   曾节明 写于 辛亥革命百年十一月十三日于纽约州家中
(2011/11/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