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三驳谢燕益并按语]
徐水良文集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六、七)
·驳杨恒均《是时候站在法治一边了》
·评《徐文立谈人类正常社会秩序》
·评神棍摩西
· 中共现行宪法是好宪法吗?
·关于三民主义问题
·新加坡是特殊小国的专制文明不是封建文明
·回答朋友的十个问题
·再对吕柏林谈三民主义
·继续讨论三民主义问题
·再答朋友问
·对胡平文章的不同意见
·三答朋友
·打吧,美国,只要中共挑衅就打!打赢了,中国人民将衷心感谢美国
· 反对并打败中共汉奸党,就是最大的爱国
·致共产汉奸党小奴才小汉奸王希哲
·近日与共产汉奸党五毛论战部分帖子
·再驳余大郎胡安宁的离谱造谣
·启动问责程序,谁为丧权辱国担责?!
·共产汉奸党及五毛小汉奸无耻表现并自打耳光的例子之一
·继续与共产汉奸党走卒论战
·也谈土耳其问题
·与甘当共产汉奸党特殊别动队的假爱国者辩论
·嘲弄胡安宁张英曾节明徐文立等
·再接再厉,继续迎战共产汉奸党小跟班
·继续迎战汉奸党小跟班
·再笑汉奸党走卒(关于王炳章问题论战)
·这两天网上讨论中本人的部分意见
·我的部分照片和起诉书、判决书、裁定书等照片(一)
·许家屯和江苏省委一直抓我恶毒攻击毛泽东的“恶攻”罪
·本人近日网上部分发言
·中共特务的又一个超宇宙逻辑
·中共特线的不同类别和刘路近来发疯献忠心的原因
·继续反击打了鸡血般兴奋的中共特线
·回击草包将军给特线打鸡血指挥他们亢奋不已大力围攻漫天造谣
·现在可以停止对盛雪问题的争论了
·再驳刘路、曾节明、胡安宁
·再笑陈大骗子
· 驳曾节明、赛昆、陈泱潮等
·赛昆果然缺乏理解能力
·中共及其走卒赛昆们被人格、法权这类新词搞得昏头转向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
·习少和伪精英愚蠢,把国家大事当儿戏
·世界日报:赖昌星是双面间谍
·驳继续造谣的王希哲
·关于巴黎公社式民主制问题
·近日部分帖子汇编修改
·全力扭转中共极端危险反动的外交和战争路线
· 关于徐文立身边的特线问题
·独派问题和反共民主力量的战略选择
·本人在世贸中心倒坍后一小时内发出的声明和随后两篇文章
·驳赵岩刘刚曾节明
· 网上文章:清华大学教授的研究发现
·关于“转型已死,民国当归”问题
·中国人要自信自豪、没必要自卑自贱
·邓及邓后的社会腐败远超毛时代的原因
·诗三首
·中共特线没有人性的禽兽化本质
·大家都来骂中共特线是畜生是禽兽
·要着重揭露中共破坏民运和反对派的总体策略
·启 事
· 说说相关原则和策略问题
·十月一日国难日感言
·关于启蒙问题
·旧诗两首:读“精英”奇文有感
·中国巨变之后转型道路的分析预估
·邓小平家族是最无耻的中国头号贪腐家族
·废话空话谬论幻想充斥的研讨会
·谈民主运动的一些问题
·中国民权同盟(筹)关于支持退伍老兵维权抗争的声明
·关于王炳章问题的再辩论
·关于基本事实
·政治人物必须勇于承担历史责任
·转告国内朋友,千万不要上当
·关于反共问题和带路党问题
·也谈口炮党与改良派等问题
·关于魏京生等问题驳曾节明等人
·也谈非暴力非组织问题
·评点和随感
·狭义民运圈的真实情况与媒体制造的情况差距极大
·再驳一神教的素质论和信主才有民主论
·理想美好,信仰可怕
·关于信仰问题
· 本人关于美国大选的部分意见和评论
·再评美国大选
·三评美国大选
·四评美国大选
·关于美国宪法的几个问题
·学习美国的同时防止照搬美国弊端
·张三老说法完全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辩论他们吹捧习近平的问题
·讨论大选问题并驳曾节明刘刚等
·谈些基本知识
·驳张小鼐
· 驳茅于轼文章《重温洛克名言“财产不可公有”》
· 驳王希哲等没有任何党可以代替共产党等谬论
·再驳设立国教等陈旧烂货
·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
·再笑造谣撒谎的刘刚附带蠢人顾晓军
·谈彭明等问题
·笑笑高学历特线科盲刘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驳谢燕益并按语


          三驳谢燕益并按语
   
   
   [按]本人去年文章:评谢燕益《政改破题——直选人大代表!》,是梁不正(大概是谢燕益发电子邮件用的名字)这次提到的本人去年批驳斥他的文章。应该是初评。前些天写的《简驳谢燕益“选举正在和革命赛跑!”》应该是二评,《再驳梁不正》,应该是三评。为了让读者对我们之间的争论有个全面了解,我们这里把它们放在一起,再发一遍。

   
   当然,为了行文的简洁,我的文章没有讲参选的一个正面作用。这里补充说一下这个正面作用。
   
   如果中共准备认真作假,搞认真的欺骗选举,花瓶民运中共地下势力、以及部分上当者参加选举,会产生相当的欺骗作用,使中共的假选举看起来像真的。可惜,中共习惯于过去做法,连认真做假的假选举都不愿意搞,只愿意搞简单的几乎赤裸裸的假选举。于是,花瓶民运中共地下势力、以及部分上当者参选的结果,产生了其几乎是唯一的正面作用。
   
   这个几乎是唯一的正面作用,就是参选的最终结果,使参选者的参选,进一步暴露和揭穿了中共搞几乎赤裸裸的假选举。这当然是一个正面作用。但是,全国绝大多数人,早就知道中共搞的是假选举,他们的参选,仅仅是又一次增加了些例子而已。
   
   中共顽固拒绝改良,某些人非要说改良是唯一道路;或者,台湾海峡不通火车,某些人非要说条条大路通罗马,每辆火车通台湾,坚持要开火车汽车到台北;或者,说北京的假选举正在和飞机赛跑,北京的假选举就是台湾的真民主,因此坚持北京的假选举就可以防止乘飞机到台北,那不是胡言乱语和欺骗,又是什么?
   
           ——徐水良2011-11-19日
   
   
        评谢燕益《政改破题——直选人大代表!》
   
              徐水良
   
             2010-9-21日
   
   
   谢燕益的这篇文章,从自己的想象出发,从自己一厢情愿的良好愿望出发,根据想象和颇为混乱的逻辑,做出虚假的错误结论。完全不对。
   
   类似的错误思想,在很多朋友中存在。所以,我觉得需要作个简单的评论。事先请谢燕益先生或女士,原谅我评论用语中可能包含的不太客气的说法。
   
   改良是统治者的权利,必须得到统治者的同意,由统治者领导进行。没有改良权的被统治者可以宣布支持确实愿意改良的统治者改良。但宣布自己要当改良派,宣布自己要当“民间”“改良派”,“穷尽改良手段和努力”,或者拼命支持不愿改良的专制统治者改良,都是思维的错乱,角色的错位,搞不清楚自己几斤几两。
   
   至于“任何特权不得不承认法权的正当性”,“争取民众法权”,“民间的任务无论改良派还是革命者就在于挖掘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定性和历史规定性,有所作为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把改良的话说尽,把改良的资源用完,这无疑对改良和革命都是有益的大大降低了改良和革命的成本。”等等等等不知所云的胡话,更让人哭笑不得。
   
   什么叫“法权的正当性”,“争取民众法权”?什么叫“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定性和历史规定性”?“民间的任务”怎么包含改良派?民间怎么能把属于统治者的“改良的资源用完”?还有,怎么能够这样子生造这些混乱不堪的词句和逻辑?
   
   改良的权利在统治者,你“民间的任务”,无论怎样去“挖掘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定性和历史规定性”,没有统治者同意,都不可能去搞改良,不可能“把改良资源用完”。
   
   下面简单谈一下本文的核心问题。
   
   自由是民主的基础和前提。没有思想言论新闻结社自由,任何直选都是假的,更何况只是人大代表直选。即使伊朗那样,有几乎完全的民主程序,但没有信仰自由,政教分离,却有驾凌于世俗民主制度之上的宗教领袖,选举和民主仍然是假的。各类直选做法,国际上的专制统治者搞过许多。萨达姆还搞总统直选,以100%的选票当选呢!在没有这些自由的条件下鼓吹完善人大制度,就是鼓吹假民主。
   
   政治改革的最简单办法,不是搞这种假民主,而是放开自由。原来统治者要花力气搞党禁、报禁,要拼命镇压;现在你放开,不花力气了,不搞镇压了,可以节省大量警力和司法力量,最多制订几个法案,规范一下新闻和结社,这当然是最容易、不需要花力气的事情。
   
   选举,尤其是自由民主的选举,往往要花很多钱;但放开自由,不仅不需要花钱,还可以节约监控设备、警力、司法力量和其它许多相关力量和金钱,可以省不少钱。
   
   讨论问题,研究问题,要从实际出发,不是从想象出发。更不能从想象出发,最后变成误导的结果。
   
   
   附:
   
         谢燕益《政改破题——直选人大代表!》
   
   
   一、也谈改良与革命
   
   通常来讲,改良与革命的大目标是一致的。道义与权力的妥协是为了实现道义,有时权力与道义的妥协也是为了成就道义。如此来看,改良与革命的关系似乎就是,只有穷尽改良手段和努力方可革命。因为改良无疑是启蒙的过程,对在野力量的启蒙对中间力量和当权者的启蒙,是完成整合力量积聚道义的必要准备阶段,同时也是使反动革命对象道义尽失的过程。在一个转型的社会里,法权和特权的纷争不可避免将伴随整个转型时期直到任何特权不得不承认法权的正当性为止。改良和革命其实是一体两面,驯化国家机器,争取民众法权对于二者来说同样重要,这个过程无疑使弱势的改良派、革命派在民意的支持下日益强大,而使强势的执政者、保守势力日渐式微,从而最终取得建立新秩序追求程序正义的成果。一个社会的发展有其客观规定性和历史规定性,民间的任务无论改良派还是革命者就在于挖掘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定性和历史规定性,有所作为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把改良的话说尽,把改良的资源用完,这无疑对改良和革命都是有益的大大降低了改良和革命的成本。
   
   二、衔接执政党科学发展理念推进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
   
   执政党提出的科学发展理念,从民间的视角来看,对现实执政主体来说,民主宪政无疑应是科学发展的根本所在。作为一个执政目标和执政理论建构对应于错综纠结的现实矛盾,科学发展这一概念不可避免要回答以下几个基本问题:即所谓科学发展到底是1、谁来发展(发展主体);2、为谁发展;3、怎样发展;4、发展目的。以使得科学发展有别于经济中心主义的发展而上升到一个崭新的层次,更使其逼近“以人为本,全面、和谐、可持续”的自我阐述。
   
   科学发展要真正落实方向其实并不与民间期望相悖。民间和官方完全可以协调一致向共同目标不断迈进。对于我国现阶段的政治改革,其核心内容无疑就是要对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动手“改革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纲举则目张以此呼应“谁来发展;为谁发展;怎样发展和发展目的”问题,进而引申出“谁来执政;为谁执政;怎样执政和执政目的”问题。
   
   人民代表大会是我国法律意义上的政权核心,其作为最高权力机关和立法机关,现状着实令人堪忧。据不完全统计,全国人大代表成员85%以上来自官僚权贵阶层。与此同时,我国的立法机制是,官僚权贵、行政机关近乎掌控着100%的立法权。这主要表现在:第一、从我国立法制度结合实际的立法操作来看,立法渊源主要分为两部分即法律立法和行政法规立法。众所周知,行政法规由国务院完全掌握,与此同时,法律的出台又是由国务院部门拟定立法规划完成法律草案的立法内容,最后由人大通过一下。如此一来,作为行政机关的国务院及其各部门实际上是国家的真正立法者,人民代表大会的成员大多产生于政府部门具有明显的官僚权贵属性,由此可知整个立法对于民众利益、广泛民意不可能不渐行渐远。
   
   因此,无论要改变最高权力机关的性质还是要解决立法的民意取向,从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入手无疑都是不错的选择,也唯有如此才能解决上述提到的——谁来发展:人民来发展(而不是政府或少数官僚权贵来发展),依靠广大人民群众的自主性和积极性。为谁发展:为人民的利益发展而不是为少数人的利益发展。怎样发展:按社会发展规律发展,按照人类社会根据长期的历史经验总结得来的民主宪政这一科学方法、科学程序和其自身体现出的现实和长远价值解决怎样发展的问题。发展目的:最终建立现代文明政治以实现人的最大自由保障最好的人权之目的。
   
   我们要做的工作无疑就是对我国政权核心不断进行改造,让它不断的名实相符,名与实具。第一、人大代表直选。无论全国还是地方人大代表一律由公民投票直选产生,由人民选举对人民负责。这里需要重点强调的是,人大代表作为个体的权力和责任承担者,只有其个体的法律地位不断强化,集体无意识、国家机器无意识、滥用公权无需担责的困局才能得到破解。人大代表的个体权责衔接着人民授权与国家机器直接运转的结果,在权力运转的全过程一定要权责相对应实现责任主体个体化、明确化。因此除了人大代表直选之外,需要完善人大代表选举、罢免及人大代表述职、日常工作机制等方面权责相对应的各项措施,国家权力一定要具体化而不能抽象化。让人们更容易分清什么是国家行为什么并非国家行为。第二、在人民代表大会框架下,选举任命以总理为首的责任内阁即国务院,国务院对人大负责是最高行政机关。第三、在现有状况下,即当前的执政党也是中国最大政党党首担任国家元首即国家主席作为国家的象征但不具有任何直接的行政权力,可以在其智囊团的拱卫之下对国家的发展战略和文化思想提出非政策性见解,同时国家元首可以提名最高司法官以供人大票决。第四、在以人大代表直选为核心的制度改革之下,公民文化公民运动仍需不断充实前行,以避免新瓶装旧酒的局面再度出现。
   
   政治改革原本如此简单!人大代表直选本身简便易行,成本十分低廉。它无疑成为解决“谁来执政;为谁执政;怎样执政和执政目的?”的不二法门。无疑将在实践中生动诠释科学发展的基本问题即谁来发展(发展主体)?为谁发展?怎样发展及发展目的?以使得科学发展这一有别于经济中心主义的发展上升到一个全新的层次,通过人大代表直选叩开现代中国民主宪政的大门,成就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命题。
   
   --
   谢燕益博客http://hexun.com/okokyea
   
   
   
        简驳谢燕益《选举正在和革命赛跑!》
   
             徐水良
   
            2011-11-8日
   
   
   说“选举正在和革命赛跑!”完全是胡说八道。自由民主的选举制度是民主制度的核心,它与要不要革命是两个范畴的问题。改良和革命,可以是竞赛关系,因为他们都是实现民主制度的手段或道路。但选举和革命,却不是竞赛关系,因为两者是手段和目的,过程和结果,道路和目的地的关系。革命需不需要,取决于中共。中共拒绝民主选举为核心的民主制度,那革命就不可避免。而民主革命的目的,就是推翻中共,为民主选举等民主制度扫清障碍。改良和革命,都只是手段和过程,民主选举为核心的民主制度,才是它们的目的和结果。说“选举正在和革命赛跑!”这种胡说八道,等于说是“手段正在和目的赛跑,结果正在和过程赛跑,目的地正在和道路赛跑”。只要选举,不要革命或者改良,等于要人们不要手段,只要目的;不要过程,只要结果;只要目的地,不要走到目的地的道路。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