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再驳梁不正]
徐水良文集
·本人近日网上部分发言
·中共特务的又一个超宇宙逻辑
·中共特线的不同类别和刘路近来发疯献忠心的原因
·继续反击打了鸡血般兴奋的中共特线
·回击草包将军给特线打鸡血指挥他们亢奋不已大力围攻漫天造谣
·现在可以停止对盛雪问题的争论了
·再驳刘路、曾节明、胡安宁
·再笑陈大骗子
· 驳曾节明、赛昆、陈泱潮等
·赛昆果然缺乏理解能力
·中共及其走卒赛昆们被人格、法权这类新词搞得昏头转向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
·习少和伪精英愚蠢,把国家大事当儿戏
·世界日报:赖昌星是双面间谍
·驳继续造谣的王希哲
·关于巴黎公社式民主制问题
·近日部分帖子汇编修改
·全力扭转中共极端危险反动的外交和战争路线
· 关于徐文立身边的特线问题
·独派问题和反共民主力量的战略选择
·本人在世贸中心倒坍后一小时内发出的声明和随后两篇文章
·驳赵岩刘刚曾节明
· 网上文章:清华大学教授的研究发现
·关于“转型已死,民国当归”问题
·中国人要自信自豪、没必要自卑自贱
·邓及邓后的社会腐败远超毛时代的原因
·诗三首
·中共特线没有人性的禽兽化本质
·大家都来骂中共特线是畜生是禽兽
·要着重揭露中共破坏民运和反对派的总体策略
·启 事
· 说说相关原则和策略问题
·十月一日国难日感言
·关于启蒙问题
·旧诗两首:读“精英”奇文有感
·中国巨变之后转型道路的分析预估
·邓小平家族是最无耻的中国头号贪腐家族
·废话空话谬论幻想充斥的研讨会
·谈民主运动的一些问题
·中国民权同盟(筹)关于支持退伍老兵维权抗争的声明
·关于王炳章问题的再辩论
·关于基本事实
·政治人物必须勇于承担历史责任
·转告国内朋友,千万不要上当
·关于反共问题和带路党问题
·也谈口炮党与改良派等问题
·关于魏京生等问题驳曾节明等人
·也谈非暴力非组织问题
·评点和随感
·狭义民运圈的真实情况与媒体制造的情况差距极大
·再驳一神教的素质论和信主才有民主论
·理想美好,信仰可怕
·关于信仰问题
· 本人关于美国大选的部分意见和评论
·再评美国大选
·三评美国大选
·四评美国大选
·关于美国宪法的几个问题
·学习美国的同时防止照搬美国弊端
·张三老说法完全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辩论他们吹捧习近平的问题
·讨论大选问题并驳曾节明刘刚等
·谈些基本知识
·驳张小鼐
· 驳茅于轼文章《重温洛克名言“财产不可公有”》
· 驳王希哲等没有任何党可以代替共产党等谬论
·再驳设立国教等陈旧烂货
·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
·再笑造谣撒谎的刘刚附带蠢人顾晓军
·谈彭明等问题
·笑笑高学历特线科盲刘刚
·近日部分跟帖汇编修改
·上午在共舞台再谈特线问题
·徐林先生的说法和观点都很错误
·社会转型自由先行还是民主先行?我的意见
·揭露曾节明企图误导破坏中国民主运动阴谋
·对刘刚等特线破坏茉莉花革命的揭露批判
·对几个问题的评论
·再谈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造成雾霾等问题的社会原因和哲理
·美国将联俄制中共
·思想、言论自由等问题再讨论
·救世主、大救星、神、骗子和恶魔
· 关于环境问题网上文章两篇
·对环境污染问题的讨论
·部分网友提供的曾节明小部分材料链接
·本人近日部分意见汇编
· 郭永丰《拆除自由女神像美国才能真正强大!》评论
·再谈破除迷信、解放思想
·现在是全世界解决马列教一神教问题的时代
·再谈土义和团、洋义和团
·关于台湾问题的一点意见
·对民运等一些问题的评论
·谈中共特线掩盖狭义民运圈沦陷区的问题
·一神教问题再调侃
·今日杂谈:白左白右习大大,神棍谎言老穿帮
·谈贵族制度及其它
·再谈贵族、神棍和革命
·对朱学勤先生文章的简单评论
·也谈老虎咬死人问题
·现代世界,动物园是奢侈品还是公共必需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驳梁不正

   

徐水良


   

2011-11-19日


   

   
   全世界所有的民主制度,包括民主制度的核心——民主的选举制度,包括直接选举和间接选举,——都必须经过政治上的民主革命或者民主改良才能建立起来。全世界独立非殖民地大国和绝大多数国家的民主制度,都是由民主革命或战争,包括国际战争、世界大战中民主国家战胜专制国家以后建立起来。个别中等国家和极少数小国家或地区的民主制度,在国际国内特殊压力下,由民主改良建立起来。
   
   中共建立一党极权专制以后,迄今没有经过民主的革命和改良,迄今没有改变这种极权专制制度。因此,中国迄今没有民主的选举制度。为了抵制民主制度,中共又建立了假民主的人大制度,包括假的选举制度,企图欺骗中国人和全世界。中共的选举,无论是直接选举还是间接选举,都只是假民主,假选举。
   
   至于真假选举,是直接选举,还是间接选举,那只是选举的不同形式,不影响其真假民主的实质。美国的总统选举和很多国家的许多选举,是间接选举,但这不影响它们是真正的民主选举。中共的基层选举,是直接选举,但不改变它们是假选举。
   
   全世界各国的民主派,包括反对共产党的反对派,总是揭露和抵制专制统治者的假选举,中国的反对派当然更加需要揭露和抵制中共的假民主、假选举;而不是与中共合伙,用假选举来欺骗人民。
   
   在中国,没有民主选举,只有假选举,在这种情况下,不去揭露中共人大制度的假民主和假选举,却与中共一起,欺骗人民,竟然鼓吹“人大代表直选”这种假选举,是“政改破题”!这是哪一家的道理?算什么争取民主?不是地地道道的与中共合伙进行欺骗,又是什么?
   
   说穿了,这些年,中共极其情报机构,花了很大的力气,鼓吹人大假民主、假选举,策划特务花瓶民运,宣传和参与假选举,以此欺骗中国人和反对派,转移历史大方向、斗争大方向,阻止真正民主的革命和真正民主的改良。“政改破题——人大代表直选!”不过是中共及其情报机构和地下势力这种欺骗大合唱的一个插曲而已!
   
   至于选举正在与革命赛跑之类没有逻辑的东西,纯粹是胡说八道,尤其是公然用假选举来阻止和反对革命,当然更加必须加以揭露和批判。无论革命和改良,都只是建立民主制度的道路,通向民主的道路。道路的目的地,就是建立以民主选举为核心的民主制度。举例说吧,我们把改良比作乘火车乘汽车,革命比作乘飞机。把北京比作起点,把台北比作目标,从北京到台北,因为不通火车汽车,只能乘飞机。说选举正在和革命赛跑,就等于说,台北正在和飞机赛跑,这是什么逻辑?
   
   中共及其地下势力,为了用假民主、假选举搞欺骗,阻止和反对革命,什么逻辑都没有了。
   
   迄今为止,中国还没有民主革命和民主改良。因此,我们积极努力,讲清道理,为革命或者改良准备和创造条件。这才合乎逻辑。
   
   顺便再说一遍,改良是统治者的权利,革命是民众的权利。无权改良的弱势群体把自己当作统治者说自己要搞改良,那完全是不知天高地厚,精神错乱,对自己的地位和权利认识错位。
   
   而统治者顽固拒绝改良,那只有推翻统治者,扫除阻力,才能前进,这就是革命。中国现在之所以像北京到台北那样,不通火车汽车(即没有改良),就是因为中共迄今坚决拒绝民主改良。
   
   借口中国现在没有革命(和改良),来为自己与中共合伙,用假选举欺骗人民的行为辩护,这是什么逻辑?哪一家的道理?
   
   
   附:
   

梁不正:关于选举与革命回应徐水良先生!


   

2011/11/19日


   
   
   去年9月,当政改话题朝野鼎沸之时,我写了一篇《政改破题——人大代表直选!》即遭徐水良先生一通“口诛笔伐”。前些日子,正当中国大陆各地诸多优秀公民顶着巨大压力参选人大代表如火如荼之时,为了声援他们并警示当权者,拙作《选举正在和革命赛跑!》遂发表。徐先生对该文又进行一番“简驳”。徐先生的批评权利和批判精神我不持异议,但徐先生不顾“革命形势”不察“革命实情”却“妄言”“革命”,对此武器之批判我不得不回应之!
   
   首先,无论选举还是革命,任何概念必得放在一定的语境中方可比较和理解不宜故意曲解。语言是循环注解的游戏,只有相对性没有绝对性。此处之“革命”以武装起义、暴力推翻失道统治建立得道统治为要义,此处选举以公民投票票决候选对象逐步建立得道统治为要义。我多年来均持守的一个立场就是和平民主,徐先生如有时间可参考我发表的《和平民主运动研究》其中的选举内容。革命!革命!如何革命?我以为,革命必得知行合一。选举不是一、两天的事情而是永久的事业。今天“革命形势”不好要选,明天宪政民主建立了更要选。宪政民主不仅是一个结果更是一个过程。游戏一定要参与进来,要想改变和建立游戏规则我们别无选则,就是要参与游戏,以揭露游戏、了解游戏,进一步改变游戏乃至建立新游戏。我们不通过尝试与实践,如何能够了解游戏、揭露游戏、改变游戏、建立一个新游戏?退而言之,即使我们明白一个假游戏的存在,那还不足够,因为我们有责任通过实践让更多的人得知游戏是假的,这就是启蒙(如果可以这么说的话),唤醒民意、凝聚人心的过程。“革命”在本质上来说更是在变革人心。一百年前黄兴为了鼓励慰藉曾对孙文说:“前线赴死易,唤醒众生难!”。在此我并非亵渎先烈,而是想说,百年中国,破坏总比建设易!如何降低变革的成本,少付出不必要的代价少走弯路,不知来,视诸往!国难当头,当然我不一定反对当前的革命未必不是建设未来的前提和必然---当既得利益集团将劳苦大众压迫到最后的吼声而不得不发的时刻!但是,我还是不得不说,在未来中国一个时期之内,始终能够持守和平、理性、宪政、包容与建设的立场并非容易的事情,恐怕大众的革命情绪民粹主义是较容易一发不可收的,前者未必不是革命的而后者未必不走向反革命!
   
   
   

简驳谢燕益《选举正在和革命赛跑!》


   

徐水良


   

2011-11-8日


   
   
   说“选举正在和革命赛跑!”完全是胡说八道。自由民主的选举制度是民主制度的核心,它与要不要革命是两个范畴的问题。改良和革命,可以是竞赛关系,因为他们都是实现民主制度的手段或道路。但选举和革命,却不是竞赛关系,因为两者是手段和目的,过程和结果,道路和目的地的关系。革命需不需要,取决于中共。中共拒绝民主选举为核心的民主制度,那革命就不可避免。而民主革命的目的,就是推翻中共,为民主选举等民主制度扫清障碍。改良和革命,都只是手段和过程,民主选举为核心的民主制度,才是它们的目的和结果。说“选举正在和革命赛跑!”这种胡说八道,等于说是“手段正在和目的赛跑,结果正在和过程赛跑,目的地正在和道路赛跑”。只要选举,不要革命或者改良,等于要人们不要手段,只要目的;不要过程,只要结果;只要目的地,不要走到目的地的道路。
   
   在目前的中国,根本没有自由民主和公正的选举。有的,只是中共的假选举。而这种假选举,恰恰是中共欺骗中国和全世界,反对真正自由民主公正选举的花招。
   
   谢燕益这篇充满胡说八道的文章,暴露了作者和某些选举派积极参与中共假选举的目的,像中共一样,正是为了阻止革命。而阻挡革命,正是阻挡人们去推翻中共,扫除中共阻力,即要保护中共这个反对自由民主公正选举的阻力。这正是中共情报机构非常迫切需要做的事情。据我所知,中共情报机构非常希望反对派都去搞选举,中共情报机构非常辛苦地花了几年时间,组织第二正义党,即所谓的“全委会”,最重要的目的之一,就是让他们引导反对派,都去参加中共的假选举。
   
   我这里不想全面批驳谢燕益的各种胡说八道。只想简单讲讲其中核心问题。
   
   只要没有革命,中共不下台,那么,开不开放选举,开不开放民主选举的前提——结社自由、组党自由和新闻自由,决定权就永远掌握在中共手中。大家都去搞选举,不搞革命,而中共坚持不开放党禁报禁和自由选举,那么,中共就永远不会下台,中国也就永远没有民主和民主选举。
   
   在中共顽固坚持一党专制,拒绝结社组党和新闻自由,拒绝多党竞争的自由选举,坚持搞假选举。在这种条件下,引导大家把力量集中到参与中共的假选举中去,以此来“与革命赛跑”,阻止革命,最后结果,不仅是选举一次又一次失败(中共甚至连象征性的让步也不给选举派,更没有台湾国民党当年那样,给党外人士一定的选举自由,以及后来真正搞民主选举以前的开放党禁报禁),而且只能是帮助中共阻止革命。
   
   真正的民主选举,是在信息自由的前提下,搞多党自由竞争和竞选。因此,民主选举的前提是结社自由、组党自由、新闻自由。没有这种自由,选举就是假的。中共坚持不给这些自由,坚持不搞自由的民主选举,那么,要争取真正的民主选举,只能推翻中共。在这种情况下,坚持通过搞假选举搞民主,阻止革命,那他们的说法和做法,只能是欺骗。
   
   一般的民主派,都是抵制假选举,揭露假选举的欺骗性,反对假选举;中国的选举派却是积极参与中共假选举这种欺骗活动,积极欺骗反对派去参加中共的假选举。甚至被中共一次又一次打了耳光,也不感到羞耻,一点自尊,一点人格尊严也没有。这样做的结果,一点效果也没有,一次又一次失败,还要闭着眼睛坚持欺骗,说这是与革命竞赛,能够通过这种办法防止革命,走向民主。真正是可笑之极。
(2011/11/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