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中国农民是最强烈反对中共的群体]
徐水良文集
·北京现象
·中共60周年大阅兵,回光返照而已
·简单答复王希哲
·历史的能预见性和不能预见性
·中国民权同盟筹备组公告
·中国民权同盟(筹)临时章程
·我看“统一民运”
·人有造谣自由的权利吗?
·究竟谁喝了狼奶?
·自由的限制:多种多样的规范和多种多样的强制力
·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
·关于麦卡锡等跟帖四个
·谎言重复一万遍,目的何在?
·和平非暴力无条件适用于对付中共吗?
·中共情报机构“出奇制胜”的一些常规手法
·究竟是谁专制?
·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关于此次民主党风波,我事前再三强调的个人意见
·驳李劼
·如果产生两种情况,全世界都会禁止共产党及其意识形态
·歧路改革备忘录:中共顽固坚持“摸石头”,原因何在?
·文革初浙江军区司令员儿子打死人及冲军区事件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建设一个现代化政党》一文评点
·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反对邓式改革
·“十年一梦赖昌星”
·支持奥巴马总统讲话(附讲话全文)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两篇评论及按语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答网友:为什么要反台独?理由如下:
·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把08宪章戏演砸了
·08宪章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五毛们总是闭眼睛撒谎
·周瑜黄盖和竹筒倒豆子
·答鸡头肉和赛昆的污蔑
·海外五毛攻击许良英先生为刘晓波辩护的一个帖子
·戏释格丘山格老先生“坦荡心胸”的含义
·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黑白颠倒的世界—海外民运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转贴吴庸先生优秀文章
·经典笑话——“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为我的理论做个广告
·客观事物、概念、用语、理性和迷信等等
·答孙丰老哥并纠正西方语言学家一个根本错误
·要了解意识科学可以从此文入手
·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答孙丰:究竟概念在先还是判断在先?
·什么叫扫荡派?什么叫保皇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农民是最强烈反对中共的群体

   


   
   (谈我的亲身经历:中共建政后中国农民一直反对共产党)

   
   


   
   徐水良

   

   
   2011-11-15日

   我从小生长在农村,我的亲身经历说明,中共建政后,中国农民一直反对共产党。
   
   我们家乡是中共游击区。中共建政以前的情况,农民对中共和国军内争,并不很了解,只是因为双方都宣称抗日,所以农民出力支持和供养双方。农民对双方都有帮助。
   
   不过,实际情况是国军全力抗日,共军则在后面打国军。连共产党自己编的富阳县志的记载,都非常明确描述国军守卫前线打日本,非常壮烈;而共军则在国军后方发展,打国军。
   
   但参加共军当兵的,主要是游手好闲的人和兵痞。当时的游击队主要负责人之一,北撤南下时当指导员,中共建政后领军“剿匪”,剿匪结束后当县里的局长,是我老乡,文革后成为我的忘年交好朋友,他强烈反对中共64屠杀镇压,曾经写好多万字的长篇文章,抨击64镇压。他就告诉我,当时共军主要由两部分组成,大部分是找饭吃的,少数知识青年才有救国思想,几乎没有人是要搞共产主义。共产党游击队手中有枪,农民必须供养,到了村里,农民只能杀猪宰鸡,游击队天天大鱼大肉。后来解放军南下,整编地方游击队,生活艰苦加上政治整肃,原游击队纷纷逃跑,部分人逃跑后组织白军,抗击共产党。解放军在富阳县剿匪,剿的就是我们家乡这些前共军游击队“老战友”。我小时候还见过这些逃跑组织白军的游击队头头。后来他们都被枪毙。
   
   浙江省余姚上虞慈溪等四明山根据地周围的共产党地下党,解放后被共产党大屠杀,杀了很多,搞得余下的纷纷逃命。
   
   中共建政以后,与农民的矛盾就迅速激化。土改,农民并不支持,工作队动员的积极分子,基本上是懒汉地痞二流子。我们家是贫农,土改时分得少量土地。但在家里,父母偷偷谈话,全都是反对土改做法的话,尤其反对斗争地主等做法。土改时工作队在村里,一片恐怖气氛,所以反对土改态度,只能在家里谈。不小心传出去,还差点被批斗。我年纪小,我父亲怕我乱讲,给我介绍某些土改积极分子,往往说某某是懒汉二流子,要我小心。
   
   但是农民公开谈论得很多的,是离我们家十来里路的几个人被枪毙的事情。其中,一个是捐钱捐地捐房创建富阳中学的老教育家被枪毙,1991年我出国前,富阳某些方面正在准备材料,要给他平反。另一个是相信共产党土地政策,“解放前”几年就回乡把自己土地分给农民的中国航空界的前辈,留法学生,在法国学航空。留法期间,救助过周恩来。他弟弟也是周恩来下属,后来担任某部部长。他因为曾经担任国民党空军高级顾问(农民传说是“总顾问”),等周恩来要求放人电报到达,人却已经被枪毙了。还有一个学者,因为要关押枪毙时,身上搜出毛泽东亲笔纸条,才幸免于难。还有一个中医骨伤科国宝名医,叫张阿毛。当时我们家乡,方圆多少里,有了病,尤其跌打损伤,腰酸背痛,口头禅就是去找张阿毛看病。他的医术在浙江、上海、苏南非常有名,及到他去世多少年,我到杭州、上海、苏州等地,还常常有人问起张阿毛。中医很多东西,似是而非,很不科学;但张氏骨伤科,却完全是硬技术,来不得半点虚假。张阿毛不仅医术高明,而且医德高尚,方圆几百里有口皆碑,穷人无钱看病,他常常不收医药费,甚至倒贴路费。就是这样一个慈善的国宝医生,解放军南下后被抓,准备枪毙。只是因为有一个解放军师长病重,只好请他医治,并预先讲好条件,医好师长的病,免他一死,这样才捡了一条命。1971年我父亲大腿骨折,就到张氏诊所接骨治疗,我陪同照顾,其接骨医术,与西医完全不同。并且当时我大吃一惊,一个小小的简陋的乡村小医院(诊所),竟然有许多杭州,上海,甚至乌鲁木齐不少大医院转院过来的病人在住院。后来富阳当局把他儿子请到富阳城里,组建了一个很大的骨伤科医院。中共人民日报,浙江日报等等一再发文介绍张氏骨伤科,成为富阳著名的独特医术和医疗世家。但中共报道隐瞒了一个恐怖的事实,就是他们推崇备至的张氏骨伤科传人,差点被他们枪毙,张氏骨伤科差点失传。土改前后,晚上村中大家乘凉,我听父亲和乡亲谈论的大多就是这些家乡的负面事情。
   
   后来工作组走了,我们山区,天高皇帝远,农民的讲话,还是比较自由。骂共产党的不少,也没人去告密。只有家庭成分不好的,地富反坏,则小心谨慎,不敢公开骂,怕批斗(共产党农村开批斗会,一般都动武,手臂粗的木棍都被打断。我曾经看到过一次,年纪小,感到毛骨悚然。)
   
   再后来搞互助组,农民还能接受。但很快搞统购统销,农民几乎全体一致反对。晚上乘凉时,农民全都骂这个政策,没人支持。
   
   再后来搞合作社,尤其是公社化,到处是一片骂声。寒暑假,我回家,都参加合作社和公社劳动,劳动时,大家谈话,人人都反对合作化。我没见到过农村干部以外,真正的农民讲真正的心里话时,有人真心拥护集体化的。当然,工作队开会高压下,农民言不由衷的话,例外。
   
   再后来是大跃进大饥荒的荒唐事件,人相食,全国饿死几千万。我岳父岳母安徽老家的亲戚,就饿死了绝大部分。共产党民兵四处站岗放哨,不准农民逃荒。这种荒唐的人为饥荒大规模死人,人类历史上还没有发生过。
   
   后来共产党搞忆苦思甜,农民忆苦,都是忆大跃进大饥荒的苦。江南鱼米之乡,从来没有饿死人的事情。抗战兵荒马乱,农民也没有挨饿,与共产党建政后的贫穷相比,生活相当富裕。包括当地主富农长工的,也是这样。要他们忆地主富农压迫的苦,他们就说东家酒肉招待,对他们很不错,因为东家想要他们好好干活。他们忆苦,也是忆大跃进大饥荒的苦。大学期间,我们曾经到农村搞过半年多“社教”,碰到过不少这类事情。
   
   1991年我出狱以后,多次回老家探亲,这时的农民,反共情绪极其强烈,普遍公开骂共产党土匪、强盗,与城市不少居民骂共产党黑社会,相映成趣,不过,他们的反共情绪,比城市居民更加强烈。
   
   说受共产党危害最深的农民、被共产党变成当代贱民和现代农奴的中国农民,拥护共产党,完全是胡说八道。
   
   实际上,中国农民是中国最强烈的反对中共的群体。
   
   西方一些学者说中国1949年是农民革命,国内很多人也往往这样认为。这完全是受共产党欺骗。共产党制造假象,颠倒黑白的本事太厉害了。实际情况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此文于2011年11月1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