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谢燕益
[主页]->[百家争鸣]->[谢燕益]->[回应徐水良先生再驳!]
谢燕益
·北海维权村民何显福无罪辩护词
·自 白
·紧急召开联合国大会应对日本核危机中国公民呼吁书
·我的十篇国内封杀网文录:
·中国正在揭开土地兼并的大幕!
·用一百字揭开马克思主义的谬误!
·李庄案渎职侵权调查建议书
·北京饶乐府选举案维权村民无罪辩护词
·民主是一种生活习惯
·九十年的结论——宪政中国!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二)
·信仰无罪张建平二审辩护词
·自制!自省!
·今 夜 举 事!
·今 夜 举 事!
·
·关于选举与革命回应徐水良先生!
·回应徐水良先生再驳!
·选举正在和革命赛跑!
·我是如何纪念辛亥革命的(一)
·北京四季青拆迁维权自焚案法律意见
·和谐作品自选集目录
·美元加速贬值或将促进中国变革!
·《信息权利保障法》立法建议书及说明
·金正日之死将促中国变革!
·致铁道部长——实名制侵犯人权
·转折2012——理想与责任!
·实名制的背后!
·2012多元主义政治的奠定!
·大真大伪活雷锋!
·论自由!
·论信仰!(一)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三)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三)
·信仰之路!
·错失和平民主将致暴力崛起!
·柔性政权刚性人权的宪政之道(一)
·耶稣复活之后
·和平民主形势分析——中产者的使命!
·废除政审制度致教育部长袁贵仁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发表四周年记!
·谁是国家的真正敌人?
·在大革命风暴来临之前(一)!
·在大革命风暴来临之前(一)!
·胡温或许是改变中国历史的关键角色
·笑看十八大阵前左右之争
·作者自序
·关于实名制致铁道部信息公开申请书
·用光明照亮黑暗!
·宪政第一诉纪事(一)(修订版)
·胡总裸退的政治后果!
·宪政 第一诉(纪事一)
·向秦永敏再次致敬!
·历史的真相!
·和平民主文化研究的几个任务
·自喻
·2013年农历新年祈愿!
·致全国国宝兄弟一封信
·关于房产税政府信息公开申请
·看习李如何履行使命?
·论信仰(二)
·禹州截访案致朝阳检察院
·评王全章事件—让作恶者付出代价良善才不会死亡!
·天理与神
·人民币升值与美元贬值背后
·救救共产党!
·斯诺登事件致公安部信息公开申请书
·创造历史的艺术!
·改变历史的艺术!
·和平民主 天下为公!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发表五周年记!
·公安部对互联网安全信息申请的答复函
·法-轮-功冤案不翻,国难未已!
·手机实名制侵犯人权致工信部长
·手机实名制侵犯人权致工信部长
·一场非同寻常的革命!
·从媒体死亡看百度腾讯新浪
·释放良心记者陈永洲捍卫记者权利呼吁书
·恢复唐吉田等良心律师执业权利呼吁书
·改革何曾发生!
·刘家财案情况通报
·宪政第一诉十周年纪事
·紧急关注!秦永敏在巩义被绑架失踪
·从2013到2014
·从2013到2014
·会见秦永敏,见证法治现状!(一)
·秦永敏被非法拘禁信息公开申请书
·愿为伊力哈木提供法律帮助
·博主简介
·宜昌中院集体回避刘家财案申请书
·暴力与非暴力的本质
·宜昌人大监督刘家财案法律要求书
·关于许志永二审与刘晓原律师商榷
·关于目前建三江局势的声明
·信仰之路(二)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四)
·秦永敏、唐荆陵等命运几何!
·从世界杯球队看人生品位!
·共同摆脱奴役,携手奔向自由--为良心犯刘家财辩护!
·共同摆脱奴役,携手奔向自由--为良心犯刘家财辩护!
·和平民主 再造共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回应徐水良先生再驳!

   徐水良先生的主要观点是,“改良是统治者的权利,革命是民众的权利。无权改良的弱势群体把自己当作统治者说自己要搞改良,那完全是不知天高地厚,精神错乱,对自己的地位和权利认识错位。”徐水良先生认为,统治者顽固拒绝改良,那只有推翻统治者,扫除阻力,才能前进,这就是革命。中国现在之所以像北京到台北那样,不通火车汽车(即没有改良),就是因为中共迄今坚决拒绝民主改良。
   
   我的观点是,中 共只是个抽象的符号,其完全由具体人组成。国家机器无意识,改良中有革命,革命中有改良。历史的看这是一个基本事实,祸起萧墙是一个规律,满清如此,后清可幸免乎?我们每个人既是统治者又是被统治者包括在现实中掌握较大权力者,它只是意志较量的表象而已,这种较量的结果完全取决于每一个公民的态度。改良也好革命也罢都是公民的权利,而不由统治者决定,关键看每一个公民的意志。我曾经说过,中国宪政民主的进程就是公民意志战胜专制意志的过程,公民的意志不断强大起来,专制意志正日益衰减在此消彼长不断变化之中。当然对于名义上所谓的统治者,小江也好小胡也罢,我觉得从一个民族的历史的或从一个世界公民的视角来看,如果为了维系既得利益倒行逆施做了不清醒、不明智的选择,那么,他只是我们的不肖子孙。对于不肖子孙,我不知道徐先生是否有长辈对子孙的经验,而我的感受是,除非个别罪大恶极、十恶不赦者,否则,人性善恶谅恕有道,要经心教育感化给以出路,尽量避免赶尽杀绝!这或许是徐先生风风火火之革命与我的区别。至于说北京到台北只能坐飞机一说,我倒认为,台北未必一定要去,把台北当成目的本身可能就是问题,解决去台北要解决的问题才是真目的。
   
   附:


   
    再驳梁不正
   
              徐水良
   
             2011-11-19日
   
   
    全世界所有的民主制度,包括民主制度的核心——民主的选举制度,包括直接选举和间接选举,——都必须经过政治上的民主革命或者民主改良才能建立起来。全世界独立非殖民地大国和绝大多数国家的民主制度,都是由民主革命或战争,包括国际战争、世界大战中民主国家战胜专制国家以后建立起来。个别中等国家和极少数小国家或地区的民主制度,在国际国内特殊压力下,由民主改良建立起来。
   
    中共建立一党极权专制以后,迄今没有经过民主的革命和改良,迄今没有改变这种极权专制制度。因此,中国迄今没有民主的选举制度。为了抵制民主制度,中共又建立了假民主的人大制度,包括假的选举制度,企图欺骗中国人和全世界。中共的选举,无论是直接选举还是间接选举,都只是假民主,假选举。
   
    至于真假选举,是直接选举,还是间接选举,那只是选举的不同形式,不影响其真假民主的实质。美国的总统选举和很多国家的许多选举,是间接选举,但这不影响它们是真正的民主选举。中共的基层选举,是直接选举,但不改变它们是假选举。
   
    全世界各国的民主派,包括反对共产党的反对派,总是揭露和抵制专制统治者的假选举,中国的反对派当然更加需要揭露和抵制中共的假民主、假选举;而不是与中共合伙,用假选举来欺骗人民。
   
    在中国,没有民主选举,只有假选举,在这种情况下,不去揭露中共人大制度的假民主和假选举,却与中共一起,欺骗人民,竟然鼓吹“人大代表直选”这种假选举,是“政改破题”!这是哪一家的道理?算什么争取民主?不是地地道道的与中共合伙进行欺骗,又是什么?
   
    说穿了,这些年,中共及其情报机构,花了很大的力气,鼓吹人大假民主、假选举,策划特务花瓶民运,宣传和参与假选举,以此欺骗中国人和反对派,转移历史大方向、斗争大方向,阻止真正民主的革命和真正民主的改良。“政改破题——人大代表直选!”不过是中共及其情报机构和地下势力这种欺骗大合唱的一个插曲而已!
   
    至于选举正在与革命赛跑之类没有逻辑的东西,纯粹是胡说八道,尤其是公然用假选举来阻止和反对革命,当然更加必须加以揭露和批判。无论革命和改良,都只是建立民主制度的道路,通向民主的道路。道路的目的地,就是建立以民主选举为核心的民主制度。举例说吧,我们把改良比作乘火车乘汽车,革命比作乘飞机。把北京比作起点,把台北比作目标,从北京到台北,因为不通火车汽车,只能乘飞机。说选举正在和革命赛跑,就等于说,台北正在和飞机赛跑,这是什么逻辑?
   
    中共及其地下势力,为了用假民主、假选举搞欺骗,阻止和反对革命,什么逻辑都没有了。
   
    迄今为止,中国还没有民主革命和民主改良。因此,我们积极努力,讲清道理,为革命或者改良准备和创造条件。这才合乎逻辑。
   
    顺便再说一遍,改良是统治者的权利,革命是民众的权利。无权改良的弱势群体把自己当作统治者说自己要搞改良,那完全是不知天高地厚,精神错乱,对自己的地位和权利认识错位。
   
    而统治者顽固拒绝改良,那只有推翻统治者,扫除阻力,才能前进,这就是革命。中国现在之所以像北京到台北那样,不通火车汽车(即没有改良),就是因为中共迄今坚决拒绝民主改良。
   
    借口中国现在没有革命(和改良),来为自己与中共合伙,用假选举欺骗人民的行为辩护,这是什么逻辑?哪一家的道理?
   

此文于2011年11月2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