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乔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小乔文集]->[东师古——一个国家对一个盲人家庭的“超限战”]
小乔文集
·目录
·简历
·“我要回家!”
·泛道德化——孔孟儒学的致命伤
·就台海问题与网友商榷
·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才女林徽因
·1949年以前的中国近代宪政史回顾与反思
·渴望免于恐惧的生活——写在宪法颁行20周年
·思想者宣言(代启蒙论坛说明)
·十四周年祭
·置疑劳动教养制度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痛——为小思怡绝食而作
·祝福你的生日,亲爱的刘荻妹妹
·出离愤怒!——为我的朋友杜导斌因言获罪而呼
·回望2003:民间记忆版本
·追寻一个圣洁的灵魂——感悟林昭
·无耻者无畏—抗议当局拘捕“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张先玲、黄金平的暴行
·十五年——无语问苍天
·怀念我的同学师涛
·关于师涛案致中国最高当局的呼吁书
·紫阳,走好!
·也谈“公共知识分子”的社会定位与历史责任
·伊拉克人民的荣耀与中国人民的悲哀
·3月4日参加听证会“惊魂”记
·打破坚冰 共建宪政民主中华—我看连胡会谈
·国际笔会上海活动侧记:独立中文笔会上海接待人员被警方绑架的六小时
·打开历史心结 共建和谐社会——致中共中央和全国人大的公民意见书
·没有“压力”就不可能有“妥协”——兼答刘路、归宇斌先生
·孩子之死—— 悼沙兰惨祸生罹难小学生
·阳光下的罪恶—— 最强烈抗议对师涛、张林的中世纪野蛮审判!
·捍卫灵魂自由的代价——从林昭到卢雪松
·抗议武汉公安拘捕文炎!请还公民“合法结社权”
·至陈光诚先生的一封信
·广东:法治的“蛮荒之地”?
·打假有罪?剽窃有理?——我看“周叶中事件”
·为了孩子——写在2006年岁首
·由许万平案透视中国司法的程序违法与实质专横
·“和谐盛世”的耻辱与荣耀 附:我的维权绝食声明
·卫子游:在自己的国土上“生活在真实里”——小乔女士访谈
·中学历史教学的新视野
·尘海苍茫七十载——写于鲁迅辞世70年
·一样的生命 不一样的哀思
·赎回选票行动:通向公民权利的入口处
·侠骨柔情 男儿本色
·写给为“宪章”受难的晓波
·零八宪章:言论表达权利与中国公民运动
·回国之路是走出来的 ——声援冯正虎先生
·旧文回放:杨佳之死
·今天,让我们一同站在被告席上
·晓波生日快乐!
·虎年迎正虎回国
·东师古——一个国家对一个盲人家庭的“超限战”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师古——一个国家对一个盲人家庭的“超限战”

   按:此文写于一月前,今转博讯祝光诚生日快乐!早日自由!

   摘要:在越来越多觉醒的公民有理有节坚持斗争下,当局的暴力非法维稳体制即将崩溃,这一场“超限战”必将以野蛮官权的失败和公民爱心与坚持的胜利而终结。为了光诚一家的自由!网友们加油!

   山东临沂东师古,一个紧挨着著名的“孟良崮战役”战场的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小村落,近年来,却在国际上日益“名声大噪”,在今天的“国际盲人日”更是倍受世人瞩目——这一切源于此地的一位盲人,他的名字叫陈光诚。

   陈光诚何许人也?他是一位目盲心亮的残疾人士,一位自学成才、并以法律知识无偿为乡亲提供帮助的“赤脚律师”,一位为公义挑战强权、宁折不弯、绝不向恶势力低头的勇士。虽目不能视,他却在漆黑的暗夜,为乡亲、为同胞点燃起火把,送去光明和温暖。为了揭露其家乡山东临沂的恐怖“计生”黑幕,为无辜乡亲讨回公道,多年来他与家人陷身于黑恶势力重重包围,先是在2006年被以“法律”的名义送进监狱4年零3个月,以其目盲之身种种不便,在狱中历经比其他囚徒更多的磨难艰辛;尤为令人发指的是,一年前他刑满释放,依法早已是自由公民,却被一群有“执照”的黑社会流氓继续幽禁在他自家的小院,与爱妻幼女一起被封锁与世隔绝。试图探望光诚的相识和素不相识的朋友们,被流氓打手们殴打、抢劫、被绑架丢弃荒野,被动用“国家机器”关进监牢肆意凌辱折磨。可怜光诚幼女克斯,自小就被与父母幽禁在家中(光诚被捕前全家已被软禁数月,关押期间妻子伟静带着孩子长期处于流氓打手的严密监控下无法与外界接触),失去了一个孩子原本应无忧无虑、无拘无束的童年,打从记事起她就从未体尝过“自由”的滋味,如今到了上学的年龄,却依然不能与别的孩子一样自由地走进校园。

   光诚也是我未曾谋面的战友和兄弟,我们有许多共同的朋友。早在6年前的2005年下半年,我便听闻他和妻子及当时未满周岁的小女儿被上百壮汉轮流看守围困在家,切断与外界的一切联系——与今时处境极为类似,当时我正漂泊南国深圳,接连被国保警察剥夺了两份工作,困境中我致信光诚和伟静夫妇表达敬意和问候,因担忧他们无法收到信件而将信公开发表于网络。2006年我离开深圳返回上海,原计划在适当时候前往山东探望光诚夫妇,然而未及行动,便传来光诚被捕的噩耗,他旋被非法审判,前去临沂法院外声援和在开庭后试图去东师古探望伟静的众多网友被殴打、被撕碎上衣(光诚衫T恤)、被扣押。在他当年8月二审开庭之际,我正在距离他不远的山东青岛,我事后得知高智晟律师也在那几天于山东姐姐家被抓。上海警察发现我去了青岛,以为我要“搞事”,不惜派出“大队人马”千里追踪到青岛,将我“跨省抓捕”回上海后软禁在家半月。2007年夏季,我去北京探望胡佳、曾金燕时,在他们家里见到伟静——那是我和伟静唯一的一次短暂见面。胡佳告诉我伟静的经历,她趁夜背着孩子翻过数道院墙,才终于逃脱看守们的罗网逃到北京,暂住在胡佳和金燕家里。伟静沉静、坚毅,话语不多,但偶尔的诉说中仍能感受到她对光诚深挚的情感和对当时在狱中的光诚的担忧。不久后她因欲赴菲律宾代光诚领取“麦格塞塞奖”,在首都机场被扣留移交给山东警察带回临沂,从此失去自由至今。

   2008年我去国远赴瑞典,并在一年后被拒绝回国滞留瑞典,在去年光诚获释以前,我还可以打通伟静的手机,经常隔数日会打个电话和她聊聊,希望以此缓解一些她的压力,然而她的孤苦,她的无助,我却无力安慰!我在电话里听她无奈的泣诉,她告诉我她在田间干活时,四个看守会虎视耽耽站在四周盯着她;告诉我有流氓发给她的手机令人难以启齿的侮辱性短信;有时她告诉我为了不想让门外的看守偷听到,她在家里躲在被子里跟我通话……也有时会打不通她的手机,在我随后打通时,她告诉我我上次打电话时她的手机开着的,但没有任何反应,而我这边却是正常接通的声音无人接听,显是受到某种干扰。日复一日的贴身围困,完全没有隐私,没有个人生活,更没有行动自由,令她濒于崩溃!有一回是记者王克勤试图前去探望她而被打出村子,她从电话里得知这个消息,哭着让我转告,请朋友们以后不要试图去看她,因为她不想让朋友们为了她而发生危险……去年夏天,随着光诚出狱时间的临近,伟静并没有觉得轻松快乐起来,她在电话里无限忧虑地告诉我,她担心光诚回来以后不可能有自由,仍旧会和她继续目前的生活状态;女儿克斯眼看要到上学的年龄,但她不知该怎么办好……电话的这一端,我只能听着,无计可施!这两年我似乎成了“祥林嫂”,向我见到的几乎所有外国朋友诉说着光诚和伟静的故事,他们中的有些人是第一次听闻这个故事,往往会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反问:“Really?(真的吗)”在他们的生活经验里,很难想象与理解这样的事情;当我与国际特赦等专门机构的人权工作者谈到光诚和伟静时,他们通常已有相关信息,只能无奈地表示:我们知道这件事,我们也做过很多努力,但至今未见成效。光诚终于释放回家了,我没有立即打电话去问候,想着分别了4年多的伟静与光诚一定有很多话要相互倾诉——光诚在监狱里的4年多,我听说伟静只得到过两次探视的机会。光诚释放4、5天后,我再拨打伟静的手机号,就再也没有拨通过。

   这是一场“国家”对一个盲人家庭的“超限战”——一场力量悬殊、完全不对等的特殊“战争”:一方握有垄断的强权、“合法”的暴力和整个国家的资源,另一方却是手无寸铁、势单力孤的个人,光诚甚至没有一个健全的身体,无法看清楚周围的一切,然而,比起那些丧失人格和良知的官权豢养的冷血打手们,光诚和伟静拥有着不被邪恶黑暗蒙蔽的心灵的光亮,有着难以征服的人性尊严,正是他们身上这种人性的闪光,激发起越来越多善良、勇敢的人们,自发前赴后继冲决罗网,一批批前往那个名叫“东师古”的小村落,以尊严、大爱和慈悲与黑恶势力对峙,谱写了一曲曲可歌可泣的动人篇章。自光诚获释以来,便有临沂当地维权人士刘国慧、北京网友张永攀、四川网友陈云飞、南京网友“珍珠”何培蓉、东北网友高兴波等不止一次冒险前往东师古试图探望光诚一家,或与地方当局交涉要求改善光诚一家待遇处境。法国《世界报》、《新观察家报》、法广、美国《纽约时报》、有线新闻网(CNN)等国际传媒记者亦先后赴东师古村探访。自然这些网友和记者无一例外地领教了当局“超限战”的卑劣手段:被殴打、被抢劫、被绑架丢弃荒野,外国记者的“待遇”比国人同胞稍好些,也被推搡驱逐、被砸毁摄像器材、被投掷石块砸出租车等。CNN记者冒险保留下的一段现场被暴力对待的视频被该台长期作为新闻节目片头播出。多位关注光诚案的维权律师如滕彪、江天勇、唐吉田等2月以来被警方非法拘押,探望过光诚哥哥的刘国慧、张永攀也被抓,他们在关押期间均不同程度遭到殴打凌虐。

   自光诚获释满一年的9月以来,在维权女杰刘沙沙、妙觉等的倡议和一次次身体力行推动下,网友们再度掀起救援高潮,至今各地网友络绎不绝,正以甘地非暴力不合作“食盐进军”的精神分头向东师古进发,网友们想要达成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就是光诚一家能有正常人的生活——光诚和伟静能有人身自由、会见朋友的自由、就医疗伤的自由(被软禁期间多次传出光诚和伟静被打手暴力殴打的消息但伤痛得不到治疗),光诚家能接通电话和网络,小克斯能正常上学。但这样一个简单的目标,却至今被野蛮官权动用黑社会手段封锁着、阻挠着。

   感谢光诚和伟静!你们以人格挺立和顽强坚守感动着无数善良的人们,唤醒更多人的良知和行动力。感谢珍珠、高兴波、刘沙沙、妙觉、雪臻、黄宾、晃晃、石玉、朱文礼、钱进、海涛、慕容雪村、王小山和所有坦然面对黑恶暴力勇敢行动的公民!这些天你们带给我至深的感动!我虽然无法在场,不能与你们一起承受,但我的心与你们、与光诚同在。让我们继续努力,去冲决反人性的暴力“维稳”体制。我相信在越来越多觉醒的公民有理有节坚持斗争下,当局的暴力非法维稳体制即将崩溃,这一场“超限战”必将以野蛮官权的失败和公民爱心与坚持的胜利而终结。

   为了光诚一家的自由!网友们加油!

   2011年10月15日国际盲人日于瑞典

   首发《民主中国》

(2011/11/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