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对门一少年/散文 ]
王先强著作
·烟消云散╱短篇小说
·草根阶层╱短篇小說
·她走的路╱短篇小说
·争吵╱短篇小说
·钱╱短篇小说
·黑……╱短篇小说
·期望╱短篇小說
·穷困愁苦╱短篇小说
·风雨岁月╱短篇小说
·韧╱短篇小說
·官父指路╱短篇小说
·歧路╱短篇小说
·两个女大学生的轶事╱短篇小说
·育儿╱短篇小说
·强奸之事……╱短篇小说
·一个嫁来香港的女人
·官场的烟气╱短篇小说
·一个家╱短篇小说
·那幅土地╱短篇小说
·永无法收到的商铺╱短篇小说
·此等女人╱短篇小说
·高血压╱短篇小说
·激愤╱短篇小说
·一个社会活动家╱短篇小说
·昨夜活得好……╱短篇小说
·一座铁水塔╱散文
·石上的树╱散文
·那个国民党保长╱散文
·荔枝恨╱散文
·钱的情趣╱散文
·一只小牛╱散文
·游行外缘之事╱散文
·钻石山╱散文
·地主的后代╱散文
·铁水塔与安多里╱散文
·做饭与吃饭╱散文
·黄金葛╱散文
·毛泽东思想是不落的太阳╱散文
·香港的鸟╱散文
·桥╱散文
·一个甲子的十、一感言╱散文
·百鸟与苍鹰╱散文
·国民党老兵╱散文
·地主寃魂谁祭╱散文
·死囚示众╱散文
·辣椒盐
·璨烂山花╱散文
·一个老人╱散文
·海湾的变迁╱散文
·人与狗╱散文
·鸡的风波╱散文
·防波堤……
·看更亚伯╱散文
·唱歌╱散文
·昌与娼╱散文
·威尼斯那里的两个中国人╱散文
·梵谛冈╱散文
·比萨斜塔╱散文
·橱窗女郎╱散文
·豪华的坟场╱散文
·到了长城也非好汉╱散文
·游毛泽东故居╱散文
·清明时节的愤慨╱散文
·上海所见所感╱散文
·故乡的万泉河╱散文
·故乡的一条小路╱散文
·霸王岭╱散文
·初中时期的班主任╱散文
·英年早逝╱散文
·尽头悲凉╱散文
·深深的歉疚╱散文
·地主南霸天与红色娘子军──为土改六十周年而作╱散文
·吃肉的故事╱散文
·鲶鱼╱散文
·一个奇异的女人╱散文
·初恋情人╱散文
·四大家族与地主╱散文
·黄昏恋情之谜╱散文
·我爸是地主/散文
·窗外一派绿╱散文
·厨房杂工之死/散文
·河水与井水╱散文
·忘了、忘不了╱散文
·假之类……/散文
·南下扫货/散文
·老爸不是官/散文
·来香港产子的无奈/散文
·香港的秋天/散文
·香港的坚韧精神
·温总高歌政改曲
·永远跟党走?
·如何杜绝毒食品
·杀猪杀狗与杀人
·「六四」积怨 承上启下
·灾民苦得不明不白
·反抗压迫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特立独行,桀骜不驯
·动车相撞:救人与害人
·罪恶之手,为祸当今
·名牌之烦/散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门一少年/散文

   我注视着他。因为他住在我家对面,一出一入,一举一动,都在我的视之内。
   
    他十四岁的时候,就停学不读书,躲在家里不出门。后来我知道,他在家里是整夜整夜的「打机」,白天则蒙头睡大觉。有时候,我在走廊上见到他从外面回来,那必是手中拿两个面包;他大概是买了两个贱价面包回家来充饥。他的母亲因病去世了,他的父亲要外出做工,家里没有人煮饭给他吃,也没有人管教他。他或许是乐得自由自在的。
   
    这样过日子应该不是好办法,我有点为他忧心。果然,不太长时间,他就有所变化了;他开始跨出门口了,到外面去活动了;得特别交待一下,他的活动也全部是在晚上进行的……


   
    我每天起得很早,天不亮就到外面去跑步。这样,很多时候在外面的小亭子里或小运动场里,我就看到了他跟一帮人的踪迹。他们有男有女,年龄相仿,大都穿了黑衣服,或在一起大声喧哗,又饮啤酒又吸,或在那里东斜西倒的,像是在小养精神又像是摊开来呼呼大睡。那情形,明显的看出他们是从昨晚开始,就胡天胡帝的直闹到今晨,正在作某一种的歇息。在漫漫的长夜之中,他们甚么事都可能做,嫖赌饮吹,淫乱放荡,惹事打架,总之是会专择刺激的事来干,也可以说专择坏事来干……
   
    在香港,就是滋生了这么样的一批青少年!这是无人不知的。
   
    遇到他们,我只是斜眼瞟了一眼,便急急脚的走开。我不敢直视他们;我怕招惹他们。这些人,无缘无故的冲上去围殴人,甚至打死人,都是时有发生的事。哪一天碰上这种事,那就倒大霉了,所以还是提防点、避开点好。
   
    然而,有点不幸,他带着那一帮人上到所居住的那一层楼上来了。
   
    那男的女的除了黑色之外,又穿得奇形怪状的,扮得妖里妖气的,在楼层的走廊里你追我赶,怪声怪气,打打滚滚,搂搂抱抱,让人瞠目结舌;有时,他们又三二成群的坐在后楼梯的梯级上,不动不言,阴阴森森,不知葫芦里卖甚么药,又不免叫人心惊肉跳。有好多的夜晚,他们就在后楼梯张打麻将,通宵达旦,嘈得四邻都不得安宁,但谁也不敢开声说他们甚么。无人有胆量去招惹他们。
   
    有一天,我看见一个女的,穿了长长的皮靴,在走廊上走来走去,发出咯咯的响声;她突然的对准防盗门,几步跑上去,一纵身跳高,起脚将防盗门踢开,轰隆作响,几乎将防盗门踢散了;接,她英雄无比的穿门过去,跟坐在后梯的她的伙伴们会合;那些人也一阵怪叫,迎接了她。
    这种带有破坏性的、逞英豪的情形,是随时随地发生的,形式也是多种多样的。看到这情,我只好急急走回家去,关紧大门。
    他大约才十六岁,而身边也已有女相陪伴了,出入总是成双凑对的。他长得高大,又肥胖,有「肥仔」之称,而那个女的却生得矮小孱弱,样子又不好看,这么样的一对人,对比是很鲜明的。然而,偏又是一对人!这一对人血气方刚,在家里的床上,或是在郊野的草地上,会干些甚么事,可想而知了。 过了些日子,那个矮小孱弱的女人不见了,他身边换上了另一个女人,那是个粗犷泼辣的……唉,他们这些人是随时更换对手的,是轮来的,男男女女都如此……
   
    又过了些日子,我看见走廊里泊了两部半新不旧的单车;根据情,我立刻可以判断出,这单车是他同那一帮人到楼下去偷来的。下面有许多单车锁在路边的栏杆上,要偷是很容易的。
    没几天,单车又换成了另外的、较新的两架;很显然的,原来的两部不合心意了,便将其抛弃,顺手的再偷另外的两辆回来。
    有一天,我听见对门有很大的响动声,便打开木门探个究竟;一看,正见他脱光了上衣,在与那个粗犷泼辣的女子打情俏;我惊奇的是,他早已纹了身,胸上画了一条青龙,龙眼闪红光。在香港,纹身意味甚么?通常是向人作无声表明:我是黑社会!藉此吓唬人。莫非他也加入了黑社会?
   
    我看在眼里,自然有些想法。他的父亲是个打工仔,收入不多,没有很多钱供他花用,更不可能长期供养他,同时又没有很好的教导他;他如此的浪荡下去,来日该如何办呀?他混在那一批人中,胡作非为,只会越来越坏……
   
    这肯定会增添社负担!
   
    我担心这一层楼包括我的家在内,从此进入多事之秋,遭滋扰自不用说,还会被打劫,勒索,甚至放火杀人,总之是甚么事情都可以发生,想都毛骨悚然。
   
    这样的人,在香港就有一批,而且还在不断的滋生。我就实在的不明白,香港本是个比较富足的社会,有饭吃,有衣穿,有书读,可为甚么偏有青、少年对此不珍惜,不懂得努力向上,开创美好前途,而是自甘堕落呢?这到底是甚么问题呢?是本身的问题,是家庭问题,是学校问题,抑是社会问题? 我就实在的不明白……
(2011/11/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