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明暗經緯錄
[主页]->[百家争鸣]->[明暗經緯錄]->[建國百年訪金門的感觸]
明暗經緯錄
·辛亥革命是中華子女締造的偉大革命
·人浮於事的七千萬共黨人員
·高人指點蔡英文成為台灣首長
·中國人命賤可以為一個中國政策永遠背書
·論窯洞習近平比清華胡錦濤的政治血統高貴
·二次金改案扁判無罪與五都選舉
·高人指點馬英九當未來一個中國的總統
·少數黨與在野黨的區分
·憶台灣望中州南陽
·一黨兩院制 vs 二黨兩院制
·全美和統會論壇智囊可能掐死中華人民共和國一線生機
·為什麼中共沒有骨氣﹖
·美國是實驗室的啄米鴿
·破壞中華民族和解的罪人
·心劍
·為什麼要苛待江西萍鄉工人
·中華母親 妳好慘烈啊!
·中華父親 恕己待人
·照汗青 心劍
·悲壯史詩 我父參加華北保衛戰
·中華民國抗戰紀事 國軍中條山戰役
·風與沙漠綠洲
·望青天
·胡錦濤語言矮化自己成政治侏儒
·父親的金十字架
·我的支離破碎股票無端上漲6倍
·共黨空降和統兵部隊到香港
·泱泱大國美國放棄庚子賠款
·共產黨一黨專制把上海教師大樓活活燒死53人
·民進黨為何往事不堪回首
·一黨專制薄弱的應對機制
·給民進黨主席蔡英文的公開信
·蔡英文的台大教授張麟徵喊妳棄暗投明
·分析中共對台五都選舉奧步 被美封殺
·共黨餘毒處處對中國文化下標籤
·連戰爺爺與孫立人爺爺的祖墳
·畢竟抗戰歷史不是蔣家獨享的過去
·兩岸非常姻緣篇 給大S的勉勵
·中國社會主義特色對待自己河南工人的無情無義
·送給郭台銘新生麟兒的一句話 守善不如改善
·比較中國兩硬漢楊佳與習近平
·美國女性是組裝潛水艇的功臣
·兩岸問題核心
·台灣如何變成蘇維埃的特務勢力範圍
·孫中山先生的擘劃是以經緯描述一個國勢
·馬列狗官失格乎﹖上海靜安區教師公寓失火慘案
·陝北農家女兒露著下體與共產黨一起真都起家啦﹖
·吸血鬼中共
·治中國人的虛華不務實
·國民黨生于甲午憂患 共產黨死于安樂
·祭甲午116年讓共黨快活安樂死!
·國民黨遲來的耕者有其田
·中國大陸的整容技術世界第一危險
·國民黨連戰主席的長子被行刑式處決暗殺
·衝著國民黨而來的選舉暴力 金銀銅鐵齊跌
·台灣人的危機
·連勝文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台灣的民主你來自于何方﹖
·國父孫中山在天之靈保祐嘉勉國民黨贏得台灣三都市長
·台灣沒有亂套 中共白費心機
·明主之行制也天 韓非子•八經
·向最高職權中共政治局九個常委問罪中原艾滋病毒血債
·比較中美台醫療制度
·祭中原
·中華民國不止是台灣的主權
·趕不動的大軍!
·士不謀而親 不約而信
·中共的認同危機
·美國聯準會英雄式解救過世界的金融體制危機
·美國跛腳眾議院通過減稅法案234﹕188
·胡總一月甭來美國了!
·猛龍過江大無畏
·歐巴馬總統要正名同性戀
·分析奧巴馬變臉
·李登輝污的十
·台灣圖騰三太子老家在河南南陽
·我與連戰的尋根 鎮館之寶 楚國萬萬歲! 共黨死翹翹!
·北京搶走南陽的古寶編鐘一組及古楚鼎
·歐巴馬至今沒有一件事對得住人民
·奧巴馬敗家子揮霍無度
·富裕美國人又痛宰美國普通老百姓7000
·中國未亡信號
·南韓無法學到湯恩伯對日的軍事上成就
·持久八年之戰 中土幾被燃燒
·比較國民黨與共殘黨土改制度
·美軍在參政院捷勝
·俄共寇費正清的陰魂不散
·戰後和平紅利獎金的分封制
·中國銀行的源頭
·中華民國的資產﹕ 兆豐銀行的前因後果
·中共企業 非法強自獨佔大陸領土凡61年
·特威權外交官郝爾布魯克離世
·論中共與民進黨的風水 風流雲散 法力無邊
·我與蔣經國的兒子﹕
·比較國民黨與中共的稅制
·台灣獨立國動輒扣人威權帽子
·抗美援朝梅開二度 花開蒂落 共帝亡國 民謠
·經綸世務者 窺谷忘返
·論中共太子黨的傳承
·聖誕節的故事 苦寒荒地有情天
·奧巴馬的狗皮膏藥治國術與即將就任的加州州長布朗對比參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建國百年訪金門的感觸


   
   建國百年訪金門的感觸
   
   汪洋滄海中華碣 浩瀚大漠寂寞魂

   
   對華夏軍人﹐死守邊疆﹐抗衡暴力﹐令人震撼。
   
   在當地繁衍子孫後代的紀實﹐就是中華民族的擴展進化史論。
   
   民族的沉痛哀思
   
   偉大中華勢力建設在虛江嘯臥碣碑群
   
   英勇的碣
   
   湯恩伯在古寧頭殲滅戰﹐保障台灣海峽﹐並非僅靠美國的第七艦隊。
   
   摩崖
   古寧頭南邊的虛江嘯臥碣群﹐是明清的文物﹐對著列嶼的九宮坑道。
   慶祝國慶百歲﹐由金門搭乘渡輪到列嶼九宮碼頭。
   
   維基
   虛江嘯臥碑立於明嘉靖十四年(1547),位於文臺寶塔南側,附近的石刻群是金門
   摩崖石刻最豐富的地方。明嘉靖十四年(1547)俞大猷任金門所千戶,曾遊息於金
   門城南磐山麓,登高賞景,並題「虛江嘯臥」以鳴志(虛江,是俞大猷的別號)。
   其弟子楊宏舉感念俞氏,建「嘯臥亭」於此,並題「汪洋滄海,波浪怒來,我有片
   物,揮之始迴」。此處尚有清代雍正年間燕山朱杰刻「大觀」二字、總兵呂瑞麟刻
   「如畫」及諸子詩石,虛江嘯臥碣群現為國定古蹟。1954年嘯臥亭毀於「九三砲戰」,
   金門縣政府於民國九十年(2001)完成重建。
   
   歷代中華英魂碣
   
   由絲路到金門
   
   司馬光的資治通鑒﹐對李陵的詮釋﹐已經彈盡糧絕﹐殘兵敗將還是不違反軍令﹐無
   箭手拿弓﹐向北面邁進﹐繼續走, 尋找敵縱。
   
   匈奴就是如此繼續走﹐遠走高飛﹐到了歐洲﹐落地生根﹐成為匈牙利人。
   
   中華民族在絲路﹐落地生根﹐因為古人征戰幾人回。
   
   新疆不是新掠來的邊疆﹐是無奈的在異國同化結親﹐因為皇帝不准回歸祖國長城內﹐
   縱使回中原﹐也會被滿門操斬﹐夢斷異鄉﹐永遠飄泊﹐望長城國門興嘆﹐西出陽關
   無故人﹐立塊碣紀念。
   
   為中華古戰士以及現代中華民國之軍人澄清事實
   
   國民黨青年軍團對比共產黨青年團
   
   甲午戰敗﹐清割台灣﹐並未割金門。
   
   此次慶祝中華民國建國100年﹐到金門參觀﹐日本戰敗後﹐由大陸國民政府派來的青
   年軍團﹐來接收金門﹐是最祥和的兵種。
   
   在劍拔弩張的冷戰中﹐與中共毛澤東的對抗賽﹐建設的堡壘﹐有如電影007那樣﹐天
   羅地網﹐在九宮坑道港泊停留著艦艇﹐代表古代小國莒國﹐爭取自由主義的奮戰﹐
   不屈不撓。
   
   九宮坑道碼頭﹐地下海軍基地水寨﹐抵禦毛澤東旱鴨子大軍人海戰術來犯。
   
   中共於1950年﹐由廈門大學向前線的前線﹐大膽二膽列嶼進犯。
   
   台灣本地人﹐必需面對史實, 外省人的在金門大量犧牲﹐保護台灣島。
   
   中華民族歷史上偉大的武官
   
   文天祥﹕在漢有蘇武節。
   
   中國外交官將領蘇武的任勞任怨
   
   資治通鑒第二十一卷
   
   ‘天雨雪,武臥,嚙雪旃毛并咽之,數日不死。匈奴以為神,乃徙武北海上無人處,
   使牧羝,曰“羝乳乃得歸。”
   
    司馬光對漢武帝北伐匈奴的舉措相當不滿,認為這是“外事四夷”,屬于“亡秦之
   失”
   
   拿破侖遠征軍無法適應天候
   
   漢武帝北征大漠﹐是與匈奴交戰﹐中華民族存亡所繫﹐漢軍要在茫茫大漠中﹐找到居
   無定所的匈奴軍隊并不容易。
   
   大草原茫茫如何追蹤報導敵人蹤跡﹖
   
   李陵率部轉戰千里,箭矢用盡,無路可走,將士們手拿著沒有箭的空弩机,冒著敵
   人鋒利的槍尖刀刃,仍然面向北方拚死力戰
   
   李陵的滄傷與飄泊
   
   絲路俄歐洲尋找中華李陵基因
   
   邊疆守將李陵的基因版圖
   
   中原無他的後代﹐但俄國﹐突厥﹐吉爾吉斯﹐遠走高飛的族群都帶有他的基因。
   
   李陵基因
   
   “公元648年[4],一支來自今俄羅斯葉尼塞河上游地區的黠戛斯朝貢團,在其酋長
   失缽屈阿棧率領下,抵達了唐朝首都長安。黠戛斯酋長自稱是漢朝李陵的后裔,与
   唐朝皇帝是同宗,要跟唐朝皇帝“認親”。 史料記載,李陵被匈奴單于封為右校王
   后,負責管轄當時被匈奴征服的堅昆一帶地區,而堅昆正好是黠戛斯的古稱。另外,
   黠戛斯人大多為赤發綠瞳,而自稱是李陵后裔的黠戛斯人則為黑發黑瞳,明顯具有
   同漢人混血的特征。因此,黠戛斯酋長自稱是李陵的后裔,可信度還是很高的。我
   國少數民族柯爾克孜族和中亞的吉爾吉斯人,就是黠戛斯人的后代。”
   莊
   節錄自資治通鑒第二十一卷
   二年(壬午、前99)
   
     二年(壬午,公元前99年)
   
     [1]春,上行幸東海。還幸回中。
   
     [1]春季,漢武帝巡游東海郡。在回京途中巡游回中。
   
     [2]夏,五月,遣貳師將軍廣利以三万騎出酒泉,擊右賢王于天山,得胡首虜万
   余級而還。匈奴大圍貳師將軍,漢軍乏食數日,死傷者多。假司馬隴西趙充國与壯
   士百余人潰圍陷陳,貳師引兵隨之,遂得解。漢兵物故什六七,充國身被二十余創。
   貳師奏狀,詔征充國詣行在所,帝親見,視其創,嗟嘆之,拜為中郎。
   
     [2]夏季,五月,漢武帝派貳師將軍李廣利率三万騎兵從酒泉出塞,在天昆山一
   帶襲擊匈奴右賢王,共擒斬匈奴一万余人后返回。途中被匈奴重兵包圍。漢軍一連
   几天缺乏糧食,傷亡慘重。代理司馬的隴西人趙充國率精壯兵卒一百余人沖破匈奴
   的包圍,李廣利率大軍緊跟其后,才得以解脫困境。這次戰役,漢兵陣亡了十分之
   六七,趙充國受傷二十余處。李廣利上奏朝廷,漢武帝將趙充國召到駐所,親自接
   見,察看了他的的傷勢,嘆息不已,封趙充國為中郎。
   
     漢复使因杆將軍敖去西河,強弩都尉路博德會涿涂山,無所得。
   
     漢武帝又派因杆將軍公孫敖率兵從西河郡出塞,与強弩都尉路博德會師于涿涂
   山,但毫無收獲。
   
     初,李廣有孫陵,為侍中,善騎射,愛人下士。帝以為有廣之風,拜騎都尉,
   使將丹陽、楚人五千人,教射酒泉、張掖以備胡。及貳師擊匈奴,上詔陵,欲使為
   貳師將輜重。陵叩頭自請曰:“臣所將屯邊者,皆荊楚勇士奇材劍客也,力扼虎,
   射命中,愿得自當一隊,到蘭于山南以分單于分,毋令專鄉貳師軍。”上曰:“將
   惡相屬邪!吾發軍多,無騎予女。”陵對:“無所事騎,臣愿以少擊眾,步兵五千
   人涉單于庭。”上壯而許之,因詔路博德將兵半道迎陵軍。博德亦羞為陵后距,奏
   言:“方秋,匈奴馬肥,未可与戰,愿留陵至春俱出。”上怒,疑陵悔不欲出而教
   博德上書,乃詔博德引兵擊匈奴于西河。詔陵以九月發,出遮虜障,至東浚稽山南
   龍勒水上,徘徊觀虜,即無所見,還,抵受降城休士。陵于是將其步卒五千人,出
   居延,北行三十日,至浚稽山止營,舉圖所過山川地形,使麾下騎陳步樂還以聞。
   步樂召見,道陵將率得士死力,上甚悅,拜步樂為郎。
   
     當初,李廣的孫子李陵擔任侍中,精通騎馬射箭之術,愛護士卒,謙恭地對待
   賢士。漢武帝認為李陵頗有其祖父李廣的風范,封他為騎都尉,命他帶領丹陽和楚
   地人五千,在酒泉、張掖一帶教習射箭之術,以防備匈奴。李廣利出擊匈奴時,漢
   武帝召見李陵,想命他為李廣利押運輜重。李陵叩頭請求說:“我所率領屯戍邊塞
   的人,都是荊楚地區勇武之士和奇才劍客,論力量能夠手扼猛虎,論箭術堪稱百發
   百中,希望能讓我自己率領一隊人馬,前往蘭于山以南地區,用以分散匈奴單于的
   兵力,使其不能全力對抗貳師將軍的部隊。”漢武帝說:“你不愿作別人的部下嗎!
   這次我調動的軍隊太多,沒有馬匹分配給你。”李陵說:“我用不著馬匹,愿以少
   敵眾,率五千步兵直搗匈奴單于的王庭。”漢武帝贊賞李陵的豪情壯志,同意了他
   的請求,下詔命路博德在半途中接應李陵。路博德也羞于做李陵的后援部隊,便上
   奏說:“如今正值秋季,匈奴馬肥,不宜于此時与匈奴交戰,希望陛下命李陵稍等,
   到明年春天再一同出征。”漢武帝很生气,怀疑是李陵膽怯后悔,不想出征,而讓
   路博德上書,便下詔命路博德率兵赴西河襲擊匈奴,同時命李陵于九月自居延遮虜
   障出發,深入東浚稽山南面的龍勒水邊巡回觀察匈奴動靜,如果不見敵蹤,便退回
   受降城休息士卒。于是,李陵率領步兵五千人,出居延向北推進,三十天后抵達浚
   稽山,停下扎營,沿途命人將所過之處的山川地形繪制成圖,派部下騎兵陳步樂送
   回長安。漢武帝召見陳步樂,听他報告說李陵能使部下拚死效力,非常高興,封陳
   步樂為郎官。
   
     陵至浚稽山,与單于相值,騎可三万圍陵軍,軍居兩山間,以大車為營。陵引
   士出營外為陳,前行持戟、盾,后行持弓、弩。虜見漢軍少,直前就營。陵搏戰攻
   之,千弩俱發,應弦而倒,虜還走上山,漢軍追擊殺數千人。單于大惊,召左、右
   地兵八万余騎攻陵。陵且戰且引南行。數日,抵山谷中,連戰,士卒中矢傷,三創
   者載輦,兩創者將車,一創者持兵戰,复斬首三千余級。引兵東南,循故龍城道行,
   四五日,抵大澤葭葦中,虜從上風縱火,陵亦令軍中縱火以自救。南行至山下,單
   于在南山上,使其子將騎擊陵。陵軍步斗樹木間,
   
     复殺數千人,因發連弩射單于,單于下走。是日捕得虜,言“單于曰:‘此漢
     精兵,擊之不能下,日夜引吾南近塞,得無有伏兵乎?’諸當戶君長皆言:
   ‘單
   
     于自將數万騎擊漢數千人不能滅,后無以复使邊臣,令漢益輕匈奴。复力戰山
   谷間,尚四五十里,得平地,不能破,乃還。’”
   
     李陵在浚稽山与單于率領的匈奴軍隊相遇,匈奴約三万騎兵將李陵的部隊包圍。
   李陵屯兵兩山之間,用大車圍成營寨,親自率領士卒在營外列下戰陣,前排手持戟、
   盾,后排手持弓、弩。匈奴兵見漢軍人少,便直逼營前陣地。李陵率部迎擊,展開
   搏斗,漢軍千弩齊發,匈奴兵紛紛應弦倒地,只得退回山上,漢軍追擊,殺死匈奴
   數千人。單于大惊,召左、右兩翼軍八万余騎兵昆前來圍攻李陵。李陵率部且戰且
   走,向南撤退,數日后,來到一個山谷之中。漢軍接連作戰,士卒大多身帶箭傷,
   仍頑強苦戰,受傷三處的坐在車上,受傷兩處的駕車,受傷一處的手持武器堅持戰
   斗,又斬殺匈奴三千余人。李陵率部沿著龍城舊道向東南方撤退,四五日后,退到
   一大片沼澤蘆葦之中。匈奴在上風放火,企圖燒死漢軍;李陵也命部下放火燒光周
   圍的蘆葦以自救。漢軍繼續南行,來到一座山下。單于在南山上命他的儿子率領騎
   兵向漢軍進攻。漢軍在樹林之中步戰,又殺死匈奴數千人,并用連弩机射單于,單
   于下山逃避。這一天,漢軍抓到部分匈奴俘虜,据他們說:“我們听單于說:‘這
   是漢朝的精兵,猛攻也沒能將他們消滅,他們日夜引我們向南接近漢塞,莫非是有
   埋伏的軍隊嗎?’各位當戶、君長都說:‘單于親率數万騎兵攻擊漢軍數千人而不
   能將他們消滅,以后將無法再號令邊臣,還會使漢朝更加輕視匈奴。所以要在山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