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2011年十月散记]
罗列
· 帘卷西风[176——185]
·想起龙应台
·袁伟时:教育、历史、新左派和当前的改革
·辑录一封几年前的信
·晓波兄,有良知的中国人会为你骄傲
·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托尔比约恩﹒亚格兰的演讲词
· 游庐山记
·我也想谈一下艾未未
·帘卷西风[186——190]
· 马英九:2011年元旦贺词
·买《1984》记
·2011年十月散记
·《少数与多数》
·蔡英文总统大选第四阶段结论性讲话
·从孔教授的骂人谈一点我眼中的中国知识界
·哈维尔:我们每个人都是极权机器的共同建造者
·马英九元旦祝词:为下个世代点亮蜡烛
·春节前街头观察有感
·[散文] 五妹
·七律• 答友人《夜闻》①
·游滕王阁记
·遥祭方励之先生
·方励之:中国的失望和希望
·(奇文存档)新史记-薄公子熙来列传
·《非梦非烟》序
·如果我是总统
· 非梦非烟[1——20]
·一首诗在我记忆中的变迁
·买《历史决定论的贫困》记
·由《旧制度与大革命》想到的
·S
·也谈保钓反日浪潮
·非梦非烟[21——30]
· 非梦非烟[31——40]
·2012年10月德国之声关于中印战争50年征文
· 一个人给妻子的信
·非梦非烟[41——60]
· 非梦飞烟[61——90]
·记事散文:买菜
·非梦非烟[91——120]
·非梦非烟[121——140]
· 我眼中的十件2012年中国大事
· 非梦非烟[141——160]
· 非梦非烟[161——180]
· 夜读书之一——由章诒和女士父亲的建议想到的
·2012年11月中下旬的两封信
· 非梦非烟[181——200]
· 夜读书之二——历史与良心
· 非梦非烟[201——220]
·给T先生的一封信(2013年春)
·【小说 】那女人
· 罗列:对我雅虎邮箱几份邮件的备份
·【 小说】 那女人
· [随笔]谈一点张之洞
·[散文] 故乡浮影
·我与《红楼梦》
·(随笔) 家事
·[散文] 艾老师
· 松花江岸观水记
·转载徐文立、余杰、何清涟、包遵信的文章
· 由胡平对王蒙《中国天机》评析想到的
·非梦非烟[221——240]
· F城浮世绘之一——街上算卦的女子
· 写在林希翎女士去世后
·F城浮世绘之二——巷路上趟着的老人
· 亲情剪影
·F城浮世绘之三——嫂子
·[如是我闻]时间的碎片(两则)
·《史记•高玉伦列传》
·幼稚的英国BBC
· 福摩萨
·观余英时时先生在香港新亚书院成立65年的讲话
· 脱离恐惧的人是幸福的
· 风花雪月之一 ——荷
·《老生》常谈了吗?
·散文: H 庄
·【仿五四白话诗】孔子与毛泽东
·大选举中的小人物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一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二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三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四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五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六
·祭奠
·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七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八
· 散文: 光阴的一段横截面
·F城浮世绘之四——宋大夫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九
· F城浮世绘之五——仲秋早市剪影
·孤独的天才,幸运的出走,想走就能走吗?
·肖建华与王丹
·马克龙的蝴蝶效应微弱地吹到我身边
·你说刚刚开始,其实戏早就演了
·(转文)许章润的盛世危言——中国在临界点上
·(转文)许章润的盛世危言——中国在临界点上
·(转文)许章润的盛世危言——中国在临界点上
·(转文)许章润的盛世危言——中国在临界点上
·(转文)许章润的盛世危言——中国在临界点上
·夏虫与井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11年十月散记

罗列

    我逐渐变得惰于思考——很长一段时间我写不出满意的文字——我感到无形的东西在挤压我,使我艰于呼吸视听!——我找不到表达工具。

    我的心难以平静,或许我自己在制造虚无的矛和盾?我仿佛无法理顺自己与自己以及自己与这个世界的关系……

    “君子病无能也,不病不己知也!”孔子曰。——可我自己老感到噩梦连连!

    ——这个乏味而单调的世界!我现在和今后诅咒你!

    想起故乡一家。他家姓杨,我小时——那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杨四爷爷领着他们一家逃荒从南方回来,而那时家乡的乡土观念是,“宁往北走一千,不往南挪一砖!”

    “为什么呢?”已是小学生的我好奇地问成年人。

    “小孩家,懂什么?”他们笑道,“南方天热,女人穿得少——男人容易上当……”

    长大后已是中年的我读到孔子的“食色,性也……”我这才感到,女性穿得少实在对男性是一种吸引。

    再后来,自己过了一段黑暗压抑的日子,我才观察到,性压抑能使人发疯的,看过的小说也证明这一点,比如曹乃谦的《到黑夜想你没办法》,现实社会的依据是家乡一家人家的一个孩子,他还念过高中,不知什么原因终究没有找到媳妇,在乡俗的压力下,他的神经变得有些不正常,再后来赤身裸体就往大街上跑……

    故乡变了,房屋虽然有所翻新,有的甚至也变得很高大,但颓败的旧房仍很触目惊心——胡同是仄仄的那种,推一辆农用手推车都很困难——过去一家有事,周围邻居都来义务帮忙,现在不同了,即使同村庄,帮忙盖房架屋,耘地锄草——也需用人民币来结算,这使我想起托马斯.哈代《德伯家的苔丝》所描绘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深入农村时的英国,现在与那个时代何其相似!故乡年轻女孩自然也大多不愿呆在本土,她们大多去南方打工,干什么行业的都有,当然也包括从事小姐工作的,而这些国家规定是犯法的,当然谁都知道地方警察藉此自肥!

    ——越来越不相信党万岁那句话,大陆在中共治下的几十年,政治迅速腐败,贫富急剧分化,社会矛盾越来越尖锐,而知识界弥漫着一种难以言说的情绪,现在的牧民者治理中国,依然是那三大法宝,暴力、谎言与恐怖!

    “不同的声音”记者成功采访一位学者,那学者有清晨写作的习惯——他对被打断思路很有些不耐烦,尽管不乐意,他还是接受了参访 !“许多问题目前我们只看到表面……”学者说。

   我有写的能力吗?我有深刻阅读的时间吗?——看看鬓角,也有丝丝不断的白发了,苏轼流放到湖北黄冈,其岁月与心情,大概与我现在相类吧!

    我只是一个微若尘埃的小人物,尽管不愿随波逐流,但被社会大潮裹涌,——我逐渐变得越来越庸俗琐碎,我想升华,却不断堕落,脑海涌现三句古话,“名岂文章著,官应老病休”,“避席畏闻文字狱,著书都为稻粱谋”,“卖炭得钱何所营,身上衣裳口中食”!

    又想起刘晓波,这个苦难中国的知识分子,堂吉诃德式的人物——为了坚持自己的理念,数次入狱,《零八宪章》成就了他的不朽,他的获诺贝尔和平奖——很令官方不快和自由知识分子的欢心!最近刘晓波父亲去世了,官方让他出去奔丧,这向世人昭示了什么信息?中共为怎么不驱逐刘晓波,就像当年的苏联驱逐索尔仁尼琴?

    陈光诚出狱后仍无自由,政权高度集中,聚集了数百流氓隔绝他与外界的联系——据说他病情严重——章诒和等文艺界人士领衔呼吁,中国政府应关注陈光诚,不知崇尚公平与正义比阳光都重要的温总理看了没有——陈光诚眼前黑暗但心里为大众寻找光明,整个中国的政界几乎暗无天日!使我欣慰的是,有些学者与作家终于为此事发声,比如张鸣,比如毕飞宇和慕容雪村……

    问过去的同学,昔日——二十年前的班主任现在怎么样了?我记得那时那班主任已是很老,大约五十多岁。“死了!”他们说,“操!那老师没正事!——”我们毕业之时,已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最后一年,高物价引起许多教师的不满,这班主任也是其中之一,后来我们离开那小县城,这男教师居然老牛爱吃青青草,竟把自己的女学生领到家两个人睡,被妻子逮个正着,两人正赤身裸体,妻子勃然大怒的狮吼引来周围许多同是教师的邻居,后来那教师便在郁郁寡欢中死掉了——我对我老师的死,即不同情也不惋惜,连大学教授都因玩弄女学生被男生刺死,遑论高中教师?我打听与老师睡的高中女生,他们说那女生家中很穷,是个农村孩子,出此事后就不知所终!八九后,大陆整个知识界道德素质及社会担当迅速下降,中国传统儒家知识分子所注重的以天下为己任的社会担当情怀荡然无存,知识界犬儒主义氛围如大雾弥漫,官方语言系统极力扼杀思想独立者……

    十月,在大陆照常放国庆假,这对生活在大陆的人们再正常不过了——大陆一向的宣传,自己的政权多么合法,是历史的选择——其实最能颠覆大陆政权合法性的文献我觉得至少有两部,一个是刘晓波起草的《零八宪章》,这部文献将光辉永存,原因是它所展现的中国民主非真正的宪政民主;另一个辛灏年先生的《谁是新中国》,辛先生以卓越的才识,深刻的笔触,指出当今政权是专制以民主的名誉复辟,蒋领导的民族抗战才是伟大民族自卫战争的中流砥柱!钱钟书写《围城》时,讽刺蒋政权未还政于民,今日中共在大陆执政六十年,同样也未还政于民,说他们是一个既得利益集团,似乎也并不过分——中国依然在宪政大门外徘徊……

    今年双十,辛亥百年,——大陆叫辛亥百年,台湾则叫民国百年——两岸党魁纪念辛亥真是各取所需,大陆胡锦涛则称中共是孙中山事业的忠诚合作者,台湾马英九则称台湾已实现国父所倡导的自由、平等、均富主张,在马英九这样的口号中,中共是无法正面回应的,中共治下的大陆人民其实过着人压迫人甚至被奴役的生活,吏治腐败,贫富分化如江河日下——尽管网管努力屏蔽,叫骂声、不满声仍如潮涌,“现在中国人之所以这样生存,都怪当年蒋公剿匪不利!”这是我印象较深的一个贴,这种心理我知道一些,就像光复后的台湾,那里的人民好长一段时间留恋日本的殖民地时代,其实,在大陆,尽管一党执政代替领袖的个人独裁,人民的视觉还是疲劳了的,电视上莺歌燕舞繁花似锦抵不上现实生活中的残酷,也抵不上互联网上人们的信息传递,再用过去的愚民政策很明显就不那么灵了,但政府仍然很执着,很执着地阻断人民接受外界的信息……——有人指责目前的中共,刻意回避了孙中山的民权民生主义,只操纵民族主义情绪,这也不能说没有道理,中共治下的人民,选票无实际作用,不能上街游行示威,每个人被切割成单独的离子,正如政法大学何冰所说,“这是一个荒诞的时代,鼓励看《建党伟业》,却不让建党……”我觉得,执政党自己越来越没自信,所以才不遗余力地打压跨地区的团体,重判组党的徐文立查建国等人,如果允许马英九、蔡英文们到大陆组党办报,中国又回如何呢?那是做梦,当然是我在做梦,一些人的白日梦。

    “国富民穷”,这是一个新词,第一次听说这个词是从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口中,当看到政府买许多外国国债或者无偿对友邦援助时,我常常百思不得其解,中国也有很多穷人,政府怎么不切实解决呢?宁与友邦,不与家奴?——可现在与晚清并不可同日而语啊!是中国领导人高瞻远瞩还是像历代封建统治者那样炫耀财富以赢得万方来贺?

    这个时代也不允许出现不同的声音,一有不同的声音,社会就不和谐了,国家就会动乱了,上下惊慌马上想法弥声,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谭作人判了,艾未未抓了,胡嘉进去又出来,陈光诚出来后又被人团团围住造成与世人新的隔绝——他们抗争的真相只能被一小部分人感知,主流媒体对于他们不愿提或者不屑提,即使提他们也是肆意系统抹黑,然而可能就是这类人才代表历史发展的方向,记得胡嘉的妻子曾金燕说过,“不管政治环境多么恶劣,中国始终有一批良心人士在孜孜不倦地追求司法公正和社会正义!”

    早在7月份在电线杆法轮功战士的广告上,看到说江泽民已经离开人世,最近江在纪念辛亥时上了CCTV的镜头,一下子否定了民间传说,又不是战争或动乱年代,昔日的国家元首即使去世,有必要遮遮掩掩不宣布吗?但江现在实在显得太衰老了,江也抗拒不了新陈代谢的规律,他的去世也是时间的早晚,其对中国的震动肯定比毛邓要小得多!

    广东佛山,一个叫悦悦的小女孩——被两辆机动车碾过,至少十八人路过,他们皆视若无睹,这再一次震惊了世界的眼目——中国人的冷漠已达到令人发指的程度,这冷漠实在不是一日之寒,它隐含在制度里,统治者巧妙地将人群分化成散沙!学者孙瑜谈及此事时说,“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官本位的中国……”——骆家辉到中国赴任轻车从简,拜登访华 ,吃79元的炸酱面,媒体一跟风,中国的老爷们便慌了,下令禁止媒体再炒作,——骆、拜的简洁行事,缘于美国制度对公职人员的约束,而中国的官员名为“公仆”,实为压迫人民的老爷,官员就是特权阶层的代名词,更有官员看骆家辉不与中国官员同流合污,便把骆的行为上升到新殖民主义的角度,是美帝亡我之心不死,真是笑话!其实他们真正害怕的是,人民会把两国官员的作风进行对比,谎言塑构的标榜就会轰然倒塌,人民会重新对执政党进行选择!——上个世纪四十年代,中国知识分子明显对美国好感,现在我对美国的好感越来越多,我比他们落后七十年!

    卡扎菲被击毙,这是十月发生在国外的另一件大事,他的死,如二十年前齐奥塞斯库被处死一样,令许多独裁者胆颤心寒——越是独裁者,越是常常把人民挂在嘴上,说这是人民的选择,那是人民的选择!人民在枪口下被迫选择,就像萨达姆百分之百的当选,就是这类!人民想和平更替政府,但独裁者对人民偏偏不放心,贪恋权利滋味的鲜美,自己堵塞自己的道路!我常常疑问,欧亚大陆的独裁者,怎么很少有华盛顿那样的情怀呢?难道是橘生淮南与淮北的事?

    廖亦武出逃成功,——他极类索尔仁尼琴——他在中国没有写作自由,他的出逃成功,令许多被压迫者欢心,也令中国政府丢尽了脸,或许他这样做,也令他家乡的一般警察一定会长舒一口气,如果此时陈光诚出走国外,相信山东临沂当局也会暗舒一口长气——何清涟禁不住发问,中国一系列知识分子纷纷出逃表明了什么问题?在精英出逃的路线上,依稀看到这样的身影,马思聪、刘宾雁、王若望、王丹柴玲们,何清涟、高耀洁、万延海、廖亦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