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时评
·透视中国(五)
·透视中国(六)
·透视中国(七)
·透视中国(八)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九)
·透视中国(十)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一)
·透视中国(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三)
·透视中国(十四)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五)
·透视中国(十六)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终)
·地狱逃生记(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四)
·拈花上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1月19日)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2月9日星期一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八)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九)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一)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三)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四)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八)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九)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五)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六)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七)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完结)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一)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六)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梁京:谁是最不幸的共产党人?
   
     作者:梁京
   
     一月8日是周恩来的忌日,13日是蒋经国的忌日,17日则是赵紫阳的忌日。十天之内,三位中国现代史上的政治人物在不同的地点被各自的追随者们以不同的方式纪念。尽管表面上三人的哀荣相差悬殊,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在纪念他们的人心中,都难免对自己敬仰的逝者怀有一种悲悯的同情。三位政治人物虽然都一度位高权重,但生前身后都极具悲剧性。


   
     三位政治人物有一个重要的共同点,就是他们在青年时代都热烈地信仰过共産主义,他们的政治生涯都是以共产党人开始的,而他们人生的悲欢也都与二十世纪人类最大的悲剧——共産主义运动的兴衰密切相关。
   
     在台北主持纪念蒋经国的,是已经沦爲在野党的国民党主席马英九,他引用了龙应台的话说,“经国先生的一生,犹如廿世纪的缩影;他早年在共产党统治的苏联求学,晚年却在台湾实现民主,就像人们在廿世纪初对共产党存有乌托邦式的幻想,然后幡然醒悟,走上民主之路。”
   
     确实,与同时代许多卷入共産红潮的人相比,蒋经国可以说是非常之幸运。他不仅能幡然醒悟,认识到共産主义之谬误,而且有机会爲台湾乃至整个中华民族开辟一条生路。蒋经国死后,蒋家的权势不存,国民党的强势不再,但是作爲一个有济世救民抱负的人,蒋经国留下的遗憾并不多,他知道后人能理解他的历史地位和价值。
   
     无论从哪个方面讲,赵紫阳的悲剧色彩都最强烈。昔日的“同志们”把他视爲对中共政权最大的威胁。赵紫阳可能创造了执政共产党的一个记录,是唯一被“自己”的党软禁至死的总书记。他的去世和他的忌日一样,都让中共如临大敌。中共领导人不顾全世界的反感,羞辱赵紫阳,其实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赵紫阳拒绝像他们那样泯灭良知,出卖灵魂。他们认爲赵紫阳是一个自私的叛徒,爲了救自己的灵魂,不惜加速共产党在道义上的破産。这其实并非赵的初衷。赵希望他的“同志们”像他一样认识到,继续杀戮救不了共产党。但“老同志们”却宁可相信,此时放下屠刀已爲时太晚,无异于自取灭亡。
   
     六四以后,我曾听到过这样的议论,赵紫阳拒绝参与镇压是小聪明,言下之意,赵如果能够“灵活”一点,或许不至失去权位,来日扮演蒋经国那样的角色亦未可知。我无法接受这种精明之见。但我不得不承认,赵紫阳的悲剧是他的道德勇气和个人牺牲并没有能够阻止六四的暴行,他也没有等到伸张正义的一天。他爲了民族的自由和解放而加入了共产党,但共产党却把他禁锢到死。赵紫阳留下不少遗憾,但据知情者说,他对自己没有屈服“组织上”的压力做检讨感到满意。他破了共产党“挨整”必检讨的规矩,维护了自己的尊严,也维护了正义的尊严。
   
     对比之下,随着越来越多史实被披露,周恩来的形象引人争议。在许多人的心目中,他从一个完人变成了一个卑鄙之徒。但是,我并不认爲简单地用私心和个人品德能够解释周恩来。他对毛泽东无条件的、丧失人格的忠诚,他参与迫害和陷害多年的战友,在他看来都是革命,也就是达到大善所必需的。但事实是这些行爲并没有给民族和国家带来任何福祉,而是带来了巨大的灾难。论个人的才情和魅力,蒋经国和赵紫阳都不能和周恩来比,但是他的个人魅力的最大作用就是增加了共产党暴政的欺骗性。周恩来自己在晚年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但他已经完全没有选择,只有硬着头皮演下去,一直演到死。
   
     共产党的基本功就是残酷斗争,无情打击。蒋经国虽然也学会了这一套,并且也沾上了无辜者的血,但是他有幸脱离了共产党,并最终成爲专制政治的终结者。赵紫阳代表了那些有反省能力的共产党员。这些人和百姓一道历经劫难,终于明白自己站到了历史错误的一边。这虽然令人痛苦,但他们毕竟没有糊里糊涂爲共産主义送终,而是在改革中重新找到了自己的历史地位和价值。
   
     周恩来代表着共产党人中之最不幸者,他们已经没有能力来正视自己的那一段历史,但又无法靠自欺来摆脱痛苦。因爲他们知道,他们即使能骗今人,绝骗不了后人。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文革风云人物聂元梓谈周恩来
   
     作者:小翔
   
     聂元梓系北大哲学系的一名教师。文革’开始,带头写了第一张大字报,成为“文革”风云人物。聂元梓还召集手下干将,炮制了《历史的伪造者、反党野心家──再评〈朱德将军传〉》等三篇文章;聂元梓还贴出全国第一张公开炮打邓小平总书记的大字报,诬陷邓小平是“全国第二号最大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文革”十年,聂元梓在政治舞台上活跃了两年,之后,她便失宠。1969年11月,聂元梓被“发配”到江西省鲤鱼洲北大分校农场劳动。1971年初,聂元梓被隔离审查。1973年她被安排到北京新华印刷厂参加劳动。1975年转到北大仪器厂劳动。1978年4月19日,聂元梓因在“文革”中的所作所为被判刑17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1984年6月她获准保外就医。1986年被假释。聂元梓的个人生活很不幸,离了两次婚。
   
     以下摘自香港《开放》杂志二零零四年五月号刊,中共最近又在歌颂周恩来,批驳“晚年周恩来”一书,聂元梓的采访内容却与高文谦在“晚年周恩来”中讲述的不谋而合。
   
     问:你与周恩来有过接触吗?
   
     聂:接触多次啦。我觉得周恩来也是一个很伟大的人,但是周也有不少缺点。我觉得他很会处事,很忠于毛泽东。不论大事小事,他都是以毛泽东的意见 是从。关心,关怀毛泽东、真心实意地体贴,深入到毛泽东的内心,真正懂得毛泽东需要什么,要干什么;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他全知道。毛泽东喜欢什么,他 一定能做到什么。所以他做出的事情都是毛泽东赞同的,他不管客观情况怎么样。……我对他有两点与别人不同的看法。一是,他也说瞎话。对于周恩来,我感觉文 化革命期间所有被揪斗、被关押的高级干部和知名人士,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是保护还是真正要关押的,他都签字。那时枪毙了一些青年,我没有根据,但我相信 也是他签的字。
   
     问:包括遇罗克吗?
   
     聂:当然包括,我还亲手办了一次。有一 次,康生要我抓杨勋(经济学家,文革时为北大教师,因为反对江青曾坐牢两年)。杨勋是杨柄章的姐姐。指示我们让群众扭送杨勋到公安部。开始康生指示,我照 办了。后来康生又通知让我到他那里去,问我:“指示你抓杨勋,你怎么没办呢?”我说我已经让学生把她扭送到公安部了。他说:“那总理来电话说没有送去。” 然后他立刻打电话给谢富治核实。谢富治说“人送来了,在押了”。然后他当着我的面又给周恩来打电话,说:“已经办了,我也问了谢富治了,在押了。”我这才 知道这事是周恩来让办的。
   
     问:到底为什么要抓杨勋?
   
     聂:我先不知道,后来听说是杨勋有一次同杨柄章去见江青,当面顶撞了江青。周恩来完全是唯江青意图为从。……
   
     问:您知道要选为中央候补委员了吗?
   
     聂:不知道。再来说周恩来。周对毛泽东是毕恭毕敬的。我们也很崇拜毛泽东,但你是国家的大总理,毛泽东从沙发上起来,他赶紧去搀扶。有这个必要 吗?不是有下面的人吗?你超过了你的身份了嘛。毛泽东看什么图,周恩来跪在地上给毛泽东讲解。说明他还有奴才的本质。周恩来还有一个特点,反对过他的他表 扬;拥护过他的,遇到危难的事情,他从来不保护……我后来对他是有看法的……一九六八年三月二十七日在工人体育场批斗杨余傅。周恩来讲了江青很多好话。后 来我在小报上看到,他在三月二十四日的会上,把江青说得更好,说她是三十年代同鲁迅一样的战士,是文化革命的旗手啦,等等。他当时为什么吹捧江青?因为那 天毛泽东就在幕后坐着呢!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相信八十岁的聂元梓,没有必要再去捏造。
(2011/11/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