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五)
·透视中国(十六)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终)
·地狱逃生记(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四)
·拈花上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1月19日)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2月9日星期一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八)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九)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一)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三)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四)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八)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九)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五)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六)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七)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完结)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一)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六)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中共高调纪念周恩来 高文谦五十万言震撼
   
     【人民报消息】近日中共高调纪念中共前党魁之一的周恩来去世30年。除北京、南京等地隆重举行各种纪念活动外,国内的主要报纸和网站均出现大量的官样纪念文章。此外,官方还高调推出《周恩来的晚年岁月》一书,介绍周恩来在“文化大革命”中的经历,“为周恩来辩诬和正名”,以反击高文谦所著《晚年周恩来》中的观点。该书认为周是文革“帮凶”。
   
     《晚年周恩来》作者高文谦曾经是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室务委员,周恩来生平研究小组组长。由于工作职务之便,高文谦得以披阅大量中共内部的历史文献以及对若干当事人进行采访谈话。八九期间,高文谦带领同事上街游行,支持学生运动,“六四”后遭当局整肃。虽然被单位领导保护过关,但高文谦从此下定决心和中共专制体制彻底决裂,再不充当御用文人,再不满足于在夹缝中做文章,而是要把自己所了解的文革浩劫真相告诉国人,以史为鉴,从中吸取真正的教训。后来,高文谦来到美国,耗时五载,历经艰难,终于完成了这部五十万言的《晚年周恩来》,二○○三年四月在海外出版。

   
     旅居美国的高文谦在书中指出,周恩来因政治目的在“文革”中充当“帮凶”角色,为毛泽东跑腿办事,对刘少奇等“文革”中的一些重大冤案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周恩来一直以来是中共向中国老百姓宣传的一个“神坛”。《晚年周恩来》的出现,出自于一个中央文献研究室室务委员和周恩来研究小组组长高文谦,给中国人带来的震撼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该书出版之后中共一直保持缄默,直到近日高调推出《周恩来的晚年岁月》一书。
   
     《晚年周恩来》主要写周恩来在文革中的表现;写到周恩来和毛泽东的关系,和刘少奇的关系,和江青等“四人帮”的关系,和林彪的关系,和邓小平的关系;写到中共上层权力斗争。其中写道毛泽东的专横霸道,奸诈残忍;包括周本人在内的所谓“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们的投机怯懦,苟且偷生。评论家胡平表示,正如索尔仁尼琴在谈到斯大林1937年大清洗时讲过的那样:要搞这样的清洗需要有斯大林,但也需要有这样的党:大部分掌权的党员,直到自己被捕入狱的前一刻,还在毫无伶悯地把别人关进去,遵照同样的指示消灭自己的同类。
   
     高文谦书中写到,在中共党内斗争史上,“周是唯一能够和毛共始终,一直屹立不倒,并且最后总算善终的人物”。可是,周是怎样做到这一点的啊?对自己同类的不断的出卖──从彭德怀、彭罗陆杨,到刘邓、陶铸、贺龙、杨余傅。毛要打倒谁,周就出卖谁(有的人还不是毛要打倒,只是得罪了江青)。为了保自己,周甚至可以出卖自己的干女儿孙维世和亲兄弟周恩寿,可以出卖自己的卫士长成元功。
   
     紧接着,周恩的私生活也被有的专家揭露出来。现居美国纽约的中共党史专家司马璐曾写了一篇文章:早年周恩来身边的女人初考,讲述了周恩来的女人经。书中写到,女人在周恩来的政治生活中,起过很大的作用,周在利用女人方面颇有一套。作者还表示,周恩来身边到底有过多少女人,永远没有人知道。“周恩来这些行为,当然可以解释他是为了党的需要,为了工作的需要,周恩来和邓颖超之间尚且‘守口如瓶’,我们做研究工作的,故事只能讲到这里。”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谭震林被儿子痛骂!一张关于周恩来的珍贵照片
   
     作者:姜青
   
     【看中国2006年01月13日报道】评周最难,难就难在他当面是人背后是鬼!
   
     周死的时候,十里长街民众自发送行,万民悲泣的场面是史无前例的。那时谁要说周一个“不”字,老百姓能捶扁了你。
   
     1976年天上掉下三块大陨石。这一年中国连着死了三个国家最高领导人:朱德、周恩来、毛泽东。
   
     周死在毛的前面,据说周临咽气时,旁边没有人,他也没有对夫人邓颖超说任何一句对毛不满意的话,有人说,他怕有窃听器。
   
     曾经是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室务委员,周恩来生平研究小组组长高文谦先生,由于工作职务之便,得以披阅大量中共内部的历史文献以及对若干当事人进行采访谈话。后来到美国,耗时五载,历经艰难,终于完成了一部五十万言的《晚年周恩来》。
   
     其中,高文谦披露了周在去世前半年写给毛的一封信。当时,周被已经扩散的癌症折磨得死去活来,在医院中瘦得体重只有61斤,自知来日无多,在病榻上用颤抖的手给毛泽东写下这样一封信:
   
     主席:
   
     问候主席,您好!
   
     (以下两段汇报病况,略)
   
     为人民为世界人的为共产主义的光明前途,恳请主席在接见布特同志之后,早治眼病,必能影响好声音,走路,游泳,写字,看文件等。这是我在今年三月看资料研究后提出来的。只是麻醉手术,经过研究,不管它是有效无效,我不敢断定对主席是否适宜。这段话,略表我的寸心和切望!
   
     从遵义会议到今天整整四十年,得主席谆谆善诱,而仍不断犯错,甚至犯罪,真愧悔无极。现在病中,反覆回忆反省,不仅要保持晚节,还愿写出一个象样的意见总结出来。 祝主席日益健康! 
   
     周恩来 75-6-16-22时
   
     为了让毛能领会自己的一番“苦心”,周还以央求的口吻,给毛的机要秘书张玉凤附了张便条:
   
     玉凤同志:
   
     您好!
   
     现送十六日夜报告主席一件。请你视情况,待主席精神好,吃得好,睡得好的时(候),念给主席一听,千万不要在疲倦时念,拜托拜托。 
   
     周恩来 1975-6-16-22时半
   
     记得文革时,1902年出生、曾担任中共中央副秘书长、国务院副总理的谭震林在家里说:“总理也犯过错误。”他的儿子愤怒地骂道:“你他妈的老糊涂了,总理还会犯错误?!”谭震林不吱声了,他能和一个对周一无所知的人辩论吗?况且周犯罪时儿子还没有出生呢。可见周伪装到何种程度,让高干子弟都如此敬仰他。
   
     谁会想到,报导中说的出国给中国挣回大面子的英俊潇洒的总理周恩来,曾经是个灭门血案的主犯,死者中竟有一个是他的恩人斯励!
   
     周恩来亲率杀手残杀顾顺章全家
   
     一九三一年顾顺章家的灭门血案是一个典型案例。当时,中共的政治局候补委员顾顺章在武汉被捕叛变,还没有来得及出卖党中央机关。周恩来闻讯便立即当夜带了特科的杀手们去上海顾家残杀他的全家十余人。顾顺章的小姨子张家宝是乡下来探亲的农妇,根本与顾的叛变无关,但也被杀手们活活勒死。当夜在顾家打麻将的客人中有一个周恩来的黄埔学生斯励,是国民党二十六军第二师的师长斯烈之弟。一九二七年“四一二”事变时,周恩来被第二师扣押,有生命危险,是斯励念师生之谊帮助他逃出了虎口。那天周恩来策划指挥并亲自与康生砍杀顾一家人,为了不走漏血案的风声,斯也被周杀死活埋。顾顺章在上海的所有亲属达数十人之多都被残杀。  
   
     现在周恩来的人皮逐渐被剥下来,露出他鬼的真面目。
   
     不要说以前的血腥历史,就是在文革中,周对自己同类不断地出卖 ──从彭德怀、彭罗陆杨,到刘邓、陶铸、贺龙、杨、余、傅。毛要打倒谁,周就出卖谁(有的人还不是毛要打倒,只是得罪了江青)。为了保自己,周甚至可以出卖自己的干女儿孙维世和亲兄弟周恩寿,可以出卖自己的卫士长成元功。
   
     文革周恩来签署逮捕令
   
     阮铭在发表在94年的文章《旋转舞台上的周恩来》里写道:“我记得在周恩来逝世举国悲痛过后一年,在查证‘四人帮’的罪行中,发现那些文革中惨遭迫害的冤案,在逮捕令上几乎都是周恩来的签名,包括逮捕他自己的干女儿孙维世。” 周恩来的亲兄弟周恩寿的逮捕令也是周恩来签的字。
   
     孙维世的父亲孙炳文是周恩来的至友,共产党的早期革命家,1927年惨遭国民党杀害,当时孙维世才六岁。文革时,身材婀娜、仪态万方的孙维世到死也没有想到对她含情脉脉的“干爹”把她送进了死亡的深渊。周恩寿怎么能想到自己那贵为总理的亲兄弟亲手签了逮捕令。虎毒不食子在共产党里是行不通的。
   
     李志绥在《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里写道: “1966年12月,周恩来在人民大会堂的江苏厅开会。江青来了,要找周。从延安时期就给周恩来担任卫士和卫士长的成元功迎了上去。成请江先休息一下。江青勃然大怒说:‘你成元功是总理的一条狗,对我是一条狼。马上给我抓起来。’这事交给中央警卫局局长汪东兴处理。汪坚决不肯逮捕成元功。汪说可以调动成的工作。周恩来的老婆邓颖超代表周告诉汪:“一定要逮捕成元功,说明我们没有私心。”汪东兴仍未同意。后来汪同我说:“成元功跟他们一辈子了。他们为了保自己,可以将成元功抛出去。””
   
     邓颖超的一句话把周的鬼魂暴露无遗,周身边的人,如当时的警卫局长汪东兴和身边的工作人员都永远不会忘记周的种种卑鄙的恶行。但是当时官方媒体对周的美化,使不明真相的人民对周的热爱达到了疯狂的程度。
   
     这里有一张非常珍贵的照片可以说明周欺骗人民到了何种登峰造极的程度:
   
     拍摄者的图片说明:1976年4月4日,天安门广场人山人海。上午10时左右,在广场东北侧人们举着一位青年,向他发出阵阵欢呼,他用白布缠着的手向大家展示他写的血书:“敬爱的周总理,我们将用鲜血和生命誓死捍卫您!”人们争先恐后地同他握手致意,并高呼:“谁反对周总理就打倒谁!”“誓死保卫周总理!” 我和在场的许多人都流下了激动的泪。一只只伸向青年的手,代表着一颗颗同样的心,我想一定要把这动人的场面拍下来。
   
     我抹去了摄影这张照片人的名字,因为我相信他现在不会不知道周是个恶鬼,这张照片留给我们的是不可多得的历史教训:当人民被蒙蔽时,是多么悲哀的事情啊!
   
     好在周逐渐被扒下了人皮,露出了他当面是人背后是鬼的真面目。实际上,没有任何一个鬼能够永远不露出鬼脸、鬼相、鬼迹的。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将来亦如此。
    
   周恩来出卖的431万平方公里国土
   
     作者:龙胜熊
   
     【大纪元1月19日讯】由邓小平归结的中共“三核心”,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都是卖国贼,如今的胡锦涛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卖国贼。总之,中共的核心都卖国。中共党就是一个卖国党,是一个帮助俄国毁华灭华的党。毛核心时期的周恩来,同样是个大卖国贼。周恩来与毛泽东合伙卖国。毛泽东的卖国行径都是经周恩来的手实现的。  
   
     1949年底,在中共政权成立伊始,为了取得苏俄对他们的支持,毛泽东不顾冰天雪地,冒着严寒,坐着专列,千里迢迢奔向莫斯科。在莫斯科,斯大林为了不让毛泽东搞民族主义,不做铁托第二,曾经关了毛泽东的“禁闭”;曾经开大会批斗毛泽东。在毛泽东被“禁闭”期间,毛泽东整天不得出门,不能见斯大林,也不能见其他人。按毛泽东自己的话说,他在莫斯科的任务就是吃饭,睡觉,拉屎。在斯大林开大会批斗毛泽东时,毛泽东被吓得屁滚尿,不敢吭一声,连个屁都不敢放。用毛泽东自己的话说,祗是“在鼻子里笑他们”。好不阿Q。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