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zt-关于腐败]
拈花时评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关于腐败

关于腐败
   
   不管中共如何刻意渲染台湾阿扁的贪腐,中共政权的腐败是全世界最严重的,在这个问题上,你可以充份发挥自己的想像,你怎么想像都不过份。中共已腐烂透顶,任何人没有任何办法能让它起死回生。中共体制内的许多人特别是高层,早已看到了这一点,所以,近年来搞了一系列自救运动,如“三讲”、“四民”教育、“保先”教育、“实践科学发展观”,等等,每一次运动都认认真真走过场,搞形式,劳民伤财,什么作用都不起,甚至是适得其反。白天开会反腐败,晚上照样去腐败。现在的贪官不暴露都是党的好干部,年年先进,逐级表彰,授予“优秀共产党员”称号。一暴露动辄几百万、上千万甚至上亿、十几亿,越“优秀”贪得越多。仅二零零九年,因腐败倒下的省部级干部就有15人之多。
   
   湖南省永州市原公安局副局长王石宾,兼任永州市打黑除恶领导小组组长,可他却是永州黑恶势力团伙的后台老板。这一黑恶团伙,私藏枪支,贩卖毒品。王石宾主管禁毒,却参与贩毒。这一黑恶势力放高利贷,王石宾也直接放贷,数额高达4,500万元,被称为永州“地下银行行长”,他光宝马、奔驰等豪华车辆就有16台!原山西省阳泉市公安局巡警大队长关建军为首的黑社会组织,十几年来在山西阳泉市一带寻衅滋事、暴力讨债、聚众赌博、故意伤害、非法拘禁、敲诈勒索,利用违法犯罪手段迅速积聚起巨额财富。仅在北京等地的房产27套,价值1亿多元;车辆30余部,其中关建民的一辆劳斯莱斯轿车价值840余万元。山西省蒲县的煤炭局长,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家产就逾7亿元,在包括北京、海南在内的全国各地有高档房产35处。上海市外高桥保税区规划处处长陶建国29套住房,重庆市司法局原局长文强16套住房(含1套经济适用房),另有一套别墅价值3千万元;东北国土系统的一个科级干部,贪腐涉案1.45亿,有高档房产22处。河南省连续四任交通厅长前腐后继,轰然倒下。该厅一九九七年到二零零一年,先后有三名厅长落马!一九九六年至二零零五年,全国就有13个省交通厅(局)的26名厅局级干部因经济问题而被查处。例子太多太多,多的让人麻木!

   
   外逃贪官也是一个很大的数字。据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过去10年逃往北美和欧洲等地的中国腐败官员达一万多人,携带出逃款项达6,500亿元人民币以上。“真实外逃的人数,无从计量。”原司法部正司级巡视员黄风在接受采访时举了一个例子,“在职务犯罪查处率居全国前列的一个省份,近两百名负案在逃的人员中,只有不到10名案犯在海关出境时留下了记录,其余的全部下落不明。”中国银行广东开平分行五名职员侵吞近5亿美元银行资产的惊天大案,五名主嫌悉数潜逃国外,其中3人在加拿大过着豪华生活。二零一零年七月又曝出中国移动的高管外逃卷款数亿元。百姓的血汗钱就这样变成了共产党贪官的囊中之物。中共中央组织部调查,几年来中共高干家属,高干子弟移民海外,包括香港和澳门在内一共108万人,移民出去的人生活奢侈,用现金买房、买豪宅、买跑车。江苏省纪检系统一位干部坦言,贪官跨境转移资产已经成为反腐斗争的主战场。
   
   官员们生活之糜烂,令人难以想像。调查数据显示,被查处的贪官污吏中95%有情妇。江苏省原建设厅厅长徐其耀,包养情妇146个。二零零九年江苏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副局长陆正方被双规。陆正方还曾任徐州市委副书记、组织部部长。媒体透露,陆正方在徐州及在南京任职期间先后与100多名女子有性关系。据传陆正方买官卖官在徐州受贿三千多万,涉案一百多徐州官员,有厅级甚至更高的。湖北天门市委书记张二江有情妇107个。重庆市委宣传部部长张宗海,常年在五星级酒店包养漂亮未婚本科女大学生17人。海南省纺织局局长李庆善,性爱日记95本,保留性爱标本236份。中共开封市委组织部部长李森林在接受多名男性下属妻子的性贿赂时,收藏了三百多名女人的阴毛!并且是亲自操剃刀留下!且将“贡女”的阴毛分门别类,甚至想在日后做一支“贡女阴毫笔”。 四川省乐山市市长李玉书,20个情人年龄都是16—18岁。安徽省宣城市委书记杨枫,用MBA知识管理、使用77名情人。福建省周宁县委书记林龙飞,召集28名情妇集体举办群芳宴,并设30万元佳丽奖。广州市花都区委书记潘潇包养5名空姐,每人一套别墅,一辆宝马车,一千万人民币。深圳市沙井银行行长邓宝驹,仅五奶小青,800天花了1,840万元,平均每天2.3万元,每小时花1千元……。
   
   二零一零年五月份,媒体曝出安徽省安庆市一医院的科室负责人玩弄女性500多人,而其确定的目标是600—800人。江西省政府原副秘书长吴志明给自己定的“奋斗目标”是二零一五年前至少要睡1千个女人,其中良家妇女的比例不低于三分之一。截止事发,吴已用“实名制”搞了136个女人,不论女干部、女招待、女职员、女大学生,也不论少妇少女人妻人妾,吴志明被抓之时,恰值他与两个情妇在床上苟且。从其随身居处搜出两本“快乐日记”。一本是淫乱史:记述了其136名情妇的简介及淫乱过程。一本是将100多位情妇的阴毛粘在内页上。前有广东省韶关市公安局长叶树养确定贪腐目标三个“二千万”:儿子二千万,女儿女婿二千万,自己安度晚年二千万。今有此确定玩女人目标800人,1千人,不知那些隐而未露的党的好干部们还有些什么目标。对贪官来说,永远是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做不到的。
   
   相比较中共的贪官们,美国总统克林顿因为一个婚外情就可以失去总统职位,而中国共产党的各级贪官们玩上几十上百个女人又算得上什么!一个小小的农村党支部书记就可以为此而嘲笑克林顿!社会主义的“优越性”让“腐朽腐败”的资本主义自叹不如!
   
   买官卖官更是中共官场腐败最为典型的例证。中共的各级组织部门主管官员的提拔使用,从来都是暗箱操作,由少数人说了算。官员的提拔升迁靠的不是德行与能力,而是关系与金钱。所谓的组织程序、所谓的公开、公平、公正从来都不存在。所有的贪官都是组织部门的杰作,所有的贪腐也都从提拔开始。在中共的治下,已无正常升迁的可能。权钱交易、权色交易是官员提拔的公开规则,已被所有人默认,被所有人践行。绝大多数的单位拿财政收入、事业经费为干部打点铺路,行贿上级领导及各级权力部门以提拔升迁;相当多的女干部是床上干部,被迫以肉体换取提拔。
   
   安徽省五河县委书记徐社新6年卖光县直部门所有重要岗位。山西省长治县原县委书记王虎林离任前大肆卖官,从“零售”到“批发”,不到两个月时间内,突击“批发”官帽432顶,致使该县许多单位官多兵少,甚至有官无兵。整个县委机关只有打字员等6人是兵,其余全是官,全是领导。有个会计竟升为法院副院长,有个司机当上县委办副主任!二零零二年四月,黑龙江绥化市原市委书记马德买官卖官一案案发,绥化市下辖的十个县市,一半以上的处级以上干部,260多人卷入此案。二零零五年初,黑龙江原政协副主席韩桂枝贪污一案被揭露,引发黑龙江政坛大震荡。包括副省长、省人大副主任、省委秘书长及省检察长、省法院院长在内的6名省部级干部被免职。牡丹江、佳木斯、鸡西、鹤岗等多个地级市,以及交通厅、人事厅、司法厅等部门的主要负责人被撤销或免去职务,黑龙江政坛几近瘫痪,以至中央不得不紧急派出6名省部级干部,分别担任副省长、省委组织部长、省高院院长等职。又从北京、上海等地加派21名正副厅级干部和5名处级干部,“空降”黑龙江。
   
   二零零六年五月,一个自称“在郴州官场打拼近二十年还是个小科长的人”在网上揭露郴州官场黑幕,他说:在郴州,县处级领导没有一个不是花大价钱买的官。县委书记、县长、县公安局长这些肥缺也都是送钱买的官。郴州市委书记李大伦、副书记宋甲武和纪委书记曾锦春三人合伙批发“乌纱帽”:县委书记—200万;副书记-60万;县长-120万;副县长-50万;县政法委书记-60万;县纪检委书记-50万;县委常委-40万;县公安局长-150万;县检察长-20万;县委办主任-30万;县政府办主任-20万;北湖区(苏仙区)书记-150万;副书记-60万;区长-100万;副区长-40万;郴州市公安局长-200万;郴州市政法委书记-200万;郴州各个局长:50万。收入分配:李大伦占50%;曾锦春占30%;宋甲武占20%。原河北省邢台市国家税务局局长李兆昌,二零零八年一月至今任河北省国家税务局副巡视员,将自己一家十几口人都安排进税务局,享受国家公务员待遇。等等。
   
   有一副对联形象地概括了中共官场的干部任用状态: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就是不行,行也不行;横批:不服不行。提拔行贿是官场最佳的投资手段,暴利之高,任何一种投资都不能与之相比,所有体制内的人都心知肚明。中共的官场之黑,绝对是全球之最。在这里,好人不得重用,坏人却是如鱼得水。中共治下的中国,最丑恶、最肮脏、龌龊的就是中共的官场,在这个罪恶的染缸里,任何人都不可能独善其身,没有人可以做到身处污泥而不染,除非你离开这个环境。
   
   中国司法的黑暗、腐败是全球最严重的。广东韶关的叶树养、重庆的文强等已露世的自不必说,据圈内人士透露,仅北京市,一些公、检、法的离职人员,连律师的资格都没有,但他们离职后一年内购置价值千万元写字楼的比比皆是。北京有一位律师,其父是某省高级法院的负责人,一年不出庭一次,但年收入却高达800万元。每周固定的规律就是打打高尔夫、美容、健身及应酬,他父亲那个省高级法院的所有大案的代理律师几乎都要来找他协调关系。对司法界的怪相,曾为江青做过辩护律师的著名律师张思之甚为不解,“我说法官受点贿、贪点污我还算能理解,但是有一个现象,我长期以来羞于启齿,觉得有失国格”。“法官的判决书让律师写,我不夸张地讲我这一路考察一路问,从北到南普遍是这样。这还叫法院吗?”官司的输赢不在于法律证据,而在于背后的肮脏交易,这就是共产党的依法治国!
   
   至于像佘祥林、赵作海以及真凶露世三年却仍坐冤狱不得释放的广西东兰人王子发等也都是稀松平常,毫不足怪。据二零一零年五月五日《新京报》报导,河北省灵寿县公安局开具假拘留证拘人,抓人、放人都收钱,拘留证台帐有两本,一本应付检查,一本不入存根,拘留证成了公安局的印钞机。而且,这是公安系统“大家心知肚明的潜规则”。罪不在重,有钱就行。为什么公安系统这么有钱,为什么社会上违法犯罪这么多,这不就是答案吗?这还仅仅是暴露出来的冰山一角!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