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

    11月10日,正当胡锦涛和夫人刘永清乘坐的专机,平稳地降落在美国檀香山希卡姆空军基地之时,薄熙来与一批军头忽然在重庆搞了一场规模空前的大动作,不仅以成都军区国动委第六次全委会的名义,进行了军事演习,而且利用当地媒体大肆鼓噪,为臭名昭著的“唱红打黑”正名,更为重要的是,它提供了一次机会,在十八大之前,薄熙来与如此之多的军头之间进行一次交流,显示其在军队的人脉关系和政治野心,毫无疑问,如果条件具备,薄熙来会发动军事政变。
   
   新华社的报道说,今后四天,胡锦涛将在此出席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19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并会见美国总统奥巴马、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加拿大总理哈珀、越南国家主席张晋创、秘鲁总统胡马拉等多位领导人。抵达夏威夷的当天下午,胡锦涛还将首先在下榻饭店会见美国工商企业家代表。
   
   显然,名义上胡还是中国专制政权的掌控者,但环视国内外形势,可以看出大权旁落,群雄并起的势头已是烈火干柴:喇嘛尼姑纷纷自焚,显示了西藏地区的失控;四名士兵的哗变,流露出军队的异常燥动;山东临沂非法拘禁的泛滥,说明司法体系已在崩溃;“土地奶奶”的枪毙,显示官员贪腐的疯狂;孔庆东开骂,标志学术的堕落;郎宪平公开问罪总理,表明高层官员内斗加剧;楼市的一泄千里,标志中国经济模式的崩盘;如此种种,不一而足,已证明中国确实进入了“君弱臣强”的时代,如同以前胡的两次外访都中断回国一样,这次,薄熙来的西南军演,想必令中南海的最高领导人忐忑不安。


   
   但是,弱君的悲哀在于体制犹在,权力框架却成了空壳,虽然,胡锦涛和大大小小的地方官员,都在竭力效仿毛泽东,但他当年一言九鼎,雄视天下的气概已是不复存在,毛说,他的权力只能覆盖京城不大的距离,而胡呢,则是“政令不出中南海”,虽然,薄熙来6月10日“逼宫”北京失败,但他吹起的红色风暴却先声夺人,使谨慎小心的君主,黯然失色,现在,薄熙来的重庆已是高度自治,正在成为红色舆论北伐的革命基地,和“警察治市”的楷模,一旦得到军队的强力支持,就会迅速变成分裂国家的行动。
   
   新华社的报道说,昨日,成都军区国动委第六次全会实兵演练在渝举行。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中央军委委员、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梁光烈,成都军区司令员李世明、政委田修思、副政委刘长银、参谋长艾虎生,西藏军区司令员杨金山,四川省省长蒋巨峰,贵州省省长赵克志,重庆市市长黄奇帆,云南省代省长李纪恒,西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甲热·洛桑丹增等到场观摩。当晚,薄熙来、梁光烈以及出席成都军区国动委第六次全会的与会人员还观看了“唱读讲传”文艺演出。
   
   非常明显的,这不是悚人听闻,也不是杞人忧天,建国以来,象这样的动员和演练虽亦多见,但利用军队为“唱读讲传”造势,可是史无前例,“唱”是唤醒暴力革命的意识,“读”是窒息军人的思想,“讲”是操控军队的说教,“传”是篡夺军权的阴谋,薄熙来依靠以前与吴胜利和徐才厚等人的老交情,正在影响和拉拢部队,而军心的动摇是国基撼裂的缝隙,胡温如果不能果断地拔掉中国分裂的毒刺,最终的下场将是悲惨的。
   
   实际上,在我看来,如果确是一党执政的中央集权的国家,就不能在军委主席外访的情况下,允许地方诸侯,有与多个军头聚会的机会,因为也许他们未必有敏感内容的实质性的协商,但是,面对面的交流,不仅会增进他们的感情,而且会给日后的不可预见的动作,留下可怕的伏笔,这方面血的教训历史上多如牛毛,不必赘述,试想,薄熙来不断地大肆扩充警察队伍,连“国宾护卫队”都成立了,警花“红色雨衣”都穿上了,再有军队与之内外呼应,可以想见形势多么严峻,人民即将流血,中国已是危在旦夕,胡锦涛还在做着强国梦呢!
   
   也许有人会说,我过分地解读了薄熙来与军头的一次聚会,但是,只要我们重温李俊案的内情报道,就会看到,薄熙来已经通过权钱交易的黑手,操控了成都军区的各级官员,持有现代化武器的部队,却不相信法律的公正和权威,而宁愿由军队保卫部和重庆公安局联手合作,切割和抢夺民企的“蛋糕”,使李俊成了“跑路”的冠军,而部队的信誉则一落千丈。
   
   因此,军队的贪腐之风和无法无天,成了薄熙来军事政变的希望所在,不要以为有了军委主席的头衔,就可以稳坐钓鱼台,“陈桥兵变”的现代版将在以下几种情况下重现:一是群体性事件的屡次发生,连成一片;二是统治阶级治国理念的巨大分歧和久拖不决;三是边疆失控牵制了维稳的控制力;四是外国势力的入侵和压境骚扰,如今看来,这些因素已不是处于萌芽状态,而是正在长成树木,胡温呢,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
   
   无疑地,和平时期,可能军队安于现状,养尊处优,按部就班,但动荡来临,民变骤起,则部队必得有人统一指挥,就成都军区来说,听胡还是顺薄,立即成了问题。如果军风正,军心齐,纪律严,就会出以公心,顺应民意,如果反之,就会金钱至上,谁给钱多认同谁,进而误入岐途,显然,胡锦涛可以操控的黑钱,远不如薄熙来的多,他把“唱红打黑”掠夺的几百亿黑钱,用于政治上的赌博,谁人能敌?李俊案就强有力地说明了薄熙来对成都军区的渗透程度,比人们想象的要深厚得多。而且,成都军区管辖的范围,虽并非沿海大省,但地缘辽阔而敏感,实在令人忧心!
   
   当地媒体报道说,到场观摩演习的,还有军委办公厅副主任宋丹,总参作战部副部长王津,总参动员部副部长张汝涛,国家国动委综合办公室专职副主任田义祥,总政群众工作办公室主任汤奋,总后军交运输部部长张伟,国家经济动员办公室主任周建平,成都军区副参谋长苏巍、政治部副主任郑道光,成都军区空军副司令员林杰,重庆警备区司令员朱和平、政委梁冬春,驻渝某部部队长许勇、政委刁国新,云南省军区司令员张肖南,贵州省军区司令员李亚洲,四川省军区司令员凌峰。
   
   从上述的名单中可以看出,助薄阵容的广大,历史上并不多见,虽然,军委只有部门副手,显示胡的余威犹在,但后来居上的“习李体制”,可能给薄预留了一席之地,而入常之后的他,与习联手,就将改写中国的历史,如果入常之梦破碎,他有可能破釜沉舟,这正是近日重庆再次扩招3788名警察的目的所在。
   
   俗话说,攘外必先安内,我加上一句,安内必得改革,对胡锦涛来说,目前最急迫的事不是会见外国政要,而是解决党内国内的忧患症结,邓式的经济改革只能使一部分人先富,而共同富裕目标的实现,必得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不解决薄式的阶级斗争和文革倒退,就会使中国陷入动乱和分裂,等大权失落,兵变突起,胡锦涛与卡扎菲一样下场,奥巴马也救不了他的命。
   
   2011年11月11日于多伦多
(2011/11/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