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的哀鸣]
姜维平文集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继续黑打抢钱,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
·重庆高院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
·天高皇帝远,习近平救不了李老板?
·方海洋是薄熙来的“跟屁虫”
·习近平的“新开拓”是指什么?
·黑打抢钱,李剑铭对抗孙政才
·李俊给服刑的员工涨工资
·薄熙来打不赢悲情牌
·王歧山讲人话,何以震惊天下?
·孙荫环,是一个有爱心和良知的亿万富豪
·李剑铭灭亡前的猖狂一跳
·重庆法院的霸道和傲慢
·李剑铭打了孙政才一记耳光
·不要胡吹胡春华
·九十老翁不寂寞,笑谈今昔薄熙来
·《南周》事件表明媒体人士对习近平抱有希望
·利益驱动,李剑铭成了变色龙
·“爱心妈妈”与冷血贪官
·由谷开来想到袁宝璟
·李剑铭打压民企有绝招
·战士,我听到你的歌声
·李俊惊呆了,讨薪民工砸乱食堂
·黄奇帆的厚脸皮与薄熙来的幽灵
·薄熙来为什么不惩处雷政富?
·谁封杀了我在新浪网的博客
·彭佩瑶的叹息与曾智强的眼泪
·李克强下基层,百姓的话语好辛酸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的哀鸣

明年的中共十八大,薄熙来能否挤进常委?对老百姓来说,这是关系到国家前途的大问题,对他自己来说,是关系身家性命的一件大事,而卡位战取决于哪些关键因素?由今年10月28日的重庆新华网的一篇报道,我看出了其中的端倪。
   
   希望渺茫,求助媒体
   
   报道说,连日来,参加“全国省级党报总编辑会议”的代表,在参观访问时,亲眼目睹了山城的新变化、新风貌。26日,市委书记薄熙来与市领导何事忠、徐鸣一道,会见了全体代表,并要求向兄弟省市学习,努力实现科学发展。

   
   继海外媒体老总,香港主流媒体老总和国内网站媒体老总等应邀赴渝之后,这回又邀请全国省级党报老总到访,这既说明他上位的艰难,不得不求助于海内外和各级党媒的支持,也透露了一个微妙的信息,他上去的可能性不大,还在争取内斗瞬间里的一点点希望,习近平,李克强等人已稳操胜劵,不动声色,而他希望渺茫,危在旦夕,所以,他必须鼓噪,邀请海外媒体老总,安排在李俊案开审的前一天,大造声势,是希望利用他们的媒体平台,掩盖“唱红打黑”抢蛋糕送人情的事实,但很遗憾,没几家海外媒体敢直接挑战李俊提供的证据,连9月27日,李俊之兄李修武走上法庭接受所谓公开审理之际,都没有几家媒体的直击报道,总之,这笔邀请费打了水漂;只有后几天的“香港主流媒体”卖力鼓噪了几篇,还是那几家没人相信的左报,他们越报越笨拙!越描越黑!至于国内网站媒体老总,道是帮了他的忙,用力删贴和把不利于薄熙来的信息,试图封堵在海外,但是,越堵看的人和传播的人越多,在乔布斯把手机电脑放在人们口袋里的时代, 他们这样做是弱智者的徒劳之举。
   
   试图摆平各方势力
   
   报道说,从“缩差共富”、“唱红打黑”,到内陆开放、经济改革、环境建设,薄熙来与大家畅谈,有问有答,气氛轻松热烈,见到“老总”们,薄熙来边打招呼边说:“这么多党报‘老总’大老远来到山城,说明大家真心实意关心西部大开发。新闻界眼光独到、视野开阔,很想听听同志们对重庆的意见和建议。”
   
   其实,10月26日的会议,直到28日才发新闻稿,表明这不是一篇轻松的文字,它是经过薄熙来修改定稿的一篇重要文章,它的标题是《向兄弟省市学习,努力实现科学发展》,这说明两个问题,十八大可能要在中央委员中,即省市大员中,搞一点貌似公允的民主选举,也就是说,他必得首先征得到封疆大吏的支持,第二,尽管中南海内斗如火如荼,但胡锦涛还是占有强势,所以,他要高调奉承所谓的“科学发展观”。
   
   显然,常委不论是五个人,还是九个人,将代表不同的派别,在太子党与共青团较力,又平分秋色的局势中,薄熙来是个异类:习近平等人对他爱恨交加,爱是因为同是根红苗壮,必保江山;恨的是他弄虚作假,贪腐枉法,特别是薄熙来与他思想品格大为不同,习想利用他牵制胡温,薄想利用习分裂领导核心,温总理在上面阻薄,汪洋在下面踢薄,谨慎小心的胡锦涛在坐山观虎斗,死去活来的江泽民在背后打圆场,而因身体原因,影响式微。
   
   非常清楚,这些老总不是主动来访,而是重庆高规格邀请,请谁和不请谁,是薄熙来亲自商定的,他深知,近几年这么折腾,使其它省级市同级大员相形见绌,很没面子;他怕得罪他们,象当年十五大那样名落孙山,所以,故作谦虚姿态地说,向兄弟省市学习,但他言行向来不一,他是想叫人家都向他看齐,而掌握他做恶老底的人,多在辽宁和大连,这几年海外舆论多有批评和揭露他的报道。
   
   因此,报道说,《辽宁日报》总编孙刚第一个发言。其实,这也是薄熙来精心安排的一招妙棋。记者引述他的话说,薄书记曾长期在辽宁工作,大家委托我向书记提个“大”一点的问题。最近,“共富”成为了一个网络热词,全国人民十分关注,特别是重庆提出“民生10条”、“共富12条”,引起了广泛共鸣。我想问薄书记,什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以民生为导向、“缩差共富”的发展之路,如何才能走好?
   
   我认为,孙刚提这个问题是有苦衷的,辽宁省委领导班子刚刚改选出来,同样是中南海各派交手平衡的结果,薄熙来的死党夏德仁还是省委副书记,并未因PX事件下台,但有传言,他的哥哥和弟弟都已因以权谋私被捕,案件正在调查;原李长春的秘书张江,还是常委兼宣传部长,王珉,陈正高都没动地方,表明太子党和共青团等势力旗鼓相当,而深知内斗情况的孙刚,只能提一个中性的又能使薄熙来乐于回答的问题,果然,他提出了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事,他用了“如何才能”,这等于说,他还没走好,“以民生为导向”和“缩差共富”都是忽悠!
   
   在辽宁官场,谁都知道陈正高与薄有很深的积怨,张江当曹伯纯秘书时,差一点被薄熙来整到监狱里,假如他不紧跟曹书记去广西,后跟李长春去广东,岂有今日常委的威风和权势?而李长春又表面上靠近薄,故主管宣传的张江胆颤心惊地瞻前顾后,所以,下级官员孙刚怎能不仔细掂量“马屁问题”的份量?得罪了薄,一旦他上去了咋办?得罪了张江和王珉,回辽宁如何收场?思前想后,大概只有这样一个问题比较好,中国特色是邓小平提出来的,中共内部各派都认同,而他又用了“如何才能”这个词,真是妙哉!
   
   证明在辽宁有民意基础
   
   另外,从薄熙来的角度看,请孙刚领衔来山城,是回应海外媒体对他过去工作的指责,薄说,不在乎“说三道四”,但心里很在意,而且已被媒体所左右了,他想利用《辽宁日报》记者的嘴证明他在辽宁政绩显著,民心所向,假如敢面对现实,为何不敢回应谷开来以权谋私的事呢?所以,孙刚和他都回避了敏感问题,而是大讲“中国特色”的陈词滥调,讲了半天,还是重复毛泽东的谎言:他说,什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问它的本质和核心到底是什么?依我看,就是为人民服务,共同富裕。这是区别于西方的道路,是中国人要走而且能走出来的路。社会主义优于资本主义,最集中的体现就是为大多数人着想,就是共同富裕。其实,这不用讨论,无数事实证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就是通过践踏人权的方式,为权贵们谋取私利,这且不论。
   
   薄熙来这次会见省级媒体老总的重点,是洗刷以前的罪行,以证明他一贯廉洁和正确,这不,报道接着变换一个提问人,又绕到大连的事上:新闻战线总编辑胡欣说,薄书记在大连工作的时候,有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不是在城市里建公园,而是把城市建在公园里”。今天的重庆,3年种了30年的树,正在实现“一半江山一半绿”。重庆在发展中,环境起到什么作用?如何避免常见的城市病,让市民更幸福?
   
   其实,薄熙来在重庆大种银杏树和在大连修草坪一样,都是“面子工程”,劳民伤财,这方面读者看看我今天在万维《姜记者博客》转发的一篇重庆网民提供的数据文章,就清楚了,我不必重复。 至于他接下来利用《西藏日报》总编辑孟晓林的嘴,高调赞扬自己,也是王婆卖瓜,自欺欺人,他说,3年盖50万套公租房,农民工、企业职工都可以入住,但前几天的重庆媒体说,1,1万住进了廉租房,这说明五十万是画饼充饥,和在大连一样,薄熙来还是犯了老毛病,用未来的赵本山的“忽悠式“取悦于老百姓,难怪前几天赵本山和宋祖英又去山城大肆表演。
   
   所以,接着,他又绑架了《青海日报》总编辑刘力群,用他的嘴说,重庆城市建设成就斐然,令人印象深刻。但外界有些人总喜欢把城市建设一概而论,冠以形象工程、政绩工程等。在大规模的城市建设中,重庆的干部抱着什么样的心态?
   
   薄熙来回答说,对干部来说,在其位就要谋其政,就得多做些对人民有益的事。至于说到城市建设,只要符合实际,顺应民意,能有效改善民生,那么,说“政绩工程”也好,“形象工程”也好,都不必在意。为政者,如果总是瞻前顾后,小心翼翼地保护自己的“羽毛”,只想着稳稳当当地升官,那就什么事也干不成。
   
   薄熙来又抓住了这一提问机会,批驳了当年闻世震对他的指责,他想说明自己是具有远见卓识的政治家,报道引述他的话说,为政者要看得长远些。在大连时,当时下决心建了个星海广场,1.8平方公里,也有些不同意见,但政府把这块地用作广场,就可以让广大市民永久享用了,而不是任何开发商独享。
   
   但薄熙来又在撒谎,星海湾的开发确实不错,但早在魏富海当政时就开始策划和开工了,具体领衔的是李树根,他当时是市经委主任,我父亲,母亲,大哥原是大连水产养殖场的职员,星海湾最早就是把这家生产海带等水产品的企业迁走,用城市垃圾填海堆积的,所以,我对此地非常熟悉,也多次在星海湾工地上采访流汗大干的李树根,要我说,李树根才是第一功臣,薄熙来那时,才是副市长,不分管城建,凭什么贪天之功归己有?难怪薄当上市长后,立即把李树根调到粮食局当副局长,有关星海湾的报道,再也不提他的名子了,薄熙来的脸皮多么厚啊!
   
   报道说,薄熙来表示,有些人喜欢说些怪话,中国这么多人,闲话还能免得了吗?只要老百姓受益,就足够了,咱心里也就踏实了。对批评意见又要心平气和,用心去想,不该干的事,超过城市发展财力的事不能干;不能置百姓迫切需要解决的生活问题于不顾,去搞一些适应少数人的豪华设施,那是极不恰当的。
   
   但这又是欺世盗名,在大连,因为我的文章《苏军纪念塔动迁风波》,涉及到苏军烈士纪念塔,他怀疑是外办主任张步宁对外透露的,就在1999年把他以贪腐罪为名,双规了他一年多;另一篇题为《薄熙来抓廉政“抓小放大”》文章,涉及大连广电集团,他又下令把电视台副台长杨某某以渎职罪判了两年,其他被怀疑治罪的还有原副市长高姿,和他的原秘书,大连中法副院长刘晓滨,等人,这难道是“心平气和”地对待批评意见吗?
   
   到了重庆,薄熙来又把写了顺口溜的林业局干部方迪劳教一年,把传播“打黑黑打”所谓谣言的彭治民和曾智强打成黑社会,逼迫指责作家协会浪费公款的《重庆时报》公开道歉,这与当年处理“彭水诗案”和“最牛钉子户”的汪洋截然不同,难道不是事实吗?他是不是一个面对“闲话”大度包容的官员,这些省级党报老总们心知肚明。
   
   利用基辛格造势
   
   上述报道还利用基辛格为自己造势,报道引述薄熙来的话说,“唱读讲传”,有人简称为“唱红”,多数人理解,也有一些人讲是不是“左”啦,是不是“走回头路”啊?这完全是一种误解。他知道不能服人,就把他的老朋友基辛格搬出来装潢门面,他说,前不久,基辛格先生参加了我们的万人红歌会,老人红光满面,情绪高昂,高度评价。重庆“唱红”内容很广泛,包含了唱红歌、读经典、讲故事、传箴言,对市场经济条件下培养人健康向上、爱民为国的思想素质非常重要。试问,基辛格是美国人,他能“爱民为国”吗?这不是时空错乱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