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汪洋能斗过薄熙来?]
姜维平文集
·陈伟华痛斥薄熙来是叛徒?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温家宝绝地反击,薄熙来另起炉灶
·邓恳救不了薄熙来
·孙中山成了一杆旗
·胡锦涛没来,胡锦星代劳?
·重庆沃尔玛事件的两面性
·薄熙来鼓吹的“大下访”是真的?
·薄熙来利用罗淙钓鱼
·赵长青说,李俊不是黑老大
·汪洋能斗过薄熙来?
·薄熙来的哀鸣
·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
·薄熙来吹捧李岚清为了啥?
·罗豪才帮助薄熙来擦皮鞋
·薄熙来拢络“网络水军”
·汪洋大胆地往前走
·北大投靠薄熙来?
·校车,警车与跑车
·薄熙来打黑,株连九族
·薄熙来是不是大汉奸?
·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中加政客的“二人转”
·日本官员为什么看重薄熙来?
·今日《红岩》谁来写?
·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薄熙来入常,中国要遭殃
·薄熙来入常,中国将遭殃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马英九的台湾梦是什么?
·赵长青为什么流泪
·一样的孩子,不一样的命运
·东阳富姐案尽显贪官本色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林书记永远是清官?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赵长青说,薄熙来乱法误国
·关海祥别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
·重庆降温,王立军被冷冻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王立军的自白
·薄熙来学雷锋了吗?
·赵启正在鹦鹉学舌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汪洋能斗过薄熙来?

在中南海的中共领导集体里,无疑地,汪洋与薄熙来是两个思想性格截然不同的代表人物,吴邦国等人去力挺薄熙来的“唱红打黑”,胡锦涛去广东劲推汪洋的“幸福广东”,已经清晰地勾勒出了未来中国政局的走向,假如十八大还是太子党和共青团势均力敌,平分秋色,那么,很多事关中华民族前途的重大决策还会处于胶着状态,一切都在原地踏步,迂回,徘徊,迷茫,但时间不等人,形势更逼人,选错了一个人,将耽搁一代人,因此,最有可能进入政治局的薄熙来和汪洋两人鹿死谁手,谁将出局,就显得格外重要。
   
   我几乎仔细阅读了媒体上有关薄和汪的全部评论,总体上看,薄熙来更精于做到了两点,一是严控重庆当地媒体对自己的不利报道,震慑和打压敢言媒体人士;二是全力组织和收买海内外媒体,形成了海外,国内中央级和地方级网络水军,大肆为自己造势;而汪洋呢,正好相反,竭尽全力解除政府对媒体的控制力,并宽容地鼓动老百姓“骂娘”,对“小悦悦事件”等公开表示同情和反思,也在为自己的大度和开明做宣传。
   
   毫无疑问,面对老百姓对社会的不满,和日益激化的社会矛盾,薄熙来想把问题转移到对立派官员身上,自我塑造成毛泽东式的强人,通过残酷的阶级斗争方式,保住家族的私利;而汪洋呢,则试图循序渐进地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并不在意任期内的浮华烟云,一时功过,他想通过限制官员权力的办法,唤醒社会的良知,化解尖锐的社会矛盾,调动各个阶层的积极性,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解决复杂的问题。

   
   唯其如此,薄熙来管辖的范围内,被红色风云遮掩了层出不穷的社会问题,在警察治市的理念下,人们噤若寒蝉,道路以目,表面上看,形势一片大好,“到处莺歌燕舞”,又是“万人泡温泉”,又是宋祖英,赵本山连袂出演;而汪洋呢,由于相对地善待老百姓和放宽媒体,就不时涌现出一些惊天动地的事件,比如,“增城骚乱”,“潮州事件”,“小悦悦事件”,使以往多年积压的社会矛盾集中暴发,并被媒体推波助澜,似乎薄比汪更有管理社会的能力,但是,在我看来,恰恰相反,有人据此指责他,实在是本末倒置,庸人之见。
   
   然而,这只是问题的表面,由于薄熙来的人品与汪洋根本不同,又在年龄上处于劣势,特别是谷开来的贪腐又使薄处于不进则退,退了则死的困局,所以,汪洋所面对的局势十分危险,不仅仅是治国理念的不同,还有手段的不同,或言之,汪洋未必能战胜薄熙来,因为“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有证据表明,薄熙来及其党羽正在操控广东打工的重庆和四川人,不断地在汪洋的地盘上,给他制造麻烦。
   
   这似乎是危言耸听,但我们不妨看看前不久发生的“增城事件”,“潮州事件”的涉案人的真实身份。国内媒体报道说,“6.11”大敦村聚众滋事事件发生后,各级政府高度重视,果断处置,目前事件已平息。公安机关已对多名严重刑事犯罪人员予以刑事拘留,6月15日经增城市人民检察院批准,现对如下犯罪嫌疑人依法执行逮捕:
   
   黄业,男,19岁,广西壮族自治区钦州市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黎国豪,男,18岁,广西壮族自治区青州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谭奇祥,男,45岁,四川省开江县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李常兵,男,18岁,湖北省南漳县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何大政,男,46岁,四川省开江县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欧阳有人,男,52岁,湖南省桂阳县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胡云亮,男,18岁,四川省达州市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何东升,男,22岁,重庆市梁平县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欧林,男,19岁,四川省达州市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赵玖付,男,24岁,湖南省长宁县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覃昌,男,28岁,四川省宣汉县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李建明,男,20岁,江西省信丰县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郭刚,男,20岁,四川省达县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李小峰,男,24岁,重庆市潼南县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杨成波,男,18岁,四川省达州市人,涉嫌妨害公务罪;
   
   张杰,男,18岁,重庆市铜梁县人,涉嫌寻衅滋事罪;
   
   李忠煌,男,34岁,江西省赣州市人,涉嫌寻衅滋事罪;
   
   林永发,男,18岁,广东省廉江市人,涉嫌寻衅滋事罪;
   
   陆勇,男,18岁,广西壮族自治区横县人,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
   
   这个由增城市公安局公布的20人名单中,多达3人是重庆人,而还有7个是四川人,实际上,这两个地区非常接近,也就是说,在这次事件中,他们是主力军。
   
   那么,“潮州事件”呢?现已查明,6月1日,潮州市潮安县古巷镇打工的熊某等人,到其所工作的华意陶瓷厂讨要拖欠工资,与工厂老板苏某发生争执,熊某被对方指使人员持刀砍伤,事发后,警方于6月5日已将苏某等3名犯罪嫌疑人全部抓获。但6月6日晚,熊某约同乡200多人到潮安县古巷镇镇政府门口聚集要求严惩凶手,与警察发生冲突,有3辆汽车被砸坏、1辆汽车被焚毁,公安机关将9名参与打砸烧人员带离。毫无疑问,这些人大都也是四川人和重庆人。
   
   国内媒体似乎已查觉了广东政局的诡异,所以,报道说,6日晚8时许,潮州事件事态越来越严重,已上升到暴力冲突,聚集的大批“四川籍”人员开始上街,见过往的车辆就砸,殴打车内人员,随后又打砸沿街商铺,将路边停放的车辆推倒;并纵火焚烧了一辆商务车。截至记者发稿时,已有40多辆车被砸毁。由此可见,四川人和重庆人成了在广东省汪洋眼皮底下捣蛋的主力军,难道这是偶然和孤立的吗?
   
   联想到不久前,在“我爸是李刚”事件中,海外媒体一度鼓噪薄瓜瓜参与了声援签名,博讯网做了报道,不仅重庆冒出了一个嘲讽李刚的广告牌,而且,美国纽约还出现了一道奇特的风景线:有一个中国留学生高举着“欢迎薄熙来打黑”的招牌,和所谓的“茉莉花革命”的推手之一孔令犀站在一起。。。。。。
   
   够了!我过去在一篇文章中讲过,最想搞乱中国的人,不在海外在国内,不在基层在高层,那就是面对“习李接班体制”无可奈何,而有野心勃勃的薄熙来,他动员了海内外的关系,和党内外的力量,利用“唱红打黑”掠夺的民企资金,暗中收买和操控了一批死党,而死党又挑拨不明真相的四川人,重庆人,企图利用广东的群体性事件,海内外的“茉莉花革命”,搞掉汪洋,为自己上位服务。而一旦上位,他将残酷地镇压民主运动,拉历史的车轮倒退,搞“薄瓜瓜二世”的专制统治。
   
   我这样讲不是望风捕影,而是有历史根据的,薄熙来是野心家,也是阴谋家,90年代初,他当副市长时,为了挤掉市长魏富海,就搞了一个农民进城闹事的“葡萄事件”。
   
   他原本在金县工作四年,和石河镇的农民干部“石大胆”很熟,对当地葡萄经营的问题也很清楚,那时,还是基本上搞计划经济,种什么不种什么,上级有明确规定,年初政府承诺葡萄丰收全部收购,但秋天高产后,政府变卦,叫农民自卖,这种出尔反尔的事,在薄当书记时,已是家常便饭,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因为薄熙来和黑社会有密切联系,谁有意见,他就操控“虎豹”『黑老大邹显卫』去殴打恐吓,但这时情况不一样了,薄离开了金州,就背后鼓动农民到大连“维权”,把二十三辆装满葡萄的“大解放”开到市政府,堵住了魏富海上班的路。。。。。。我们记者不知道这是阴谋,给新华社发了内参,田纪云批示训了魏富海,薄熙来又鼓动一批死党给中央写信,说魏富海不考虑农民利益,不如薄书记在金州领导的好,所以,很快他取代了魏富海,当上了大连市长。
   
   温故知今,由此我们看到了这样一个事实:往往一个人品较好的官员,很难胜过一个没有做人底线的坏人,汪洋能包容“最牛钉子户”,薄熙来属下的官员却能把上访的残疾人轮椅都砸了;汪洋能改正“彭水诗案”,薄熙来却把方迪劳教一年;汪洋能让陈绍基到重庆法院异地审判,薄熙来却叫文强“特快专递死”;汪洋能解除新闻审查的禁令,薄熙来却叫《重庆时报》道歉;汪洋能帮助民企“腾笼换鸟”,薄熙来却明抢李俊四十亿的“大蛋糕”;汪洋讲理手软,薄熙来心毒厚黑;汪洋依法办事没钱,薄熙来打黑敛财,积聚了数百亿;汪洋没钱送礼买官,薄熙来的钱大大地有,光从彭治民,曾智强所谓“黑老大”身上,就一口啃了九十亿!几百亿拉关系,走后门,买选票,你说,“党内民主”有啥用?试问,谁能胜过谁?
   
   我们知道,“增城事件”发生后,汪洋说,广东改革开放早、社会转型快、流动人口多,各种社会矛盾暴露得更多、更充分。总体而言,社会建设仍滞后于经济发展。可见,汪洋没有看透形势,也没看透薄熙来,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可能汪洋并不认同我的上述分析和推断,拼命抗争的四川人和重庆人更是被蒙在鼓里,被人家当枪使,就像上个世纪的魏富海,“石大胆”和新华社记者一样,悲哉!因为他们不了解薄熙来,不知道他有多么坏,实际上,薄熙来调动几个死党策划于密室,靠监听电话就能预知哪些人和哪些事可以利用,当民怨点燃时,他们再挤在人群中,煽动和鼓噪,立即火上浇油,事半功倍。
   
   汪洋没这个手段,自然处于劣势。因此,去年,他亲自率领的广东省委,省政府一班人马,还前往重庆参加“广东·重庆经贸项目合作签约仪式”,媒体说,学习取经,沟通交流。两位书记一见面就笑容满面,双手紧握,久久不愿松开,谈得非常高兴,相当投契。
   
   要我说,这都是骗人的假象,等薄熙来上位后,他顶掉了汪洋,夺取了更高的权利,就是常委里年纪最大,最有权谋的人,如果他管政法,就会以无所不用其极的特务手段对付政敌,连习近平也档不住;他继续上位,会翻脸不认人,露出狰狞的面目,使出铁的手腕,把政敌整得比刘少奇还惨,把中国变成一个风声鹤唳的大监狱,到那时,他会拿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儿子开刀,拿文强留下的假口供玩死汪洋,再鼓动全国人民唱红歌,热烈拥戴他,成为第二个“伟大领袖”,而薄瓜瓜就成了“红三代”,汪洋等人必将成为阶下囚。
   
   2011年11月6日于多伦多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11月6日首发}
   
   附告:历时6年,8易其稿的长篇记实文学《姜维平狱中回忆录》『中文版』,即将在中共十八大前夕,由加拿大格兰德出版社于2012年初推出,英文版将在2013年面世,其将首次刊出姜维平狱中照片,诗歌,判决书以及摘引《狱中日记》文字,生动地展示了薄熙来以言治罪,枉法追诉一条龙的全过程,真实地描写了数以百计的各种人物,和催人泪下的悲欢离合的故事,用铁的事实揭穿了太子党薄熙来的真面目,成为洞悉中共官场黑暗,司法腐败和监狱现代奴隶制的一个窗口,其书尚未上市,已经被读者抢先预订一千本,现在继续征订,敬请关注。[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购书账号如下:
   
   户名:Customer name : Weiping Jiang
   
   地址:Address : 18 Pemberton Ave Suite 707 North York ON CanadaM2M 4K9
   
   
   
   Bankinginformation
   
   Branch# 19702
   
   Account# 6422723
   
   Bank# 004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