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文化与文明及政府与恐怖]
石三生
·团中央“娱乐化”一瞥
·若老能养老,干部能养干部吗?
·龙应台与周小平的暧昧令人作呕
·龙应台的轻佻与虚伪
·谁“伪造”了龙应台的两份声明?
·谁是龙应台的后台?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序)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一)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二)
·龙应台为周小平已神魂颠倒
·卖艺也卖身
·蔡英文与龙应台及小粉红
·肖仲华与周小平
·中纪委也学会了吹牛?
·中纪委何时扫荡“地主帮”?
·“负能量”缺席是“五个一百”的耻辱
·蔡英文回应石三生
·复旦博士于迎丽装傻为哪般?
·阎肃“假去世”与山东老汉“活人出殡”
·被总书记忽悠了一把
·被总书记忽悠了一把
·习总回应石三生?
·两会代表到底怕什么?
·留美女生主犯忏悔:自由是恶魔
·华东师大学者自杀,证明上帝如白痴
·李克强的创新与唐僧的紧箍咒
·党媒姓党,却炒作一个神经病
·揭开任志强“反党”的画皮
·国务院意见扰民 党媒辩解更添堵
·拆了败家的鸟巢如何?
·鸟巢是恐怖分子的老巢?
·仰慕白痴的姚晨为何有八千万粉丝?
·鸟巢怎可能不腐败?
·鸟巢为何成禁区?
·百家讲坛与史学奇才抑郁自杀
·史学奇才自杀是因为作假吗?
·史学天才林嘉文或装死
·党媒姓党,只是不懂常识与常理
·于丹与北大终于要合伙坐实“天才少年”
·王毅响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已过时
·鸟巢的回应---边自夸;边删贴
·推荐顾晓军、潘基文、蔡英文联袂角逐诺奖
·北京法官被杀,与司法不公有关系吗?
·马彩云法官被杀,官方应公开真相
·倡议追授马彩云法官全国模范、烈士、博士
·凯迪网友七嘴八舌议马彩云法官被授勋
·马彩云法官与北师大女教授
·请王岐山书记谈谈马彩云被枪杀案
·政协发言人爱吹牛,出两小题难倒他
·用“大脑革命”质疑马彩云法官被枪杀
·马彩云法官被杀,“正义”或是元凶
·倡议追认马彩云法官为“两会代表”
·依法治国,应取缔两会提案
·谁是当今文坛第一
·两会中的腐败---申纪兰篇
·两会中的腐败--傅莹卖书,莫言扯淡
·公开叫卖、转让”当今文坛第一”
·任志强、李悔之与“动物世界的阴谋”
·大陆的尴尬:承认台湾宪法,只能“一国两政”
· 习总巧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成历史
·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为何也做五毛?
·全国政协委员朱征夫是敢言还是扯淡?
·台湾蔡英文欠大陆顾晓军一个人情
·任志强与任大炮
·习总揭开了人类起源之谜
·台湾文化的假正经
·向高级动物鲁山老泉致敬
·顾晓军创立了新哲学,中国大脑敢挑战谷歌智能吗?
·中国将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正在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人的悲哀
·申纪兰代表的智能超越了阿凡狗
·顾晓军思想远播阿拉伯世界
·从两会代表的马桶式思维说开去
·我与叙利亚执政党成了好朋友
·给“一带一路”泼点冷水
·天上真的会掉馅饼
·高级动物在行动
·因推荐“公正第一” 石三生下场堪忧
·请问生意场大人:该如何谈生意?
·大脑革命影响谷歌 阿凡狗戏弄聂卫平
·生意场的生意经与顾晓军民主奖
·石三生影响着索罗斯和聂卫平
·当执政党不在乎被冒充
·因小气,蔡英文正在丧失先机
·报告!我要吃敬酒
·刘刚才赞顾晓军,温云超就疯了
·冒充之恶与北风之毒
·不讲公正第一,岳阳法官下口咬
·顾晓军思想是人类社会的航标灯
·华东师大或有难言之隐
·人民日报敢不敢与顾晓军一辩?
·刘刚道歉,顾晓军主义再增辉
·温云超何时得的健忘症?
·与刘刚先生商榷
·方舟子出马,山东疫苗案将软着陆
·人民日报只敢叫阵,不敢较真
·人民日报认怂,让马克思主义蒙羞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
·向清华大学校长推荐“大脑革命”
·看李悔之如何为山东疫苗案灭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化与文明及政府与恐怖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秘密警察曾经告诉我:你写自己的事,我们绝对不会干涉。历经两月的沉寂,昨天发了一篇《吴邦国委员长坐蜡,我来埋单》。晚上再看,国内能发文的几个网站,除了被一个严密封锁的雅典学园保留,其他统统是格杀勿论。令我深为惶恐的,不只是文章被删,而是这些网站竟然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暗杀”的手段:事先不警告,删后不通知。就仿佛自己从来没有发表过文章一般。
   


   而这篇被暗杀的文,完完全全是写的自己的事。拉上吴邦国委员长,也是无奈加合理。土地增值税条例颁布了13年都得不到执行。吴委员长真的不应该为此感到一点点儿的难堪吗?不是因为中央政府如此无能,地方政府敢如此嚣张吗?国家大法都如此形同虚设,我们还能算是一个法治国家吗?
   
   更令我万思也难得其解的是,这样的状况居然是发生在六中全会试图将中国变为一个文化大国之时。如此没有自信的国家,如此围剿封杀的文化,他就能升华成啥文化大国?让人不得不佩服,我们的国家领导人们果然是地球上最具创新思想、最具异想天开的本事的一族。且不说优秀的文化应该是没有国界的。你至少不能将所谓的中国文化、特色文化再像民国时期来个军阀割据,像秦、清朝一样大兴文字狱吧?当然,如果那所谓的文化就是盖两座鸟巢、搭几个戏台子。则又另当别论。
   
   其实,啥文化不文化的,关我屁事儿?中国文化的大旗自然有韩寒、宋祖英们抗着,苍井空能在中国春风得意;韩寒、宋祖英们未必就干不痿日本文化。大唐时,日本文化就不得不俯首称臣。那和服不就是咱们的唐装?那日文大多不就是咱的古汉语?为什么到了现在,一片紫菜包着些杂七杂八的米粒儿它就能征服了中国人?咱最具特色的精神文化抵不住苍井空一脱;咱洋洋自得了几千年的吃文化自然就连个饭团子也挡不住了。史为今鉴。自始皇帝修筑的石头墙它能保佑我中国不去侵略外敌;方滨兴大人发明的防火长城自然也会让特色文化墙内开花。历史虽然不讲逻辑。但它总是会适应人意的,尤其是大官人的官意。心想事成、画饼充饥。从来都是中国文化最优秀不二的基因。
   
   虽然说了文化大国不大国的,不管我屁事。但所谓在人治下,不得不低头。既然自己已经成为在中宣部挂号的博客作者,党又是如此不遗余力地对石三生进行封杀。不让说话不要紧,谁都知道咱那宪法是张招牌画儿,言论自由是画上去的。可一旦这文化要高举屠刀,要尔的性命时。就不能不说出来,以为日后的挽文了。
   
   当下中国,有一种恐惧是不言而喻的。鲁迅白天敢打灯笼上街,说明那种恐惧是可以看到、可以设防的。他不就把自己躲在租界里装孙子吗?而石三生遭遇的恐惧,却是无影无形。如同幽灵一般。自从威胁政府要将他们违法违纪建设大楼的事情告发。他们先是出面一个秘书长领着一帮法制办的人以及政府的法律顾问约谈。虽然口头上答应要查、要处理此事。却不忘记告诉我那大楼是谁谁承建。潍坊也不过屁大个地方,那些个“大人物”,谁不知道啊!可你们不管不查也就算了,我不是还没上访举报吗?怎么就让法律顾问放出风声:要“找人办死他”呢?
   
   说实话,因为天生的懦弱。乍一从那小干部好心的劝警中,听到政府要“办死”自己时,吓得几夜噩梦连连。数度在网上沉寂,除了党近似疯狂地封杀。一多半的原因,还是担心自己被横死。当然,潍坊这个号称要创建全国文明、号称要拿最佳人居环境奖的政府,也可以看到他们的恐吓手段是多么的凑效。那个被国人誉为最懦弱的杨武,也逃不过一个恐惧造就吧?我想他未必就没想过反抗,将那个该死的联防畜生杀死。后果呢?会是见义勇为还是正当防卫?平民对抗执法者的下场,沈阳小贩夏俊峰杀死城管不就是先例吗?
   
   写文章有风险。在中国几乎是一个尽人皆知的事实。但因为杀伐大权基本掌控在政府手中,博客作者被喝茶、被约谈,甚至像冉云飞一样被监狱,像李天天一样被驱逐。都在国人可以想象的范畴。尽管国人的想象力已经约等于零。自从将自己的经历敷衍成文字发到网上,受到的威胁非只一次。从被政府喝茶到被秘密警察审讯,每次自己都是自投罗网。原因,当然是明知自己是罪不致刑,更不会致死。政府、国保威胁我,也不能说威胁的不合情理。因为按照因果关系来说,是政府腐败在先,石三生威胁在先。政府腐败,暗中帮人谋夺我的财产,须没有威胁过我。而石三生声言要公开举报政府大楼违法违纪,怎么说都像是在威胁。因为这么做的目的,无非是想让政府看在自己贪赃枉法的份上,息事宁人,赶快把这幢因为自己违法确权导致的纠纷解决。小了说这是威胁,往大了扯,这很可能就是恐吓罪。自己恐吓政府,也就难怪他们要放言将我“办死”了。共产主义既然从诞生就充满着血腥和屠杀。在这个社会主义的半路上,再多一些冤魂屈鬼,又怎么能说不是顺理成章的呢?他们可以纵容属下贪污腐败。尽管这已经是全世界范围内,不论何种意识形态,都公开表示要深恶痛绝的,是反文明的。杀人放火的事儿,他们当然是不肯自己亲历而为了。于是就只好找人代办,政府的法律顾问要找人将石三生“办死”。能找谁呢?青岛抓了一个黑社会头子,导致警界大地震。可知人民如今正享受的,必然是双重领导了。
   
   自然,我也明白:如今的党是不好将自己公开黑化的。故才敢斗胆作此文,就算为万一会遇到的包青天提供一点破案线索吧。石三生现在举债度日,当然不会被歹徒绑架撕票;不与工程车抢路,就不会像钱云会一样被撞死;看到破坏环境,抢掠资源的事情,知道那都是经过了政府许可,就宁肯两只眼都闭上也不会学莫日根去螳臂当车,这样就不会被碾死;只会吃假药不会去打假,就不会像上海的高敬德一样被截访、被艾滋后病死;过河宁可舍近求远过桥,也不肯冒然趟河,就不会像新化县的村官游济安一样被溺死;长的懦弱,走路就不敢横行,被踩了、撞了还会抢着说对不起,惹暴徒暴怒的可能不存在;两条腿都短,又不珍惜时光,上下楼梯就不敢学优秀共产党员的三步并作两步走,所以就不可能撞墙或倒栽葱地一命呜呼;吃鱼尽量去刺而食,就不会被卡死;吃饭细嚼慢咽,也不会被噎死;未曾夺人妻女,不会遭情杀;与人隔代无仇,必无“君子”今日来清算。总而言之,石三生现在是战战兢兢的走路,小心谨慎地做人。为的,就是希望能得一个善终。取我父母的平均寿数,自己当在79.5岁时成灰;以社会正在发展,中国人越来越长寿论,自己应该活到八十开外。当然,这都不是此文所关心的。自己既然对将来一无所知,不抱任何希望、鼠目且寸光,就自然只关注眼下,关注在和潍坊市政府争讼的这几年的安危。果然此间有个三长两短,让关注石三生的人们都知道:潍坊市政府能一语成谶,就够了。而我们最伟大的文化主导者中宣部,就毫无疑问地成了帮凶。
   
   从文章被封杀到法律的诉讼,一直到检举揭发政府一干衙门的腐败。石三生的“对面”除了政府就是党。或许,从党赐名土匪“十三省”的时候,陷阱就已经挖好了。官逼民反,再以反革命镇压消灭。这正是新中国以来屡见不鲜的史实。
(2011/11/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