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文化与文明及政府与恐怖]
石三生
·建言人大修改宪法宣誓词
·刘晓庆逃税还是“逃睡”?
·新政为何笑冤不笑贫?
·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笑谈贺卫方代理李庄诉中青报案
·思鸡肋弃阿斗 哈罗李敖或归隐
·被贺卫方、李庄们玩残了的法律
·被莫言、李敖们玩残了的文学
·国务院管鸟事比管人事更靠谱
·贪官与鸟齐赞河南法治好
·邓亚萍试水政法 公平正义似乒乓
·邓亚萍试水政法 公平正义似乒乓
·柴静是编剧雾霾是天气;“公正第一”才是思想
·河南法治动物为救少林寺?
·政法大学出尔反尔 邓亚萍进退两难
·邓亚萍兼职政法大学教授是腐败
·李冰冰卖萌 孔子学院无人睬
·政法大学越描越黑 邓亚萍免费获诽谤
·猜猜邓亚萍的金牌与博士那个真?
·邓亚萍的清华学士文凭或造假
·一生两死---从邓亚萍说到方静与徐明
·邓亚萍的剑桥博士真不了
·笑看吴法天李吉明双挺邓亚萍
·金将军太会玩:美女、核弹两不误
·茅于轼又荒唐 茅粉们再呓语
·石三生大师又多了一提鞋的
·为什么茅于轼能发出独立的声音?
·猜猜是谁阻止了朝鲜美女的演出?
·茅于轼的人文经济学都扯些什么?
·杨恒均呼吁特赦腐败 中纪委机关报自讨没趣
·向中纪委机关报推荐一下顾晓军
·也谈中纪委机关报斥责的“比烂”心态
·龙应台挺浦志强,与天何干?
·给美国史密斯议员讲讲浦志强
·解放快七十年,党还是喜欢夜里忙
·解放快七十年,党还是喜欢夜里忙
·为广东党报与法院对决喝倒彩
·广东党报认怂 东莞法院别得意
·唱红打黑歇菜后,重庆开始强拆?
·雾霾是实现民主的急先锋
·聂树斌案,最高法勿拿“程序正义”说事儿
· 党纪再严,奈何得邓亚萍吗?
·神探李昌钰也破不了聂树斌案
·鲁迅真的会讲道理吗?
·法院战胜历史 炎黄春秋败诉
·巧家奇冤,岂是无罪释放这么简单?
·奥巴马再次崩溃 龙应台继续摸黑
·住建部要为深圳渣土滑坡辟谣吗?
·三向中纪委机关报推荐顾晓军
·商务部不必酸 马大爷说的对
·王石对宝能扯文化有点不靠谱
·骗子为何不服判?
·向统战部推荐顾晓军
·云南坐13年冤狱的女孩不值得同情
·奥运冠军与东亚病夫
·鲁迅真是间谍吗?
·周小平的智力是否正常?
·不服就试试:一个你绝对会答错的社会问题
·周小平认为:大飞机前景堪忧
·除了天才周小平,没有人可以答对
·通过周小平现象管窥《白毛女》
·推荐顾晓军兼批判重庆缺“公正”论
·习、马倡导和平,不如习、顾共逐诺奖
·推荐蔡英文、顾晓军联袂共逐诺奖
·习、马视为鸡肋;顾、蔡如获至宝
·“依法治国”有时比流感阴毒
·国务院一边减政一边集权
·代习先生辩:“有付出,就会有收获”
·石三生新年献词:梦里寻梦又一年
·石三生新年献词:梦里寻梦又一年
·无锡强拆继续 永康狱中难安
·向习近平主席推荐顾晓军
·南大校长周文斌被判无期冤不冤?
·驳莫言的“两个基本判断”
·公开推荐顾晓军角逐2016年诺贝尔和平奖
·两个台湾女人搅了国共两党的好梦
·三个台湾女人唱大戏
·毛泽东为何没得诺贝尔和平奖?
·推荐顾晓军、蔡英文获诺奖是民意
·用周小平思想统一中国
·可能是史上最乌龙的香港罪犯
·为民告官胜诉率为零的上海欢呼
·周小平主席要开杀戒?
·习总为何不注重民意?
·周小平主席期冀“台独”
·向蔡英文主席推荐“公正第一”
·从周小平主席到蜀国皇帝刘备
·周小平比鲁迅更伟大
·没有选择的蔡英文
·猜猜周小平主席有没有睡艺人?
·周小平主席应该是“周家人”
·两会为何不互联网+?
·孙立平先生的“公约数论”太梦幻
·蔡英文借他山之玉 周小平祸国殃民
·周小平若不反击就太无耻了
·周小平骂两会代表陈光标是小人
·报告孟建柱:草民的“获得感”这个样
·指导一下中国长安网遣词造句
·指导一下中国长安网遣词造句
·周小平啥样,央视就啥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化与文明及政府与恐怖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秘密警察曾经告诉我:你写自己的事,我们绝对不会干涉。历经两月的沉寂,昨天发了一篇《吴邦国委员长坐蜡,我来埋单》。晚上再看,国内能发文的几个网站,除了被一个严密封锁的雅典学园保留,其他统统是格杀勿论。令我深为惶恐的,不只是文章被删,而是这些网站竟然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暗杀”的手段:事先不警告,删后不通知。就仿佛自己从来没有发表过文章一般。
   


   而这篇被暗杀的文,完完全全是写的自己的事。拉上吴邦国委员长,也是无奈加合理。土地增值税条例颁布了13年都得不到执行。吴委员长真的不应该为此感到一点点儿的难堪吗?不是因为中央政府如此无能,地方政府敢如此嚣张吗?国家大法都如此形同虚设,我们还能算是一个法治国家吗?
   
   更令我万思也难得其解的是,这样的状况居然是发生在六中全会试图将中国变为一个文化大国之时。如此没有自信的国家,如此围剿封杀的文化,他就能升华成啥文化大国?让人不得不佩服,我们的国家领导人们果然是地球上最具创新思想、最具异想天开的本事的一族。且不说优秀的文化应该是没有国界的。你至少不能将所谓的中国文化、特色文化再像民国时期来个军阀割据,像秦、清朝一样大兴文字狱吧?当然,如果那所谓的文化就是盖两座鸟巢、搭几个戏台子。则又另当别论。
   
   其实,啥文化不文化的,关我屁事儿?中国文化的大旗自然有韩寒、宋祖英们抗着,苍井空能在中国春风得意;韩寒、宋祖英们未必就干不痿日本文化。大唐时,日本文化就不得不俯首称臣。那和服不就是咱们的唐装?那日文大多不就是咱的古汉语?为什么到了现在,一片紫菜包着些杂七杂八的米粒儿它就能征服了中国人?咱最具特色的精神文化抵不住苍井空一脱;咱洋洋自得了几千年的吃文化自然就连个饭团子也挡不住了。史为今鉴。自始皇帝修筑的石头墙它能保佑我中国不去侵略外敌;方滨兴大人发明的防火长城自然也会让特色文化墙内开花。历史虽然不讲逻辑。但它总是会适应人意的,尤其是大官人的官意。心想事成、画饼充饥。从来都是中国文化最优秀不二的基因。
   
   虽然说了文化大国不大国的,不管我屁事。但所谓在人治下,不得不低头。既然自己已经成为在中宣部挂号的博客作者,党又是如此不遗余力地对石三生进行封杀。不让说话不要紧,谁都知道咱那宪法是张招牌画儿,言论自由是画上去的。可一旦这文化要高举屠刀,要尔的性命时。就不能不说出来,以为日后的挽文了。
   
   当下中国,有一种恐惧是不言而喻的。鲁迅白天敢打灯笼上街,说明那种恐惧是可以看到、可以设防的。他不就把自己躲在租界里装孙子吗?而石三生遭遇的恐惧,却是无影无形。如同幽灵一般。自从威胁政府要将他们违法违纪建设大楼的事情告发。他们先是出面一个秘书长领着一帮法制办的人以及政府的法律顾问约谈。虽然口头上答应要查、要处理此事。却不忘记告诉我那大楼是谁谁承建。潍坊也不过屁大个地方,那些个“大人物”,谁不知道啊!可你们不管不查也就算了,我不是还没上访举报吗?怎么就让法律顾问放出风声:要“找人办死他”呢?
   
   说实话,因为天生的懦弱。乍一从那小干部好心的劝警中,听到政府要“办死”自己时,吓得几夜噩梦连连。数度在网上沉寂,除了党近似疯狂地封杀。一多半的原因,还是担心自己被横死。当然,潍坊这个号称要创建全国文明、号称要拿最佳人居环境奖的政府,也可以看到他们的恐吓手段是多么的凑效。那个被国人誉为最懦弱的杨武,也逃不过一个恐惧造就吧?我想他未必就没想过反抗,将那个该死的联防畜生杀死。后果呢?会是见义勇为还是正当防卫?平民对抗执法者的下场,沈阳小贩夏俊峰杀死城管不就是先例吗?
   
   写文章有风险。在中国几乎是一个尽人皆知的事实。但因为杀伐大权基本掌控在政府手中,博客作者被喝茶、被约谈,甚至像冉云飞一样被监狱,像李天天一样被驱逐。都在国人可以想象的范畴。尽管国人的想象力已经约等于零。自从将自己的经历敷衍成文字发到网上,受到的威胁非只一次。从被政府喝茶到被秘密警察审讯,每次自己都是自投罗网。原因,当然是明知自己是罪不致刑,更不会致死。政府、国保威胁我,也不能说威胁的不合情理。因为按照因果关系来说,是政府腐败在先,石三生威胁在先。政府腐败,暗中帮人谋夺我的财产,须没有威胁过我。而石三生声言要公开举报政府大楼违法违纪,怎么说都像是在威胁。因为这么做的目的,无非是想让政府看在自己贪赃枉法的份上,息事宁人,赶快把这幢因为自己违法确权导致的纠纷解决。小了说这是威胁,往大了扯,这很可能就是恐吓罪。自己恐吓政府,也就难怪他们要放言将我“办死”了。共产主义既然从诞生就充满着血腥和屠杀。在这个社会主义的半路上,再多一些冤魂屈鬼,又怎么能说不是顺理成章的呢?他们可以纵容属下贪污腐败。尽管这已经是全世界范围内,不论何种意识形态,都公开表示要深恶痛绝的,是反文明的。杀人放火的事儿,他们当然是不肯自己亲历而为了。于是就只好找人代办,政府的法律顾问要找人将石三生“办死”。能找谁呢?青岛抓了一个黑社会头子,导致警界大地震。可知人民如今正享受的,必然是双重领导了。
   
   自然,我也明白:如今的党是不好将自己公开黑化的。故才敢斗胆作此文,就算为万一会遇到的包青天提供一点破案线索吧。石三生现在举债度日,当然不会被歹徒绑架撕票;不与工程车抢路,就不会像钱云会一样被撞死;看到破坏环境,抢掠资源的事情,知道那都是经过了政府许可,就宁肯两只眼都闭上也不会学莫日根去螳臂当车,这样就不会被碾死;只会吃假药不会去打假,就不会像上海的高敬德一样被截访、被艾滋后病死;过河宁可舍近求远过桥,也不肯冒然趟河,就不会像新化县的村官游济安一样被溺死;长的懦弱,走路就不敢横行,被踩了、撞了还会抢着说对不起,惹暴徒暴怒的可能不存在;两条腿都短,又不珍惜时光,上下楼梯就不敢学优秀共产党员的三步并作两步走,所以就不可能撞墙或倒栽葱地一命呜呼;吃鱼尽量去刺而食,就不会被卡死;吃饭细嚼慢咽,也不会被噎死;未曾夺人妻女,不会遭情杀;与人隔代无仇,必无“君子”今日来清算。总而言之,石三生现在是战战兢兢的走路,小心谨慎地做人。为的,就是希望能得一个善终。取我父母的平均寿数,自己当在79.5岁时成灰;以社会正在发展,中国人越来越长寿论,自己应该活到八十开外。当然,这都不是此文所关心的。自己既然对将来一无所知,不抱任何希望、鼠目且寸光,就自然只关注眼下,关注在和潍坊市政府争讼的这几年的安危。果然此间有个三长两短,让关注石三生的人们都知道:潍坊市政府能一语成谶,就够了。而我们最伟大的文化主导者中宣部,就毫无疑问地成了帮凶。
   
   从文章被封杀到法律的诉讼,一直到检举揭发政府一干衙门的腐败。石三生的“对面”除了政府就是党。或许,从党赐名土匪“十三省”的时候,陷阱就已经挖好了。官逼民反,再以反革命镇压消灭。这正是新中国以来屡见不鲜的史实。
(2011/11/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