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民族英雄蒋介石》57 日本侵华与国联]
郭国汀律师专栏
·郭国汀:为刘荻女英雄辩护吾当仁不让!
·只有思想言论出版新闻舆论的真正自由能够救中国!
·只有说真话的民族才有前途
·一个能思想的人才是力量无边的人/南郭
·思想之可贵在于其独立性
·独立思想是最美的
·思想的高度统一是人类社会之大敌
·统一思想之谬误由来已久矣/南郭
·我的心里话--有感于杜导斌先生被捕
***中共专制暴政政治迫害郭国汀律师实录
·郭国汀律师遭遇黑色元宵节
·中共对我的八次政治迫害--在温哥华告别恐惧讨共诉苦座谈会上的发言(上)
·中共暴政对我的八次政治迫害(中)
·中共暴政对我的八次政治迫害(下)
·If You Really Want Control Lock up Their Lawyers
·Anti-communist sentiments landed Chinese lawyer in an asylum
·我的思想认识与保证/郭国汀
·郭国汀律师的[悔罪][悔过]与[乞求]
·郭国汀因言论“违宪”行政处罚听证案代理词
·我推崇的浦志强大律师/郭国汀
·我被中共当局非法剥夺执业资格的真实原因
***(24)《共产主义黑皮书》郭国汀编译
·共产党皆变成杀人犯罪团伙的历史与理论分析
·朝鲜的罪恶与恐怖和秘密: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系列之一
·古巴共产极权政权的罪恶: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之二
·越南共产党暴政罪恶昭彰: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实录之三
·中欧和东南欧共产党暴政的深重罪孽: 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批判之四
·埃塞俄比亚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共产党政权罪恶实录之五
·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血腥暴力:共产党政权罪恶实录之六
·阿富汉共产党暴政罪大恶极: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实录之七
·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之八
·秘鲁共产党的血腥残暴: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之九
·虐杀成性的柬普寨共产党暴政: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评论系列之十
·波兰共产党政权的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一
·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罪行: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二
·中国共产党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三
·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归宿-- 2010年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斯特拉斯堡大會专稿
·金正日真面目
·韩战真相
***(25)《苏联东欧天鹅绒革命》郭国汀编译
·东欧天鹅绒革命导论
·苏联政治民主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系列评论之一
·罗马尼亚暴力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系列评论之二
·匈牙利静悄的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三
·捷克戏剧性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四
·东德和平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五
·波兰自我限制的革命:共产党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六
·罗马尼亚35天革命成功真相
·社会转媒(国际互联网)对阿拉伯之春革命的巨大作用
·郭国汀:苏共政权垮台的根本原因
·阿拉伯之春埃及部分成功的革命
·阿拉伯之春:突尼斯成功的革命
·觉醒的人民粉碎专制体制:阿拉伯革命
·民主革命决非恐怖主义
·东欧各国追究共产党罪犯的罪责概况
·共产党专制暴政皆依赖秘密政治警察实行极权恐怖统治
·共产党极权暴政利用强制劳改劳教集中营野蛮残暴迫害人民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实质上皆与人民为敌
·共产党极权专政暴政的大清洗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利用强制劳改集中营野蛮迫害人民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践踏法律司法暗无天日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疯狂迫害宗教信仰者
***(26)《共产主义的历史》郭国汀编译
·序《共产主义的历史》
·共产主义的理论与实践批判
·列宁主义批判
·斯大林主义批判
·西方国家的共产主义
·第三世界的共产主义
·共产主义谬误的根源及其注定失败的原因
·共产党政权跨台的理论与实践根源
·马克思确认共产主义是“可怕的妖精”和“鬼魂”及“幽灵”
·共产主义注定败亡的十四项理由
·人类不平等的起源究竟是什么?
·郭国汀马克思主义批判
·宗教是毒药!宗教是引人堕落的意识世界吗?!
·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为何仇恨宗教?
·共产党政权为何仇恨宗教?
·共产党仇恨宗教的根源
·中共政权极度腐败的宗教根源
·共产党仇恨宗教的根源—与网友的讨论
***(27)《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郭国汀编译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
·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2)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3)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4)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5)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6)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7)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8)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9)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0)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1)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2)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3)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4)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5)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6)
·列宁是天真无知与考茨基的远见卓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英雄蒋介石》57 日本侵华与国联

美国和英国之种族歧视,令日本人感到西方人待之如低等人,然而许多日本军人鄙视中国人,有些著名的日本人则主张与中国合作。据说日本人视中国人为猪,唯一的区别在于猪肉可食。一个日本军事专家IiezakiTadakata口出狂言:“只需要三至四个师加上几艘军舰,便足够收拾中国匪帮。”[1]日本人采纳社会达尔文主义(即为消灭弱者提供合法性的学说),视中国不是一个真正的国家,因而需要重新指导。日本科学家ShiroLshii提议研究细菌武器,以便消灭多余的中国人,因此日本在东北设立了731生化武器研究基地。[2]

   

   九一八事变起因于关东军少壮派军人,日本内阁并无任何计划,日本委派总参谋部情报部长TatetawaYoshisugn前往沈阳制止阴谋,然而9月18日晚他抵达沈阳时却喝得大醉,一小队日军在沈阳火车站引爆造成铁路轻微损害。黎明时日军已占领沈阳机场和电报局,日本关东军司令Honjo称他有责任采取果断行动。当总领事建议与中国协商时,一位上校抽出剑威胁说军队特权不容干预。[3]

   

   得知沈阳事变消息后,日本首相说“军队已经行动,我们又能怎么办”?日军正在攻占毫无抵抗的城镇和铁路,日本天皇Hirohiro认为“纵观时局,这是唯一自然的结局。”关东军司令随即获男爵封号。[4] 而消息传到内地,中国人群情激愤。上海5万人示威要求处死任何与日本人做生意的人,天津爆发暴力抗日事件;6000名学生,包括300名女生在南京围攻外交部,他们要求上前线战斗。蒋介石宣布这是“史无前例的外敌入侵中国”,并号召全国人民结束内部纷争,组成抗日统一战线一致对外;同时蒋介石在上海会见了胡汉民、汪精卫、孙科,这是六年来他们首次座下来商谈。数日前广东与南京领导人之间的分歧几乎达触发内战的边缘。日本入侵使内战危机消失,但达成和解尚需时日。蒋决定派国民党元老蔡元培,张琦,陈明枢前往广东表达为了国家的团结,他愿意与南方领导人合作。在继续反蒋的同时,南方领导人同意10月举行和谈。他请外国传教士予他精神指导;在举行庄严宗教仪式后,牧师告诉他,他们正在祈祷上帝推动国联解决危机。

   

   当时西方各国没有一个国家有意或有手段采取行动,仅是委派英国Lytton勋爵率领一个调查团前往东北调查。后来出具的调查报告谴责了日本侵略。美国作家乔纳森在其2004年出版的《蒋介石传》 中仍持“1931年12月29日奉行蒋介石的政策,张学良下令东北军撤军关内”[5]之说,这显然不符史实,因为蒋介石从未下过任何不抵抗命令,而是张学良早在9月5日下密令不抵抗,当然张的动机是出于尽量避免与实力悬殊的日本决战。

   

   国联与九一八事变

   

   九一八事变爆发时,蒋介石正在南昌指挥第三次围剿共匪。9月20日蒋在日记中写道:“日本军国主义分子业已启动战端,未达计划目标不可能停止,自此东亚无宁日”。蒋介石紧急离南昌返南京,于9月21日召开军政紧急会议。他说,“在内乱及未作好准备的情况下,中国不宜与日本展开全面战争”。他认为“中国应当首先向国联申诉呼吁正义。我们必须团结一致,组成抗日统一战线,必须冷静和坚定,如果和平解决的所有希望皆已落空,必须准备拿起武器自卫”。[6]此说证实了前述中日问题研究专家的说法,抗日统一战线的想法实际上是由蒋介石最早提出;毛泽东实际上是在1936年抵延安后,依苏联及共产国际的强硬指令被迫接受抗日统一战线的,但毛始终阳奉阴违;王明倒是真心实意想执行共产国际指示。

   

   中国向国联申诉

   

   1931年9月21日中国驻日内瓦代表肖克,按国民政府指示,正式向国联秘书处递交根据国联宪章第11条抗议日本侵略的申诉书。要求国联委员会召开紧急会议,以便作出维护国家安全的明智而有效的举措。他指出:日军未经任何预警,不仅军事占领沈阳,安东等城市,而且侵占铁路沿线地区。他要求国联依宪章授权立即采取有效措施,制止日本使局势恶化的进一步侵略,以维护国家安全,并裁决国家赔偿的数额。

   

   国联卫生委员会主任LWR由宋子文陪同拜访蒋介石,他对局势表示乐观,相信国联施压将足以迫使日本撤军。蒋却不乐观,不相信日本会轻易撤军。“我了解日本人,知道日本人的心理,他们宁可让东京和日本群岛被摧毁,也不愿撤离满洲。”当晚蒋在日记中写道:“随着日本侵略中国,第二次世界大战业已开始,我怀疑世界政要是否已意识到此点?”前述蒋介石早在1928年8月便准确预见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将由日本引发,可见蒋介石的政治与军事敏感性相当强。

   

   次日,国联安全委员会召开紧急会议讨论中日冲突。中国代表向会议宣读了局势恶化的最新进展情况,根据局势的严重性,要求启动适用宪章。日本代表(前驻华大使)辩称日军的行动,包括占领部分城市,是自卫性质的;他宣称该事件是地方性的,日本政府已正式命令日军司令采取措施防止冲突扩大。他向国联保证日本无意使局势恶化;并结论道,他坚信经中日双方政府直接协商,可以达成和解。他警告说国联的过早干预只会刺激业已过激的日本舆论,因而妨碍局势的和解。日本辩称之日本东关军的军事行动完全是自卫性的,当然与不容置疑的事实不符,日本抗辩的理由,从未被其他国联安全委员会成员国接受。“我不认为任何自尊的国家会同意与一个军事占领其领土的并要求外交谈判的国家举行外交谈判”中国代表肖克当场回敬道。并重申国联委员会应当命令日军立即撤回1931年9月18日以前的局面。

   

   国联主席亚历山大(西班牙人)分别向中日政府分别发出紧急呼吁,双方应保持克制,不采取任何会进一步扩大或损害和平解决争端的行动。

   

   蒋介石视此为中国外交的一个转折点。23日张学良的副官,汪福林将军面见蒋介石,蒋表示期望国联能帮助中国收复失土,万一国联调解失败,中国将不得不与日本决一死战。因此南京政府回复国联呼吁,中国政府承诺克制,不采取任何不利解决的行动。同时指出东北局势随时继续恶化,因此要求国联迅速采取行动。

   

   日方则继续狡辩称其自卫性质,东关军仅在确保其安全的必要限度内保护铁路和日本国民的安全。日本政府回复国联称:“坚定地寻求防止局势扩大的目标,事实上已撤回大部分军队至铁路区域。仅少量军队留在沈阳和吉林,少数士兵在其他据点。国联应相信日本的诚意。

   

   在9月25日举行的第四次会议上,日本代表再次建议与中国政府直接协商。他警告国联不要过早干预,否则将使业已改善的局势朝相反方向发展。中国代表提请国联注意,日军在满洲已远离其宣称的爆炸地点。再次敦促国联立即采取措施,确保日军完全撤回9月18日以前的地点。提议按先例由国联指定并授权组建一个观察监督小组,监督撤军并向国联报告。

   

   满洲危机爆发时正值世界经济危机期间,日内瓦人士皆被经济危机所困,因此对满洲危机未予应有的重视。而且国联受英国和法国支配,英国和法国皆无任何意愿卷入反日。他们从未有过意愿为和平事业采取联合行动。他们仅是满足于敦促日军迅速撤军。

   

   在9月28第五次会议上,中国代表报告了一系列日军严重使满洲局势恶化的行动。他再次强调指派调查团的必要性。9月30日,国联安委会一致决议呼吁中日恢复正常关系,敦促日军撤回铁路区,以保护日本国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要求两国政府避免采取任何会破坏和平和两国良好理解的行动。据此,下次会议定于10月14日举行。中国代表在接受决议的同时声明:当完全重建秩序后,中国政府保留依国联宪章的权利,将继续寻求国联协助,确定双方的责任与赔偿事宜。

   

   国联调查委员会

   

   1931年11月21日,在国联第18次理事会上,日本代表表示,日本政府愿意接受国联调查远东局势;日本改变立场的动机,据驻沈阳总领事HayashiKujiro的回忆录:“沈阳事件爆发后,无数英、美、法和其他外国记者云集满洲,同时各国外交官和军事代表时常造访我们。刚开始日本政府极不乐意,但后来它相信,如果利用此机向全世界披露中国官员的‘野蛮’和‘无法无天’,结果可能有利于日本。外界均承认日本的行为是自卫。因此,让国联调查团调查对日本有利。经仔细权衡,日本相信应取主动要求调查”[7]。

   

   12月9日,国联通过决议组成调查团。①由五人组成调查团,客观调查威胁中日和平的任何情况;②中日双方各有权指派一名代表协助调查团;③指派调查团并不影响日本应依9月30日决议,撤军至铁路沿线区域内。

   

   12月11日曾试图制止日本在满洲扩张危机,主张与中国政府协商解决的Wakatsuki内阁辞职,由Seiyukai继任首相。新战争部长ArakiSadao上将是一名军方极端分子的杰出领导人。如今,军方决定完全征服满洲。但新内阁仅生存了五个月,1932年5月15日,前亲中的Inukai Tsuyoshi首相被少壮派军官谋杀。

   

   危机加重

   

   国联1931年9月30日决议未产生效果,希望恢复中日两国关系很快即被日军继续推进而粉碎。事实上日本少壮派军国主义分子吞并满洲的计划密谋已久,早在九一八事变前半年,参谋部已制定吞并步骤:①利用中国叛徒建立一个亲日本的政权;②建立一个由日本控制的满洲国;③日本完全吞并这个自治国。九一八事变后,关东军参谋部军官们意图将此三步骤缩为一步到位。总参谋部第一部主任TatekawaYoshitsuga,建议他们缓行,分步实施。经激烈争论,他们制定了具体行动计划。Doihara建议建立一个五族共和国,其他人诸如Itagaki和Ishihara相信最实际的计划是创建一个包括满洲,交合,内蒙多民族的分离的,名义上在皇帝领导下的满洲国。第一步将满洲和内蒙分为五个军事区,由五个愿意做日本人傀儡的中国叛将控制。这一计划被采纳。1931年9月22日在沈阳一家日本宾馆召开了一个包括关东军参谋长MiyakaMitguhara和Itagaki等阴谋家出席的会议。

   

   会后阴谋家们立即行动,吉林守军司令徐夏被捕后在日军持枪指着胸口的情况下,宣布吉林独立,并接受日本训政。这是建立一个由日本操控的自治国的第一步。9月29日,南京照会日本,谴责日本的行径侵犯了中华民国领土完整,日本政府必须负完全责任。日本外长BaronShidehara否认日本曾插手满洲人民自已设立的政权;声称日本政府禁止日本国民参与此种运动,因此不应对中国人民自已的行为负责。不过,日本政府欢迎地方建立自治组织保护地方居民安全和日本驻军的安全。不久其他中国叛将藏世义(辽宁),张清辉(哈尔滨),张海彭(陶南)纷纷宣布独立。

   

   东京最高军事当局寻求制止关东军介入政治活动。战争部长MinamiJiro在一封给关东军司令Honjo上将的信中,警告关东军在满洲的政治活动,将给日军遗留严重后果。总参谋部亦反对关东军推动分裂活动,担心引发苏联干涉。[8]

   

   满洲的青年校官们却未因此而有所顾忌。Itagaki,Doihara,Ishihara及其追随者相信苏联忙于内斗无瑕顾及东北,因而他们不让国内的反对意见干扰其东北计划。10月4日关东军发表声明:“各地正在进行的获取政治独立运动如火如涂,民众欢呼帝国军队的宽宏大量,他们根本无意回复到先前的统治,满洲和内蒙三千万人民在这片富饶的土地上,很快将实现共存共荣。这是我们的道义责任,我们相信,各地新建的政权,很快将合并成一个单一政权。这将提供日本帝国一个良机实现睦邻友好重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