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民族英雄蒋介石》52、共匪红军的兴起 ]
郭国汀律师专栏
·人生 道德 灵魂/南郭
·学者 神 上帝 /南郭
·论英雄
·思想家是真正的王者
·论诗人/郭国汀
·诗论/郭国汀
·人性兽性的证明 南郭
·论嘲讽/南郭
·讽刺与赞美
·南郭点评芦笛
·竞技的由来与意义
·思想言论自由
·精神与物质同性
·自由的含义
·历史的价值
·战争与国家
·自学与真才实学
·欢迎批评批判
·其实我对法官充满了敬意!
·情由可言,难言之隐
·沉重的心!
·我为小点格格说句公道话
·堂堂正正做个真正的中国人!
·为自由为独立为思想的彻底解放大家努力呵!
·吾之专业乃出庭诉讼律师
·怒气
·最美丽的人
·南郭评论美人美言美语美文
·吾之教授梦在今天实现! 南郭
·南郭:我的遗嘱与托孤
·男子汉的眼泪/南郭
·性格决定命运/南郭
·文学感言/郭国汀
·郭国汀:春
·郭国汀:读实秋有感.
·郭国汀:理想.
·郭国汀:律师.
·郭国汀:作文.
·郭国汀:坚韧不拔
·郭国汀:兴趣.
·信函/南郭
·日记与书信/南郭
·性格/南郭
·天才,蠢才,笨蛋/南郭
·陈良宇是中共残酷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郭国汀 国人民族主义乃中共误导所致
·人民公社万岁?!--《辉煌的幻灭》读后感
·如何成为一名伟大的,优秀的法律人?网友评论
·如何成为一名对社会有用的人
·谁杀死了中国伟大的诗人杨春光?
·忆对我前半生影响至深的三位老师
·A Letter to a Chinese
·不敢讲真话的民族注定是受奴役遭天谴的软骨头的劣等种族
·This is no time to kowtow to China
·南郭初步定论宣昶玮
·自封上帝皇帝圣人者:狂妄无知之徒?!
·南郭点评宣昶玮自封紫薇圣人
·南郭点评张千帆教授论宪政
·愤怒出诗人,悲愤出伟诗
***(55)郭国汀律师专访
·世纪回眸(69)-专访郭国汀之一
·世纪回眸(70)-专访郭国汀律师之二
·郭国汀谈郭飞雄、力虹、陈树庆遭被捕
·法律人的历史使命---答《北大法律人》主编采访录
·郭国汀律师答亚洲周刊纪硕鸣采访实录
·希望之声专访:声援高智晟同时也是在为自己
·胡平章天亮郭国汀谈中华文化与道德重建
·希望之声专访郭国汀 中共是最大的犯罪利益集团
·中共已是末日黄昏----郭国汀声援杨在新律师
·希望之声专访郭国汀用法律手段揪出幕后凶手
·【专访】郭国汀从海事律师到人权律师的转变
·专访郭国汀:为女儿打破沉默
·郭国汀谴责中共对他全家迫害恐吓
·郭国汀律师谈中国司法现状
·人权律师郭国汀在加拿大谈六四
·加拿大华人举办烛光悼念纪念六四-著名人权律师郭国汀称退党运动具有重大意义 
·采访郭国汀律师:被逼离婚 战斗到底
·华盛顿邮报报导高智晟律师事件
·[专访]郭国汀律师:从刘金宝案谈开去
·希望之声专访郭国汀和盛雪
·大纪元专访郭国汀 中共垮台是必然的
·郭国汀谈高智晟律师的公开信
·中共的末日只是时间迟早的问题
·中华文化与道德重建
·【专访】郑恩宠律师郭国汀谈郑案内情
·【专访】辩护律师郭国汀谈清水君案
·郭国汀指雅虎遵守当地法律说无法律根据
·郭国汀触怒司法当局:中国律师维护社会正义风险大
·US lawmakers ask Beijing to reinstate law firm of rights activist
***国际透视
·北朝鲜疯狂发展核武器为哪般?
·中国强劳产品出口的罪孽
·郭国汀 中国人民的真正朋友加拿大总理斯蒂芬 哈柏
·只有抛弃马列毛实现法治自由民主21世纪才有可能属于中国
·华盛顿邮报详细报导陈光诚案判决情况
·中国是国际网络表达自由的头号敌人
·华盛顿邮报陈光诚案庭审报导Chinese Rights Activist Stands Trial After Police Detain Defense Team
·新闻检查最严厉的十个国家胡锦涛称要向北朝鲜和古巴学习政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英雄蒋介石》52、共匪红军的兴起

   《民族英雄蒋介石》52、共匪红军的兴起

   

   郭国汀

   

   

   推翻国民政府,没收地主土地,建立苏维埃政府即“立三路线”政策。共产国际派纽曼出席中共“八七”会议。中共随后举行的南昌,汕头,广州暴动,皆是按其武装起义的理论和模式发动的。中共暴动亦采纳了中国历史上农民暴动的许多做法。

   

   毛泽东建议一部分南昌起义军支持他发动秋收起义,旨在建立一支由他撑控的军队。秋收起义纯属毛为骗取一支自已控制的军队而玩耍的阴谋诡计。[1]毛的秋收起义军原先有1500人,最后仅乘下600余人抵达井岗山,因为这些人别无选择。1927年9月日毛率秋收暴动后的残兵败将数百人逃串入井冈山,这是一支纪律松懈,主要由流氓,游手好闲的游民,地方军阀清退的士兵及农村中的二流子组成的乌合之众。占山为王的土匪王佐和袁文才手下原有约500余人,有120支枪;控制宁岗县13万人口,靠收租和稳定费生存。毛匪则靠打土豪抢劫邻县富人生存。毛除掉王、袁后,收编其部下组成号称工农红军第一军第一师。

   

   毛向部下说‘我们是特殊的土匪,是世界革命之组成部分’。[2]1928年2月18日,毛公开处死宁岗县长张开阳,由暴民用棱标捅死;1928年新年又召开群众大会,当场杀死当地地主郭伟谦。毛的残忍、嗜血远远超过土匪,以致袁,王及其匪帮甘拜下风皆臣服毛。[3]毛对部下说:“如果群众不理解什么是 ‘土豪’,你们可告诉他们它指有钱人或富人”。[4]当时共产党的政策是‘杀光每个阶级敌人,烧毁他们的家’。口号则是‘烧、烧、烧!杀、杀、杀!’彭拜是个崇拜列宁的嗜血杀人狂,其创建的海陆丰苏维埃在两个月内杀害了10000多人。

   

   南昌暴动败退时,1/3立即开小差,许多人因喝生水而死;1928年5月朱德率南昌暴动残部约500人,在汕头暴动失败后,朱率残部加入原同事方世盛部(云南军阀);广州暴动时,朱德亦发动响应。1928年6月江西政府军围剿朱毛未果。7月湖南军阀的一名团长彭德怀发动萍湘暴动,亦加盟井冈山成为红军第五军司令。朱德率八一南昌暴动残兵败将转至井岗山与毛汇合时,有四千多人,而毛则仅有1000余人,朱德与毛汇合时号称工农红军第四军。周恩来在莫斯科中共六大上说“毛泽东的军队含‘部分土匪性质’。[5]朱德在此政策下率红军洗劫陈州和莱阳,结果引发了一场兵变。1929年1月14日,朱毛红军3000人离开井岗山时留下一片毁灭的土地。在毛统治的15个月期间,因毛没有长期的经济计划,故全部靠抢劫维生。当地民众恨死了毛匪共产党,他们经历过土匪和红军统治,比较共产党统治留给民众的仅是仇恨和复仇;在宁岗县,3570间房屋被红军烧毁,人口从1927年的13万下降至1949年的31000人。[6]

   

   1929年1月日南京政府任命湖南省长贺健为湘赣剿匪总司令。毛意识到被围歼的危险,故率第四军进军闽西,留下彭德怀部保卫井冈山。4月井冈山落入政府军手中。彭率第五军逃入湖南,湖北和江西交界的深山老林中。闽西山高林密,交通不便,张鼎承已在此建立一支红军,福建省由五位将军占山为王,各自互不往来,守军很弱,使得红军得以自由发展。红军很快便占领了上杭,武平,长汀和龙岩。

   

   1929年是对红军发展最有利的一年。国民政府因忙于对付苏联入侵东北和各地此起彼伏的新军阀叛乱而无瑕顾及红军共匪。毛因此得以发展壮大,扩张至江西,兴国,瑞金,宁都。此时第四军人数已扩充了数倍。

   

   共产党所到之处,极力煽动阶级仇恨,阶级斗争,使农民们别无选择,只能跟共产党走。1930年阎、冯反叛,内战使众多开小差的军阀士兵被共军收编进红军。使得中部和南部许多原来独立和半独立的军阀相续自称为红军。到1930年底共产党自吹已有14个军。大多数仅是仅有数百人,活动在边远山区打家劫掠的匪类军队而已。人数上千或数千的红军仅是极少数。散布在湖南,湖北,河南,安徽,江苏,福建,广东,江西,广西。另徐向前和张国焘在湖北,河南,安徽和江苏边界亦有一块根据地。

   

   1930年3月周恩来赴莫斯科汇报称:红军总数已达62700人,共13个军分布在8个省,其中朱毛红军15000人。1930年5月李立三召开苏维埃地区全中国会议,共有49名代表出席,决议发动夺取长沙,南昌和武汉的暴动。7月末,彭德怀的军队进军长沙,仅遇轻微抵抗,7月27日晚彭军进入长沙,到处贴出标语,废除一切税收!建立工农兵苏维埃!打倒军阀!李立三指定为长沙苏维埃主席。彭的军队占领长沙十天,抢劫放火和屠杀是其统治特征。当政府军收复长沙时,长沙城已成一片废墟。共军侵扰外国领事和外国人,日本领事馆被焚毁。与停在湘江上的外国军舰交火。日英美国政府皆向南京政府提出最强烈的抗议。当彭军攻占长沙时,1930年7月毛受李立三党中央令,进攻南昌,毛在南昌郊区仅放了几枪,被政府军击退,便率部前往长沙;毛强并彭德怀部,发起第二次强攻长沙,造成大量伤亡,不少红军士兵反叛,或被清洗,9月2日毛、朱再攻仍遇失败,中共历史却将此强加于立三路线。1927年,朱毛红军绑架了一个美国天主教神父爱德华(Edward Young)敲榨勒索2万美元未果,爱德华逃走,但他的中国信徒被当做人质者被杀害。[7]

   

   [1]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52.

   

   [2]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52.

   

   [3]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54.

   

   [4]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56.

   

   [5]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60.

   

   [6]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62-65.

   

   [7] Father Young’s OwnStory(typescript 1927)id.1929.pp.890-8;Mandate Against Rev. Edward Young,signed by Zhu De, Soviet Delegate of Mao Tse Tung, CIncetian Achive Rome. SeeJung 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84n.

(2011/11/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