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巩胜利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巩胜利文集]->[“广交会”的中国经济命脉——来自中国“第一窗口”的现场报告 ]
巩胜利文集
·中国“一揽子货币”之惑?
·COP15:大国中国还找不到门?
·2010及未来中国制造“惊世录”——“中国价格”怎样走出中国?
2010年
·马克思说:100%利润就敢践踏一切
·中国房地产H5N1异变
·中国工信部“两巨败”
·铁矿石全球“变天”?
·庚寅:美中进入乱爱期?
·欧元,不是中国的朋友或敌人?
·时事聚焦:盖特纳的“汇率之剑”要杀谁?
·【时事聚焦】美国悬起“汇率之剑”威吓谁?
·今日评论:中国“话语权”真能翻倍?
·中美关系走过“恋爱期”?
·中美对话短缺实质共识?
·朝鲜大换血,是因为血已坏死
·【极限世论】金融海啸,中元变值箭在弦上
·被“逼上梁山”的中国汇改
·“看空中国”到底空在哪里?
·“财产申报”新规:中共60年磨一把“双刃剑”?
·今日评论:中国官员去美加学什么?
·新局势:中国经济、市场新“变异”
·基于美欧的中国经济“变局”
·人学狗问,中国都需要人才
·新巴塞尔III致——中国金融举世尖峰
·美众议院筹款委员会通过人民币汇率相关法案—人民币汇率之战一触即发
·中国征用个人财产的《突发事件法》到底有什么用
·美欧就人民币汇率等最新战事和可能对策
·G20真能熄灭货币战火?
·2011:中美经济摆出“对打”阵型
·今日美国和中国,到底谁在引领全球市场“货币泛滥”
·中国“三率迸发”抑制通胀?
·巴塞尔Ⅲ让全球穷国很悲哀
·【独立新论】中美“超级大单”该怎么“玩”?
·尖峰评论:李娜们凭什么改变了世界?
·独立评论:中国铁道部长刘志军“撞天”
·巴黎G20开天第一次取得“共识”——人民币国际化等待“天机”
·2011:人民币向东,美元、欧元向西——中国资本欲出击全球?
·全球宽松货币下的中国核聚变
·人民币“国际化”谁来给力?
·纽交所改嫁,美国还是超级大国吗?
·储备货币,全球情势有新变
·中国“特权腐败”三原色……
·中国货币与主要国家相向、冲突……
·中国腐败,让亡国亡党持续发生……
·先锋评论:这是怎样的中国“公正”?
·“官民共治”中国真能成行?
·夏俊峰杀城管案:什么能比阳光还更灿烂?
·独立评论:人民币危机正向中国走来
·轮胎特保再战,中国用鸡蛋砸石头?
·贪官腐败、外逃,中国国病、不治之症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7O年的祭与颂
·中国利率之路更艰难——央行罕见突然加息
·6000万桶储油释放的玄机与灾难
·修改《中国入世议定书》凭中国智慧还不够
·美债后遗症影响世界20年?
·美元贬值,令全球亏蚀500万亿
·火火的中国经济,冷冷的中国股市
·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三周年祭——美欧中货币决策谁更烂?
·温州危机实则为公、私制度源头对决
·美欧中货币大战谁更烂?
·中央汇金真能“救死扶伤”中国股市?
·“广交会”的中国经济命脉——来自中国“第一窗口”的现场报告
·G20活着还有意义吗?
·中国拨动G20的全球算盘?!
·中国错过美欧危机历史契机?
·楼市垮塌离析 中国鄂尔多斯风暴再起?/
·三年来中国首次下调利率——人民币与美元欧元利率缠斗?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2O世纪:7O年的祭与颂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①TPP的世界与中国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③中国:90后改变世界?
·中国革命·反革命——论中国青年韩寒新作《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及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④:三年来中国首次下调利率——人民币与美元欧元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⑤ 人民币“独特作用”非常可怕……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⑥ 中国又迎WTO“操纵汇率”大考?
·港币还不是人民币的“同路人”
·“信心小贩”真能拯救中国股市?
·达沃斯之眼俯瞰中国:常委定夺人民币
·美元、欧元最低利率:中国货币、降率的举世乱象
·王立军事件,中共中央迟迟亮剑
·“王薄事件”国家无作为?——暴露出中国党政体制63年空前冲突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当然该出微软、乔布斯、脸书?
·中国连续三次降息,经济增长却依然怠慢
·G20峰会的根源之殇 ——评第7次G20国峰会及全球经济可能发展方向
·尖峰上的中国经济“两难”
·独家评论:90后中国震撼:少女妈妈弃婴
·废谷开来保薄熙来,显露中国“天机”?
·习近平副主席会见希拉里突遭变故:希拉里身后的中美关系
·中国航母:不属国家、归党
·中国“回归”钓鱼岛?:100多年的中国周边国家现在与明天/
·中国股市:死猪不怕开水烫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天堑”
·看美国主导TPP与东南亚十国共同体逐鹿怎主沉浮
·中国零《宪法》的一切……
·中国:何正道、谁邪道?
·《时论中国》系列:赵红霞之超核中国功能
·朝鲜特使“公关”中国的全球综述:朝鲜真要“弃核”前行?
·粤鹤山“年产1000吨铀”项目怎么出笼的?
·独家透视:看“死缓”刘志军之后……
·“钱荒”后央行报告与行动
·【一瞥中国】理清中国债务有体制“死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广交会”的中国经济命脉——来自中国“第一窗口”的现场报告

【特别提要】:人民币“汇率升值过快,对中国倚重了30多年的‘出口创汇’经济是绝对致命的打击,因为我们还没有准备好,还没有棉衣,最多只是有一张毛毯”。中国绝大数企业家均现实的感觉到,并认为长期、五年来的汇率大幅波动将可能导致企业大批“休克”、赶不胜赶、无法赶上汇率升值的长期无奈(比起汇率一次性升值到位,然后实行自由市场浮动机制,简直就是一场持久的浩劫);而人民币“汇率升值过快,对中国倚重的出口经济绝对是致命的打击,因为我们还没有准备好,还没有棉衣,最多只是有一张毛毯。迅速入冬,可能会冻死一堆人。当然,有些企业可能已经有毛衣了,有些企业可能毛毯厚一点,不至于被冻死,但亦不免被冻伤。” “什么?汇率?人民币再升值我们就要关门了”。这是2011秋季“广交会”于15日召开,当天最热门的最大话题。一大早,在“广交会”的展位上忙着摆设产品的福建一家民营外贸企业的工作人员匆匆地结束媒体采访的提问,反复念叨的是“什么都在涨,可买家却一直在压价,这日子没法过了?”
   
    这些起早贪黑、兢兢业业忙碌着的民营外贸企业都揪着心:9月份,内外需疲态有所显现,进出口增速的回落均超出市场的预期,本想着在“广交会”上好冲刺一把,可上10月11日美国参议院通过的《2011年货币汇率监督改革法案》要求人民币汇率升值,这给中国“一片大好”的外贸形势再次蒙上一层60多年没有过的阴影。“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发生时我跟大家讲,在寒冬来临时我们要充满信心,迎接春天。现在遇到困难,我们仍然要充满信心,坚信困难难不倒我们”。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亲临本届广交会现场并给企业家们打气,他表示,将保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避免给外贸企业造成过大冲击。看守总理温家宝任总理近八年,他是一位以“信心”撑天而著称的总理,在他的任期之内,中国房地产每创历史天价,中国股市低潮到20年之最,中国通胀更是放62年之天量,还有中国铁路的60几年之巨贪等等……只有齐天的“信心”,是无法完成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100年大业与全球主要美元、欧元等“法制国家”的兼容、共赢来共同前进。
   
    2012年,中国将有以下重大国事变动:一、是3月15日前后,中国“两会”新总理人选的变动。届时即便是中国总理的“棋子”落定了,但中国党政、政局的“程序”依然要等待中共新总书记和新中国国家主席的程序通过,通常中共总书记必须是国家主席(相当于国家的“法人代表”),中国“人大”通过的所有中国法规程序,需要由国家主席来签署后方能发布生效。二、是10月中旬的中国共产党的代表大会(这与中国所有公民无关,却最大限度的占有中国国家、一切最大的党政军资源),要选出新的中共总书记,之后再由总书记兼任国家主席。中国共产党总书记、国家主席、国务院总理“出笼”之后,这个国家的日常、重大决策才能够真正上路。更严峻的是:若是中国不能实施有效的自由市场调节的汇率机制,怕中国的人民币升值将没完没了,就是美元兑人民成为1:5或1:1了,若人民币不能实施有效的市场自由浮动的汇率机制,那将一样要遭受美元、欧元“法制国家”连绵不断持续的制裁和刁难、打击。中国人民币连续五年来升值,是中国“出口创汇”经济至今60多年最大的变数,现在又到了风声鹤唳的变更时期。


堪比2008“金融海啸”更艰难

    据南方都市报10月17日报道:“我们对美国的出口比较大,光两个产品就将近9000万美金。汇率的变动对出口企业的压力是绝对很大的。目前我们国内倡导转型升级,我们企业实际上正在朝这个方向努力,但转型升级需要时间,如果汇率升值过快,会让很多出口企业休克。”宁波永发集团总经理徐普南向南都记者表示:“现在企业的经营环境比2008年还要艰辛。”
   
    而这是一家国内最大的专业生产保险柜的企业,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销售增速不减反增,并收购了多家欧美的渠道公司,逆市扩张。但即便是这种具有一定国际竞争优势的企业,现在也感到寒冬即将来临,徐普南说:“今年业绩预计增长28%,但利润的增长只有勉强的3%,因为利润中最大的一块被汇率升值吃掉了,统差数据约为3.2%。此外,劳工费用和材料费用也都在翻成的增长,现在工厂的经营环境越来越恶化了”。
   
    这正对欧元、美元两大财富集团的消费正在大幅萎缩的一片萧瑟景象。“欧美的银行现在不是惜贷,而是直接收贷,将贷款强制性收回,这让欧美的老百姓不得不捂紧口袋,国外消费受到巨大的抑制,国内出口生产的产品很自然产能过剩”。徐普南说,正是由于此前收购了欧美公司,所以他对这些情况比较了解。“目前我们国内倡导转型升级,我们企业实际上正在朝这个方向努力,但转型升级需要时间,更需要资金。我们每天上千万的研发投入,钱从哪里来的?还不是我们企业自己赚出来的。如果让企业利润再削薄的话,更加无力去投研发,怎么谈转型升级?这是个一系列的问题”。
   
    不单单是徐普南,在2011年秋季“广交会”现场了解到,不少企业家均认为汇率的长期五年来的大幅波动将可能导致企业一大批“休克”。一家大型从事纺织服装外贸的广州公司负责人向媒体表示:“汇率升值过快,对中国倚重的出口经济绝对是致命的打击,因为我们还没有准备好,还没有棉衣,最多只是有一张毛毯。迅速入冬,可能会冻死一堆人。当然,有些企业可能已经有毛衣了,有些企业可能毛毯厚一点,不至于被冻死,但亦不免被冻伤”。这是中国经济目前所反映的真实景象,也是中国式“出口创汇”体制所面临的最大冲击和矛盾。

汇率再升3%-5%怎样存活?

    在10月15日“广交会”开幕的第一天,尽管已是午餐时间,“广交会”多处参展商入口处依然排着数百米的长龙等待进入。在全球汇率暗战人民币的当下,“广交会”这种国际性规模的贸易平台的地位愈发凸显。对众多的外贸企业而言,这不仅仅是争取订单促进销售的平台,更是外贸企业彼此互通信息,观测外汇政策的窗口。
   
   “为了能在这届‘广交会’占有一席之地,我们申请的企业超过了2000家,而最终只有66%的企业如愿”。“广交会”现场,宁波市外经贸局一位负责人向媒体表示,这次共有1337家企业通过了“广交会”组委会的资格审核,这个规模在全部50个交易团中位居第六,在计划单列市中居第一位。他介绍说:“美元在宁波外贸企业对外结算币种金额中占97%以上,人民币兑美元升值直接影响到企业收汇利润,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快速升值,往往导致企业的出口订单时预计有利润,而实际收汇时却没有利润甚至亏损”。以上半年宁波出口额286.1亿美元和人民币兑美元升值2.3%静态计算,如无其他锁定汇率措施,折合人民币后的收入将减少43亿元。
   
    事实上,早在2010年第107、108届和2011年上半年的109届“广交会”上,媒体记者就从众外贸出口企业获悉,如果人民币兑美元再升值5%,那么企业利润将消失殆尽。以每月出口货值3000万美元为例,人民币兑美元升值2%则意味着企业每月要承担净损失60万美元。“通过跟其他省份一些出口业务公司的交流,我们认为年底汇率会到6.2%左右,大约升值2%,一下子升值3%-5%的可能性不大。除非有重大事件发生”。徐普南说,汇率的升值对中国传统经济的打击是致命的,不单单是企业利润的全流失,出口企业本身的利润都是微薄的,汇率升值超过3%-5%,就会把中国企业的利润全洗光。所以,实行市场自由的弹性汇率,对所有企业来讲是个利好的新课题。
   
    尽管可能性不大,但这种忧虑的情绪正在蔓延。一个激发这种情绪的引火索是:10月13日,就在15日“广交会”开幕的前夕,美国联邦参议院以63比35的投票结果通过《2011年货币汇率监督改革法案》,要求对中国操控人民币汇率实施制裁。“国家允许汇率慢慢升值,让企业有充足的时间进行转型,这是对的。现在中国强大了,也没有必要那么在乎外界施加的压力”。一家从山东赶来的参展商如此向媒体表达他的期望。

继续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熙熙攘攘的“广交会”上,中国外贸企业的展位上各种产品琳琅满目,这一切繁华的背后是参展商忐忑不安的心。“企业现在应该囤点粮,准备过冬”。徐普南向媒体表示:“我对我的团队说,我们把既有的业务做扎实,活着比什么都重要”。中国汇率若大幅升值,中国外贸企业将如何应对?接短单、涨价成为诸多参展企业的选择,但这并非易事。“广交会”的参展商们普遍担心人民币升值步伐会因此再加速,由此也影响到了对产品出口价格的心理预期。事实上,不少参展商虽然打算上调价格,但他们亦承认,欧美经济自金融危机以来复苏缓慢,客户对价格也颇为敏感。
   
   “我们打算把价格提升10%。因为这一年来,我们没对产品提过价,而人民币兑美元已大幅升值。不提价,利润都快没了”。野马电池公司销售经理严波意说,“从最近跟客人沟通的情况来看,客人允许我们提价,但幅度可能没那么高”。中国最大的冷柜出口商星星集团外贸公司总经理陈海明则称,在美国参议院通过人民币汇率法案后,他已向美国主要的采购商提出,2012年一季度的订单价格要在目前基础上上涨3%,以冲抵未来6个月人民币升值的预期,但这一提价要求还未完成,有待再次协商。
   
   且不论提价能否成功,订单的减少更为迫切。中国海关总署10月13日公布中国9月份贸易情况显示,9月出口环比增长弱于历史同期,特别是中国对于欧盟出口增速同比从上月的22%回落到9月的9.7%,这表明8月以来欧债危机深化引发的欧盟经济下滑已经开始影响中国出口。中金证券一份调研报告指出,外需继续走弱,四季度出口面临更大挑战。中国PM I新出口订单指数虽然在9月出现季节性回升,但仍大幅低于历史均值,而OECD综合领先指标近期继续回落,预示未来及2012年出口增速可能继续下降。
   
   中国可能即将给世人再上一课,让他们知道,当投机性热钱发现自己打错了算盘的时候,会发生什么状况。2007年的美国,当借款人和投机客意识到房地产价格已达到峰值,次贷危机泡沫崩溃成一场巨大灾难,馀烬至今仍在闷烧。在2011年中国,包括所谓的“民间信贷”的投机性投资虽说不能肯定再次上演“温州危机”相同的一幕,但两者还是有着许多共通之处,足以上演一曲“双簧”。一个可能的副作用是:最坏的情况是人民币兑美元汇价开始下跌。据美银美林驻香港策略师团队本月出发布了一份引人注目的报告,道出其中机理:“投资者在中国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流动性过剩和实际投资回报低下并存。持续的负利率已经导致了金融资产(包括房地产)炒作,而这些金融产品下面的基础‘硬资产’的回报正变得愈来愈差”这份报告的要害是写企业经营的利润已经没有了存活的空间。
   
   “因此,投资者信心若骤然生变,可能会大幅拉低金融资产价格”。尽管通胀率居高不下,但存款利率很低,导致实质利率为负。当前中国流动性泛滥成灾,超发货币早已是60多年之最,其中至少有一部分是赌人民币升值的热钱。不过,比较一下一年期存款利率和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涨幅,中国第三季度CPI依然在历史高位的6.1%运行,便可知道过去20个月储户一直在承受着负利率,等于说存钱每年还要向银行倒贴几个百分点的利息。
   
   为了寻求更高的回报,已有海量资金流出银行体系,涌入信托账户和民间借贷市场。由富裕人士、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参与的民间借贷市场非常庞大,并且还在增长。在中国这个潜流、无序的资本市场上,贷款以非常高的利率私下进行,资金流向企业、房地产开发商,有些时候也会贷给房地产和金融市场中的炒家。因之,包括民间放贷在内的替代投资,占中国家庭储蓄的份额已从2009年的2%上升至2011年的7%。据美银美林估算,中国民间借贷规模约相当于银行业信贷的五分之一,换句话说规模是相当大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