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酱缸,为什么是酱缸?》 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土地,土地,土地!》/更的的
·《什么是文化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者》 更的的
·《网络的“最后一课”》/更的的
·《有个达尔文》/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一/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 之二/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三/更的的
·《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 / 更的的
·《给巴金先生的一封信》/更的的
·《石破天惊,有人向红卫兵道歉了!》/更的的
·《网民怒批帖子“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更的的
·《谁把小悦悦案停留在道德层面,谁就是助纣为虐》 更的的
·《屠呦呦和诺奖》 更的的
·《普世价值观就是天理》 更的的
·《每一个制度决定论者都在自觉证明着文化决定论》 更的的
·《酱缸,为什么是酱缸?》 更的的
小品文
·更的的:《一枝花》
·更的的:《二泉映月》
·更的的:《下里巴人》
·更的的:《小桃紅》
·更的的:《出水蓮》
·更的的:《平湖秋月》
·更的的:《江河水》/小品文
·更的的:《行街》/小品文
·更的的:《九連環》
·更的的:《四季歌》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酱缸,为什么是酱缸?》 更的的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酱缸,是对一种文化状态的无可奈何的表述,其所指大概是,什么东西都稀里糊涂、乱七八糟、什么都是、什么都不是、所指和能指缠七夹八,莫名所以、鸡同鸭讲、最后则七荤八素眼冒金星不知所云或者气急败坏谩骂诅咒,并且各自都坚持以为自己是正确的而暂告一段落得胜回朝,下次再战。
   为什么是酱缸?这是由民族的文化缺失和思维缺陷造成的。缺失什么?缺失的是:
   1,形式逻辑;2,由实证上升为理论的能力。
   什么是形式逻辑?这个可以自己百度去。简而言之,人类的思维对所有的事物(当然包括自身)给予概念(定义)、判断以及推论。由此,形式逻辑要求思维必须具备确定性、无矛盾性、一贯性以及可论证性。为什么必须?这是不证自明的,这就是人类的思维。如果有人偏不承认呢?那就是不同于人类的思维(你以为是特色也可以)。
   什么是由实证上升为理论的能力?这就是对事物的不断观察、怀疑、判断、证明,循环反复,提高上升到理论(结论)层面。这个具体实践过程体现了如何运用形式思辨的能力。


   现代人类文明(除宗教和艺术)——含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都是建筑在这两者之上的。
   所以,要建立一个理论体系很难很难,必须多少人多少年殚精竭虑的积累;要修正或者否定一种理论很容易,只要从逻辑上找到漏洞或实证提供一个反例就足够了。
   如果所有的概念、判定、推理都比较明确清晰并且迄今为止找不到破绽,那就慢慢成了常识。譬如,从小学开始的理科教科书。
   如果所有的概念、判定、推理都是一拍脑子、自说自话、灵机一动、望文生义、心想事成、稀里糊涂并且不容异议、不准推敲,日积月累,不断搅拌,那就发酵成了酱缸文化。譬如,所有以中国两字为开头的博大精深的理论。
   看看这几十年反映在纸媒和网络上的争论,不管是人文政治范畴的,譬如:爱国、卖国、汉奸、左右、科技、人才、改革开放、普世价值、文化传统、中国特色、各种主义……抑或是自然科学范畴的,譬如:现代医学和中医、特异功能、灵异现象以及层出不穷的养生秘笈、进化论、转基因……大都是酱缸里的一坨酱,完全不愿意也不想到去满足确定性、无矛盾性、一贯性以及论证性的。
   这样的例子身处酱缸就不需要例举了吧?比比皆是、举不胜举。而且一旦举例,就是吵嘴的前奏。无聊才上网,上网吵嘴就无聊得比较二了。
   根深蒂固无处不在无奇不有的酱缸文化威力巨大甚至伟大,足以将读了十几年书中所有的形式逻辑消解于无形,于是酱缸就继续延续下去并且发扬光大。所有挑战甚至打破酱缸不自量力的企图必将身陷其中、左支右突、头晕目眩、一命呜呼,因为这就是酱缸。
   少数坚持形式逻辑或者实证的呢,在酱缸文化的氛围里就成了另类,善意好听一点的指称叫做死理性派,死理性派在酱缸里活得很累。不好听的呢?不好听的就不说了。
   
   2011-11-9
(2011/11/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