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横征暴敛下的分崩离析》 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文革ABC之二十六/再说无限崇拜/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七/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会不会重来/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八/永远浮在面上的几个观点/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九/红卫兵和所谓“愤青”/更的的
·文革ABC之三十/再说红卫兵和“愤青”/更的的
·文革ABC之三十一/猜想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深处/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一/總要有人說一些事實/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上山下鄉運動的起始/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三/有多少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四/什麼是上山下鄉運動的本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五/階級鬥爭學說下的上山下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六/文革中的中學紅衛兵/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七/文革後中學生是怎樣上山下鄉的/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八/有沒有“理想主義”的獻身者/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九/知青和農民、咱們是一家人/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上山下鄉運動的目的/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一/上山下鄉運動的制度保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二/當時的農村經濟/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三/為一個生產隊經濟算一筆賬/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四/從一個公社看知青的回城/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五/用什麼方法來儘量廓清文革和上山下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六/再說“知青和農民 咱們是一家人”/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七/再說“理想主義”的獻身者/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八/ 再說“青春無悔”/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九/ 每個人都是歷史/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十/ 感性代替知性是一種思維遺傳病/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十一/ 幾個結論/更的的
·更的的/《三十年前的中国百姓》
·《土地,土地,土地!》/更的的
·《什么是文化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者》 更的的
·《网络的“最后一课”》/更的的
·《有个达尔文》/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一/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 之二/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三/更的的
·《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 / 更的的
·《给巴金先生的一封信》/更的的
·《石破天惊,有人向红卫兵道歉了!》/更的的
·《网民怒批帖子“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更的的
·《谁把小悦悦案停留在道德层面,谁就是助纣为虐》 更的的
·《屠呦呦和诺奖》 更的的
·《普世价值观就是天理》 更的的
·《每一个制度决定论者都在自觉证明着文化决定论》 更的的
·《酱缸,为什么是酱缸?》 更的的
小品文
·更的的:《一枝花》
·更的的:《二泉映月》
·更的的:《下里巴人》
·更的的:《小桃紅》
·更的的:《出水蓮》
·更的的:《平湖秋月》
·更的的:《江河水》/小品文
·更的的:《行街》/小品文
·更的的:《九連環》
·更的的:《四季歌》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横征暴敛下的分崩离析》 更的的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小悦悦不幸遇难,完全不去想一想悲剧从何而来,骂司机,骂路人、骂她的娘老子,不骂白不骂,打嘴仗啊!先骂一个爽气再说。
   医疗费药费高得仿佛科幻或者玄幻,医院、医生看病如同做买卖,于是骂制药厂、骂药商、骂药贩、骂医托,再不就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砍医生,砸医院,并且衍生出来一个行当叫做医闹,全世界没有的。
   房价高企,毁了一代年轻人的一生,剥夺了他们的梦想和未来,将他们捆绑在还贷的每一月每一年里进入中年或者老年,痛苦啊,怎么办呢?骂黑心开发商、骂任志强、尤其要骂温州炒房团,温州人那几个钱能不能撬动全国房价呢?不管,反正骂温州人。看见温州人炒钱跑路,那个开心!完全不想去了解一下温州人为什么跑路,幸灾乐祸高兴得要命。
   尤其无厘头的是为了坐实骂丈母娘有理,居然出台了一个婚姻法司法新释,这个新释彻底颠覆了婚姻伦理,对所有结婚的无房妇女有罪推定,把婚姻解释成一个民营合资公司。一旦大股东不愿意可以按原始出资额撤资,小股东或者员工则遭遇解雇或者净身出户。这种全世界没有的欺负妇女的新释竟然还有人叫好,一定是脑子出了问题,是被噩梦般的房价逼出来的住房恐惧症。
   上学难,又是赞助费、又是择校费,又是补习费,把娘老子拖得半死不活,总算学校没有拆掉。读了几年,每天背着沉重的书包来去,不是近视眼就是大胖子,肺活量小了,肌肉少了,一场足球也跑不动了,说假话倒是学会了。再或者忽然脚崴了,手划破了,伤及心肝宝贝独苗苗怎么得了?骂老师、打老师、骂学校、一定要求赔偿!老师心惊胆战,体育课能不上就不上吧,可怜现在的孩子除了上网打游戏连玩都不会玩。


   如果从小就被拐走卖掉了呢?那当然骂千刀万剐的人贩子。如果又找回来了一个两个呢?那当然是双膝一软、感激涕零,敲锣打鼓送锦旗。
   好不容易长大了,工作了,好歹不在巷道里,到富士康上班,流水线上的一员。日日夜夜工作忙,赚的钱基本只能养活自己,看不到一点上升的通道,不知道如何成家立业,前途未卜,暗无天日,跳楼吧。于是,总算又有人可以骂了,台巴子、资本家、黑心工厂。
   互相投毒,无水不污,大头宝宝肾结石,染色馒头地沟油,铅中毒,铬中毒,当然是骂企业主、骂黑作坊、骂黑心商贩。如果是海水里有石油呢?那就骂康菲公司。
   不知不觉,老龄社会来了,养老成了一个大问题。养老的事情究竟该谁来担责,当然是子女,子女要是无能为力或者力不能及呢?那就是不孝!不孝啊,这是一个多么大的道德罪孽,简直就是一贯自诩最最尊老爱幼的中华民族的败类以及中华文化的叛逆,而且是不耻于人类的狗屎堆。开骂,不孝之子人人可以骂之,
   热门话题,终归有不少专家学者趁机出场赚出场费,唧唧歪歪讲道德讲爱心、愤懑人心不古世风日下道德滑坡;讲买房不如租房,讲美国青年为什么不买房;讲青年该如何如何励志、讲多难兴邦以及梅花香自苦寒来;讲中国的基础教育是如何如何成功,中国式的教育是如何令西方汗颜;讲医改的何等困难,顺便讲中医药的如何神效,更顺便推介一点灵丹妙药譬如猪蹄汤等等;当然免不了要大讲特讲博大精深中最博大精深的孝道,卧冰哭竹、反哺跪乳,讲为父母洗脚的伟大现实意义以及象征意义,感叹人而不孝,其为何也?
   喂,且慢!亲。哪来那么多废话?不要在道德爱心上绕圈子好不好。仓廪足、知荣辱,这话几千年前就知道了,装什么装?难道如今仓廪不足用道德爱心空话来填补?
   意外还是会忽然发生,一旦发生就是几十万、上百万的医疗费和赔偿,一介草民一辈子能赚多少钱?寻死不如闯祸,一钱逼死英雄汉,逼上梁山,还不如死了拉倒。
   或者呢,惹不起咱躲得起,各人自扫门前雪,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凭什么就该管闲事?
   亲,不要空说空话好不好,说空话拍马屁或者豪言壮语佯作励志状谁不会?亲。不要把美国什么的拿来比较,这能比吗?人家不买房是暂时买不起又不愿意拿娘老子的钱,人家租房是愿意全美国周游,人家起码十年收入就能买房,而且是永久的还带草坪。裸婚?裸你的头,裸到何年马月?根本就是看不到边的绝望。
   教育,一个孩子从幼儿园开始就要出钱,然后是没完没了的择校费、赞助费。哪一个平民孩子不把娘老子弄得筋疲力尽半死不活。好不容易辍学或者毕业了,终于打工了,又能赚到几个钱?你以为洗头洗脚房里天量的那些女孩子喜欢热爱这个行当?报载一个村子3000多人,竟然有100多孩子因抢劫关在大牢里,世界上有这么可怕的事情吗?这些孩子天生有反骨?他们上升的通道在哪里?他们未来的路在何方?
   …………
   养老必然成为继教育、医疗、房价之后的一个热门话题,第一代独生子女的娘老子已经老了(老,单指平民,如果是官员则不老,再老也很有余热),而且并不会马上死去,养老已经成为了一个社会问题。而他们的子女呢,在中年或者老年以前既要还房贷,又要交择校费助学费,还要伺候四个老人看护治疗把屎把尿,这完全是不可能承受的重压。于是,各种所谓不孝的事情必然而且也应该发生。好吧,这里早就准备了一大堆道德谴责了,毁我尊老爱幼文化传承、百善孝为先,禽兽不如啊,到时候单单发疯似的舆论即使不骂死你们也让你们无地自容、九死一生。
   老百姓历来善于、敢于并且尤其擅长于和老百姓死磕。互相骂吧,骂人谁不会呢?
   老百姓、尤其精英专家学者总是想不起来或者装着想不起来有一个东西叫做政府,他们很体谅政府,他们觉得政府除了收税收费敛财以外,其实并没有多少其它的事情。他们看来政府的责任是开奥运世博亚运,是出钱制造高铁航母天宫,是纵容一个个官员拿了一大笔钱跑路,是养活7000万吃财政饭的以及他们的三公消费。
   至于老百姓的衣食住行、生老病死以及其它民生事项呢,理所应当是自力更生自行解决。否则呢,就是不道德、没爱心、不孝顺。
   当然老百姓或者专家学者也不一定是想不起来,只是恐惧使他们自觉把偌大政府作为一个思维盲点。他们宁可往自己身上浇汽油,宁可跳楼,宁可互相撕咬死磕,宁可跳到半天空里互相谩骂以宣泄以及释放心中的压抑,同时为自己的机智以及道德高度而沾沾自喜。
   世界上有比死更可拍的东西吗?有的,比死亡更可拍的就是对强权的恐惧。想当年,给毛泽东弄得死去活来奄奄一息时的临终遗言依然是:孩子啊要听毛主席的话啊。所以,宁可死,也不敢对强权说一个不字。如果一定要说或者不得不说呢,那就跪下来磕头如捣蒜,拜请青天大老爷:小民冤枉啊。
   政府很聪明,到手的钱是不拿出来的。老百姓骂得厉害了,那就推几个农民工、临时工或者借用人员出来,最多也就是几个小老板或者芝麻绿豆官,哈哈,靶子来了,骂死他们!
   从原始的肃静回避开始,如今的政府都藏起来了,行政大楼门禁森严,门口的保安监控如临大敌,维稳的应急预案一套又一套,高筑墙、广积粮、大家弄套保障房。百姓除了向他们纳税完钱粮,一般根本不知道他们躲在哪里干什么,就是知道躲在哪里你也不可能知道找谁。权力的极度混论冗杂使得他们可以什么都管,也可以什么都不管,政府无处不在却又处处都不在,这是和八个月前的那个非洲国家一样的。
   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一个尽头。
   2011-11-2
(2011/11/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