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方鲲鹏
[主页]->[百家争鸣]->[方鲲鹏]->[以美国为镜发展中国特色的社会制度]
方鲲鹏
·《美国打官司实录》(27) 指鹿为马(-)
·《美国打官司实录》(28) 指鹿为马(二)
·袁腾飞在美国会如何?首席白宫记者给答案!-- 兼论言论自由
·《美国打官司实录》(29) 组合拳
·《美国打官司实录》(30) 大法无形
·晒晒Google(谷歌)臭名昭著的点击欺诈案
·想听懂广东话吗?请看这份速成资料
·谷歌CEO认为即使在限制条件下也应返回中国市场
·晒晒美国上诉庭法官的独立办案
·翟田田之案峰回路转的玄机
·论美国的国骂涉嫌强奸威胁--再评翟田田之案
·专访翟田田:留美博士生是如何被控莫须有的“恐怖威胁”
·三评翟田田之案–解说逮捕翟田田的命令
·四评翟田田之案–大陪审团的决定不出所料
·五评翟田田之案 - 荒诞走板的“骚扰大楼”案
·六评翟田田之案 – 彼得森律师10月15日的信及其他
·美国密苏里州的一起冤案
·扑朔迷离的高瞻案(一)
·扑朔迷离的高瞻案(二)
·扑朔迷离的高瞻案(续)
·特工门案使美国政府难以起诉阿桑奇
·有感于史天健教授的“程序民主论”
·程序民主的怪胎 - 阻挠表决的“掠夺者”方法
·无知者无畏
·美国最高法院拒绝了高瞻的上诉申请
·法官受贿滥判少年案及其对中国体制改革的启示(1)
·法官受贿滥判少年…(2)
·法官受贿滥判少年…(3)
·宾州最高法院对受害者态度前拒后恭
·美国司法缺乏自觉纠错的机制和动力
·受贿法官的认罪协议被联邦法院接受后又拒绝
·普选和司法独立不能阻止官员搞腐败
·分析美国人民很不满但社会不乱的原因
·美国政府反间谍办公室的高瞻档案
·命名“纪念埃米特•悌尔公路”的缘由
·宪法是什么意思?由最高法院说了算
·八分之七白人血统的人不是白人
·美国开国宪法定义一口黑人折算五分之三人
·华人是白人还是黑人?美国最高法院回答你
·最高法院重新释宪令种族隔离为非法
·祸害美国百年的乌鸦法
·美国有些州曾经黑兔与白兔也不能通婚
·为美国民权事业作出重要贡献的马丁•路德•金
·美国黑人争取平等选举权的历史
·美国最高法院也可以拒绝释宪
·中国人不应对中华民族产生自卑
·俞陵诉吴弘达案
·俞陵诉吴弘达案(续)
·两则经济学理论的联想
·复制美国司法运作模式必定失败(1)
·俞陵诉吴弘达案(三)
·钱力滥用取代权力滥用
·法官终身制和绝对豁免权
·法官职位很大程度上被政治庸酬左右
·司法权力不受约束可以自我膨胀
·美国陪审团审判正在消失
·美国各种监督机制在司法权面前止步
·中国的司法改革无需站在政改的大旗下
·共产主义理论兴衰史预告了普世价值论的未来(1)
·美国两党长期分享政府权力的奥秘
·谷歌自诩不作恶“避税”邪门赛过洗钱专家
·虽然一人一票但分量大不相同
·同性恋权利与普世价值
·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在何方
·鼓吹普世价值论对民主、自由、人权没有帮助
·普世价值幕后的故事
·阅读提示:《共产主义理论兴衰史预告了普世价值论的未来》
·盘点新世纪头10年美国腐败和性丑闻州长
·以美国为镜发展中国特色的社会制度
·前众院议长如此发横财是否属腐败行为?
·一位美国联邦法官断案期间吃了被告吃原告
·美国政府官员财产申报制度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一)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二)
·石油起源理论和伊拉克战争(三)
·议长丑闻下台焉知非福
·议员与助手的合伙生意模式
·(美国国会的)耳印记拨款
·议员家属做说客的生意经
·说客拥有、说客治理、利益集团享受的政府
·占领华尔街运动半周年述评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一)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二)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三)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四)
·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五)
·脸书(Facebook)股价趣谈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1)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2)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3)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4)
·为陈果仁被害30周年作(5)
·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1)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2)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3)
·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4)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5)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6)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7)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8)
·从“诺福克四水兵”冤案学习如何保护自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以美国为镜发展中国特色的社会制度

   

   

   

   以美国为镜发展中国特色的社会制度(代前言)

   作者: 方鲲鹏

   (本文2万多字,写在“占领华尔街”事件之前,不惮长文的网友请进。文中虽然略有几句谈到出版书的事,但并非是在做广告,因为那还只是一个设想。我的计划,边写边等待像亚马逊(Amazon)这类有信誉并能维护知识产权的出版商把电子书自费出版扩展到中文语种,然后委托他们自费出版电子书,所以至今尚未同纸媒出版社洽谈。然而,网友若认识正直的出版人,也希望能引荐。)

   【按语:作者计划出版3卷本《方鲲鹏近距离观察美国》,本文兼作《前言》。】

   目录

   一、 名不正则言不顺

   二、 社会发展阶段论能为中共理论困境解套

   三、 中国在规章制度方面不能绕过的三道坎

   (1)政府高级官员财产透明和信托

   (2)民主选举产生政府

   (3)司法独立

   四、 新版“两个凡是”对美国的迷思

   (1)由选举产生的民意代表一定会照顾大多数人的利益

   (2)民主制度下官员腐败少

   (3)美国司法公正

   (4)陪审团制度是最公正的审判制度

   (5)民主国家享有充分的言论自由

   五、 以美国为镜为戒构建中国特色的制度

   一、名不正则言不顺

   孔子曰: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出处:《论语•子路》)。

   孔子这段话讲解了名正言顺的重要性,指出名不正的一系列后果。翻译成现代语言,其意思大致为:名称不正确,说起话来就不顺当;说话不顺当,事情就办不成;事情办不成,礼乐(指规章制度)就不能兴盛;礼乐不能兴盛,刑罚的执行就不会得当;刑罚不得当,百姓就会手足无措不知所从。

   孔子这番“名不正则言不顺”的言论,正是今日中共窘态的写照。

   中国政府长久以来反复宣称,“我们是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个“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最早由邓小平在1982年9月1日为中共十二大作的开幕词中提出。然而,自其诞生以来的历史无疑宣示,这是挂羊头卖狗肉,名不符实。

   仅从表达方式看,“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现在也沦落为语无伦次了。从逻辑和常识来说,只有与众不同,才能称为“特色”。但是当今世界,除了中国,自称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只有朝鲜和古巴了,社会主义国家连“众”都没有,“某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又从何谈起?

   另一方面,世界上有众多的资本主义国家,社会生产和分配的方式有共同属性。如果中国社会具有这些资本主义的共性,又具有一些其他资本主义国家没有的特点,称“有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就恰如其分了。

   共产党的原教旨派一直信奉社会主义能焕起人们的劳动积极性,因而极大地提高劳动生产率。这种貌似完美,用自以为是的逻辑推演出的理论,忘了人的利己主义天然属性,因此在实践中不仅没有焕发起人们的劳动积极性,反而引发普遍的懒散,也阻碍了人类的创造力,致使劳动生产率下降,社会供应极度贫乏。毛泽东在后期也看出了问题所在,但他采取的对策是强迫人民“斗私批修”,进行所谓思想改造、世界观改造。这种扭曲人性的强制做法使得情况更益恶化。折腾来折腾去,中共建政后用了30年的时间才终于完成了对这种社会主义理论的证伪过程。与此同时,世界上的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包括朝鲜、越南、古巴、苏联及其众多卫星国,也个个都在证明社会主义造成生产效率低下。

   中国接下来的30年又用实践证明,以利己主义驱动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能引发人类无穷的创造力,极大地提高劳动生产率,导致财富的激增。中国的资本主义实践谱写了辉煌的奇迹。上世纪60、70年代,亚洲四小龙的经济腾飞,曾创造了连续高速发展十几年的记录,被赞誉为资本主义世界的奇迹。但它们同中国比较,是小巫见大巫了。中国以远比四小龙巨大的经济体,连续高速发展三十几年而没有减速,是世界资本主义发展史上绝无仅有的伟业。而且中国只用30年的时间,就完成了老牌资本主义国家需要200多年才能达到的那种资本积累、集中和垄断的程度。

   社会的政治制度可以分为民主体制、权威体制等。而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是社会的生产和分配制度,不应等同于社会的政治制度,不应在意识形态方面大作渲染。由于以前意识形态冷战的影响,中国创造了资本主义空前绝后的奇迹,但政府却羞于承认是在走资本主义道路;另一方面,西方右翼政客用“社会主义”的帽子作为攻击嘲笑政敌的武器。其实,生产上不去,说什么都是废话,利用资本主义的效率高速发展生产不可耻;而社会主义的平等理念有其合理性,嘲笑攻击平等诉求不见得光彩。

   现在除了中国和另外一、二个国家,在世界绝大多数地区,“资本主义”不是一个贬义词,也没带多少政治含义。中国政府抹黑“资本主义”这个词,是用意识形态在自己脖子上加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套,现在是解套的时候了。与其对外一个劲要求美国和欧洲政府承认中国为完全市场经济体国家,对内又硬说成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为何不大大方方承认中国现在是资本主义国家?

   如果能用资本主义方式搞生产,用社会主义方式搞分配,当然是最理想莫过了,但是这种组合只有待到乌托邦社会实现了才有可能。如果用务实的眼光看问题,而不是让意识形态痰迷心窍,即使是忠诚于共产主义理想的老革命家,对于资本主义也会作出比西方政客更为客观的评论。在中共建政后的最初一、二年,中共二把手刘少奇就到处宣扬“剥削有功论”。比如,1950年1月中共组织部副部长安子文向他请示工作时,刘少奇说:现在剥削是救人,不准剥削是教条主义,要欢迎资本家剥削。现在的工人是有人剥削比没人剥削好,没人剥削他更痛苦。有人剥削他虽然痛苦,但总比较好一点,不会失业,有饭吃,虽然只能吃半饱,但总比没有饭吃好。安子文以中共组织部的名义,把刘的话用中央文件的方式传达了下去。

   相隔了半个多世纪,刘少奇的这番话即使放到资本主义高度发展的美国环境下,居然还是很现实。眼下美国人大量失业,一职难求,而奥巴马总统正在为资本家不愿增加被剥削者愁眉苦脸,一筹莫展。

   1952年后中国的意识形态日渐疯狂,很快刘少奇不但不敢宣扬剥削有功了,还得为说过这些话写检讨。邓小平是认同刘少奇的那套剥削有功论的,不过他要比刘滑头得多,毛泽东在世时不蠢动,毛死了以后又做而不述。曾看到报道,是关于“香港50年不变”的由来:

   1983年6月25日,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会见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时问大家:“‘九七’后香港实行资本主义还要继续多久?15年?”场内没有声音。邓小平又问:“30年?”还是没有反应。接着,邓小平伸出五个手指,提高嗓门说道:“50年?50年不变可以了吧?”话音刚落,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于是邓小平又强调一遍:“香港实行资本主义50年不变。”这时有人进一步问道:“50年是从哪一年算起?”邓小平回答说:“当然从1997年回归日算起,50年不变。”(据《环球人物》杂志)

   邓小平一言九鼎,“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这一条款,写进了1990年公布的香港基本法。可是,还有死心眼的记者要打破沙锅问到底。在一次记者会上,有人问邓小平,“50年到期后香港是不是就要实行社会主义了?”碰到这种傻子提傻瓜问题,又碍于当时党内意识形态的贯性,邓小平只能支支吾吾回答,“到那时内地经济也发展了,香港更没有必要变了。”

   现在来解读邓小平的回答就很容易了,其意思无非是:“内地那时候也已经资本主义化了,你说香港还要变个啥子?”

   显然这位共产党的开国元老,中共的“核二代”(第二代核心),在上世纪80年代初已决心走资本主义道路了。他算计香港回归15年时,大陆内地也差不多完成资本主义化了,所以一开始他提议“九七”后香港社会制度15年不变。谁知没人懂他的苦心孤旨,只得30年、50年没有必要的往上加。邓的计算可真厉害,香港回归的第15年(2012年)还没到,历史早已证明这个期限足够让香港人解除疑惑,因为连傻子现在也能看出中国这些年来大力发展资本主义。所以,香港几年前就没有人再担心以后走哪条路这种问题了。

   邓小平另一个了不起的功勋,是在辞世前搞定了国家领导人任期限制和年龄划线的规则。这“核二代”邓矮个,可真是块干大事的料。

   二、社会发展阶段论能为中共理论困境解套

   美国最高法院拥有宪法解释权,这些大法官妙笔生花,可以把二百多年前写的宪法条款翻出新花样,虽然解释后的意思与制宪者原意大相径庭,但只要貌似能自圆其说,别人就得照办,不得提出异议。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法律的解释比法律本身更重要。

   中共理论现在陷入了空前的困境,出路就在效法那些大法官,把老祖宗的教条重新解释一番。

   中共经过30年的证伪后调转方向,全力发展资本主义,快速制造出比当年打倒的资本家更多更大的资本家。昨是今非,当然要面对“是不是还信奉共产党宗旨”的质疑,因此前几年中共想出了“三个代表”这一招。但是“三个代表”只是局部解决问题,而且有个致命硬伤,因为你自称“代表”,就有强加于人的嫌疑,人家一句话就能把你问噎住了:“谁让你代表了?”所以“三个代表”只好在开大会时提一下应个景,不能真正用来解决问题。

   而近年来的发展已不单是质疑中共的正统性了,党内党外有越来越强烈的声音,呼吁中共改名换姓。呼吁者认为,既然中共在搞资本主义,就不要挂羊头卖狗肉,干脆改成与西方政党相似的名字得了。

   改党名的冲击和风险太大了,当然不能轻举妄动。而且如果你把“共产党”名称废了,一定会有原教旨派共产党人捡起来拥戴,这就更不好拿捏了,那时你是镇压“共产党”、宣布“共产党”为非法组织,还是容忍“共产党”存在?

   面对一波又一波汹涌而至,愈演愈烈的正统性质疑和更改党名呼吁,中共苦于无应对良策,只有学鸵鸟,把头埋进沙堆里,不看不听不闻不应。

   其实解套之道非常简单,可以说“草药一帖”就能使共产党理论起死回生,收放自如。

   以上建议中国政府坦然承认全力发展资本主义,这是关键的一步,就像气功中打通任督二脉后,就可一通百通。

   马克思学说中有社会发展阶段论,并且认为社会的发展阶段不可跳越。简单的说,要循序渐进,从资本主义社会发展到社会主义社会,再从社会主义社会发展到共产主义社会。换言之,社会主义是资本主义发展到高级阶段后的产物,又是共产主义的低级阶段。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