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格爾登仁波切在美國國會發表演說]
藏人主张
·印北梁山(旧文重发)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背影——祭六四运动二十八周年。
谍海扫描
·间谍的五大基本功
·新华社记者是中共特工吗?
·中共在海外“特务机构”开始一一浮出水面
·中国间谍活动辞典将面世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共间谍组织无孔不入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布达拉壁画面临被裂破的危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格爾登仁波切在美國國會發表演說

格爾登仁波切在美國國會就西藏處境發表演說
   週五, 04 十一月 2011 05:37
   
   西藏之頁11月4日報導:今天,在這裡本人要作的報告是,就西藏(包括康區和安多)歷史而言,西藏是一個獨立自主的國家。 然而,由於種種歷史原因,整個西藏在中國共產黨的統治下已度過了半個多世紀後的今天,西藏民族與中共當權派之間的矛盾日趨嚴重。不難看出其主要原因是,從前,共產黨所謂“和平解放西藏和援助西藏”的根本宗旨已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反而,一個強大民族對一個弱小民族採取高壓政策日益顯得公開化。對於這種嚴重問題中央政府卻視而不見,聽而不聞。截至目前沒有做過任何積極的改變。從而使當地政府工作人員肆無忌憚地使用強權來壓迫西藏民族,限制其宗教信仰自由,搶佔民眾財產,隨心所欲依靠武力鎮壓,窮兵黷武,動費萬計。當權者每說一句話都成為中國法律,而所謂法律懲罰成為他們的搖錢樹。因是之故,對公道已徹底絕望的狀況下,導致新一代西藏人斬木爲旗,揭竿而起。
   

   格爾登仁波切在美國國會發表演說

   格爾登仁波切—羅桑丹增晉美•益西嘉措
   
   
   雖然,藏區設有自治區、自治州、自治縣、甚至民族鄉等特殊行政區域。從理論上給于了自治,但實際不用說自治,甚至一個普通漢人具有的基本權利的一半,藏民族卻無法享受。懷有大漢族主義情緒者把藏民族逼到了無法容忍的地步。無論有沒有知識才能,只要是個漢族就被認同為高一等級,也似乎與當權者同位。如果身份是藏人,那末,身為中國政府公務員,甚至是共產黨員,是幹部,共產黨就不信任他們。這就表現了民族間的不平等。尊者達賴喇嘛所提出的“中間道路”是中藏雙方互惠互利的無上策略,假如中國政府早已採納,現在藏漢之間就像七世紀松贊崗布在位時的甥舅關係一樣,藏漢民族處於相互尊重,和平共處的境地。
   
   平心而論,真正搞分裂活動的是那些持有大漢族主義情緒的中共地方當權者,他們美化總結報告,一次又一次地欺騙中央政府。這一問題連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也曾經提到過。對整個藏區,尤其是最近與我有著特殊關係的安多阿壩地區,中共實施了錯誤的高壓政策,這已成為有目共睹的事實。下面我向諸位對這方面作個簡要報告。首先,在阿壩州所有藏人原有的心理傷口処,再次造成了難以撫平的傷痕。這長達三代人的創傷是無法癒合的。
   
   
   一、第一代藏人的心理傷痕
   
   
   對整個藏區來說,早在中國共產黨的紅軍在長征時期,第一次向外侵略的地方便是安多的阿壩地區。新中國政府還沒有成立之前的1935年,紅軍長征的部隊第一次到達安多阿壩地區時,在黑水有兩千多和尚的大寺院拉當寺被毀壞了。到毛爾蓋地區時,殺傷了許多平民和僧侶。在毛爾蓋大寺,中國紅軍召開了毛爾蓋會議。紅軍到嘉絨覺孜、薑覺、佳普大倉寺等地時,搶奪了民眾和寺院的財物和糧食,導致西藏(包括康區和安多)歷史上的第一次飢荒。這期間西藏許多民眾只能靠樹葉來維持生命。嘉絨覺孜王和麥吾王,以及許多地方武裝雖然進行了一系列自衛戰,但最後在寡不敵眾的情況下以失敗告終。當時中國紅軍殺了不少藏人,如;阿壩格爾登寺的第34任堪布塔克的胞弟和恰才禿頭為主的許多藏人死於非命。位於嘉絨的格爾登母寺和查理寺,還有東日寺都遭到了嚴重的搶劫和毀壞。當時紅軍總司令朱德和他的軍隊都住在阿壩格爾登寺的大殿內,該寺的許多佛像被遭到了毀損,當地老百姓的財產和土地也遭到搶劫和佔用。通過這些野蠻行為,藏人認識到紅軍是個不信仰宗教,而且任意搶奪糟蹋老百姓生命財產的盜匪。毛澤東在紅軍長征途中看到藏區遼闊富饒的江河草原時,早就產生了侵佔的欲望。所以中共政府成立後的第二年,毛澤東就派遣十八軍進攻西藏,給當時的藏人心中造成了無法癒合的傷痕。這是給第一代藏人留下無法癒合的心理傷痕。
   
   
   
   二、第二代藏人的心理傷痕
   
   
   
   
   1958年中國共產黨在阿壩地區開始搞所謂“民主改革運動”。1966年掀起“文化大革命運動”;1968“共產主義運動”,在這些先後掀起的不同運動中,成千上萬的藏人有的被抓,有的被遭到蹂躪,還有的被殺害。如;由於無法忍受中共的折磨,麥吾王華功成列饒傑跳江自盡。共產黨實行滅絕藏人政策後,阿壩地區以晉美桑旦活佛為主的數以百計的僧俗藏人遭到了殺害。這期間,阿壩地區一個寺院都沒有留下,全遭毀滅,甚至藏語地名和人名都改成了漢語名,實行了一系列可怕的宗教文化毀滅政策。另外,中共還濫開發礦產和森林資源。阿壩地區是個森林資源極其豐富的地方,中共在這裡砍伐原始森林長達數十年。如今泥石流,山體滑坡,洪災等自然災害接連不斷。這種野蠻行為,對所謂五星紅旗飄揚下成長的第二代藏人心中留下了難以癒合的傷痕。
   
   
   
   三、第三代藏人的心理傷痕
   
   
   
   
   1998年,中共在阿壩地區各寺院強制性地展開了所謂“愛國愛教運動”。同年4月27日,印度首都新德里民族英雄圖登歐珠為西藏人民的自由而自焚身亡。雖然,漢地的寺院和學校可以繼續發展,可是,於2003年至2008年間屬於格爾登寺的僧侶小學相繼關門。這些學校共有僧侶學生1200名。還有汶才小學和凱西希望小學等私辦小學直接由政府接管。
   
   特別是2008年3月16日,以阿壩格爾登寺僧侶為主的藏族民眾走上街頭進行和平示威時,共產黨的武裝部隊立即把槍口對準了民衆,當時有23名藏人被軍警射殺。格爾登寺被軍警的嚴密包圍下,與外界失去了聯繫,寺院頓時變成了監獄。從那時起,中共在阿壩縣增建了5所兵營。近期,根據美國紐約人權研究組織的報導,中共對阿壩地區的維穩費用已達整個四川省的兩倍多。目前,有5萬多名中共軍警駐紮阿壩州。自從3月20日起,對阿壩格爾登寺的僧人分成8個組,不分晝夜地強制進行“愛國愛教”教育。軍警隨時搜查寺院所有僧舍;搶奪僧人的電腦;還把藏人心目中至高無上的神聖經典用刀割成兩半;強迫讓僧侶糟蹋達賴喇嘛的照片。對寺院僧侶不分晝夜地進行監督;一次性抓捕100名僧侶後進行毆打審訊。在寺院的護法神佛堂內,從前打獵者經過盟誓後交給寺院的獵槍(一般都是破舊的原始土槍和刀具),中共便說成是反抗共產黨用的武器,從而向媒體大力作宣傳。阿壩格爾登寺的2名僧侶,東日寺和各莫寺各1名僧侶,因無法承受心理上的恐懼和肉體上的折磨,最後懸樑自盡在各自家中。阿壩格爾登寺一位70高齡的僧侶,也因無法承受種種折磨而發心臟病死亡。軍警隨意下令禁止寺院的各項佛事活動,格爾登主寺及所有下屬寺院一年一度的辯經活動亦被禁止了。各縣之間的佛事活動也加以嚴防。還下令在阿壩地區不允許藏人過藏曆新年。
   
   2009年2月27日,阿壩格爾登寺27歲僧侶紮貝,毅然用自焚方式表達對現行政策不滿。當時武警不但沒有滅火救人,反而開槍打傷僧侶紮貝後抓捕。目前,僧侶紮貝仍然不知下落。
   
   2011年3月16日,阿壩格爾登寺20歲僧侶洛桑彭措自焚身亡後,格爾登寺再次被中共軍警武裝鎮壓。整個格爾登寺周圍圍住了紮絲,封鎖寺院長達7個月。這期間格爾登寺似乎成了監獄,軍警不分晝夜地實行監控。寺院僧侶分成55個組,中共當局的800多名工作人員駐紮在寺內,給僧人不擇手段的進行所謂的法律宣傳和愛國愛教教育。這期間因寺院內外嚴厲封鎖,有些僧侶斷炊長達三天。目前,寺院周圍新建了許多公安辦公用房。還安置了許多監視器和答錄機來監控每個僧侶的一舉一動。武警官兵隨時突襲僧舍,無故進行搜查和審訊。軍警在搜查時,損壞僧舍門窗、地板等,並無故毆打僧侶。甚至放警犬咬人,強奪民眾財產等無惡不作,任意妄為蹂躪民眾。當所謂的法律宣傳和愛國愛教教育沒有達到他們預期的目的時,便開始威脅寺院僧侶。民眾處處生活在恐懼和不安之中。
   
   2011年4月21日夜晚,許多特種部隊突然襲擊格爾登寺,一夜之間逮捕了300名僧侶,這些僧侶一時不知去向。藏人兒童不允許出家,僧侶還俗加以獎賞,並威脅到“出家人名額和寺院是否要毀滅全在你們手裡。”逼迫僧侶選擇死神。
   
   2011年8月15日,西藏道孚縣僧侶次旺諾布抗議中共的高壓政策而自焚身亡,2011年9月26日阿壩格爾登寺18歲僧人洛桑噶桑(上述自焚身亡的僧侶洛桑彭措的弟弟)和18歲左右的僧侶洛桑貢求一同自焚;2011年10月3日,阿壩格爾登寺17歲僧侶格桑旺秋亦自焚;2011年10月7日,19歲的阿壩上塔哇金日家兒子—曲培(曾是阿壩格爾登寺的僧侶)自焚;年18歲的阿壩上塔瓦松波家的兒子—卡央(曾是阿壩格爾登寺的僧侶)自焚;2011年10月15日,年19歲的阿壩索日瑪村班馬家兒子-諾布占堆(曾是阿壩格爾登寺的僧侶)自焚;2011年10月17日,阿壩縣尼姑寺(瑪姆寺)阿尼拉丹增旺姆自焚;2011年10月25日,康區甘孜寺僧侶達哇才讓等在走投無路之下,抗議中共政府而自焚身亡。上述這些民族英雄,他們用年輕的生命來喚醒中共政府,並讓全世界瞭解藏民族的苦難出境。
   
   2011年8月29日,先烈洛桑彭措的叔叔,阿壩格爾登寺46歲的僧侶羅桑尊追,以洛桑彭措死亡事件負法律責任為藉口,判了有期徒刑11年。8月30日,對22歲的阿壩格爾登寺僧侶羅桑丹增(亦稱丹增甲莫卡),以殺人同夥罪為藉口,被判了有期徒刑13年。21歲的阿壩格爾登寺僧侶羅桑丹增(娜丹)以殺人同犯為藉口,被判了有期徒刑10年。2011年9月5日,30歲的阿壩格爾登寺僧侶才科,及22歲的僧侶羅桑達吉兩人分別判了有期徒刑兩年零6個月。16歲的阿壩格爾登寺僧侶,多吉被判了有期徒刑3年。以上這些被判刑的僧侶,在沒有任何司法程式的情況下被判刑的。不用說象其他國家那樣,有辯護律師為他們提供辯護,甚至對他們的判刑之事也是後來才讓外人知道的。像這種不公道,且無任何司法程式的判刑方式,實在讓人感到可悲又可恨。
   
   自從2008年3月至2011年10月17日,在阿壩藏區肆意殺害和毆打致死的,因無法承受身心壓力及折磨而導致死亡的,以及為藏民族的自由而自焚身亡者共達34人。被捕人數達619人(這裡面不包括一次性被逮捕的阿壩格爾登寺300名僧侶),其中已被判刑的人數108人。上述被捕、判刑、自焚的大多數屬於僧侶,其中也有在家眾20名,包括藏族作者,學校教師,以及編輯人員。
   
   總而言之,西藏僧俗民衆中,尤其是在五星紅旗下成長的年輕人,因中共的高壓政策,使他們逼上梁山。他們認為自焚是表達對共產黨不滿情緒的最佳方式。在他們即將結束寶貴生命的最後時刻,寧願自焚身亡,也不願意傷害到任何一個漢人及其他們的財產。這些可歌可泣的英雄們的最後呼聲是,“讓達賴喇嘛返回西藏!西藏人民需要自由!西藏需要宗教信仰自由!”等等。高呼這些口號的勇士行列中多數已壯烈犧牲,一些活著的人仍然不知下落。這些和平示威後不知下落的藏人,如果他們還在世,還有一口氣。那麼,在此強烈呼籲社會各界,希望儘快拯救他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