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黔驢技窮的中共治藏政策]
藏人主张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谍海扫描
·间谍的五大基本功
·新华社记者是中共特工吗?
·中共在海外“特务机构”开始一一浮出水面
·中国间谍活动辞典将面世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共间谍组织无孔不入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平汪入狱(连载21)
·平汪单独囚禁(连载22)
·平汪立誓沉默(连载23)
·平汪出狱(连载24)
·平汪再次陷入新的斗争(连载25)
·平汪争取少数民族权益(连载26)
·平汪传记的尾声
·
·《平汪同 志与旅外藏胞的談話紀要》
·八十年代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時對有關民族方面的 几点意见
·回憶扎喜旺徐同志
·平汪致中共中央领导的四封信
·平汪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的信(附录六)
中国民主大革命(特别推荐二)
·论革命和改良
·改良還是革命
·改良还是革命完整版
·必由之路(罕见评论)
·中国呼唤大政变
·中国民主大革命政治行动纲要
· 中共少數民族和香港政策的失敗
·《联邦中国宪法理论纲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黔驢技窮的中共治藏政策

   黔驢技窮的中共治藏政策
   
    李江琳
   
   最近,当世人的注意力集中在四川藏区僧尼自焚事件时,西藏自治区却热热闹闹地开启了一项大规模的活动。


   
   新华网十月十日报道,西藏将启动二万余名干部,组成五千四百五十一个工作队,进驻西藏所有行政村和居委会,连续三年开展驻村工作。此举称为「创先争优强基础惠民生活动」,简称「强基惠民活动」。这个活动的目的是「帮助群众致富、为群众办实事、解难事、加强基层党组织」以此「构建西藏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的长效机制」。报道说该活动是「西藏和平解放以来规模最大、人数最多、时间最长、覆盖面最广的干部下基层活动」,十月二十日前,二百六十一个驻村工作组进入村庄。迄今大部分驻村工作队已经下到所驻村庄,开始「强基惠民」。
   
     「大棒」和「胡萝卜」轮转治藏
   
     这个活动其实并无新意。几十年来,中共西藏政策可以概括为「大棒」和「胡萝卜」的轮转,大棒之后抚以胡萝卜,胡萝卜不灵再挥舞大棒。二○○八年抡过大棒,如今通过「惠民」,表面上把大棒换成了胡萝卜。
   
   一九五九年三月「拉萨事件」后,几万军队入藏,在西藏「边打边改」。六千多官兵组织十二个武装工作队,进驻每个宗土改建政,那次「下基层」明明是去搞「土改」,外加「镇反建政」的,对外却打着「平乱」旗号。
   
   以几万野战军,加上飞机大炮为强大后盾,首次「下基层」的工作队将「大棒」抡得虎虎生风:打土豪分田地,掠夺财产,把至少总人口百分之二的藏民关进监狱,顺便将二千一百二十三座寺院关的关、拆的拆,只剩下七十多座。那次的「下基层」效果彰显,西藏被打成一片废墟。中共在废墟上建政:西藏的基层党支部从一九五一年的零到一九五九年的二百三十六个,用了七年时间,但农牧区党支部还是零;工作队「驻村」之后,只用了三年时间,就将基层党支部发展到一千一百四十个,其中农牧区党支部三百二十七个。
   这时,「大棒」换成了「胡萝卜」。中共没有在西藏立刻开始办社,而是给农民分了土地,送了农具,发下种子,让他们单干了几年,以便让「翻身农奴」得到实际好处,并开放了一批寺院,还大力培养基础「民族干部」,从中共视角来看,算是「建基惠民」。
   
     胡耀邦的「短命新政」
   
   一九六五年正式成立西藏自治区时,基层党支部已经发展到一千五百四十个,乡级党组织七百四十四个。至此,中共终于全面控制了西藏。随后就将「胡萝卜」收回,开始抡大棒:分配的土地和牲畜收回,在农牧区大办人民公社。社没办完文革开始了,于是一边文革,一边「三教」,一边办社,顺便摧毁残余寺院。
   
   以「大棒」为主折腾了二十年,中共从上到下各级官员志得意满,觉得西藏已在掌中。直到达赖喇嘛派遣的第一访问团到达拉萨,他们才发觉一个难堪的事实:访问团所到之处,藏人痛哭流涕,呼唤达赖喇嘛。这件事惊动了最高层,一九八○年总书记胡耀邦亲自到西藏视察,制定「免税、放开、走人」的「新政」,以一九五九年后最大的一根「胡萝卜」取代抡了二十多年的「大棒」。但是,「胡萝卜」并未解决根本问题。八十年代末的第二次「拉萨事件」爆发后,中共立刻抛弃了「胡萝卜」,再次抡起大棒。这一抡又是二十年,期间虽然也夹以大小不等的「胡萝卜」,但受益者并非以藏人为主。
   
   可是,二○○八年三月,西藏爆发第三次「拉萨事件」,并且迅速蔓延到其他地区,这很清楚地表明:「大棒」和「胡萝卜」统统无效。毛泽东的野战部队没有做到的,胡锦涛的武警部队也无法做到。二○○八年后,西藏各地局势处于几十年的最低点。
   
     中共治藏基本思路半世纪无改变
   
   向前走不下去,只好往回走,于是出现了第二次大规模「驻村」活动。
   这次的「强基惠民」活动,自治区在三年内每年甩出十亿人民币专项资金,其中每个工作队握有十万元「为民办实事经费」,据说是用来为群众解决实际困难的。也就是说,三年中每个村庄可以得到三十万元人民币。
   
     看上去确是大手笔。可一算细账,据最新人口数据,西藏乡村人口为二百二十万人,「办实事」经费总数为一年五点四五一亿元,平均每人一年的「受惠」额为区区二百四十七点七七元,三年里的「受惠额」加起来不到一千元,很难想像这笔钱能「帮助群众致富」。在那些至今没有路、没有电、没有卫生室的村庄里,三年中受惠三十万元,虽然不无小补,但难以根本改变现状。
   
   这笔经费中的另一半是用来「强基」的,二万工作队员平均每人二万二千七百四十五元。如此看来,「惠民」乃「口惠而实不至」,「强基」倒是真的:参与「强基惠民」活动的除了医院、体育、教育等部门,还有武警、公安、宣传、党委等机构。党政军三管齐下,奔赴每一个村镇,其目的是「使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力明显增强,维护稳定的基础扎实牢固」,说白了就是以「胡萝卜」偷运「大棒」,打着「惠民」旗号,把「维稳」落实到每个村镇。到了用运动的方式来「维稳」的地步,可见中共西藏政策已经计穷了。
   第一次驻村是「建基」,第二次驻村是「强基」,时隔半个世纪,中共西藏政策的基本思路毫无改变。
   
   几年前,一位中共官员跟我聊了几小时「西藏问题」后,大悟道:「原来我们给藏人的,不是他们心里想要的!」
   
     藏人想要的是什么?几十年来,他们一次又一次、一代又一代地高喊:要自由,要达赖喇嘛回家!
   
   《動向》2011年11期
   http://www.chengmingmag.com/t315/select/315sel34.html
(2011/11/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