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人生一頁 -- 自卑]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 (1)-(40)目錄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人生隨筆﹕對兒童說不
·香港日記(87)
·港事隨筆:梁振英大勢不妙
·港事隨筆:及早補救
·港事隨筆:冷處理
·港事隨筆:驅梁運動
·香港日記(88)
·港事隨筆:自取其辱
·戴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一頁 -- 自卑

   回想起來,我的童年和少年時期十分可憐。家裡窮,食指繁多,父母忙於覓食,孩子照顧不及。
   
   只須舉一例,便知情況之可憐。我小時候,沒有鞋穿,赤腳到處走。記憶中,到了十三四歲都是如此。在街上踏到煙蒂,給灼痛了,是經常的事。最要命的是,街上時有鐵釘和玻璃碎片。我走路時,不大看路面,經常踏著鐵釘和玻璃碎片,割破皮膚,是常有的事。嚴重時,玻璃碎藏在肉裡。於是我一拐一拐的走回家,拿出縫衣用的針,把它挑出來。
   
   有時玻璃屑藏得較深,自己無法弄出。於是父親便戴上眼鏡給我挑。但有時父親也不能把碎片弄出,他便放出最後的手段。他著我到市場買些酸梅,用布條綁在患處。幾天之後,玻璃碎便消失了。此法有效,只是我不明什麼道理。


   我小時的家在香港筲箕灣。那裡臨海有許多造船廠。這裡地上有許多廢釘或半截的釘。童伴說搜集這些無用的釘,拿到收垃圾的地方,可以換到五分錢或一毫子,買碎餅乾吃。於是我便這樣做。許多時候是用腳底上的血和痛,換一包用舊報紙裹著的、難得一吃的碎餅乾。
   
   然而,我當時的情況,現在看是可憐,那時童年卻不覺得是苦。這情況一直到了我十七八歲的時候。這時,我開始成熟,對周遭環境和人事也變得敏感起來。我發覺自己很寂寞,很孤獨。
   
   那時,我白天沒有上學,只在晚上上兩小時的課。我每天躲在一個鋪子的角落裡熨衣服,因為我父親這鋪子做許多生意,其中一種是洗衣服。每天下午的時候,我從鋪子看出去,總見到三三兩兩跟我同齡的少年,穿了校服拿著書包回家。他(她)們看來很開心,也很幸福。
   
   我感覺不如他們。我和他們好像在兩個世界。我自卑起來。我不敢正視他們。每天躲在角落裡,偷看他們經過。
   
   此時,還有另外一件事,刺激了我的自卑。我那時在上夜學。那是專修英文的。每天兩小時,從晚上七時至九時。我已經讀了三四年了。同學絕大部份都是成年人。像我那個年紀的,只有三四個。但那時他們也紛紛轉讀日校,變成正規的學生了。他們其中一個,還穿上校服晚上來夜校探我們。另外一個,年紀略大我一點,和我關係很好的,也來我的鋪子探我。他也是穿上校服,(我記得他的學校叫勤蜂英文中學) 並且駕了小綿羊來。(一種意大利出產的摩托車。)他來的時候,我正在角落裡熨衣服。我對他非常羨慕。
   
   最後,一個相同年紀的女同學告訴我,下個學年她也要轉到日校去了。這可說是最大的刺激。因為像我這個年紀的同學紛紛離去,只餘下我一個了。
   
   我的自卑在心內嚙咬我。
   
   我愈來愈不開心,到了寢食難安的地步。什麼原因使我停學或失學了呢﹖第一個原因是家裡無錢﹔第二個原因是父母沒有刻意鼓勵我讀書﹔第三個原因是我自己,因為我沒有追求。
   
   現在,我有了這個願望了。餘下來要解決的,是第一個和第二個問題。第二個問題比較簡單,因為父母雖然沒有鼓勵我讀書,但也沒有反對。至於第一個問題,那是一個實際問題。讀書無錢不行。除了每月的學費之外,還要買書的錢,還要做校服的錢。
   
   僥倖那時鋪子的生意不錯,每月五六十元的學費還能騰出來。想通了這些問題之後,我便把我的意思對母親說。這不是一個簡單的決定。因為我去讀書,家裡少了一個謀生的勞動力。
   而且,還要聘請一個工人代替我熨衣的工作。
   
   然而,母親同意了。對於我的「正當」要求,她從來沒有拒絕的。停學再讀,這是我的第二次了。第一次是在四五年前。
   
   她的同意,是我的人生轉捩點。就這樣我再回到日校讀書。此後便沒有停止,打打撞撞,直至完成大學為止。之後我還唸了一個碩士。唸博士,也不是問題的,但出於實際的考慮,我放棄了。
   
   自然,在返回日校唸書的過程中,我因為超齡了,又要補回已損失的功課,其中的困難和掙扎,在這裡不詳述了。然而,自返回日校後,我的自卑心消失了,我回復一個心裡健康的。
   
   到現在,我雖然有許多方面不如人,但自卑的心理似乎一去不復返了。
   
   感謝母親!
   
   
   

此文于2016年08月2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